亞洲

追思印度農民運動領袖達塔爾·辛格

我們悲痛地獲悉,著名的農民領袖和真正的階級鬥士達塔爾·辛格(Datar Singh)不久前辭世。據消息人士稱,他在德里參與一次靜坐抗議後前往阿姆利則,在農民活動家組織的集會上發言。在他的最後一次演講中,他堅定地反對總理莫迪的農業法改惡,並主張農民和工人聯合起來共同努力鬥爭以推翻政府。當他結束演講並坐下時,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就此與世長辭。他留下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以及在他卓越領導下組織起來的數百萬農民。他是旁遮普省Kirti Kisan聯盟的主席,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這確實是農民運動的一大損失。

Read More
亞洲

緬甸:一場具革命性規模的運動

緬甸的政變引發了一場具革命性規模的運動。人民群眾阻止軍方奪權的決心可以從已經發動的廣泛和日益增長的罷工和抗議運動中看出。軍政府顯然低估了他們將面臨的反抗程度。

Read More
國際

女性在俄國十月革命之前、期間、和之後的經歷

從早期到俄國革命,布爾什維主義的歷史包含了大量的經驗教訓,說明階級鬥爭是如何為婦女問題提供最終答案的。在這篇文章中,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丹麥支部成員Marie Fredriksson探討了布爾什維克黨從其早期開始,一直到革命和奪取政權後,對婦女問題的態度。她審視了黨為了讓婦女參與進來而采取的措施,即布爾什維克黨奪取政權後所采取的進步措施,但也同樣審視了後來史達林主義的墮落對婦女造成的負面後果。

Read More

追思印度農民運動領袖達塔爾·辛格

我們悲痛地獲悉,著名的農民領袖和真正的階級鬥士達塔爾·辛格(Datar Singh)不久前辭世。據消息人士稱,他在德里參與一次靜坐抗議後前往阿姆利則,在農民活動家組織的集會上發言。在他的最後一次演講中,他堅定地反對總理莫迪的農業法改惡,並主張農民和工人聯合起來共同努力鬥爭以推翻政府。當他結束演講並坐下時,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就此與世長辭。他留下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以及在他卓越領導下組織起來的數百萬農民。他是旁遮普省Kirti Kisan聯盟的主席,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這確實是農民運動的一大損失。

女性在俄國十月革命之前、期間、和之後的經歷

從早期到俄國革命,布爾什維主義的歷史包含了大量的經驗教訓,說明階級鬥爭是如何為婦女問題提供最終答案的。在這篇文章中,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丹麥支部成員Marie Fredriksson探討了布爾什維克黨從其早期開始,一直到革命和奪取政權後,對婦女問題的態度。她審視了黨為了讓婦女參與進來而采取的措施,即布爾什維克黨奪取政權後所采取的進步措施,但也同樣審視了後來史達林主義的墮落對婦女造成的負面後果。

馬克思主義與女性解放

馬克思主義始終走在女性解放事業的前列。3月8日(國際婦女節)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有著特殊意義的重要日子,因為它像征著工人階級婦女在全世界範圍內反抗資本主義、壓迫和歧視的鬥爭。本文概述了馬克思主義為爭取婦女權利而邁出的第一步,第一次成功的革命對女性解放的意義,先進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在資本主義條件下婦女的狀況,並提出了如何消除男女不平等問題。

革命是台灣唯一的出路:我們為什麼要成立《火花》

我們很高興地宣布,由台灣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的成員們組織的同名網站《火花》今天正式創立!我們的網站將以馬克思主義的視角發表繁體中文新聞分析和理論文獻,也會提供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托洛茨基以及泰德·格蘭特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新譯文。這是台灣和華語圈人民建設馬克思主義勢力,走向東亞和世界革命的重要一步!

第21屆義大利馬克思主義者大會:沒有比現在更該投身革命的時刻!

2020年12月5日至7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意大利支部「左翼階級鬥爭」(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第21屆代表大會召開。由於疫情的原因,我們在線上召開會議,雖然條件沒有十分便利,但絲毫沒有影響參會者的熱情。有94名特別代表和來自40多個城市的約200名嘉賓出席了會議。

緬甸正在發生什麼事,軍方為什麼發動政變?

1月31日緬軍總司令敏昂萊在緬甸發動的軍事政變,卻導致了一場軍方顯然沒有預料到的巨大群眾反彈。軍方的政變出乎許多人的意料,緬甸人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這似乎也不符合當下的需要。那麼它為什麼會發生呢?在本文中,我們試圖概述導致這一突然局勢發生和急劇變化的一些因素。

俄國:人民群眾走上街頭

1月23日,俄國爆發了反對普丁政權逮捕反對派納瓦爾尼(Alexi Navalny)的大型抗議。雖然我們對納瓦爾尼這樣的自由派不抱任何幻想,我們的俄國同志仍然參與了這些抗議活動以反對普丁集團的政治壓迫(這會對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運動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並舉起了馬克思主義的旗幟。

論1968年法國5月革命

法國的1968年5月風暴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總罷工。這場聲勢浩大的運動發生在戰後資本主義經濟上升的高峰時期。當時的資產階級和他們的辯護人如同今天一般,都在自我祝賀,認為革命和階級鬥爭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但1968年的法國事件卻突如其來,它宛如晴天霹靂,完全出乎大多數左派的意料,因為他們都已不再將歐洲工人階級視為一股革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