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民族問題, 馬克思主義理論

台灣國家問題與台灣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

美國國會議長南希·裴洛西的台灣之行,使台灣國家問題再度成為世界政治的焦點。雖然台灣實際上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中國政府一直堅持認為該島是其領土的一部分。雖然幾十年來,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持續故意保持模糊的立場,但裴洛西的到訪嚴重損害了整個情勢的微妙平衡,如果這份平衡被完全破壞,可能會威脅到整個地區的穩定。(按:本文原文於2021年底完稿,於2022年8月5日發表。文章內容因近期事件而稍作更改。譯者:吳有笙)


裴洛西在她的短暫性政治巡演中,作出了美國決心「維護台灣民主」的「鐵的保證」。但是,大談「捍衛民主」和「人權」的裴洛西,並不是出於對台灣人民和他們的民主權利的關心。相反,這些是美帝國主義的代表對其在世界舞台上最強大的對手——中國的隱蔽威脅。

為此,美國人和他們在台灣內部走狗一直在煽動台灣民族主義的凶焰,與中國的關係已經成為台灣政治中的決定性話題。在所有這些辯論中,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個國家的正式地位問題。

台灣的命運是什麼?它應該宣布正式「正名獨立」,即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並成為聯合國等國際機構的成員國;還是作為中國國家控制下的一個地區與中國統一?近年來,這個問題被台灣內部辯論雙方的資產階級力量越來越尖銳地提出來。

但是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拒絕這個站在工人和窮人的角度來看是錯誤的二分法;在兩個反動陣營之間的選擇——一邊是美帝國主義,另一邊是中國——這兩個陣營都沒有提供一個真正的前進方向。

在資本主義基礎上,台灣國家問題只能以極其反動的方式得到「解決」。它的真正解決方案事實上不能與中國和東亞的革命前景分開,馬克思主義者、工人和青年必須密切關注局勢的性質和發展。撰寫這份文件就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幫助馬克思主義者了解這個問題所涉及的動態以及我們由此策定的任務。

美帝國主義

佩洛西旋風訪台,並在會上與台灣總統會面和討論,這是對中國的公然挑釁。//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辦公室,王宇澄裴洛西旋風訪台,並在會上與台灣總統會面和討論,這是對中國的公然挑釁。//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辦公室,王宇澄

雖然台灣的民族問題包含了自己的動力和發展,但台灣在今天的資本主義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由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競爭所決定的。

裴洛西訪問的最新進展是美國和中國之間多年來不斷加劇的緊張關係的高潮。美國統治階級,從歐巴馬到川普和拜登,都團結一致地認為中國是對美帝國主義地位的最大潛在威脅。這就是美國所謂的「亞洲支點」(Pivot to Asia),把一個又一個國家變成「反共前線」的衝突地帶。在這種情況下,台灣國家問題已經獲得了新的意義:它反映了兩個大國之間日益增長的矛盾。

在被稱為「捍衛台灣民主」的前提下,美帝國主義逐漸加大了對這個東海島嶼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干預。僅在2019與2020兩年,川普政府就同意向台灣提供價值超過150億美元的武器,其中包括108輛M1A2T艾布拉姆斯坦克(這些都是比較新的型號),和價值1.8億美元的魚雷。拜登政府有意繼續這一趨勢。去年媒體還披露了有美國特種部隊被部署到台灣執行「訓練任務」。當然,官方的說法是這些是防御性武器,但我們可以想像,如果中國開始武裝和「訓練」古巴或墨西哥的軍隊,美國會有什麼反應。類似於烏克蘭政權,美帝國主義將台灣視為其與中國衝突中的前沿陣地。

幾十年來,美國的官方政策是與台灣保持非正式關係,但不正式承認這個國家與中國分離。例如,美國在台灣沒有設置大使館,而是設立一個名為「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的機構,而且美國和台灣政府之間歷來沒有公開和直接的高層接觸。然而在2016年,唐納德·川普打破了這一傳統,給台灣總統蔡英文打了一通正式電話,是為1979年以來的首例。從那時起,有越來越多的美國國會議員代表團訪台,會晤了尤其是台灣官員和微芯片生產廠。

裴洛西對該島的訪問是一次公然地挑釁行為,她在訪問中與台灣總統進行了會晤和討論——而美國國會中的共和黨人為她搖旗吶喊。

雖然美國仍然堅持其「一個中國」政策,不要求台灣正式獨立,但它的態度顯然已經偏離了過去高度校准的外交「戰略模糊性」,而這曾經是美台關係的標志。在2021年11月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有人聽到喬·拜登說,台灣「是獨立的」。後來,當他被問及這一明顯背離美國傳統政策的行為時,他反駁說,美國不是在「鼓勵台獨」,而是由台灣在這個問題上「做決定」。顯然,拜登在暗示他同情台灣獨立。

這種聲明旨在將美帝國主義描繪成台灣人民之民主權利以及意志的捍衛者。可惜不難注意到,拜登政權並沒有為其他小國如巴勒斯坦人或庫爾德人提供這種「決定權」,他們幾十年來一直處於帝國主義壓迫的鏈條底端。當涉及到那些被美國親密盟友如沙特阿拉伯或以色列壓迫的人時,美國佬並沒有來「捍衛民主」,然而在台灣,我們「需要相信」美國佬有著仁慈的願景。

歷史告訴我們,每當華盛頓開始談論「捍衛民主」、「人權」或某個國家「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時,他們其實早有賣「友」求榮的准備。在大國之間的爭吵中,小國總是被視為小卒。列強前一天還大肆宣揚民族自決權,第二天就毫無顧忌地拋棄那些小國並任由它們被壓垮,僅僅因為這符合它們(列強)的利益。

美帝利益之所在

美帝國主義的各種動作與「捍衛台灣民主」毫無關係。它們是旨在破壞中國的犬儒暗算,因為美國認為中國在未來可能威脅到它作為全球主導力量的地位。美國人把台灣看作是打壓中國的一種地理性手段。從軍事、經濟和商業的角度來看這只棋子非常重要。現如今,中國絕大部分的貿易都要通過馬六甲海峽,而美國可以輕易地關閉馬六甲海峽,使中國陷入孤立。然而,如果中國獲得對台灣的控制權,它將控制關鍵的貿易路線免受受美國的阻撓。

台灣同時也是世界經濟的一個重要節點,由於它與中國經濟緊密結合,它是對中國施加壓力的一個關鍵杠杆。最重要的是,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生產商台積電的所在地,它生產的數十億芯片被中國的產品所使用。芯片生產是一個關鍵領域並且在此領域內中國的國內產業仍然落後於西方,因此它很容易受到西方的遏制。美國已經迫使台積電放棄了對中國公司數十億美元的銷售額,並且定期提出新的禁令和限制用以抑制中國經濟的發展。

目前,美國並不打算推動台灣宣布正式獨立。它知道這樣的事件可能會導致與中國的軍事衝突,而美國佬對此並不感興趣。然而,它對中國越來越好戰的態度——比如正在進行的貿易戰;它對台灣經濟與中國經濟脫鉤施加的壓力;它對台灣民族主義的支持,以及像南希·裴洛西的旅行那樣魯莽的挑釁行為——有可能破壞微妙的平衡,而這種平衡是幾十年來地區穩定的基礎。

中國

習近平一再堅持認為,台灣與中國的統一「必須實現」。//圖片來源:Jean Marc Ferre
習近平一再堅持認為,台灣與中國的統一「必須實現」。//圖片來源:Jean Marc Ferre

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他所定義的台灣「分裂主義」的態度更加強硬,他一再堅持台灣與中國的統一「必須實現」。為了強調其野心的嚴肅性並對美國擺出姿態,中國准備定期在台灣周邊地區進行軍事演習。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營造一種歇斯底里的民族主義情緒,以便轉移中國內部上升的階級憤怒情緒。然而,從長遠來看,中國統治階級也認為對台灣的控制是擴大中國在世界政治中的影響力的一個關鍵因素。

直到最近,美帝國主義還是東亞地區最強大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力量。然而,在過去幾十年中國資本主義快速發展的背景下,美國已經不能再聲稱自己仍然獨霸東亞。中國今天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它已經建立了一支強大的軍隊。中國現在是東亞地區最強大的力量,它已經擁有了在未來成為一個全球帝國主義大國的野心。

控制台灣被視為中國打破其經濟和軍事孤立的關鍵手段。就像美國為了成為世界強國而必須獲得對加勒比海的支配權一樣,中國統治階級如果想成為世界強國,就必須獲得對東海和南海的控制權。

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美帝國主義的危機,正在導致東亞地區兩個大國之間緊張關係的加劇。在未來的某個時刻,不排除美帝國主義會推動台灣宣布正式獨立或采取其他措施,從而激起中國進行軍事干預。這可能是有意為之,目的是將中國拉入泥潭,並逐漸將其拖垮——這也是美國挑起與俄羅斯有關的烏克蘭戰爭的目的——或者是無意中發揮台灣民族主義的作用。這將是一個極度反動的發展,它可能導致軍事衝突並破壞整個地區的穩定。

雖然目前美國和中國都不想打破過去四十年來台灣海峽的穩定,但它們的利益衝突卻越來越大。這種衝突也反映在台灣的統治階層中,他們越發分成兩派,各自在中美兩大帝國之間選邊站。

台灣正成為一個擠在中美之間的緩衝國,淪為兩個大國之間衝突的戰場。所有來自西方的關於「捍衛民主」的言論,都不過是掩蓋美帝國主義掠奪性利益的障眼法。習近平所說的「中華民族的利益」也是如此,這只是中國資本主義階級和國家官僚機構利益的一塊遮羞布。

台灣國家問題

毛澤東和他的農民軍迫使以蔣介石的國民黨為首的反革命資產階級逃到台灣。//圖片來源:公共領域毛澤東和他的農民軍迫使以蔣介石的國民黨為首的反革命資產階級逃到台灣。//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作為一個處於大國之間的外圍小島,台灣有著悠久的被殖民化和受壓迫歷史。近4000年前,南島民族首次定居於此,並發展出多樣化和充滿活力的文化。在18和19世紀,該島經歷了大規模的移民湧入,他們的主要組成是逃離中國南部貧窮生活的漢族農民。後者用暴力將曾經是農業人口的原住民趕進山裡,以便按照中國傳統的農業關係來耕種土地。但是,即使在漢族成為主要人口之後,台灣仍然處於中華帝國的邊緣,它基本上被忽視並承受著到荷蘭人、西班牙人、日本海盜等的連續入侵和殖民化企圖。從1895年到二戰結束,它還被置於日本的統治之下。這段漫長的外國統治歷史在受壓迫的台灣人民中孕育了深厚的反殖民主義情緒。

二戰結束後,台灣在1945年落入中國國民黨(KMT)反動政權的手中,由於大多數台灣人此前以日語和台語作為他們的通用語言,此時出現了學習國語的熱潮。

然而,在國民黨政權能夠鞏固自己在台權威之前,台灣群眾開始了一系列的民主活動和工會化運動。當國民黨禁止所有這些活動並告訴台灣人,由於他們被洗腦成日本人的「奴隸」,所以他們必須通過適應國民黨的沙文主義文化要求來獲得作為公民的平等權利時,群眾的覺醒必然是猛烈且粗暴的。因為說台灣話會受到懲罰所以人們被迫說國語,他們還必須按照國民黨的標准采用新的「中國人」身份,而他們自己的許多習俗則受到壓制。原住民也被迫放棄他們原來的名字而采用漢人名字,同時向國民黨的官僚、老板和奴才交出手中的權利。國民黨的沙文主義態度最終導致了1947年的二月革命,該革命受到了殘酷的鎮壓。

與此同時,一場反對國民黨的革命也在大陸如火如荼地展開。這裡不是討論1949年中國革命的具體特點的地方。只需指出,毛澤東和他的農民軍的進攻摧毀了舊的秩序並在中國建立了一個基於計劃經濟的畸形的工人國家。國民黨領導的反革命資產階級,以及舊中國國家機器的殘余,被迫逃到台灣並將其作為他們最後的避難所。

一在台灣重新集結,國民黨就建立了一個殘酷的獨裁政權,並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繼續聲索中國大陸。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國家機器是舊國民黨國家的延續且至今仍被稱為中華民國。這揭示了隨國民黨而來的舊中國統治階級長期以來的帝國主義野心,即奪回大陸。隨著時間的推移,台灣統治階級的兩個部分,即與國民黨有聯系的資產階級和1949年以前的精英階層,融合成為我們今天所知的台灣統治階級。其維持統治的基本工具是最初從中國引進的「中華民國」國家概念。

這是理解今天台灣島上政治存在的最重要因素。台灣資本主義有一個完全獨立的武裝機構,即軍隊、警察、司法和監獄系統,它可以維持台灣資產階級對本島及其領土(澎湖、金門、馬祖、蘭嶼、綠島和南海的其他小島)的完全統治。因此,台灣,無論它采用什麼官方名稱,都已經是一個完全獨立的資產階級民主國家。其他任何方向的考慮都只是扭曲了這個問題的本質。

對抗中國沙文主義

雖然中國和台灣人民之間有許多共同的文化元素,但他們之間的長期分離使得台灣發展出了自己的歷史和文化。

在台灣,與中國統一是幾十年來一個相對流行的觀點,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台灣人一直傾向於統一。台灣人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在30年前的民意調查中,46.4%的台灣人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而只有25.5%的人認為自己只是中國人,17.6%的人認為自己只是台灣人。然而今天,這些數字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67%的台灣人認為自己是嚴格意義上的台灣人,只有2.4%的人認為自己只是中國人。

將台灣民族塑造為與中國人截然不同的東西,部分反映了人們對國民黨政權的歷史仇恨。直到20世紀90年代,該黨及其國家機器——中華民國——持續維持著基於漢族沙文主義的殘酷獨裁統治。

1949年逃離大陸的中國資產階級的文化、語言和習俗被維護為台灣唯一合法的文化,而台灣人民的文化和歷史則被視為「奴性的」和居次等地位的。

在這種壓迫之下,一個由各階層活動家組成的廣泛運動成型了,並因推翻國民黨獨裁統治作為它們的共同目標。這就是後來著名的「台獨」運動,這個詞可以和台灣民族主義互換。在台灣建立一個名為台灣而非中國的資產階級國家的目標,是這一潮流的共同點。

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台灣爆發了反對國民黨及其中國沙文主義的支持民主的群眾鬥爭浪潮。由於缺乏一個革命的、工人階級的政黨,這些運動的領導權落入了台獨運動的手中,而台獨運動的主導者正是最終形成了如今的民主進步黨(民進黨)。因此,這場爭取民主的鬥爭也以一種混亂的方式被稱為爭取「獨立」的鬥爭——獨立,也就是脫離舊的國民黨國家,脫離中華民國,並且摒棄國民黨政權「光復大陸」的「雄心壯志」。

這些鬥爭最終迫使國民黨對群眾作出讓步,放任廣泛的民主政治改革。然而,民進黨的領導人並沒有任何推翻台灣資本主義的觀點或計劃,他們最終只是重走了國民黨的老路。在此基礎上,中華民國的國家得以保留,盡管政府的形式從波拿巴獨裁轉變為資產階級民主,而國民黨和民進黨是競爭權力的主要政黨。自那時起,國民黨的政策主軸變成了呼籲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與中國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以及最終的統一),而民進黨則含糊地與「獨派」的情緒保持一致,這些都是為了搶奪選票。

盡管1990年代的運動成果有限,台灣群眾仍然通過鬥爭為自己贏得了一些民主權利。然而,中國仍然是一個獨裁國家,同時也將自己轉變為一個資本主義政權。正如已故台灣勞工領袖曾茂興指出的那樣,情況變成了中國和台灣「不是一國兩制,而是兩國一制」。這是一個進一步抑制支持與中國統一的情緒的因素。此外,正是在這個時候,中國共產黨開始威脅在台灣拒絕最終的統一要求下將對其采取進一步軍事行動。

香港2019:一個轉折點

民進黨把2019年於香港發生的事件看作是一個機會,把當時台灣大選的主軸大力轉向“抗中”情緒。//圖片來源:Incendo工作室民進黨把2019年於香港發生的事件看作是一個機會,把當時台灣大選的主軸大力轉向「抗中」情緒。//圖片來源:Incendo工作室

然而,公眾輿論的最大轉變是在最近幾年,特別是在2019年夏天,香港爆發了一場反對民主權利倒退的巨大運動。這場運動引發了整個亞洲的聲援浪潮。因此,當它被鎮壓時,該地區廣大群眾的情緒急劇轉向反對中國國家。

當時,台灣的總統選舉活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現任民進黨領導人蔡英文一度看似可能遭遇一場恥辱性的失敗。在導致了數年的緊縮和背叛之後,民進黨的支持度一時迅速崩潰。與此同時,強烈支持中國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在針對民進黨的過度行為的蠱惑人心的反體制言論的基礎上,正在向著總統寶座急速進擊。

在遠遠落後於國民黨的情況下,蔡英文和民進黨將香港的事件視為一個契機,把當時台灣大選的主軸大力轉向「抗中」情緒。在中國鎮壓香港群眾的背景下,一種「亡國感」的情緒被煽動起來,讓台灣人民覺得台灣即將面臨被中國及其地方走狗國民黨接管的威脅,因此,台灣人民的所有民主權利都將很快受到攻擊。在此基礎上,蔡英文和民進黨在民調中復蘇,並最終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實現了對總統和立法機構的全面和壓倒性的控制。

當然,這是個老把戲。在對台灣工人階級的狀況進行了多年的攻擊,導致了對民進黨的普遍仇恨之後,蔡英文開始將矛頭指向外部威脅,以轉移群眾對她自己政黨罪行的注意力。在階級矛盾開始非常緩慢地浮出水面的時候,民進黨成功地將社會按國家路線分化,並煽動起台灣民族主義和仇中的情緒。結果是,任何支持與中國統一的政治路線都會立即崩解。

雖然大部分民眾擔心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仍然希望維持現狀,但對走向正式獨立的支持率開始上升。

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2018年有15.1%的人贊成維持現狀但走向正式獨立,到2020年6月,這一數字幾乎翻了一番,達到27.7%。與此同時,贊成維持現狀但走向與中國統一的人口比例從12.8%降至6.8%,這是從1994年以來的最低數字。

法理台獨意味著什麼?

台灣加入聯合國對普通台灣工人和青年的生活不會帶來一丁點的改善。//圖片來源:John Samuel台灣加入聯合國對普通台灣工人和青年的生活不會帶來一丁點的改善。//圖片來源:John Samuel

今天台灣政治中支持台獨的陣營(所謂「台派」),也就是民進黨所聯系的陣營,其基礎是抗中的言論和向群眾不斷提及中國對台灣資產階級民主的威脅。這個陣營的政黨以各種形式堅持認為宣布法理台獨就等於維護台灣民主。但這純粹是蠱惑人心的說法。

現實情況是,台灣已經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達成了任何一個小國家在資本主義世界下所能得到的獨立程度。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政府定義並維護台灣的法律,它與其他民族國家建立關係,它發行的台灣護照幾乎在任何地方都被接受,台灣的公司在世界市場上自由運作。

現狀和台灣宣布正式獨立的情況之間的唯一區別是,這個國家將被納入西方控制的國際組織,如聯合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也意味著台灣可以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即與不在中國影響範圍內的國家建立外交關係。但這種發展不會對普通台灣工人和青年的生活帶來一丁點的改善。

因此,當台灣自由派采取抗中或支持台獨的立場時,他們真正的意思是親美、親西方。這並不意味著台灣的獨立。它將意味著台灣群眾將更加屈從於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的銀行和大壟斷企業的利益。

美帝國主義是台灣和全球各地群眾的敵人,馬克思主義者有責任警告工人階級不要對它抱有任何幻想。我們的任務是揭露自由主義者和帝國主義者的高談闊論背後的真正階級利益。

錯誤的二分法

隨著中美亞洲衝突的加劇,民族問題的表現形式將更加尖銳。在這種情況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不是追隨在某個反動陣營後面,而是要揭露不同陣營背後的階級利益。

民進黨要求全國人民聯合起來反對中國。他們說:「不支持我們,你就是在賣台」。事實上,民進黨及其同黨,如台灣基進,把這種歇斯底里的邏輯提升到了極致,並把任何以任何理由反對政府的人,特別是鬥爭中的工人,都污蔑為「中共同路人」。

但這是一個錯誤的二分法,馬克思主義者對其表示堅決反對。在工人階級和資本家之間——也就是在被剝削者和剝削者之間無論國籍如何都不可能統一。

台灣工人和窮人所面臨的問題與台不台獨沒有關係。生活水平的壓力上升,工作強度的增加,台灣政府所實施的撙節和腐敗,不是由中國,而是由台灣資本家強加在群眾之上的,而且這個階級最主要的代表就是現在的民進黨。換句話說,民進黨所要求的是工人階級應該讓其利益服從於統治階級的利益。

如果工人想擺脫這種無休止的向下沉淪,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推翻台灣的資產階級階級並開始社會主義的社會變革。

而這需要的不是「民族團結」而是革命的階級鬥爭。因此,針對一連串的歇斯底里的「抗中」言論,我們要說的是:「主要的敵人是在國內!」台灣工人階級的主要敵人是台灣資產階級,而它目前是由民進黨領導的。

反對台灣資本主義的鬥爭不能與反對台灣民族主義的鬥爭分開,因為台灣民族主義對台灣群眾不再起任何進步作用,是台灣無產階級解放的攔路石。為了打擊台灣統治階級,台灣的馬克思主義者和革命者必須進行不妥協的鬥爭以揭露台灣民族主義的反動本質。

香港的經驗

黃之鋒等香港自由主義者開始將運動推向反動的仇中方向,同時呼吁西方列強支持。//圖片來源:Etan Liam黃之鋒等香港自由主義者開始將運動推向反動的仇中方向,同時呼籲西方列強支持。//圖片來源:Etan Liam

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工人沒有祖國。台灣、中國、日本和韓國工人之間的共同點比他們與自己的統治階級的共同點多得多。馬克思主義者為一個沒有國界的世界而奮鬥,在那裡,所有的工人都可以在國際合作的基礎上和平和諧地生活。

統治階級從按國家劃分的工人階級中獲益,而我們總是試圖在世界所有工人中建立最高水平的合作。沒有這種團結合作,社會主義革命的最終成功是不可能的。

台灣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一個社會主義的台灣可以在資本主義的中國旁邊長期生存的想法是一個純粹的烏幻想。如果台灣發生社會主義革命,中國——在美國可能的支持下——將以最殘酷的方式作出反應,試圖阻止它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蔓延。

此外,正如我們在《火花》(IMT在台灣)先前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解釋的那樣,台灣和中國之間在文化、語言和地理上的密切關係無一例外地將台灣海峽兩岸的階級鬥爭緊密聯系起來。

因此,打擊台灣資本主義的任務與打擊中國資本主義的任務直接相關。但這種鬥爭只能在階級基礎上進行。沒有獨立的無產階級立場,所有的道路都會通向反動民族主義,這絕對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在這裡,我們從2019年香港的運動中找到了非常寶貴的經驗。

在那場運動的最初階段,有超過一百萬人走上香港街頭,發起總罷工的呼聲也在蔓延,中共政權對此異常震驚。他們最擔心的是,香港革命會與中國工人階級內部不斷上升的憤怒和不滿情緒相聯系。事實上,許多中國工人和激進青年都對這場運動抱有同情心。

然而,黃之鋒等自由派領導人開始將運動推向反動的仇中方向,同時呼籲西方國家給予支持。王和一個自由派代表團甚至訪問了美國並呼籲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這種舉動會被中國大陸群眾視為美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攻擊,而這種攻擊也會嚴重損害工人和窮人的生計。

香港自治運動這一派的人對與中國工人階級的任何形式的團結不感興趣,他們組織了掛滿美國國旗的大型集會,乞求川普政府的幫助。這些人推動了一條明顯的仇中路線,並將民主權利的要求——這一要求本來在中國是非常受歡迎的——與英國殖民主義的舊情和美帝國主義聯系起來。事實上,他們的整個戰略是基於向唐納德·川普提供服務來有意識地試圖將運動轉變為美帝國主義反對中國的代理人這一支撐點存在的。

但是,與美國結盟非但沒有加強運動,反而使其主動權落入了中共政權的手中。習近平可以很方便地指出這香港運動於美國之間的密切關係,以便在中國公眾的眼中把該運動說成是帝國主義的陰謀。在政治上,香港運動因此被切斷了與中國工人的聯系。

這次運動的唯一影響就是加強了中國境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它有助於中國政權淡化中國的階級矛盾,並使工人階級支持其對香港運動的鎮壓。而這種態勢的結果是致命的。實際上,民族主義和親西方的香港領導人已經為運動的失敗奠定了政治基礎。

正如我們當時所解釋的,為運動贏得決定性勝利的唯一途徑是直接向中國大陸的群眾發出呼籲。如果香港運動的領導人以階級綱領為基礎,呼籲中國工人加入反對中國統治階級的共同鬥爭,他們就會得到廣泛的響應。

從鄰近的工業重鎮廣東省的工人開始,這個運動本來可以擴展到全中國。但是,通過呼籲美英帝國主義介入並把香港人的利益與中國人的利益對立起來,自由主義者阻斷了聯合起大陸工人階級的道路。

在台灣,我們也面臨著類似的情況。台灣的社會主義鬥爭不能與中國的社會主義鬥爭脫節。而這只能通過對台灣民族主義的積極鬥爭來實現。台灣工人階級絕不能被視為以任何方式傾向於美帝國主義或他們在民進黨的走狗。這將立即切斷他們與中國工人的聯系,因為中國工人將美帝國主義視為他們的敵人。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馬克思主義者的主要口號必須是「反對美帝國主義!」這不僅會向中國工人發出信號,表明我們不是他們的敵人,而且還會劃出台灣內部的階級界線,即統治階級的主導派是美帝國主義的代理人。

兩岸統一會更好嗎?

國民黨直到最近還在公開呼吁台灣與中國統一。//圖片來源:Lukacs國民黨直到最近還在公開呼籲台灣與中國統一。//圖片來源:Lukacs

在台灣資產階級政治的另一端,國民黨直到最近還在公開呼籲台灣與中國統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個曾經是中國帝國主義代表的政黨,發誓要打敗中國這個前畸形工人國家並收回其所有的領土的政黨,現在卻成了中國的傀儡。

然而,由於最近香港事件後公眾輿論的巨大轉變,國民黨被迫正式在某種程度上淡化其對統一的直接支持。雖然它在公開場合退了一步,但國民黨仍然代表台灣資產階級中希望與中國大陸更緊密結合的那一部分。

這對台灣群眾來說也絕不是一個真正的選擇。在資本主義基礎上與中國統一,只不過是讓台灣和台灣工人階級屈服於中國資本主義的利益。

大多數台灣人對其綱領激烈反對的原因是它意味著他們民主權利的倒退,而這種倒退是他們自己在90年代贏得的。這種統一只能通過武力和違背他們的意願來實現。在這樣的基礎上,兩岸統一會對階級鬥爭的利益造成極大的損害。它將加強中國和台灣各自的民族主義,並在中國和台灣工人之間打下深深的楔子,把他們推向各自的統治階級的懷抱。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的任務是舉起台灣、中國和該地區其他地方的工人階級聯合鬥爭的旗幟,反對所有的統治階級。台灣無產階級的任務,首先是為台灣的社會主義而鬥爭。如果他們成功了整個地區都將群起響應,在那裡,數以億計的工人和窮人在他們自己的統治階級手中受苦。在香港運動期間我們看到了這種潛力,它吸引了該地區數百萬人的想像甚至包括在中國大陸。

在這樣的條件下,台灣革命可以成功地呼籲中國工人集中力量反對中共國家和中國資本主義,並開始執行將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任務。因此,在打擊台灣民族主義,進而打擊美帝國主義的基礎上,台灣無產階級可以克服今天在自己和中國工人之間挑起的不信任和敵意。而這將為整個地區的社會主義力量進行真正的聯合鬥爭打下基礎。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與台灣的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不同。在中國,主要的敵人不是民進黨和蔡英文,而是習近平、中共黨國官僚機構和資本家階層。

隨著中國資本主義危機的加深,中共政權正在以一種歇斯底里的形式加強其民族主義——特別是對台灣——以轉移不斷上升的階級矛盾。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就像台灣的馬克思主義者一樣,必須提出「主要敵人在國內」的口號。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首要任務是揭露中國沙文主義的反動本質。他們必須反對中共政權對台灣的任何要求、侵略或干涉台灣事務的行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必須揭露這種企圖:它是中國帝國主義野心的一部分,以及旨在轉移中國工人注意力的伎倆,並將他們的困境歸咎於外部敵人。

這不是為了支持台灣民族主義,而是為了向台灣工人表明,他們不是他們的敵人,並以此來削弱台灣民族主義。同樣,台灣的馬克思主義者在與他們自己的統治階級以及美帝國主義的鬥爭中也會向中國工人表明,他們不是他們的敵人。

在煽動民族主義的過程中,習近平和蔡英文及其各自的統治階級相互倚重。習近平利用蔡英文與美國的關係在國內建立民族主義,而蔡英文則利用習近平的講話和中國的軍事演習來團結全台支持她和民進黨。我們的任務是爭取切中要害,揭穿雙方民族主義的騙局。

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

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是舉起國際主義的旗幟。//圖片來源:Fair use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是舉起國際主義的旗幟。//圖片來源:Fair use

在資本主義早期,民族國家的發展為工業的發展和工人階級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推動力。然而在今天,民族國家已經成為發展的巨大反動束縛。

隨著體制性危機的加深,國家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在上升。其結果是全球範圍內的不穩定性上升。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戰;烏克蘭戰爭和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衝突;以及英國脫歐和歐盟的危機都展示了同樣的過程。

開放性世界貿易是二戰後整個時期世界經濟增長的核心,但它現在正迅速受到破壞,而這將導致通貨膨脹上升並預示著乏力的經濟增長和日益加深的危機。

這是一個少則幾年多則幾十年的惡性循環且沒有一個國家能獨善其身。東亞也不例外,在過去幾十年裡,東亞本來是世界上最穩定的地區之一。

在科學和技術的發展前所未有,可以讓人類相對輕松地解決所有最緊迫的問題的時候,數十億人卻毫無必要地注定要承受無法估量的痛苦。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在所有這些混沌之中,我們的要毫不妥協地在任何時候都提出階級問題,並與任何反動民族主義的暗示作鬥爭。這是完成工人階級的歷史任務的唯一途徑,也能夠讓工人階級為唯一能指出走出這個泥潭的道路的事情做好准備。

社會主義革命並建立一個由兄弟民族組成的社會主義聯盟,他們可以共同決定自己未來的道路。 

反對台灣民族主義! 主要的敵人是在國內!

反對美帝國主義!

反對在資本主義基礎上與中國統一!

建立社會主義的民主台灣,作為東亞社會主義聯邦的一部分!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8 thoughts on “台灣國家問題與台灣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

  1. 美國的戰略是把台灣當作第二個烏克蘭用來當作削弱中國的一枚棋子和炮灰,就像烏克蘭被美帝國主義用來削弱俄羅斯一樣,美國藉著俄羅斯之手順便打壓歐洲的資本回流美國已完成美國的加息,這麼簡單的伎倆都看不透
    台灣長期剝削中國大陸,因為在於台灣對中國的貿易順差每年高達1000多億美元,而且人均GDP 3.6萬美元是中國3倍以上
    由此可以證明台灣資本家從中國大陸透過不平等貿易獲得大量剩餘價值,在用這個剩餘價值來做台灣本身的社會福利和改良主義,以維持小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和大資本聯合起來的反動的統治,所以我才說應該從經濟實質出發來分析「是台灣剝削中國大陸而不是大陸剝削台灣」那麼誰是誰的殖民地呢?

    美國和中國的矛盾在於,資本主義世界市場的容量是有限的面臨相對生產過剩,開發新市場空間不大(一帶一路),美國的美元霸權只要印美鈔就可購買全世界勞工勞動生產出的商品,自己本身不勞而獲,而美國高科技產業是用少量的勞動產出的實體商品交換別國大量勞動生產出的商品,比如用5億件襯衫交換一架飛機,這違反馬克思社會主義「按勞分配」的原則,而別的新興資本主義國家只要提升自己的產業就會受到經濟制裁,就像美國可以打壓中國華為的產業升級,甚至連自己的盟友法國的阿爾斯通和日本也不放過(想想廣場協議日本失去的30年)

    世界工人階級應該支持美國德州和加州獨立,分裂美帝國主義,同時支持英國蘇格蘭獨立分裂英國帝國主義讓最大的反動派不能在剝削危害世界,那麼新興工業國可能會導致資本主義面臨更大的相對生產過剩和利潤率長期下降機制以讓資本主義陷入更大的危機,才可能最終推翻這個資本主義體系

    否則如果美國和北約盟國體系的國力是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幾倍,那麼資本不會擴散到第三世界去,有些地方就會長期維持小農經濟和封建經濟和買辦階級的統治,而沒有產業升級就不會有生產力提高造成的矛盾,也就是資本主義的反面最終導致的解體不會發生,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主義必須建立在全世界生產力普遍發達但弱勢群體卻普遍貧困消費不起的社會的國際社會,而美國阻礙第三世界國家和新興資本主義工業國發展生產力及生產力的擴散,第三世界國家產業不能升級長期落後的狀態下革命恐怕會在換來另一次歷史教訓的重演

  2. 美國除了經濟上的能力美元霸權和高科技產業的資本抽稅以維持小資中產的財富和底層無產階級高社會福利的反動統治以外,美國統治階級的牢固統治還有一個原因,意識型態傳播的霸權體系,當烏克蘭炮擊俄羅斯核電站的時候,西方媒體的報導是俄羅斯自己砲擊自己,這樣明顯說謊的體系是不可能讓人民看透真相的,除非面臨經濟上的崩潰,但是美國最近從自己盟友歐洲吸血已經讓自己度過了危機,真正會發生危機的很可能是歐盟

    2022/09/08德國網絡新聞媒體《Weltexpress》剛剛公佈了一份Rand在今年1月(亦即俄烏戰爭爆發前一個月)為美國國務院和中情局所準備的機密報告(參見https://en.weltexpress.info/2022/09/08/documentation-a-rand-report-dated-01-25-2022/
    《Documentation: A confidential RAND report dated 01/25/2022》),題目叫做《Containment of Germany for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詳細討論了利用綠黨引發德國對俄國做出自殺性制裁,將能徹底打垮作為歐盟政治架構基石的德國工業,從而對歐洲釜底抽薪。

  3. 大陆的左人小朋友来此膜拜,并不由自主称赞道:你们的理论家水平好高,从国际主义视角看统一问题简直是天才之举(好吧我承认这个视角对于一个合格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自然而然的,我之前没能意识到这点或许只是说明我理论水平太差受到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洗脑太深重

  4. 中国大陆广西省著名马克思主义革命者秋火(真名疑似为覃嘉明)据传被广西警方以“寻衅滋事罪”逮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