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上海疫情亂象——資本主義不可能清零

不久前,中國共產黨政權還在自豪地炫耀它在遏制COVID-19大流行病方面取得的成就,而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地區都是如此。 然而現在,其主要經濟中心之一的上海正在遭受Omicron變體的衝擊,由於官僚主義的失誤,情況變得更糟。

Read More
亞洲

斯里蘭卡:反革命激起的社會爆發

在持續一個月的經濟動盪以及街頭群眾動員之後,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孤注一擲的試圖重新建立秩序來保住他的政治臉面。但是他的暴行以戲劇性的形式適得其反。

Read More
世界縱觀

危機、保護主義和通膨:戰爭為革命鋪路

烏克蘭的危機制造了一起完美的通貨膨脹風暴。戰爭、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瘟疫、保護主義和氣候變化正在使數十年來的低商品價格瓦解在一場只能越來越深的危機中。

Read More

《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一卷》序言

世界大眾對馬克思主義最常見的疑問,莫過於如何理解世界各地曾經存在的斯大林主義極權官僚政體。對此,英國托派理論家泰德.格蘭特(Ted Grant)以托洛茨基生前對斯大林蘇聯的分析以及不斷革命論為基礎,發展出「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Proletarian Bonapartism)理論,來理解這些政權在二戰後的形成。格蘭特曾在1949年1月準確預測到中共的奪政以及其必然會把持的執政型態,對世界其他類似現象也做出深入分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發展作出貢獻。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國支部成員約翰.彼德遜(John Peterson)為在美國出版的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一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所寫的序言,整體地綜觀了他與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和格蘭特的邂逅以及格蘭特「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理論的要點。

昂首闊步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共和運動,需要革命領導!

恩格斯在1873年寫道:「自古以來,巴塞隆納經歷過的街巷戰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這一聲譽。各個獨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組織在加泰隆尼亞各地發起和平守夜,以抗議12名政治犯所面臨的重刑判決。在巴塞隆納和其他城鎮內,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亞的防暴警察,不論老幼婦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彈和電擊裝置,攻擊任何上街抗議的群眾。

中國:習近平在恐懼新的中國革命下,渡過70年國慶

中國每年的國慶日,一貫都有戲劇性的閱兵來捧場。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之際,習近平更加是不遺餘力。這次國慶的閱兵式是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傲然展示了新型超音速無人戰機和核導彈。用意很明顯:正如習近平本人所說的:「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我們偉大祖國的地位」。(按:本文原載於2019年10月3日)

香港:只有階級鬥爭才能將運動帶向勝利!

香港驚天動地的抗爭行動正進入第三個月。儘管來自北京和林鄭月娥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但這場運動卻也越戰越勇。基層群眾正試圖從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的方法,走向階級鬥爭的路線。香港群眾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嚴重社會矛盾,但各種各樣的不良分子也為運動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領導、階級鬥爭視角和社會主義綱領,由資產階級自由派和改良主義領導人所引入的觀點和領導方向,將絕對會束縛整個香港群眾工人階級利益和運動前進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於8月14日發表。)

香港:準備總罷工!推翻政府!

來自中共政府的一記反動鞭打,卻加強了香港民眾抵抗中共的決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眾在元朗港鐵車站上車時,大約50名穿著全白的暴徒衝進港鐵列車,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棍棒攻擊乘客。雖然襲擊者真實身分至今不詳,而且襲擊行動看似武斷,但這些行動企圖表達的意涵已人盡皆知:香港人民無權挑戰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統治者們。

《托洛茨基與今日世界的關聯》(Trotsky’s relevance today)

(按:本文是泰德.格蘭特於1990年夏季托洛茨基遇害週年,在英國「戰鬥派」刊物《戰鬥國際評論》(Militant Internationa Review)第44期上發表的文章,其中概括了托洛茨基如何從與列寧一同領導十月革命,到對抗世界斯大林主義並傳承正統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經驗,並解釋正統馬克思主義理念如何與今日世界勞工群眾的命運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