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歷史回顧, 精選

李光耀與新加坡的建立

2023年是李光耀誕辰100週年,他是新加坡首任總理,也是當今新加坡的核心人物。在紀念活動中,人們紛紛緬懷這位曾被亨利·季辛吉形容為「歷史的不對稱之一」的人物。李顯龍總理(李光耀之子)將於5月15日卸任,並將接力棒傳給與李氏家族無關的新一代領導人。李顯龍領導的人民行動黨以及新加坡國家的整個架構能否繼續存在,都懸而未決。因此,馬克思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必須瞭解當今新加坡國家的性質。(按:本文原文於2024年5月13日發表於《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譯者:Kevin Samir)

新加坡國家的官方宣傳是,李光耀通過他的決心、能力和領導力,向新加坡人民灌輸了一種公民愛國主義,這種精神超越了所有階級矛盾,至今仍標誌著新加坡是一個「例外國家」。然而,要真正瞭解新加坡過去的發展歷程及其未來的走向,我們必須揭開官方宣傳的面紗,瞭解為該國階級調解政治奠定基礎的真實物質條件。我們必須特別關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現的政治形態——這些形態塑造了今天的新加坡國家,以及決定了其後的發展的市場力量。

新加坡的早期發展

新加坡是馬來半島末端的一個小島,其地理位置阻礙了大規模農業社會的發展。因此,在英國殖民之前,新加坡唯一的城市中心是一個小型漁港和貿易港口。斯坦福·萊佛士(Sir Stamford Raffles)代表英國抓住了這個港口,並對其進行了大幅擴建,以對抗荷蘭在該地區的貿易主導地位。

在英國統治時期,大量轉口貿易流經新加坡港口,刺激了以華裔為主的商人階層的發展,他們成為歐洲商人在該地區的買辦。隨著港口的發展和鄰近產業的發展,一個以華人為主,也有印度裔和馬來裔的相當規模的工人階級也隨之發展起來。

李光耀是誰?

把李光耀視為一位受到英國統治階級世界觀的訓練的新加坡小資產階級的代表,而不是「開明的治理者」,有助於解釋他的思想和他在未來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圖片來源:Wellington City Archives collection, Wikimedia Commons
把李光耀視為一位受到英國統治階級世界觀的訓練的新加坡小資產階級的代表,而不是「開明的治理者」,有助於解釋他的思想和他在未來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圖片來源:Wellington City Archives collection, Wikimedia Commons

英文名為「哈里」的李光耀於1923年9月16日出生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一個富有的土生華人(海峽華人)家庭。他是殼牌石油公司一位倉庫經理的五個孩子中的長子。李光耀很快進入著名的萊佛士學院接受教育,並有機會進入倫敦政經學院和劍橋大學接受大學教育。

這一背景並不是次要的,因為它塑造了李光耀的意識形態和階級觀點。把李光耀視為一位受到英國統治階級世界觀的訓練的新加坡小資產階級的代表,而不是「開明的治理者」,有助於解釋他的思想和他在未來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英帝國主義的撤退

雖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取得了勝利,但英帝國主義的力量卻被極度削弱,軍隊中發生的一系列兵變迫使他們認識到,他們必須放棄對東南亞殖民地的直接控制。然而,由於新加坡作為貿易樞紐的戰略位置,英國採取了極端的預防措施,以確保新加坡不會在政治和經濟上從他們手中溜走。

正如托洛茨基在1926年的一次演講中指出:

「新加坡和香港是帝國主義最重要的通道。新加坡是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間的關鍵。它是英國遠東政策最重要的基地之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動盪時期,隨著蘇聯崛起為大國,而中國革命又為東南亞的工人和被壓迫者提供了一盞明燈,維持殖民地的控制並不容易。新加坡正式獨立的問題不可避免,問題是:哪個階級將領導它?

為了確保將治理權移交給一個負責任的資產階級政黨,同時保持一個忠實的反對黨,英國延長了一段從1948年開始的漫長的獨立過渡期,在此期間,立法局每年都有更多的席位進行選舉。當時的想法是,這樣做可以創造一種環境,使兩黨制(正如英國的兩黨制)得以發展,從而易於保持在英國的影響之下。

然而,由於新加坡作為殖民地貿易中心的發展性質,當地微小的資產階級的手腳都被英國資本綁住,對領導獨立運動或培養民族意識毫無興趣。因此,新加坡資產階級的無能連英國人都感到驚訝。他們建立的政黨,如新加坡進步黨,從來沒有在其狹隘的商人利益集團之外產生任何吸引力。

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抵抗日本佔領新加坡的幾乎完全是由馬來亞共產黨(MCP)的武裝兵團領導的,因為英國人和資產階級分子與日本佔領軍勾結,在工人階級眼中敗壞了自己的名聲。

新加坡工人階級在馬來亞共產黨控制下的新加坡工會聯合會(Singapore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中高度組織起來,並多次採取激進的罷工行動,反抗殖民製度的貧窮和剝削。新加坡工人將席捲該地區的反殖民主義革命,特別是中國革命,視為一種解決方案。因此,抵制這種革命壓力和鎮壓任何顛覆活動是英國政府的首要任務。

李光耀的群眾黨計畫

1950年,李光耀回到新加坡後,就進入了這樣的環境。他開始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這使他在階級鬥爭中佔據了前排位置。正是通過這些工作,他確信新加坡資產階級無法為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政黨建立群眾基礎。李光耀比他圈子裡的其他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更清楚地認識到,只有通過與工會和工人運動合作,才能建立起群眾基礎。

李光耀力圖通過經常無償接辦反對英國當局的案件,使自己成為工人和被壓迫者的擁護者。正是通過這項工作,他結識了具有影響力的巴士司機工會和工廠工會的領導人林欽松(Lim Chin Siong)和方水雙(Fong Swee Suan)。雖然這些工會受到共產主義者的強烈影響,但李光耀有意識地尋求他們的支援,因為他相信自己可以利用他們,同時讓英國當局相信他可以壓制共產主義者。反過來,「左派」也相信,與這些「值得尊敬的」小資產階級分子結盟可以保護他們不被取締和監禁。

很明顯,雖然李光耀在公開場合鼓吹自己同情左翼或工人階級,但他始終知道自己真正捍衛的是什麼階級利益。早在來新加坡之前,李光耀在倫敦的馬來亞論壇上就發表了如下講話:

「………如果我們作為在英國統治下可能成為當地最有特權的一部分人公開宣佈英帝國主義必須滾蛋,效果將是立竿見影的。但是,如果我們不發揮領導作用,那麼領導作用就會來自社會的其他階層,如果這些領導人獲得權力(他們在群眾的支援下也會獲得權力),我們就會發現,我們作為一個階級,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主人而已……[但是]我們的王牌是,負責任的英國領導人意識到馬來亞必須獨立,也必將獨立,因此,最好把馬來亞交給同情英聯邦的領導人,更重要的是,他們願意留在英鎊區」。

李光耀當然明白新加坡資產階級面臨的任務。此外,他的賭博也奏效了,他贏得了林、方和其他左翼分子的支援,最終於1954年11月21日成立了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PAP)。

學生們在學校靜坐示威,並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工人們也參與其中。//圖片來源:英國國家檔案館相簿
學生們在學校靜坐示威,並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工人們也參與其中。//圖片來源:英國國家檔案館相簿

人民行動黨既有英國人喜歡的、受人尊敬的中產階級領導層,又有工會提供的工人階級群眾基礎,其混合階級性質被證明是議會舞台上的制勝法寶。人民行動黨對外宣傳強烈的反殖民主義和社會主義資訊,從而迅速打入新加坡工人階級內部。然而,在黨內,李光耀派正在密謀加強對行政部門越來越多的控制,並限制對地方黨支部的控制。

左翼發起了反攻,贏得了12個中央執行委員會席位中的4個,並試圖推動對人民行動黨黨章的修改,在黨內實行更多的基層民主。這對李光耀周圍的小資產階級領導集團來說是一個嚴重威脅,因為這實際上可能會使該黨對其工人階級基礎唯命是從。

對他來說幸運的是,在與左派和黨內民主的鬥爭中,李光耀集團得到了相當多的幫助。根據一項名為「照片行動」的內部安全計畫,英國當局開始打擊領導反殖民主義運動的文化和社會組織。華人工人階級和青年組織尤其成為打擊目標。新加坡華文中學學生會被取締,兩所學校被關閉。學生們在學校靜坐示威,並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工人們也參與其中。警察襲擊了學生,局勢升級為現在所說的「華文中學暴動」,造成15人死亡。事態升級為逮捕幾乎所有左翼領導層提供了政治藉口,其中包括最近當選為人民行動黨中央選舉委員會成員的四人中的三人。

李光耀利用這個機會鞏固了自己的地位,並確保「左翼」人士都沒有參加前往倫敦談判新加坡獨立問題的代表團。英國方面認為共產主義威脅已經得到解決,因此同意新加坡通過與馬來亞聯邦合併實現獨立,並將管理權移交給內部安全委員會(ISC),該委員會擁有任意逮捕和拘留的廣泛權力。

發展具有波拿巴特色的資本主義

在左翼勢力受到壓制的情況下,人民行動黨依託一項「過渡計畫」上台執政,該計畫的核心是大力發展能夠在世界市場上競爭的工業,解決困擾新加坡島的嚴重失業問題。然而,基於資本主義,這一工業化計畫依賴於與馬來亞的共同市場,以及足夠的資本和技術知識,使新加坡的工業達到能夠參與全球競爭的水平。

人民行動黨請世界銀行幫助制定新加坡的工業化計畫,並在後來的《溫塞米斯報告》中公佈了他們的研究結果。該報告的結論是,即使有與馬來亞合併這一假定的先決條件,新加坡工業化的推動力也必須是外國資本,因此,吸引外國資本的需要將決定人民行動黨執政期間的政策。

對他們來說幸運的是,前一時期對工人運動的鎮壓確實為外國資本創造了政治先決條件,使他們能夠在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的指導下放心地在新加坡投資。再加上北韓戰爭和後來的越南戰爭期間初級產品價格的大幅飆升,新加坡得以實現工業化,並在戰後經濟繁榮的背景下,生活水平大大高於許多鄰國。

人民行動黨巧妙地將鎮壓與福利國家相結合,提供政府補貼的住房、醫療保健和教育,使新加坡工人免受快速工業化和城市化的負面影響。此外,在很大程度上,由於由此產生的階級和平,人民行動黨能夠圍繞全球化、金融化和中國進入世界市場的擴展,重新調整新加坡的經濟結構,使其成為本地區的主要貿易和金融中心。整個過程嚴重扭曲了新加坡的階級關係。人民行動黨推動了這一處理程序,以所謂的「三方模式」將工會和所有其他獨立的工人階級組織溶解到了新加坡國家中。

人民行動黨政權通過獨裁手段,結合社會讓步和憤世嫉俗的民族主義宣傳,幾十年來在新加坡工人中鞏固了被動的支援,並確保不滿情緒無法通過人民行動黨控制之外的任何管道表達出來。1960年,人民行動黨出台了《內部安全法令》,賦予自己廣泛的警察權力,可以「預防性地」拘留和監禁任何異見者,尤其是共產主義者。被視為「越軌」的國家批評者往往會面臨訴訟,導致他們經濟破產。反對黨是被允許的,但卻被削弱到幾乎沒有希望進入政府。因此,新加坡事實上是人民行動黨領導下的一黨制國家。

李光耀之後的新加坡

然而,人民行動黨的未來並不確定。全球生產過剩危機和世界競爭強國對市場滲透的加劇,正在造成巨大的動盪。這一切都破壞了新加坡繁榮穩定的基礎。人民行動黨之所以能夠鞏固其統治,是因為戰後經濟繁榮的條件極為反常,這使得貿易和商業的擴展在一定時期內削弱了階級鬥爭。這些條件已成為過去。人民行動黨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執政,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家擔心它將如何過渡。

隨著人民行動黨合法性的減弱,有人對新加坡向真正的資產階級民主過渡抱有幻想。人民行動黨非常樂於放任這些幻想不管,因為它充分認識到,新加坡國家不可能脫離人民行動黨的控制而存在,黨和國家已經完全融合在一起。即將卸任的總理李顯龍在最近的一次黨內會議上也承認了這一點

這凸顯了許多西方媒體的虛偽,他們把李光耀捧為「有遠見的實用主義者」,在全球資本主義政權陷入合法性危機之際,李光耀是西方國家效仿的政治家典範。從寄生資產階級的角度來看,他的確是一位「有遠見的實用主義者」,成功地捍衛了他們的特權和財產權,抵禦了20世紀50年代日益高漲的革命浪潮。然而,今天的資產階級希望重演李光耀的成功是錯誤的。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危機、革命和反革命的時代,也是工人階級得到極大壯大的時代。

今天,雖然新加坡公民的生活水平仍然大大高於本地區的兄弟姐妹,但這只是因為新加坡除了是美國和中國金融資本的中心之外,還自成一個帝國主義等級的勢力。新加坡是印尼緬甸越南泰國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國,也是馬來西亞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國。新加坡資本在該地區的巨大影響力得益於國家項目「新加坡企業發展局」,該機構負責監督東南亞地區的2000多個項目,供新加坡資本投資。

這些投資非但沒有為當地經濟做出貢獻,反而具有寄生性質,不僅剝削了該地區工人的廉價勞動力,還通過大型棕櫚油種植園土地開墾項目對環境造成了災難性的破壞。這還不算數十萬孟加拉國和印度移民工人,他們在奴隸般的條件下勞動,以保持新加坡的清潔和榮景。

新加坡和本地區的工人絕不能對資產階級民主的微笑面具抱有幻想,因為它只能勉強遮住帝國主義血腥的面孔。只有在工人階級爭取社會主義革命的戰鬥中,才能贏得真正的民主權利,從而解放整個地區的工人和被壓迫者。人民行動黨政權長期以來一直聲稱,它保衛新加坡免受共產主義的威脅。然而,在即將到來的時期,真正的共產主義將在世界歷史上重現,人民行動黨將不再有過去的優勢,它將不再足以捍衛資本主義體制的不平等和野蠻。

如果你是一名革命共產主義者,希望看到資本主義體制在全世界終結,請加入我們!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