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精選

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申請逮捕令:納坦雅胡會被繩之以法嗎?

昨天,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以戰爭罪為由對以色列總理本雅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atanyahu)和國防部長約阿夫·加蘭特(Yoav Gallant)發出逮捕令,這一驚人消息震驚了世界媒體。(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4年5月21日。譯者:Fiona Miller)


汗檢察官對兩人的指控包括:

  • 將餓死(加薩)平民作為戰爭手段;
  • 故意造成巨大痛苦,或嚴重傷害身體或健康;
  • 故意殺人;
  • 蓄意指揮對平民的攻擊;
  • 滅絕和/或謀殺;
  • 迫害;以及
  • 作為危害人類罪的其他不人道行為。

如果逮捕令發出,它意味著這些人一旦踏上國際刑事法院的124個成員國的領土就會被扣押和遣送。最重要的問題是:逮捕令真的會被發出嗎?這是個棘手的問題。

這是該法院有史以來第一次考慮對一個不僅與美國友好,而且是其主要盟友和犯罪同伙之一的國家發出逮捕令。

首席檢察官卡裡姆·汗的辦公室持續在調查以色列在加薩地帶履行國際法義務方面所犯的罪行。以色列在加薩地帶的軍事行動已造成 35000 多人喪生,約 170 萬人流離失所,因此一直飽受國際社會的批評。以色列在四月份已經無視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其立即停火的決議。

國際法院下令采取「立即有效的措施」,通過確保「充足的人道主義援助和提供基本服務」,保護被占領加薩地帶的巴勒斯坦人免遭種族滅絕的危險。以色列甚至連最起碼的措施都沒有采取。

提供援助的命令是國際法院 1 月 26 日下令采取的六項臨時措施之一,以色列有一個月的時間報告其遵守措施的情況。在此期間,以色列繼續無視其作為占領國確保滿足加薩巴勒斯坦人基本需求的義務。

好吧。但國際法院對此做了什麼呢?

以色列和美國都不是法院124名成員國中的一員。美國曾經表示其反對國際刑事法院對以色列在加薩戰爭罪指控的調查,理由是其不相信最高刑事法院「有管轄權」。

美國還在國際法院(海牙的一個獨立機構)受理的指控以色列軍隊在加薩實施種族滅絕的案件中為以色列辯護。

美國曾經表示其反對國際刑事法院對以色列在加沙戰爭罪指控的調查。//圖片來源:justflix, Wikimedia Commons美國曾經表示其反對國際刑事法院對以色列在加薩戰爭罪指控的調查。//圖片來源:justflix, Wikimedia Commons

這是以色列與美帝國主義卑污關系的又一例證。幾十年來,正是這種無條件的永久支持使以色列得以逍遙法外——真的是逍遙「法」外。

正是這種支持給了納坦雅胡和他的團隊一種絕對無懈可擊的感覺,這種感覺指導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包括公開蔑視美國本身。納坦雅胡認為,他有權向美國總統吐口水,原因很簡單,喬·拜登永遠不會采取任何果斷措施來阻止以色列統治集團為所欲為。

這種局面只能怪白宮裡的那個男人自己。他在去年10月7日采取的極其愚蠢的行動造成了這一局面。在當時的情況下,華盛頓表示支持以色列,為其「自衛權」辯護是不可避免的。但拜登的行動遠不止於此。

他在電視鏡頭前公開擁抱納坦雅胡,發誓將無條件地支持以色列。

這種不體面的裝腔作勢完全不合時宜,也完全沒有必要。他完全可以派國務卿托尼·布林肯或他的其他走狗去正式表達對以色列的支持。但是,通過采取這一步驟,他永久性地束縛了美國外交政策的手腳,助長了納坦雅胡及其手下的自負,他們現在完全可以為所欲為了。

法國著名外交家塔列朗(Talleyrand)曾說過:「C’est pire qu’un crime, c’est une faute」—「這比犯罪更糟糕,這是一個錯誤」。從那時起,美帝國主義就一直在為這個愚蠢的錯誤付出代價。然而,這只是華盛頓幾十年來所奉行政策的一個極端例子。

美國歷屆政府——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奉行不懈支持以色列的政策。這給了以色列統治集團一種獨特的逍遙法外的感覺。當權者非常清楚,無論他們犯下多少罪行——這些罪行數不勝數、罄竹難書——他們都不會被追究責任。他們在華盛頓的朋友會確保這一點。

如今,美國和以色列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緊密。它現在是美帝國主義在該地區擁有的唯一可靠盟友。昔日順從的政權,如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已逐漸對華盛頓囂張跋扈的態度感到不滿。它們越來越多地朝著更加獨立於美國的方向發展,這不可避免地意味著它們將逐漸進入俄羅斯和中國的勢力範圍。

因此,作為美國中東政策的基石,盲目堅持無條件支持以色列變得更加重要。強大的猶太復國主義和「基督教猶太復國(錫安)主義」游說團體在無限資金的支持下,以及名不副實的「自由媒體」的不加批判的支持下,進一步推動了這一政策。

然而,這一政策並非沒有相當大的風險。中東是一個爆炸性的雷區,其中懸而未決的巴勒斯坦問題是一個永久的潛在炸彈。過去七個月發生的事件暴露了這種局勢有多麼危險。

對納坦雅胡來說,10 月 7 日的血腥事件猶如天降甘露。這些事件為他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借口,使他可以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對加薩發動一場毀滅性的戰爭,意圖消滅哈馬斯。

但七個月後,他未能實現任何目標。加薩幾乎被摧毀,成千上萬的加薩人被殺害。但是,哈馬斯雖然被削弱了,但並沒有被打敗,而是繼續抵抗。人質尚未獲釋,以色列發現自己在國際上比建國以來任何時候都更加孤立。

幾個月來,納坦雅胡對國際社會對以色列的批評避而不談,因為他知道美國總統已經提供了「鐵杆的支持」。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很簡單:自保。

他作為總理的地位極不穩定。事實上,他的支持正在迅速瓦解,戰爭聯盟中出現了公開的裂痕。如果有白宮在背後支持你,誰還會在乎國際法院、南非人或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呢?

但即便是拜登政府也有其局限性。美國的反抗浪潮與日俱增。學生叛亂似乎是突然爆發的,盡管遭到殘酷鎮壓,甚至正因為鎮壓才聚集了力量。民主黨內部,甚至政府內部的不安情緒與日俱增。

對於美國的決定,內塔尼亞胡的回應是傲慢的叫囂和蔑視。//圖片來源:白宮推特

納坦雅胡政府一意孤行,全面進攻拉法,最終促使美國加大了對以色列的施壓,甚至暫停了部分軍事援助。但這一切完全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對於美國的決定,納坦雅胡的回應是傲慢的叫囂和蔑視。以色列正利用其已經十分強大的武器庫,加緊對拉法的攻擊。他吹噓說,任何外部勢力都無法阻止他的國家按照自己的意願進行自衛。如有必要,以色列「將孤軍奮戰」。

以色列極右翼部長伊塔馬爾·本·格維爾(Itamar Ben-Gvir)譴責拜登的聲明,並在 X(推特) 上寫道:「哈馬斯❤拜登」。納坦雅胡以前可能以為美國會一直支持以色列並提供必要的軍事支持。但拜登的行動表明,這不再是一個安全的假設。

美國將始終向以色列提供防御性武器,如導彈攔截器。但不能再想當然地為進攻行動提供炮彈和威力強大的炸彈。在這種情況下,國際刑事法院突如其來的聲明就像一顆重磅炸彈砸向了以色列社會。

國際刑事法院顯然感受到了帝國主義在他們脖子後面呼出的熱氣,他們試圖通過同時對哈馬斯領導人葉海亞·辛瓦爾(Yahya Sinwar)、穆罕默德·戴夫(Mohemmad Deif)和伊斯梅爾·哈尼耶(Ismail Haniyeh)發出逮捕令來平息事態。

如果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緩和打擊和轉移批評,那麼它的目的沒有達到。國際刑事法院采取行動的消息立即引起了以色列的憤怒。以色列戰爭內閣成員指責國際刑事法院「道德盲目」。

幾乎所有政治派別和黨派都發表了激烈的評論,這表明了他們的震驚和憤怒,也表明了國際刑事法院的行動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以色列總統赫爾佐格說,國際刑事法院的決定「令人發指」,「讓全世界的恐怖分子更加膽大妄為」。他憤怒地要求美國和其他所謂的「西方共同體」成員采取行動,阻止任何逮捕令的簽發。

他的話並沒有被置若罔聞。美國也不甘示弱。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的這一舉動立即遭到了美國國會中以色列支持者的譴責。這並不奇怪,因為甚至在逮捕令的消息公布之前,美國國會就已經開始了瘋狂地阻撓。

在幾乎所有共和黨人和相當多民主黨人的支持下,議長邁克爾·強森起草了一份立法提案,旨在禁止法院的任何官員和與此案有關的任何人進入美國。這可能會對聯合國本身產生非常嚴重的破壞性影響——美國和以色列的許多右翼人士對此表示歡迎。

納坦雅胡稱國際刑事法院的決定是件「醜聞」。他還說:「這不會阻止我或我們」。如果這意味著徹底消滅加薩的全部人口並將其徹底摧毀,那如此也罷!

以色列的同伙立即加入了憤怒的大合唱。歐洲各國的反應不一,有的表示支持,有的則稱這一決定「令人震驚」、「不可理解」。

法國外交部說,它「幾個月來一直在警告必須嚴格遵守國際人道主義法,特別是警告加薩地帶平民損失的不可接受性質以及人道主義准入不足」,並補充說,「法國支持國際刑事法院及其獨立性,以及在所有情況下打擊有罪不罰現像」。

但在倫敦,英國首相里希·蘇納克(Rishi Sunak)的發言人則表示,國際刑事法院的逮捕令「於事無補」,無助於實現戰鬥暫停。遺憾的是,他沒有告訴我們究竟怎樣做才能達到這一目的。

英國外交大臣卡麥隆勛爵已經非常明確地表示,他不認為以色列有任何過錯,因此英國將繼續向以色列運送炸彈、炮彈和其他有用的工具,幫助以色列為加薩的和平與和諧事業服務。

在猶豫了一下之後,德國政府試圖用「尊重」國際刑事法院的虛偽聲明來掩飾自己,但又補充說:「同時申請對哈馬斯領導人和兩名以色列官員的逮捕令,給人一種等價交換的假像」。報告隨後列舉了哈馬斯犯下的罪行,並表示支持以色列的「自衛權」。

盡管納坦雅胡在公開場合大言不慚,但他顯然非常擔心自己和一些同事可能會被國際刑事法院起訴。以色列希望美國在幕後向國際刑事法院施壓。以色列還需要美國提供支持,以抵制對以色列犯下戰爭罪或種族滅絕罪的廣泛指控。

沒問題!拜登稱國際刑事法院申請對以色列領導人的逮捕令「令人憤慨」。這僅僅是一個開始,顯然,這將是一個精心策劃和資助的行動,以阻止國際刑事法院對任何以色列公民發出任何類似的逮捕令。

拜登稱國際刑事法院申請對以色列領導人的逮捕令“令人憤慨”。//圖片來源:公共領域拜登稱國際刑事法院申請對以色列領導人的逮捕令「令人憤慨」。//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可以肯定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周內,國際刑院、檢察官和法官將面臨來自華盛頓的巨大壓力,要求他們撤回逮捕令申請,或在法庭上將其駁回。這種壓力是否會對國際刑事法院產生預期效果,我們拭目以待。

在此之前,我一直認為國際刑事法院很可能會因為華盛頓的拉攏而撤銷逮捕令。然而,現在我認為這一點似乎並不明確。國際刑事法院本身非常清楚,任何此類決定都將不可避免地引起另一方的激烈反應,並可能給國際刑事法院帶來非常嚴重的後果。

然而,正因為如此,他們不遺余力地提供了大量確鑿的事實和證據、證人證詞、照片和電影膠片,包括衛星拍攝的照片和電影膠片。此外,他們還成立了一個由來自不同國家的大量知名律師組成的小組,該小組確認了檢察官的決定。

面對如山的證據,如果法院退縮,它將完全喪失作為一個獨立法律機構的信譽。這種行為將立即使其受到公然虛偽和雙重標准的指責。

讓我們回想一下,當弗拉基米爾·普京被指控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據稱「綁架」烏克蘭兒童)時,美國人和其他人急忙要求簽發逮捕令,而法院順從地接受了這一要求。

該案中提供的證據極少,與以色列案件中大量證據形成鮮明對比,這些證據清楚地證明以色列犯有最嚴重的戰爭罪。因此,無論是否情願,法院除了接受檢察官提供的無可爭辯的證據,或者完全放棄作為客觀和合法的法律仲裁者的任何偽裝之外,確實別無選擇。

有一點是絕對清楚的。國際刑事法院的裁決不會對以色列統治集團的算計或對加薩人民的戰爭產生任何影響。如果有人認為國際刑事法院的行動會對停止每天對加薩長期受苦受難的男人、婦女和兒童實施的屠殺和暴行產生任何影響,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

就在國際刑事法院宣布其決定的同時,加薩衛生部表示,自10月7日以來,加薩地帶已有超過35,562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的軍事進攻中喪生,79 ,652 人受傷。在過去24小時內,又有106名巴勒斯坦人喪生。

本雅明·納坦雅胡明白,現在停止敵對行動不僅意味著失去政治權力,而且意味著徹底的恥辱,隨後將因腐敗指控受到審判,他的政治生涯也將終結。因此,他決心繼續他的屠夫生涯,血戰到底。

無論是法律判決、調查、聯合國決議,還是任何其他法律游戲,都無法挽救不幸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悲慘命運。只有各國工人階級和革命青年聯合行動,推翻帝國主義——世界上所有這些殘暴恐怖的根源——才能實現這一目標。

我們《火花——台灣革命共產主義》將於2024年6月10日協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全球各地的同志們共同建立「革命共產國際」,歡迎全世界的有志之士在線上免費參加。請由這個連結報名!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