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精選

致參與521遊行的年輕人:要上街謝謝民進黨,還是抗爭整個體制,才能救台灣?

自5月17日立法院內因《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爆發名揚國際的肢體格鬥後,關於藍白合體推動的「總統國情報告」、「藐視國會罪」、「人事同意權」、「擴大調查權、聽證權」以及攸關國民黨黨團總召「花蓮王」傅崐萁私利的幾項擴增基建至花蓮的草案,被討論地沸沸揚揚。在年初民主選舉中失去立院多數的民進黨大喊藍白仗多數之勢強行通關,藐視了鮮少一般人看得懂的立院立法程序。綠營側翼組織如「經濟民主連合」更大喊「立法院不是蘇維埃」、指控藍白要將國會「人大化」。

幾日後的5月21日,據稱上萬人在民進黨的號召下前往立法院外,拿著「反擴權」、「我藐視國會」等等標語反對藍白行動。名流、網紅們走入現場對民眾信心喊話。太陽花的符號處處可見。但是一個完全違背了十年前那場歷史性運動精神的口號卻也到處被吶喊:「謝謝民進黨」。

很明顯的是,參與這場集會內的群眾大部分是被親綠團體動員來的人,對民進黨過去八年執政沒有根本性的批判(大概是沒有被其影響過、傷害過的社會階層)。

然而,我們革命共產主義者也注意到參與群眾內的少數則包括了真正為整個體制感到憂心,且因為對任何政黨都喪失信心而決定挺身參與的年輕學子。如果你是後者,這篇文章是寫給你的。對於那些四處對不同意見者(包括他們看不懂的意見)扣「中共同路人」帽子的色違戰狼小粉綠們,我們只能一笑置之。

521是318嗎?

無論是在現場還是在對這次集會的討論中,不少聲音將這次行動比擬為十年前太陽花群眾抗爭的再版。臉書專頁「青年佔領政治」甚至揚言:「十年前,我們是台灣的太陽花。十年後,我們願意成為照亮整個台灣的太陽」。

火花的成員內包括太陽花爆發時的熱情支持者,至今不後悔。我們也是因為對那場具啟發性運動成果的反思後,走向了馬克思主義來尋找救台灣的道路。因此,我們完全認為我們有資格檢驗,也必須檢驗,聲稱週二集會是太陽花再版的說詞。

首先,太陽花爆發的當時,國民黨是府院一把抓的全面執政。民進黨那時一蹶不振,完全沒有認真地問責馬英九政府,更遑論「抵抗」中國帝國主義。馬英九在如此優勢下,令國民黨籍議長張慶忠以30秒之神速宣布對中資大開國門,並讓眾多服務業勞工權益堪虞的服貿協定「審查結束」。

正是在國民黨大權在握,民進黨趴軟無能的情況下,台灣群眾一時意識到他們必須拋棄民進黨,親自站出來對抗馬英九,從而造就了太陽花的全國性、群眾性規模,並受到工人組織的支持

況且,當時群眾提出的討論遠遠超過服貿,更進一步帶出了關於台灣資本主義治下的收入不均、青年失業、居住正義、生活成本高昂等問題。對於這整個運動的詳細回顧,請參閱我們於太陽花7週年所發表的文章

簡而言之,太陽花是一場群眾自發挑戰整個中華民國台灣資本主義體制的運動。

那週二的遊行呢?上千人的規模當然不容小覷,但是脈絡和內涵完全不同。

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了八年,就算現在輸掉了國會多數,但是他們還有四年行政權。他們不是什麼無能為力的弱者。他們是因為自己過去八年對內執行跟國民黨一樣的資產階級政策,攻擊工人階級權益,放任資本主義矛盾惡化才被人民用選票教訓的。

換句話說:今天的國會亂象,民進黨不僅不是受壓迫者,而是幫兇。

再者,今天藍白想要為一己之私而通過的國會改革,除了實質不過是強盜之間的權力分贓(因為小老百姓們有誰會要擔心真正被指問責政府官員的「藐視國會罪」處分呢?),更不過是制度化民進黨過去八年作為立院多數時的所作所為。

以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勞基法改惡為例,2016年的民進黨不就也就是透過黑箱作業,扭曲議事程序闖關,甚至安排立委「鎮守主席台」來攻擊工人階級?今天藍白玩了同樣的把戲,他們就開始高喊「民主已死」了。

場外的參與群眾當然沒有被給予任何指出這些雙重標準的空間。不同於營造了熱烈討論,對所有資產階級政黨提出猛烈批判的太陽花,週二這場運動的氛圍不僅限縮對民進黨的批判,甚至要求崇拜、歌頌。其他議題都沒能得到發揮,能發揮的就是把當下議案無限上綱成某種台灣版本的香港國安法之類煽情到完全脫離現實的言論。

總而言之,週二那場擁護統治者們的集會不僅跟挑戰統治者們的太陽花是南轅北轍的。作為想要拯救台灣勞苦大眾於這些亂象的你,需要認清這一點。

國會亂象為何發生?該怎麼終結?

厭惡這些國會亂象,也駁斥藍白黨囂張奪權企圖的年輕學生們,當然也不是為了成為民進黨的小跟班而站出來的。

你們挺身而出是為了駁斥這整個只會搗亂的國會,不發揮自己應有的職能,反而做出狗屁倒灶的勾當,在一齣齣鬧劇背後剝奪了你們的未來。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這一點,也讚許你們為了自己和台灣前途站出來的勇氣。

但我們則會補充道:要為台灣的勞苦大眾和年輕人爭取到真正更好的未來,擺脫歷年來的窘境,我們需要的是正確認識問題所在,而我們革命共產主義者則透過馬克思主義理論來洞悉了根本問題和解決之道。

首先,看似「失能」的國會,其實是它的正常運作模式。立法院其實每年都正常通過大量法案。第九屆立法院(2016-2020)每年就通過上百條大小法案,卻只有那麼幾條被拿來當作立委為之亂鬥,媒體大肆報導的起因。

由於各個陣營台前雖然水火不容,台後卻有巨大的共識和合作,尤其是在推動符合整個資產階級利益的法條上。「失能」亂鬥只不過是營造某種對立假像,讓群眾以為自己真的有選擇罷了。

儘管這些以「民意代表」自居的立委固然是用一人一票每四年選出來的,但選上後個人的所作所為則被金主和黨團層層控制,而非選民。

台灣沒有工人階級政黨,藍綠白都服從於某個政商財團勢力的意志。他們之間真正的主要分歧固然是應該讓台灣臣服於美國帝國主義還是中國帝國主義,但其餘對於工人階級的態度都是大同小異,甚至口徑一致的。

因此,台灣的立法院,就如同全世界資本主義國家的議事機構一般,是馬克思所言「每三年或六年(透過選舉)決定一次由統治階級中什麼人在議會裡當人民的假代表」。

也因此,這些政黨從來不會質疑中華民國台灣的基礎性問題,只會把任何失能歸咎於彼此,因為他們都在為同一個體制,同一個統治階級服務。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革命共產主義者始終鼓吹工人階級和年輕人必須摒棄所有資產階級政黨,籌組代表自己階級利益的工人政黨,來對抗這個只給予資產階級真正民主的體制。

當工人階級爭取到政權,當家作主,才有可能締造一個真正連貫的民主自由制度:社會主義。國會內政客們合演的唬爛戲碼也會隨之走入歷史。

要怎麼守護台灣勞苦大眾的利益?

參與過週二集會的年輕人們大概會聽到將這次行動形容為「台灣民主保衛戰」的言論。言下之意就是藍白兩黨正在透過國會擴權來出賣台灣給中國帝國主義,讓後者併吞台灣並消滅一般人享有的基本資產階級民主權益。

的確,中國國民黨的核心目標就是讓台灣逐漸貼近中國帝國主義的勢力範圍。

但是就因為如此,我們就該不斷支持民進黨嗎?革命共產主義者認為:支持民進黨不僅無法遏止國民黨,反而會讓台灣勞苦大眾離真正的民主自由更加遙遠。

自民進黨於2000年首次執政以來,他們就已經不斷澄清自己是支持維護中華民國的資產階級政黨。在中華民國憲政下,台灣未來的真正定奪者是美國和中國,國內事務也只有財團權貴才有關係和財力影響,其餘的我們只能淪為血汗社畜,任人宰割,毫無實際話語權。

這本身就是不可接受的狀態,但現在資本主義作為全球體制正在進入更深一層的危機,從而導致了戰爭陰影的回歸、全球經濟慌亂等巨大問題。台灣不可能獨善其身,「現狀」只會是每況愈下的深淵。

以上這些正是藍綠白政黨共同維持的窘境。

要打破這個窘境,就需要革命性的社會變革,讓台灣的工人階級,也就是社會大多數人真正主宰社會,破除藍綠白對我們的束縛,並協同中國,東亞和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共同推翻我們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統治者們。這才是解救台灣免於進一步沈淪的方法。

我們希望願意閱讀這些文字的你可以思考我們的見解,並進一步參考我們的《台灣該怎麼辦?》閱讀指南,我們《火花》網站上的馬克思主義入門書單和所有文章,和我們所隸屬的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的國際官網Marxist.com。認識馬克思主義理論,並跟我們一起打造可以改變歷史的革命團隊!

我們《火花——台灣革命共產主義》將於2024年6月10日協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全球各地的同志們共同建立「革命共產國際」,歡迎全世界的有志之士在線上免費參加。請由這個連結報名!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