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印度:农民打败莫迪!

经过长达一年的斗争,印度农民终于击败了右翼的莫迪政府及其资本家金主们,并迫使他们废除了三部反动的农业法。这是印度农民自2020年9月以来,一直在顽强地、勇敢地斗争所最终取得的一场重大胜利。

Read More
世界纵观

Omicron变种病毒威胁:资本主义阴影下的恐慌

一株令人担忧的新冠病毒COVID-19的新变种已让出现,被命名为B.1.1.529或Omicron。这一变种是不顾一切地追求短期资本利益的必然产物,并拖延者这个似乎无休止的大流行病噩梦。

Read More
亚洲

日本:自民党维持政权,但大多人民仍拒斥腐朽建制

虽然执政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民调低迷,但是自由派的各反对党并未从中这个情势中获利,仍然败选。这一结果再次说明了日本群众认为这些党派全是属于正随着资本主义危机而瓦解的糟糕现状的一丘之貉。

Read More

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真的能反对自由主义吗?

马克思主义者们认同1949年中国革命所带来的各种重大成就。这也毫不意外地让毛泽东所喊出的一些口号在世界各地产生共鸣,并吸引了尤其在中苏交恶后,寻求官僚化苏联以外社会主义体制的革命志士们。然而,所谓的毛泽东思想,仍然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之间存在着必须要澄清的重要政治分歧。

红色浪潮席卷英国大学,各校IMT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蓬勃发展!

今年秋天,全国各地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们一直在大学校园内外活动,呼吁热情的同学们报名参加各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IMT英国支部学生组织)。今年是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全国33所大学的几千名学生报名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几百人参加了马会举办的集会。(译者:高山)

是家务工作?还是家庭的奴役?

从一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妇女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将她们融入生产性工作,这将给她们经济独立性,使她们摆脱「家务琐事」。但是,这两个目标在资本主义下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彻底解放劳动妇女的斗争是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一部分,而两者都必须是男女工人齐心共同斗争的结果。

《论中国革命》(The Chinese Revolution)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Stalinist Land Programme Wins Peasants—Chiang’s Conscripts Roped to Prevent Escape),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内。)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法国:五个星期过去了,「黄背心」运动有在退潮吗?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

台湾九合一选举和公投:阶级反抗势力开始萌芽

在台湾执政的民主进步党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选中惨败。民进党的大败立即导致了总统蔡英文请辞民进党党主席一职,而行政院长赖清德和总统府秘书长陈菊也照样请辞。在选举同时举办的公投中,社会保守势力得以大举进击。然而,虽然表面上选票回到了现在在野的中国国民党,台湾的资本主义危机也正在准备将阶级斗争推向新一个阶段。

法国:「黄背心」运动、列宁,以及全国总工会的「领导」

「黄背心」运动的动员,象征着法国阶级斗争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这场运动没有政党、没有工会、更没有事先存在的组织,数十万人民加入了反对燃油税调涨,一把扫除政府当局假惺惺的让步和威胁。这场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他们的决心和他们的义愤和苦难一样深沈。面对一个不断对工人、退休者和中产阶级提高财政压力,而让最有钱的人享受各种「减负」(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补贴和其他退税政策的政府,他们表达了愤怒。「黄背心」们清楚地明白,所谓「生态转型」不过是掠夺人民、服务一小撮有钱寄生虫利益的又一全新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