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不要政变!不要战争!「放手委内瑞拉!」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驳斥并谴责美国帝国主义目前在委内瑞拉企图发动的政变。我们正在目睹以川普为首的一群国家政府正企图移除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Maduro)的政府。这是他们20年来以策划军事政变、准军事部队渗透、经济制裁、外交压力、煽动暴力骚乱和暗杀行动来反对玻利瓦尔革命的最新篇章。

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真的能反对自由主义吗?

马克思主义者们认同1949年中国革命所带来的各种重大成就。这也毫不意外地让毛泽东所喊出的一些口号在世界各地产生共鸣,并吸引了尤其在中苏交恶后,寻求官僚化苏联以外社会主义体制的革命志士们。然而,所谓的毛泽东思想,仍然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之间存在着必须要澄清的重要政治分歧。

红色浪潮席卷英国大学,各校IMT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蓬勃发展!

今年秋天,全国各地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们一直在大学校园内外活动,呼吁热情的同学们报名参加各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IMT英国支部学生组织)。今年是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全国33所大学的几千名学生报名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几百人参加了马会举办的集会。(译者:高山)

《论中国革命》(The Chinese Revolution)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Stalinist Land Programme Wins Peasants—Chiang’s Conscripts Roped to Prevent Escape),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内。)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法国:五个星期过去了,「黄背心」运动有在退潮吗?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