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香港:百万群众示威,反对引渡条例

今天,成千上万的香港群众发起了激进的游行示威,抗议即将授权中国政府将任何在香港境内的人引渡,并羁押在内地的「引渡条例」。三天前的6月9日周日大游行,可能是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据组织者称,高达100万于人在香港潮湿的街道上游行。这意味着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参加了游行!(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19年6月12日)

逼近中国的风暴

「当中国醒来时,她将震撼整个世界。」拿破仑这一著名的预言已被历史所证实。特别是在过去20年里,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客观上威胁著美国的独霸世界的地位。但现在, 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首次不再是对世界经济衰退的缓冲,反而成为了其爆发点。现在的问题不仅是「中国会如何陷入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衰退?」更重要的问题是:「经历危机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苏丹:推翻巴希尔后,群众必须反抗军事政变

2019年4月11日,在苏丹军队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后,苏丹人民仍然继续在街头上抗争。他们拒绝服从由前副总统奥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为首的军事过渡委员会所颁布的宵禁令。昨日,从群众之间产生的一些口号清晰地表达了他们对这个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过渡政府的看法:「我们将不会接受另一个Koaz (编者按:当地人对极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贬称)。奥夫,我们将粉碎你,我们这一代人将不再被愚弄!」更有甚者大喊著:「革命才刚刚开始」。

《回应大卫.詹姆斯》(Reply to David James)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他预言二战的结果会是斯大林主义政党全面崩盘,第四国际会变成领导革命的群众性政党。但在战后,苏联进军东欧之后建立了数个民族共和国并很快完成了财产公有制,中国共产党也击溃了蒋政权。斯大林主义出乎意料的势力大增,导致了第四国际阵营内出现分歧。以米歇尔・巴布洛(Michel Pablo )为首的国际领导,先把南斯拉夫列为资本主义国家,后来铁托和斯大林分裂后,又认为南斯拉夫变成了相对健康的工人国家。关于中国革命建立的国家的阶级性质,第四国际的领导也有矛盾的分析。格兰特领导的英国托派在第四国际阵营中有比较独到的理论。在本文章,他提出的立场是中国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国家,并预测了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发展下的总趋向。本文摘自于《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