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理論

不要政變!不要戰爭!「放手委內瑞拉!」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駁斥並譴責美國帝國主義目前在委內瑞拉企圖發動的政變。我們正在目睹以川普為首的一群國家政府正企圖移除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Maduro)的政府。這是他們20年來以策劃軍事政變、準軍事部隊滲透、經濟制裁、外交壓力、煽動暴力騷亂和暗殺行動來反對玻利瓦爾革命的最新篇章。

布爾什維克的同性戀除罪化:是有意為之?還是大意疏忽?

俄國十月革命劇烈地改變了俄國同志人士和婦女的生活狀況。1922年,蘇俄頒布了第一部刑法。1918年,所有舊沙皇時代的法律遭到摒棄,經過幾年的辯論後,終於產生了一部新憲法,同性戀和「雞姦」(sodomy,這是它當時的名稱)得到除罪。這對同志人士來說是巨大的進步,因為在沙皇時代,同志人士曾面臨著逮捕、監禁或勞改的可能。(譯者:阿椎)

從解放到刑罪化:1934年後斯大林對同性戀的迫害

1934年3月,斯大林在全蘇聯範圍內,再次將同性戀刑罪化。此後任何牽涉到同性性行為的人,都將被判處三至五年徒刑。然而,在俄國革命的初期,同性戀已被合法化,雖然1934年後共產黨的官方文獻中,對此鮮有提及。今天的斯大林主義者,那些崇拜其政權的人,需要對此作出解釋。(譯者:阿椎)

毛澤東的《反對自由主義》,真的能反對自由主義嗎?

馬克思主義者們認同1949年中國革命所帶來的各種重大成就。這也毫不意外地讓毛澤東所喊出的一些口號在世界各地產生共鳴,並吸引了尤其在中蘇交惡後,尋求官僚化蘇聯以外社會主義體制的革命志士們。然而,所謂的毛澤東思想,仍然和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之間存在著必須要澄清的重要政治分歧。

紅色浪潮席捲英國大學,各校IMT馬克思主義學生聯合會蓬勃發展!

今年秋天,全國各地支持馬克思主義的學生們一直在大學校園內外活動,呼籲熱情的同學們報名參加各校的馬克思主義學會(IMT英國支部學生組織)。今年是馬克思主義學生聯合會(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年,全國33所大學的幾千名學生報名加入了馬克思主義學會(以下簡稱馬會),幾百人參加了馬會舉辦的集會。(譯者:高山)

是家務工作?還是家庭的奴役?

從一開始,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婦女的基本條件之一就是將她們融入生產性工作,這將給她們經濟獨立性,使她們擺脫「家務瑣事」。但是,這兩個目標在資本主義下是無法實現的。因此,徹底解放勞動婦女的鬥爭是社會主義革命鬥爭的一部分,而兩者都必須是男女工人齊心共同鬥爭的結果。

《論中國革命》(The Chinese Revolution)

(按:本文原名為《斯大林主義中共的土地計劃贏得農民支持,蔣介石嚴防士兵逃跑》(Stalinist Land Programme Wins Peasants—Chiang’s Conscripts Roped to Prevent Escape),是格蘭特於1949年1月在《社會主義呼喚報》第66刊上發表的文章,清楚地預測到了中共奪權後,將會建立的極權官僚計劃經濟體制,以及日後中蘇交惡的社會基礎。本文收錄於由Wellred出版社發行的泰德.格蘭特選集《不間斷的傳承》內。)

馬克思主義者為何反對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並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