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史達林/毛主義, 泰德·格蘭特, 著作與文獻, 馬克思主義理論

列寧與托洛茨基:他們真正的主張

第九章 結語

扭曲事實比反駁這些扭曲要容易得多了。在本書中,我們僅僅處理了最重大的謊言和誤傳。但事實上,蒙迪·約翰斯通在《我思》文章中的手法與馬克思主義毫無關系。他並沒有以釐清托洛茨基立場的方式來對其作出斷論。他以篡改托洛茨基思想的方式來對其作出詭辯地嘲諷。這和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以釐清對手論點再回應的手法大相徑庭。

但蒙蒂-約翰斯通立場的最終破產,卻被他筆下的一句話所揭示,這句話幾乎是在不經意間滑落的:

「馬克思主義尚未對於斯大林主義做出的根本批判,」他在第33頁中寫道,「是不會以托洛茨基的提論為出發點的…」

真相終於大白了!斯大林已經死了16年了,第二十屆黨大會已經閉幕13年了,而蒙迪·約翰斯通竟然還沒對斯大林主義做出「根本批判」!

這就是共青團和共產黨黨員們所冀望的「理論家們」所能提供給他們運動的驚人結論。托洛茨基的「模式」有著「根本性的錯誤」。那我們的「模式」呢?我們還在等著它成型呢!

筆者在此邀請共產黨黨員和共青團成員們對於蒙迪·約翰斯通的蹩腳借口做出自己的判斷。問問你們的領導們:為什麼你們無法提供給我們一套對於斯大林主義的分析和解釋?為什麼蘇聯領導們沒有做出任何分析?很遺憾的是,他們不會做出任何答復。現在,那些蘇聯「同志們」正忙著復活斯大林,忙著收回那些在50年代勉強做出的小讓步。當然,布列茲涅夫隨後就會被某位「進步的」官僚趕走,並為了不把工人們逼向抗爭而作出讓步。事實上,官僚們是願意為工人們做任何事的,除了下台之外。

共產黨領導們很顯然的不歡迎現在的討論。他們一再的試著延遲這個討論。但是當他們新的「獨立」、「民主」、「可敬」形像受到威脅時,他們也不敢否決。近年來震撼了世界斯大林主義的一系列事件在各國共產黨基層內興起了一股廣大的討論。而官僚們如果嘗試著鎮壓如對於捷克斯洛伐克事件的討論,則會導致如1956年的後果。局勢的發展迫使著他們的行動。

斯大林主義領導對於法國工人運動的出賣促使了共產黨內基層的強烈反彈和抗議。這些人,不同於他們的領導們,並沒有失去了他們的階級意識和改變世界的心願。如同英國,在法國和捷克斯洛伐克發生的事件激發了最有意識的共青團員和共產黨員們對於他們運動所面對的一些基本問題的反思。相信在意大利和其他共產黨內也有同樣的發展。

昨天,斯大林主義被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法國、和中蘇交惡所震撼。明天又會發生什麼事呢?即將到來的時期會帶來新的國際性階級鬥爭。在戰後經濟發展下面誕生,但不被老一代的絕望和犬儒所污染的新勢力正蓄勢待發。意大利和法國工人們的偉大鬥爭只是未來的一小部分。問題是在西方的社會主革命和東方的政治革命兩者之間誰先會到來?

重大事件的炙熱會催生並錘煉新的革命勢力。這些勢力的一大部分,尤其是在法國、意大利、和英國內,會來自於共產黨和共青團基層內。為未來重大的工作做出理論上的准備是這些組織內每一位同志們的責任。理論不是黨內「知識份子」盛上盤子的。所有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們必須努力的訓練和教育自己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概念、手法、和傳統。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的寫作並不是乏味無用的學術論文,而是蘊藏著一個半世紀以來前世界所有勞動階級運動的經驗和教訓。如果共青團員和共產黨員們想要以建立社會主義運動來改變社會,那他們必須認真的面對這項任務。

在重大事件的基礎上,馬克思主義布爾什維克干部的產生和投入英國和全世界不可避免的勞動階級運動中,必然會為建立和諧世界社會主義聯邦的鬥爭取得勝利。斯大林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惡夢將會成為不堪回首的遙遠記憶。而地球上生產力的發展,合並在一個民主控制計劃的系統下,將能讓藝術、文化、和科學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人類終於能夠屹立在一個從戰爭、貧窮、和壓迫下解放出來的世界。

完筆於1969年八/十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