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工鬥政院記者會:防疫照顧假支薪,防疫重任應由勞資政三方共同負擔

記者會摘要

今日(7/14)上午工鬥團體於行政院前召開記者會,以「三級警戒又延長,家長炸鍋誰負擔」為口號,說明勞工在疫情之下面臨的困境,以及政府補助措施的無力。
工鬥團體表示,三級警戒之下托育機構以及學校相繼關閉,使學童的教育以及生活回到家中,然而目前政府的政策表明,資方不需要負擔防疫照顧假的薪資,換言之勞工請所謂防疫照顧假等於請無薪假,對許多勞工形成龐大壓力。
工鬥團體進一步表示,行政院長蘇貞昌視為政績的一萬元補助在實際上相當不夠,更有家長現身說法,因應學童在家造成的生活費及伙食費上升,再加防疫照顧假造成的收入減少,對勞工構成相當大的生活負擔。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朱梅雪則表示,在問卷調查中百分之八十三的勞工認為一萬元補助不夠,近九成勞工認為防疫的壓力應該由資方、政府與勞工共同負擔。
因此工鬥團體訴求,防疫照顧假應該支薪,同時應該由勞工、資方與政府共同承擔防疫之下造成的教育、學童權益、家庭關係以及勞工生活壓力等議題。

火花的觀點

政府目前的政策,一方面意圖通過發錢的方式去補足勞工收入減少的問題,殊不知實際上是杯水車薪,另一方面又要緩和資方的壓力,所以出台防疫照顧假不支薪的政策。
對於勞工而言,防疫期間學童待在家中造成的水費、電費以及生活成本如伙食費用的上升造成巨大的壓力,同時還負擔著照顧以及收入減少的威脅,對雙薪家庭而言已是龐大的負擔,遑論社會上的單親家庭。
巨大的壓力對於勞工的心理健康、生活動能無疑都是嚴重的損害,伴隨情緒不佳而來的家庭生活摩擦更是無所不在,不論對於兒少或是家長都是相當難以跨過的障礙。
這一切的成因不只是政府在勞動權益議題上一直以來的無能,更是短視近利的資本家忽略了他們的社會職能,對於資方而言,利潤與生產力當屬其首要考量,勞工處在身心狀態不佳的狀況裡會令生產力下降,因此資本家必須去負擔勞工的部分生活照護,最基本的方式就是拉高薪水以及降低工時,使勞工能夠充分休養生息,也就是所謂「社會再生產」。
但是疫情之下,利潤受損的資本家顧不得勞工的處境,只會不斷試圖削減勞工權益,他們沒有想到勞工既是生產的主體,也是消費的主體,總體降低勞工的薪水實際上就是在降低社會的消費力,並只會導向經濟蕭條的前景。
我們的政府一方面為了顧及資本家以及他們的選舉利益,一方面又對勞工的要求束手無策,只能通過發一些小錢(實際上根本不夠)的方式來展現他們「好像有在做事」,實際上他們什麼都沒做到。
現在工人階級正在意識到政府的無能以及資本家的不負責任,同島一命的口號只代表著勞工們與資本家們雖然一命,但資本家的命更高級;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為了降低勞工肩上的壓力,工鬥團體訴求「勞資政共同承擔」疫情下的困難與責任,我們能夠充分理解。
要達成這樣的訴求、削弱資方現有的利益,要是沒有能夠形成壓力的自主的團體、沒有相互團結相互支援的勞工組織(工鬥似乎有這樣的潛力),恐難以使資本家與政府低頭,我們火花維持一貫的呼籲,勞工/工人階級在疫情下應當有完全的自主性,應當能夠依自己的意思決定防疫政策並確保生活不受威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