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古巴:上週末的抗議運動對古巴革命的意義

(譯者按:2021年7月11日,古巴全國各地爆發了群眾抗議,其中的確有人借此表達對當下嚴峻經濟情況和官僚傾向資本主義的政策所造成的管理不當的不滿,但也有證據顯示有親美國和反共勢力透過網路大力介入。以下報道首先刊登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墨西哥支部「左翼社會主義者」(Izquierda Socialista)的網站上


我們組織認為:1953年的古巴革命是人類史上的一次巨大進步,讓這個一度被美國帝國主義支配的嫉妒貧窮國家擺脫了帝國束縛,並透過國有化計劃經濟成就了巨大的社會進步和成就,尤其是在醫療科技、公共服務和教育方面。這些成就是任何社會主義者都必須捍衛的,也是必會被任何復辟資本主義的政策給摧毀的。然而古巴革命從一開始就缺乏了重要的工人民主機制,主要事務都是古巴共產黨高層獨攬決策權,而其因為靠攏斯大林主義蘇聯的政策也讓他們得出了「一國社會主義」的錯誤結論,將革命局限在古巴以內而不是積極擴散至加勒比和拉美其他國家。對於當時古巴革命本質的分析,請參見這篇文章的相關部分。

時至今日,古巴革命在仍然被孤立於古巴而持續被美國進行貿易封鎖的環境下,其經濟持續進入嚴重危機。古巴共產黨官僚也正試著模仿中國和越南的路線,在維持黨政治獨裁的前提下復辟資本主義。對於這些嘗試讀者可參考我們關於古巴「貨幣重組」政策和古巴今年黨代表大會的評論。然而這個進程在古巴境內尚未完成,群眾之間也有重要部分仍然忠於捍衛古巴於反革命威脅。在這些重要前提下,我們做出了以下分析。譯者:Iwata)

古巴目前局勢嚴峻。7月11號週日,國際媒體也如期地廣泛報導了古巴多個城鎮爆發抗議活動。這些抗議活動從何而來?它們的性質是什麼?我們作為革命者該如何應對?

抗議開始於首都哈瓦那西南26公裡處阿爾特米薩省的聖安東尼奧·德·洛斯·巴尼奧斯市(San Antonio de los Baños)。長期又連續的停電是導致數百人上街抗議的直接原因。但這個誘因只是自新冠疫情爆發16個月以來積累的一系列愈加嚴重的問題中的一個:基本產品短缺,醫療物資短缺,工資購買力下降,等等。最近幾天更具傳染性的新病毒變種的出現導致疫情嚴重惡化,而古巴只有15~20%的人口接種了疫苗。幾個省的醫療系統因此承受了巨大壓力。

很明顯,人民面臨的現實困難是聖安東尼奧抗議的一個真實部分(古巴總統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後來也承認了這一點)。數百人走上街頭喊出的口號是「我們需要疫苗」以及解決眼前的問題,這是他們向地方政府提出的要求。

但如果不能看到抗議的另一部分,我們就是盲目的。幾天來,一批反革命分子在#SOSCuba的口號下精心策劃了一起激烈的運動[1]。該運動有兩個目標。一,試圖通過傳播虛假信息或添油加醋過的信息(例如受新冠大流行影響最嚴重的馬坦薩斯地區的疫情)和抽像地呼吁街頭抗議以制造社會起義或街頭抗議。二,以嚴峻的衛生狀況為借口(半真半假),宣揚需要境外勢力「人道主義援助」來「幫助古巴」的思想。

該運動的宣傳者(藝術家、音樂家等)的虛偽令人難以置信。巴西、秘魯以及厄瓜多爾的疫情都比比古巴糟糕10、20甚至50倍。為什麼這些人沒有呼吁對這些國家進行「國際干預」呢?

這場虛偽的運動顯然企圖為帝國主義以人道主義援助為名而行使反革命干預辯護。美國以人道為名來顛覆政府的例子我們以前在利比亞,委內瑞拉和伊拉克都見過。我們都知道所謂「人道主義援助」背後的真正原因:帝國主義。我們無法想像比這更犬儒主義的行為:對古巴封鎖,阻止古巴在世界市場上進行交易以購買藥品及其原材料的同一伙列強現在要求古巴政府開辟一條「人道主義通道」。

嚴峻的形勢

在聖安東尼奧的抗議中,一些人提出了彙集近幾個月反革命思想的口號:「祖國與活著(Patria y Vida)」(與古巴革命口號「誓死護國——我們將獲勝(Patria o Muerte – Venceremos)」相對)。但據當地的同志報導,這些人並不是大多數:

「從昨天開始,一個以Ariguanabense(當地人)為主的FB群組呼吁抗議當地長達6小時的停電。一開始抗議規模很小,但隨著抗議者穿過城鎮的主干道,聲勢越來越大。這是個非常異質的群體,包括了各種思想和意識形態。我看到有人提出「祖國與活著」的口號,但我相信大部分人只是隨波逐流。」

很快,聖安東尼奧的抗議的消息通過網絡媒體傳播開來,並被呼吁在其他地區開展類似抗議活動的反革命分子歪曲和放大。有很多關於抗議的謠言(通常大部分是虛假的)在傳播,似乎全島到處都在抗議。反革命成分(口號以及慫恿他人)在傳播中比在聖安東尼奧取得了更多主導權。除了「祖國與活著」,他們還高呼「打倒獨裁」、「自由」等。

在卡馬圭省(Camaguey),抗議者在與警方的鬥爭中掀翻了一輛警車。一位曼薩尼約市的同志報導說,連很小的青少年都在馬西奧街上抗議,這是曼薩尼約市(Manzanillo)上城區的主干道並且已經斷水7天了。市政府主席到那裡試圖建立對話。但到處都是侮辱和謾罵,甚至當地擁護政府的革命派和其他抗議者也互相丟石頭。

另一位同志描述了聖克拉拉市(Santa Clara)發生的事,有兩支不到200人的團體包圍了警察局並試圖占領共產黨黨部。又有另一伙組織起來的約400人的團體來擊退他們。據報道,抗議者主要是由年輕人和相當多的邊緣群體組成。口號包括「推翻共產主義」、反對迪亞斯-卡內爾等,但在場的多數人只是露面並沒有喊口號。

就這部分人而言,島上最有名反革命分子之一——路易斯·曼努埃爾·奧特羅·阿爾坎塔拉(Luis Manuel Otero Alcantara)呼吁在哈瓦那的Malecon(海濱)集會。這一呼吁得到了(古巴流亡右翼勢力聚集的)美國邁阿密市內所有反動媒體和他在古巴廣泛的社交媒體網絡的響應。下午,不到100人聚集在Malecon。隨後有更多人加入,形成了數百人的團體,但很難區分其中的抗議者和看客。抗議活動轉移到城市的各個地方,如國會大廈、革命廣場等,並發展為大約有一千人的大群體。一位同志形容抗議群體的構成「非常多樣化」:「有的出身民間,也有資產階級,更多邊緣化分子,城市流氓和年輕人」。

迪亞斯-卡內爾總統出現在聖安東尼奧,他在那裡和後來的電視講話中向全國發表聲明,呼吁革命派走上街頭捍衛革命。全國各地,包括哈瓦那,都響應了這一呼吁。國際媒體顯然不願意展示這一點,因為這與他們想要傳達的觀點不符。

舉一些例子,這裡是在貝拉斯科因的游行場景:

一群革命派聚集在革命博物館前:

晚些時候,這是在「10月10日(古巴獨立日)紀念區」的景觀:

類似的例子層出不窮。

反革命分子也搞活動、對抗和扔石頭。一位參加了保衛革命集會的同志說:「我被襲擊了。現在我也知道了看著憤怒的群眾向你走來是什麼感覺。那時我害怕了。他們差點用私刑殺了我。他們向我潑水、扔朗姆酒瓶,還向我丟了兩塊石頭,但(所幸)沒有打到我。我在附近經歷了幾次暴力場面。」 警方對抗議者進行了干預,並選擇性地逮捕了一些人。

顯然,即使在異常艱苦的情況下,古巴革命仍然有廣泛的社會支持,人民看到革命受到威脅,准備走上街頭捍衛它。那些站出來為革命辯護的人與抗議者也遭受了相同的困難,許多人也對政府的管理、某些決策和官僚作風提出了批評。但他們知道必須在關鍵時刻站出來捍衛革命。

這些事件代表了什麼?

必須承認11日的抗議活動意義重大。除了帝國主義媒體的誇大其詞外,這是自 1994 年Maleconazo起義以來古巴最大的抗議行為,它們都發生在嚴重的經濟危機時期,但今天革命的領導層沒有與當時相同的權威。

什麼是古巴正在經歷的經濟和社會危機的原因?一系列歷史問題與近期的問題相結合。首先是在封鎖、孤立的落後國家的革命和官僚主義。

近期問題包括:特朗普為進一步扼殺革命而采取的經濟措施(拜登並未扭轉這些政策),更嚴重的大流行對收入的影響(特別是對旅游業的影響,旅游業是古巴硬通貨的主要來源之一)。我們在去年十月的文章中討論了這兩個因素。

除此之外,古巴政府在1月為應對嚴重的經濟危機而采取的措施,以及最近幾天因新變種導致新冠病例大幅增加的影響也不容忽視。

問題很嚴重——相當嚴重。為了提出解決方案,我們先要了解問題產生的原因。原因其一是美國部署的經濟封鎖。其二是古巴計劃經濟與世界經濟的不平等關系。其三是疫情對經濟和公共衛生的影響。最後是官僚管理的浪費、低效、懶惰等對經濟的影響。

我們作為革命者面對這種情況應該采取什麼立場?首先必須明確,盡管被阿爾坎塔拉和其他相關人士試圖利用的艱苦客觀條件的確引發可以諒解的群眾不滿,但這些勢力所發起的抗議活動是公開的反革命。問題和困難是真實存在的,但是打著「祖國與活著」和「打倒獨裁統治」口號的抗議活動是反革命的。他們有組織、有動力、有目標。因此必須反對他們以保衛革命。如果推動這些抗議活動的人(以及他們在華盛頓的導師)實現了他們的目標——推翻革命——古巴工人階級面臨的經濟和健康問題不僅不會得到解決,反而會加劇。你只需看看博爾索納羅的巴西或鄰國海地就可以說服自己。

在古巴展開的鬥爭中,我們無條件地站在保衛古巴革命的立場。所有佛羅裡達州的古巴流亡者已經要求對古巴進行軍事干預。邁阿密市長、邁阿密戴德縣市長和專員喬卡羅洛(Joe Carollo,邁阿密前市長)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共同要求拜登「在門羅主義的框架內」干預古巴。

但是無條件地捍衛古巴革命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加批判。我們在什麼是捍衛古巴革命最有效的方式的辯論中明確捍衛基於階級和國際主義的觀點,並支持工人民主。

其次,還必須明確指出,官僚應對革命所面對的問題的手段是無力的,而且經常適得其反(例如,參見經濟重組)。親資本主義措施削弱了計劃經濟和國家所有制,並助長了社會分化和島上的資本主義因素。這些為抗議活動創造了社會基礎。 工人民主的缺失,除擾亂經濟外,還會助長懶惰、冷漠和低效。

官僚集團應對反革命挑釁的手段也經常適得其反。當需要政治討論、重塑革命意識形態、問責制和開放工人民主時,言論審查、官僚作風和專制手段是完全無助於捍衛革命的。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的口號必須是:

  • 捍衛古巴革命!
  • 反對帝國主義封鎖和干預——放手古巴!
  • 反對資本主義復辟——訴求更多社會主義政策
  • 反對官僚主義——建立工人民主和工人管理社會經濟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注釋

[1]譯者注:「#SOS」是相當值得左翼讀者警惕的社交軟體口號。先前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就不斷揮舞#SOSVenezuela來向世界社會「求救」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勢力直接介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