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运动, 台湾, 时事分析, 社会运动

工斗政院记者会:防疫照顾假支薪,防疫重任应由劳资政三方共同负担

记者会摘要

今日(7/14)上午工斗团体于行政院前召开记者会,以「三级警戒又延长,家长炸锅谁负担」为口号,说明劳工在疫情之下面临的困境,以及政府补助措施的无力。
工斗团体表示,三级警戒之下托育机构以及学校相继关闭,使学童的教育以及生活回到家中,然而目前政府的政策表明,资方不需要负担防疫照顾假的薪资,换言之劳工请所谓防疫照顾假等于请无薪假,对许多劳工形成庞大压力。
工斗团体进一步表示,行政院长苏贞昌视为政绩的一万元补助在实际上相当不够,更有家长现身说法,因应学童在家造成的生活费及伙食费上升,再加防疫照顾假造成的收入减少,对劳工构成相当大的生活负担。
桃园市产业总工会理事长朱梅雪则表示,在问卷调查中百分之八十三的劳工认为一万元补助不够,近九成劳工认为防疫的压力应该由资方、政府与劳工共同负担。
因此工斗团体诉求,防疫照顾假应该支薪,同时应该由劳工、资方与政府共同承担防疫之下造成的教育、学童权益、家庭关系以及劳工生活压力等议题。

火花的观点

政府目前的政策,一方面意图通过发钱的方式去补足劳工收入减少的问题,殊不知实际上是杯水车薪,另一方面又要缓和资方的压力,所以出台防疫照顾假不支薪的政策。
对于劳工而言,防疫期间学童待在家中造成的水费、电费以及生活成本如伙食费用的上升造成巨大的压力,同时还负担著照顾以及收入减少的威胁,对双薪家庭而言已是庞大的负担,遑论社会上的单亲家庭。
巨大的压力对于劳工的心理健康、生活动能无疑都是严重的损害,伴随情绪不佳而来的家庭生活摩擦更是无所不在,不论对于儿少或是家长都是相当难以跨过的障碍。
这一切的成因不只是政府在劳动权益议题上一直以来的无能,更是短视近利的资本家忽略了他们的社会职能,对于资方而言,利润与生产力当属其首要考量,劳工处在身心状态不佳的状况里会令生产力下降,因此资本家必须去负担劳工的部分生活照护,最基本的方式就是拉高薪水以及降低工时,使劳工能够充分休养生息,也就是所谓「社会再生产」。
但是疫情之下,利润受损的资本家顾不得劳工的处境,只会不断试图削减劳工权益,他们没有想到劳工既是生产的主体,也是消费的主体,总体降低劳工的薪水实际上就是在降低社会的消费力,并只会导向经济萧条的前景。
我们的政府一方面为了顾及资本家以及他们的选举利益,一方面又对劳工的要求束手无策,只能通过发一些小钱(实际上根本不够)的方式来展现他们「好像有在做事」,实际上他们什么都没做到。
现在工人阶级正在意识到政府的无能以及资本家的不负责任,同岛一命的口号只代表着劳工们与资本家们虽然一命,但资本家的命更高级;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为了降低劳工肩上的压力,工斗团体诉求「劳资政共同承担」疫情下的困难与责任,我们能够充分理解。
要达成这样的诉求、削弱资方现有的利益,要是没有能够形成压力的自主的团体、没有相互团结相互支援的劳工组织(工斗似乎有这样的潜力),恐难以使资本家与政府低头,我们火花维持一贯的呼吁,劳工/工人阶级在疫情下应当有完全的自主性,应当能够依自己的意思决定防疫政策并确保生活不受威胁!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