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共享經濟、工作的未來與所謂「後資本主義」

在這篇長文中,亞當·布斯探討了共享經濟的興起。在一般媒體的描述中,這些新模式為資本主義生活提供了一個革命性的新活力階段。但資本主義下的現實卻遠非這種烏托邦式的承諾。

Read More
中國

台海危機最近為何升溫?

拜登政府正在繼續執行川普在台海問題上與中國強硬對抗的政策,日本也緊隨其後。同時,中國正在迅速擴大其在台灣海峽周圍的軍事活動。台灣和整個地區人民的生命被當作大國博弈中的一隻棋子。危機為什麼在現在升溫?它將導致什麼後果?出路又何在?

Read More
精選

關於學生組織、資產階級意識形態、大學校園環境和革命學生角色的若干考量

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墨西哥支部「社會主義左派」(Izquierda Socialista)於2021年4月21日所發表的文章,簡明地闡述了革命家在大學校園內經常會遇到的挑戰以及克服方式。

Read More

中國:政府加重打壓工人和學生!

近幾個月來,一場工人和學生對抗中國資本主義政權的持久戰正在展開。中國政府對支援工人的學生們施加的殘暴鎮壓,也凸顯了這場抗爭的火爆性。雖然這整起事件的導火索是佳士公司廠工們發動的工會組織行動,其起點是地方性的,而政府也主要把矛頭指向參與運動的工人和「佳士聲援團」學生們,但這場抗爭反映的是更廣汎的社會矛盾。

佳士工人的行動顯示了階級鬥爭的升溫!請參與連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製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廠方員工開始嘗試著以合法管道組織工會,藉以保護自己於資方長期製造的惡劣工作環境和待遇。工人們指稱,他們經常遭資方非法罰款,或是故意延遲、削減社會保險金。這些行徑,在佳士公司身為一個大型上市公司,並被政府指定為2008北京奧運鳥巢賽場建構的獨家供應商的情況下,顯得更加無恥。佳士董事長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選出來」的人大代表。

《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二卷》序言

在世界各地工人階級都在開始尋找脫離資本主義危機的解決方案之下,實力仍然渺小的馬克思主義者們該如何耕耘他們與廣大群眾之間的聯繫,如何在日後革命浪潮中得以說服群眾採取社會主義革命的綱領來改變社會?來自南非,立足英國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戰鬥趨勢」組織(Militant Tendency)創立人泰德.格蘭特(Ted Grant)對此的精闢馬克思主義分析和幾十年建立英國最大規模托派組織的經驗,是值得當今任何想要改變世界,建立社會主義有志之士參考的重要文獻。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國支部成員約翰.彼德遜(John Peterson)為在美國出版的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寫的序言,整體地綜觀了格蘭特和當今IMT對於如何與群眾組織互動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

我們為什麼是馬克思主義者(Why we are Marxists)

資本主義正在經歷其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這是一起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危機,並且在開始爆發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動蕩中表現出來。儘管統治階級不遺餘力地試圖埋葬馬克思主義,卻沒有比今天更需要應用它的時刻了。在這篇文章中,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及《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的主編艾倫.伍茲(Alan Woods)介紹了馬克思主義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夠扮演的角色。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的宣言——資本主義的危機:讓老闆們付錢!

資本主義的世界危機是一個沒人能忽視的事實。經濟學家昨天還在向我們保證另一個1929大蕭條是不可能的,而現在他們卻在談論又一次大蕭條的凶兆。IMF正在發出警告,世界範圍內,嚴重而又長期的經濟衰退的風險正在增加。從美國開始的經濟崩潰,現在正向現實的經濟蔓延,威脅著許許多多的工作、家庭和生活。(按:原文發表於2008年11月4日—6日)

《罷工要怎麼贏?》

《罷工要怎麼贏?》(How to win strikes)是哈利.德布爾(Harry DeBoer)同志於1987年撰寫的一本小冊子。德布爾同志在1930年代期間曾是一位在美國明尼亞波利斯市煤礦集散場工作的青年,而後成為了歷史性的 1934 年明尼亞波利斯卡車司機大罷工的重要領導人之一,幫助將罷工行動帶向勝利。隨後,他加入了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也就是由托洛茨基領導的國際馬克思主義勢力在美國的分部。後來,他在 80 年代加入了美國的「戰鬥勞工」(Labour Militant)組織,也就是當今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美國支部的先導。德布爾同志於 1992 年辭世。

十月革命與LGBTQ+的鬥爭

曾經有一個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別者是可以從軍的,一位公開出櫃的男同性戀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長,而歧視性的法律條文被移除,在證件上修改個人(社會)性別僅僅是一件簡單的行政事務。這個驚奇的地方在哪裡?究竟是什麼時候,這些比隨便哪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的民主與人權進步的法律被樹立起來?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這樣的法律沒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馬克思主義者們對這個景象並不陌生,這個國家即是蘇聯,而這些法律則是在俄國革命氣勢上升時期(1917年到1926年之間)在列寧和托洛茨基的領導下實施的。毫無疑問,這些法律也在後來斯大林主義反革命浪潮中,與其他所有布爾什維克主義所帶來的社會和政治進步一同被廢止、粉碎。

中國:通向資本主義的新長征

從馬克思主義的視角來看,1949年的中國革命雖然具有官僚主義變質性,但仍然是繼蘇聯革命之後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歷史事件。它消滅了封建主義、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統治。可是現在,資本主義正充斥著中國。這是如何發生的?(注:文件原稿寫於2006年4月,在同年7月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全球大會上經討論和投票通過。)

托洛茨基的《斯大林評傳》:一部馬克思主義的傑作

1940年8月20日,一名斯大林的特務在手無寸鐵的托洛茨基背後將一支冰叉砸入了他的後腦,殘暴地結束了他的生命。他當時正在撰寫的《斯大林評傳》下半部則是他眾多未完成的作品之一。這本著作在馬克思主義著作中的獨特性,在於它不僅從劃時代的社會和經濟轉型角度,也從一個重要歷史劇目中各個主人公的個體心理角度來嘗試解釋二十世紀最具決定性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