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官官相護民主退步,受壓迫者聯合起來

民主進步黨執政已經進到第六個年頭,不論在2016還是2020,民進黨都以「進步」的面貌示人,對群眾產生極大的迷惑性,但是今天,鍍金的假面已經剝落了,民進黨作為色違國民黨的醜惡本質已經暴露無遺。

在尚未執政以前,民進黨擺出與抗爭者站在一起的姿態,承諾了執政修改集會遊行法、土徵條例等等惡法,結果執政時卻啟動勞基法修惡拉長工時,造成大規模的2017台北街頭游擊戰。

除此以外,在民進黨執政之下,眾多的議題從勞工、土地、迫遷、新聞自由、境外生權益以及環境保護,具體如南鐵東移黃家、美麗華罷工等,都得不到應有的重視,民進黨動輒使用警察暴力與輿論操作壓迫抗爭者,為此,包含火花的二十餘個運動團體聯合起來,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向民進黨喊出 #陰魂不散全面開戰 的口號,接下來的日子裡,蠻橫顢頇的民進黨政府必然要面對遍地烽火以及上升的階級鬥爭。

從國民黨到民進黨,資產階級專政的束帶不斷在收緊,使人民的四肢紅腫不堪,在這次南鐵黃家的鬥爭中,方仰寧指揮的警察不僅對抗爭者施暴,進入現場時先將記者押走,使得施暴過程完全沒有畫面,這是對新聞自由與人民權利的全面壓縮。

火花仍然必須提醒,最根本的問題不僅僅是民進黨,砲火必須對準整個中華民國資產階級政府,以及任何為資產階級和中美帝國主義服務的政治勢力。台灣若要獲得解放和自由,人民若要取得決定自己前途的真正權利,就必須徹底掃除中華民國政府,以一個勞工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政府取代之,並將運動推向國際。

為此,火花作為所有基層與被壓迫者的朋友,與所有的反抗者站在一起,向囂張跋扈的資產階級政府與警察暴力宣戰!

參與記者會的聲援團體:

人民民主黨、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反迫遷連線、北大翻牆社、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台灣民主永續平台、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成大零貳社、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東吳難容社、東海台灣文化研究社、美麗華工會、飛越杜鵑窩怪胎計畫、藻礁公投推動聯盟、境外生權益小組、輔大黑水溝社、獨立青年聯合、綠黨、時代力量

6 thoughts on “官官相護民主退步,受壓迫者聯合起來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oZy2I1ORS8
    上面這部影片是韓國年輕人和財團的鬥爭經驗,文在寅執政的4年,上台是以獲得年輕人支持的打房政策並送支持三星財團的前總統朴槿惠坐牢,文在眼已經算左派社會民主改良派總統,還是無解,韓國房價上漲的速度非常誇張。看起來,韓國房價短時間內,很難解決了。韓國年輕人比台灣更激進的原因在於台灣房地產自有率為84%,許多沒房的台灣年輕人失業後還可以躲進老一輩有房的父母家中苟且偷生,但是韓國房地產自有率只有54%左右也就是將近一半沒房,而且光是首爾就2000萬人口年輕人只能近首爾工作別無出路
    房地產不可能靠改良主義解決問題只有房地產社會主義革命能解決
    下面這文章連結是我寫的是房地產制度如何設計才能解決問題
    http://blog.udn.com/rinoalove486/127091879

    上海已經2000萬人了,難道還不夠大嗎?【一勺思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vtuCjM-ObE
    第三部影片告訴你們,基礎建設不能解決問題,日本當初在鄉下搞一堆基礎建設,但是一線城市國家人口規模經濟性和網路化集中效應,最終造成人口往一線大城市流動是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必要條件,日本當初還給1個人住鄉下的女孩蓋一條鐵路,1個人的鐵路,然後他長大以後進城那鐵路就荒廢了變成資源浪費養蚊子,之前獨山縣蚊子工程已經多次說過不要在鄉下蓋基礎建設例如人口1萬的農村蓋高鐵就是浪費成本,而是要把農民工搬來城市一樣的道理,這是規模經濟性,亞當斯密已經在國富論中提過,馬克思也提過城市化能夠提高土地和基礎建設還有固定資本的利用效率,房地產私有制的矛盾在於,鄉下地區房價雖然低,但是勞工要進城工作就會花費大量通勤成本和時間,而住在城市,市中心的土地和房地產被私有化壟斷造成高租金,阻礙生產力發展提高了成本,經濟發展的本質是降低再生產成本,縮短必要勞動時間,提高勞動生產率,城市地租的存在起因於城市有發達基礎建設能夠提高勞動生產率,但是資本主義提高勞動生產率的手段城市化和基礎建設使用權卻被土地資本家阻礙了,(地主/房產主)透過收取更高的地租,產業資本實體經濟的利潤會降低,經濟發展放緩,效率變差,香港實體經濟發展不起來的原因在此,只能當大號的金融資本吸血蟲
    陸銘的主張,他的主張就是進步的反對阻礙遷戶口,他經濟分析的邏輯是對的,但解決方案是錯的是資產階級的

  2. 根據以上原理要避免惡性循環只能改變房地產的制度設計,剝奪私有產權把房地產和高速公路一樣公有化,再用公屋或社會住宅的形式出租,而不是讓人人都有房地產,這樣的小資產階級思想只是再次掉入歷史的惡性迴圈

  3. 看到有網友的討論沒有分清楚革命和改朝換代的差別,革命的定義是「謀求改變既有的社會制度」,重點根本不在推翻政權,所以明朝農民起義朱元璋推翻元朝,滿清入關推翻明朝這都不是革命,因為這些農民起義本質上只是在重複過去的小農經濟和小生產社會,每個小農民頭腦裡都是我趕快把歷朝歷代土地的兼併趨勢瓜分掉土地,然後繼續恢復小生產在一次陷入土地兼併的惡性歷史循環,中國從秦朝開始2000年不斷重複這個惡性迴圈,從而掉入馬爾薩斯人口陷阱,並不會去追求社會化大生產,工業化的發展,市場經濟,科學的進步,因為本質上這種小農經濟並不是革命 而革命的性質有很多種,主要是由生產方式決定的,法國大革命、雖然造成了雅各賓專政,但最終他的生產力水平不足以建立社會主義國家只是造成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為發展資本主義掃清了道路

    因此,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中又指出: 「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的看法為根據,同樣,我們判斷這樣一個變革時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識為根據;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們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在它存在的物質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

    據此原理觀察現代歷史:
    ——1917年在推翻農奴制的革命後,俄羅斯有沒有可能在資本主義經濟不成熟的社會基礎上建立社會主義制度?不可能,事實也沒有。
    ——那麼,1949年的內戰革命後,中國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經濟制度的基礎上有沒有可能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 也同樣是不可能的。
    馬克思說: “我們判斷一個人不能以他對自己的看法為依據,同樣,我們判斷這樣一個變革時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識形態為依據。” 換句話說,儘管前蘇聯和中國的意識形態認為自己已經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制度,但是歷史學家判斷它的時代和性質,卻不能以這種意識形態的自我意識為依據。

    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也曾指出: “在日常生活中任何一個小店主都能精明地判明某人的假貌和真相。然而我們的歷史學卻還沒有達到這種平凡的認識。 不論每一時代關於自己說了些什麼和想了些什麼,它都一概相信。

    【馬克思的原文】 「財產關係上的不公平』以現代分工、現代交換形式、競爭、資本積累(「積聚」)等等為前提,決不是來自資產階級的階級政治統治,相反,資產階級的階級政治統治倒是來自這些被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宣佈為必然規律和永恆規律的現代生產關係。 因此,當使資產階級生產方式必然消滅、從而也使資產階級的政治統治必然顛覆的物質條件尚未在歷史進程中、尚未在歷史的「運動』中形成以前,即使無產階級推翻了資產階級的政治統治,它的勝利也只能是暫時的,只能是資產階級革命本身的輔助因素(如1794年時就是這樣〉。 所以,法國的恐怖統治所能起的作用,只是通過自己的猛烈鎚擊,象施法術一樣把全部封建遺蹟從法國地面上一掃而光。這樣的事情是懦怯的資產階級在幾十年中也辦不到的。 因此,人民的流血犧牲只是給資產階級掃清了道路。
    同樣,如果資產階級實行階級統治的經濟條件沒有充分成熟,要推翻君主專制也只能是暫時的。人們為自己建造新世界,不是如粗俗之徒的成見所臆斷的靠”地上的財富」,而是靠他們垂死的世界上所有的歷來自己創置的產業。 他們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首先必須創造新社會的物質條件,任何強大的思想或意志力量都不能使他們擺脫這個命運。 以上摘馬克思《道德化的批評和批評化的道德》

    根據以上原理要避免惡性循環只能改變房地產的制度設計,剝奪私有產權把房地產和高速公路一樣公有化,再用公屋或社會住宅的形式出租,而不是讓人人都有房地產,這樣的小資產階級思想只是再次掉入歷史的惡性迴圈

    1. 我在上次已經說明起義和革命的差別
      農民的思想極度保守,農民絕對不會革命只會起義,我在上次已經說明起義和革命的差別,原因在於千年不變的小生產模式,缺乏社會分工和交換,許多農民一輩子都沒進過城市,只要關起門來種田自己整個世界天塌下來都和他們無關,最近的塔利班本質上也是依賴農民政權,所以不瞭解資本主義社會和全球化如何運作,馬克思說過「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就是這個道理,就連現代小資產階級捍衛自己的房地產所有權的抗爭本身就還保有這樣的特性

      我舉一個俄國農民起義的例子 農民起義,這個一方面由於俄國農民的小生產模式:眷戀故土,容易滿足於眼前的物質利益和組織鬆散渙散,基本上所有的起義都是因為賦稅、徵糧過重而導致的自衛形式的反抗起源。而起義的領導者,也大多本身就是農民出身。 因此雖然很多的起義在初期會取得一定的成就,但是在把自己家鄉的官軍趕出去之後,農民們馬上就認為: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了,起義已經成功了。歷史上俄國的農民,只想為自己的土地而戰,他們根本沒興趣也不願意去打到哪怕是外省去,因為他們覺得,那裡不是他們的土地,他們也沒有必要去跑到外地去流血,更不想奪取天下。「好皇帝壞大臣」的想法在俄國農民心目中根深蒂固,即使是出現橫徵暴斂,農民們也依然認為沙皇是好的,只是地方官員是壞的,因此需要打的地方官,而不是沙皇政權本身。而沙皇本身是神的代言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更何況,打到沙皇之後,誰來統治呢?這種對君權神授的思想敬畏,比中國古代人民對天子的敬畏更加強烈。直到1905年的流血星期日之前,沙皇的慈父形象和神權代言人的形象一直沒有被動搖過,即使是民意黨人發起的恐怖襲擊,也是抱著「農民是不可能發動起來反抗沙皇和政府的,因此由我們來進行恐怖襲擊的方式進行革命,替人民革命。我們用炸彈去進行恐怖襲擊,終有一天把貴族和當權者都殺光了,世界就改變了」這樣的理念在進行的。這也說明了俄國農民不具備組織起來發動他們奪取天下的可能。 因此導致了歷史上俄國的農民起義都只能侷限於地方暴動的程度,一旦當地的官軍被趕跑,大量的起義農民們立即放下武器做鳥獸散回去種地,於是等政府再次派遣官軍來圍剿的時候,除了領導人和少數骨幹頑強抵抗之外,剩下很多農民都是坐在家裡事不關己的態度。 這種社會意識一直持續到了20世紀依然存在。1919-20年代,坦波夫州發生的安東諾夫大起義,是最大的反布爾什維克起義,起義農民軍達到了5萬人(號稱10萬),支持他們的農民超過30萬人,一度奪取了整個坦波夫州。但是這些農民和他們的領袖卻沒有進一步進取天下,而是在本省宣佈成立農民自治委員會,開始本州農民土地自治,認為這就已經算是起義成功了。而農民們也不打算進一步進取天下,他們很多人直接就地散夥回家去了。他們並不想著要「消滅布爾什維克」,因為外省不是他們的土地,與他們無關。莫斯科和彼得堡沒必要去攻打。他們想的只是「消滅本省的布爾什維克」,而這個目的已經達到,所以不需要繼續戰鬥了。 俄國的農民的忍耐性是無比堅韌的,他們可以幾乎無限度地忍耐各種的不公和非正義。直到他們的利益和生命被徹底侵害到忍無可忍的時候,他們才會拿起武器反抗。但是他們的反抗也只侷限於解放和捍衛他們自己本地的領土,當他們在自己的故鄉作戰的時候,他們會鬥志昂揚,但是一旦故鄉已經被解放,他們會立即回覆農民短淺、慵懶和渙散的本性回家種地,而對去外地作戰不感興趣。拿破崙入侵俄羅斯的時候,遭遇了強烈的俄國農民游擊作戰的襲擾,但是當拿破崙被趕出俄國之後,這些武裝農民又紛紛立刻恢復了本性,而不願出國作戰。這一點包括連農民出身的俄軍統帥庫圖佐夫都保有了這樣的思想,他就認為俄國的衛國戰爭在把拿破崙趕出國門之後就結束了,而派兵去歐洲徹底消滅拿破崙把俄羅斯人民的血流在外人的土地上是無價值的。

      1. 網友回覆:

        大家都看現實面 你當大家眼睛都瞎了啊?

        我的回覆:

        資本主義和全球供應鏈、金融等運作極為複雜,不是普通人能掌握的,看到只侷限於他眼前能看到的不代表他瞭解事情的全貌,只是自己以為瞭解,一個緬甸農民絕對不瞭解,美國金融資本如何運作 也不瞭解1隻手機的生產牽扯到20幾個國家的供應鏈,台灣的小資也絕不瞭解世界體系理論

        最近看到一篇新聞台灣央行總裁看到空屋很多,至少供給很多房價不應該上漲,但現實卻反其道而行

        因為央行總裁沒讀過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券不知道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的矛盾,也不知道商品價值的二重性原理,但他一定讀過凱因斯和新古典經濟學,懂得利用宏觀調控手段間接掩蓋問題但沒法最終解決問題,有些最根本的經濟學底層邏輯連社會頂層菁英也想不明白的,因為資產階級經濟學原理建立在錯誤的假設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