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群眾抗議//圖片來源:網路
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河南村鎮銀行爆雷事件——群眾運動揭露反動體制

自7月15日,在數月的群眾抗爭與政府鎮壓後,當局對五家無法取款的河南、安徽村鎮銀行的部分儲戶進行 了首批墊付。然而,這絕不意味著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也絲毫不能遮掩專制的資本主義中國在該事件中再次暴露的野蠻和反動。

爆雷與早期鬥爭

自今年4月起,多家河南或安徽村鎮銀行陸續關閉了儲戶線上取款和轉帳的管道(即「爆雷」)。 而在3月,其中5家銀行的發起行許昌農商銀行的前副行長孫振甫就已因涉嫌經濟犯罪被許昌市公安局通緝。據稱,這次爆雷事件涉及了約40萬儲戶的數百億存款。

在一個月的無果等待后,數百名儲戶聚集在河南鄭州的銀保監會外,舉著「還我積蓄」等字牌進行抗議,隨後遭員警驅離。在疫情管控和政治高壓下的中國,這種規模的抗議足以說明儲戶的不滿情緒正在飛速增長。

不過,真正讓河南銀行事件收到全國性的廣泛關注的是6月的賦紅碼醜聞。至少上千名涉事村鎮銀行儲戶的防疫健康碼遭到毫無理由地轉紅。這激起了群眾對官僚專斷的憤怒與以防疫措施加強政治控制的擔憂。

健康碼還是良民證? 圖片來源:網路
健康碼還是良民證? 圖片來源:網路

在潮水般的批評聲中(甚至老保守派胡錫進都提出了幾句不痛不癢的「批評」),當局在6月下旬不出意料地將這一醜聞歸結於幾位當地官員的擅自行為,對其做出了紀律處分,並聲明「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之外的因素對健康碼賦碼變碼」。然而,儘管當局信誓旦旦地保證「從嚴從重問責追責」,至今仍舊沒有任何人接受法律處理。與此同時,平民單是偽造健康碼就面臨拘留甚至判刑的懲罰。 如此看來,「從嚴從重」顯然對照的是官僚的內部標準。

七月抗議及其後果

在隨後的一個月中,發生了較小規模的儲戶抗議(其中6月27日抗議遭員警鳴槍強行驅散)與河南省再賦紅碼事件,而歸還儲戶存款的計劃仍遙遙無期。當局的毫無誠意和肆意妄為徹底地激怒了儲戶,引發了7月10日的大規模抗議。

上千名儲戶在鄭州的中國人民銀行支行外打出了「沒有存款,就沒有人權」,「反對河南政府腐敗、暴力」,「反對權力任性,反對河南省政府聯合黑社會暴力毆打儲戶」等橫幅,其中許多人喊出了「李克強,查河南!」的口號。

7.10群眾抗議//圖片來源:網路
7.10群眾抗議//圖片來源:網路

當局立即在抗議者周圍佈置了大量警力,並徒勞地要求其離開。隨後,一夥大多數身著白色T恤衫的「不明人士」沖入抗議人員中進行拖拽,毆打,暴力驅散了抗議者。與此同時,一旁身著警服的「人民衛士」對這一暴行視若無睹。自然,抗議者算得上「人民」麼! 許多抗議者被匪徒打傷。 有維權儲戶被打到眼睛或嘴巴流血,甚至還有殘障人士被打暈。

被毆打的無辜抗議群眾。//圖片來源:網路
被毆打的無辜抗議群眾。//圖片來源:網路

此前痛斥過河南賦紅碼的主流媒體集體沉默了,而其中的例外《三聯生活週刊》在其長篇報導中小心翼翼地以「(維權儲戶)與警方和不明人士發生衝突,部分儲戶受傷 提及到此事。不過,在社交媒體上對該野蠻行徑的譴責活動仍舊迅速發展。有線民把「不明人士」的照片和公示的員警照片進行比較,進一步揭露了這個員警國家的虛偽和殘暴。

不過,大概是受懾於抗議中儲戶展示出的決心,當局迅速做出了一系列的回應。7月10日,許昌市公安局通報:「以犯罪嫌疑人呂奕為首的犯罪團伙通過河南新財富集團等公司,…… 實際控制禹州新民生等幾家村鎮銀行,…… 進行攬儲和推銷金融產品,以虛構貸款等方式非法轉移資金,…… 刪改數據、遮罩瞞報。 上述行為涉嫌多種嚴重犯罪。 」

7月11日,河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宣佈:「從7月15日開始首批墊付,墊付物件為單家機構單人合併金額少於5萬元的客戶。 「自15日開始,儘管部分儲戶反應過系統卡頓,已有部分儲戶成功取回存款。 儘管遭到鎮壓,但運動並不是毫無成果的。

運動的發展邏輯

儘管涉事河南村鎮銀行的儲戶從運動開始就展現了鬥志和勇敢,7月與5、6月的抗議在精神上仍有著明顯的區別,而這正是運動辯證發展的結果。

自然,7月10日的抗議在人數上最多,而這也是運動烈度提升的證明。 不過這次抗議最大的突破在於運動口號的政治化。 5月和6月的「還我存款」等口號完全是 經濟性質的,並未直接抨擊當局。 然而,傲慢官僚老爺連如此溫和的抗議都無法接受,不僅沒有對抗議訴求進行有效回應,還屢次以員警手段予以鎮壓,而這反過來加強了儲戶的政治自覺性。 兩次的賦紅碼事件更是讓全國群眾感受到,即使不是意識到了這個龐大的專制國家機器對他們的人身自由等基本權利的威脅。

儲戶在運動早期僅表達了經濟訴求。//圖片來源:網路
儲戶在運動早期僅表達了經濟訴求。//圖片來源:網路

隨著矛盾的進一步激化,7月10日的抗議者已經不再局限於要求歸還存款,而是普遍地提出了含政治性的口號,直接把矛頭指向「腐敗、暴力」和「權力任性」的河南政府,要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這是運動的一個質的飛躍。

當然,很難說這些政治訴求本身到底在抗議群眾的動機中佔了多大的分量,但是它們無疑說明瞭儲戶對當局的極度反感,更不用說不信任了,同時,抗議者用當局自己的口號來批評它的事實也是越來越多中國群眾的政治成熟度上升和中共政權合法性開始受衝擊這一大環境的反映。

當局在本次運動中不擇手段的鎮壓既表現出專制政權對群眾毫不掩飾的蔑視,又暴露了其不自信和對群眾運動的恐懼。這種二重性在當局於7月10日暴力驅散抗議儲戶,又迅速開展初步墊付的事實中展現得淋漓盡致。哪怕只是面對一場維權抗議,官僚也擔心直接讓步會削弱自身的絕對權威,從而鼓舞廣大群眾進行更多抗爭,而這不正說明其無心也無力解決種種社會問題,只有依賴鐵腕統治嗎? 正如布萊希特在《政權的焦慮》一詩中所說,「恐懼不僅統治被統治者,也統治統治者。 」

如今,5萬元以下的存款正在墊付中,而何時歸還大額存款還不得而知。不過由於首批墊付的安撫和分化作用,短期內再發生大型抗議的可能性不高。不過,這一場維權運動中儲戶的鬥爭和當局的罪行將被銘刻在上億中國群眾心中,悄然改變著他們的意識。未來的風暴即將來臨,而儲戶的抗爭嘗試也為近年來逐漸覺醒的中國群眾的反壓迫實踐再添一筆,其中寶貴的教訓將再次被未來的抗爭者們發掘出來。

野蠻的社會體系

「沒有存款,就沒有人權」這一口號原意大概是強調儲戶對其存款的權利,不過,這也半無意識地道出了中國乃至世界資本主義社會中財產對「人權」的優先性。在這個把利潤置於人之上的社會體系中,只有有了財產,紙面上的諸多權利(甚至包括生命權與健康權)才能得到保障。

許多爆雷村鎮銀行工人儲戶的悲劇反映了這無情的社會現實。一位前會計急火攻心導致左眼失明,但無力支付緊急治療的費用,所幸得到親戚接濟。甚至有店員儲戶為給母親治病「不敢治療」自己的病,卻在母親病危時因續不上費而放棄治療,就連墓地的費用都負擔不起。當局數月的拖延(按公告來說「研究」)對這些儲戶來說無疑是犯罪。而這時,酷愛收集古董的新財富集團實控人呂奕正在美國繼續他的奢靡生活。

當局的不作為和暴力應得到最徹底的揭露和批判,但像許多自由派那樣僅僅要求一個負責的(資產階級)政府並不是問題的全部答案。一個能保障勞動者收入的資本主義社會固然不那麼糟,但其為利潤生產,對苦難熟視無睹的本質並不會改變。 即使銀行正常運轉,上述的悲劇也絕不罕見。

另外,雖然當局將此次地方銀行爆雷歸咎於商人和當地貪官污吏的犯罪行為,讓該事件看起來純屬偶然,但我們必須要意識到, 正如資本主義社會消滅不了仇恨和暴力那樣,它也消滅不了資產階級與同樣是特權者的官僚的同流合汙(近期曝出的優步秘密勾結馬克龍等歐美政要的醜聞也說明瞭這一點)。中國經濟正面臨著各式債務危機,例如近月爆發的房主停貸潮。這些危機暴露了經濟不景氣對銀行周轉的壓力,而這同樣也會威脅到儲戶的存款安全。因此,問題根源不在於某些「過分的」貪官污吏,而是資本主義(中共辯稱的「特色社會主義」)本身。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建立在把人類利益置於經濟收益之上的社會,而這就意味著經濟的民主計劃和資本主義的消滅。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以工人為核心的群眾在馬克思主義的綱領下團結起來,對中國的資產階級及其專制政權展開堅決的鬥爭,爭取民主權利和勞動者權益,並最終通過革命建立起一個社會主義新社會。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