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斯里蘭卡:群眾的進擊和其為全世界預示的未來

7月9日星期六,數以萬計的普通斯里蘭卡人克服交通混亂來到了首都可倫坡。警察的路障像火柴棍一樣被掃到一邊,而群眾站在總統官邸的台階前。然後,勇往直前的群眾在他們’aragalaya’(鬥爭)的洪流中衝破了統治階級為阻止他們參與政治而建立的安全通道。在幾分鐘內,成千上萬的人占領了總統府。幾個小時內,躲藏起來的總統被迫透露他的辭職日期。(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7月12日。譯者:吳有笙)


在群眾自發爆發要求推翻總統的抗議活動三個月後,在群眾趕走總統的兄弟、前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整整兩個月後,這場鬥爭正處於實現其主要既定目標的邊緣:趕走可恨的總統戈塔·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

這是一場巨大的勝利,向群眾展示了他們所擁有的的巨大力量——不僅僅在斯里蘭卡,而是在全球。現在,統治階級正爭先恐後地建立一個所謂「全國團結」的政府來取代拉賈帕克薩王朝。其目的是利用笑臉來欺騙群眾,並剝奪他們的勝利果實。

人們很快就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隨著戈塔王朝的結束,’aragalaya’(鬥爭)將何去何從?

幾個月的奮戰

近幾個月來,斯里蘭卡出現了可怕的經濟崩潰。伴隨著大規模疫情爆發的資本主義危機,以及傲慢愚蠢的拉賈帕克薩集團的管理不善,使得國家陷入了混亂。

該國的外彙儲備幾乎蒸發殆盡。由於沒有硬通貨來進口基本商品,除了食用油、嬰兒牛奶,甚至基本藥品和紙張之外,斯里蘭卡已經沒有燃料來運行發電機了。在炎熱的夏季天氣中,長時間停電成為常態。雖然官方公布的通貨膨脹率只超過50%,但對於最基本的商品來說,通貨膨脹率要高得多。

群眾難以忍受的痛苦導致了3月下旬自發爆發的憤怒,要求罷免戈塔和整個拉賈帕克薩王朝。4月,鬥爭升級到永久占領總統辦公室和官邸對面的加勒菲斯綠地。整整一個月,人們和平地占領了總統府外的綠地,但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然後,5月9日,鬥爭進行了一個月,疲憊感漸漸襲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總理試圖利用流氓團伙把人民趕出街道。但是,反革命的鞭笞只會刺激革命的發展。在那一天,由於馬欣達被迫辭職,人民揭開了拉賈帕克薩的第一張頭皮。

5月中旬,政府宣布它將拖欠債務。盡管價格接連上漲,在6月,政府宣布國家基本上沒有燃料了。除應急車輛外,所有燃料的銷售都被禁止。為了吃飯,人們必須工作。但是,如果不能開車通勤,人們怎麼能上班?對許多人來說,這項禁令實際上是要求群眾挨餓。

只要有一點關於加油站要送油的傳聞,就會形成數公裡長的隊伍。排一天甚至幾天的隊成為常態。在過去的一個月裡,這些隊伍已經成為自發爆發的憤怒和軍隊與人民之間衝突的經常性場所。

上千群眾的聚集

雖然永久性的抗議活動已經式微,但社會上沸騰的怒火在某個時刻不可避免地會爆發。人們只是無法忍受像以前那樣活著。7月9日,沸點隨著可倫坡的巨大示威游行到來。

數以萬計的人無視戈塔的最新宵禁令,來到首都。他們克服了嚴重的交通困難,不惜一切代價來到可倫坡:騎自行車;坐在燃料卡車的後面;或者緊貼在火車外面(由於缺乏燃料,公共交通不堪重負,這種情況越來越常見)。當火車經過時,人民歡呼雀躍,每列火車都載著成千上萬的男人和女人,揮舞著旗幟,向可倫坡進發。

還有數千名無法前往可倫坡的人在全國各地的城市進行抗議,從中央省的康提和科塔加拉,到西北省的庫魯內加拉,再到泰米爾人占多數的北方的賈夫納。

雖然抗議活動遭到了安全部隊的催淚瓦斯、水炮和惡意攻擊——尤其是飽受群眾憎恨的特種部隊(STF),他們對一群記者進行了殘酷的攻擊——但在其他地方,顯然憤怒的情緒甚至感染了警察和軍隊的一些部門。據報道,在某處的一名警察扔掉頭盔並加入到高呼的游行隊伍中,而在其他地方,一群士兵被看到在歡快的人群中行進,頭頂上有旗幟飄揚。

戲劇性的事件

這些場面是星期六下午群眾衝進總統府時戲劇性事件的前奏。在每一場革命中,都會有一個點,即群眾失去恐懼。冒著屈辱,冒著政權的子彈、警棍和催淚瓦斯,他們現在站在了被禁止進入的建築物的門檻上。他們以強大的氣勢,衝進了總統府。

在一陣歡呼和呼喊之後,群眾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處於豪華的環境中。一名顯然正在執勤中的警察坐在總統的鋼琴前彈奏曲子。在開放的院子裡,幾十名抗議者在總統的私人游泳池裡降溫。

其他人輪流跳上總統直到近幾天才睡過的四柱大床。在車庫裡,人們發現了一整支豪華車隊——當然,所有的車都裝滿了大眾被禁止購買的汽油,即使是以敲詐性的價格。在一個房間裡,人們甚至發現了碼放整齊的幾千萬盧比,估計是戈塔在匆忙逃離人民的時候留下的。

與此同時,數十名普通公民輪流在戈塔的座位上拍照。盡管有傳言說戈塔試圖逃離該國,但戈塔本人卻不見蹤影。

在大路之上,另一大群人衝進了總理拉尼爾·維克拉馬辛格的緬梔屋官邸,而他自己的私人住所則在幾小時後在奇怪的情況下被燒毀。

在一片恐慌中,所有政黨的領導人——從執政的人民黨到反對黨,包括團結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SJB)——都聚集在一起試圖解決危機。在他們的要求下,總理拉尼爾·維克拉馬辛格提出辭職,以支持一個「不分黨派政府」。到了晚上,戈塔本人也承諾在7月13日星期三之前辭職。

那天晚上,在被占領的聖殿樹大廈外,群眾唱起了《Bella Ciao》——1940年代意大利反法西斯游擊隊運動的歌曲,今天這首歌在世界各地被作為反抗之歌重新傳唱。

「全國團結」

這顯然是鬥爭中的群眾的一個巨大勝利。但是,如果戈塔明天真的像他所承諾的那樣辭職,這只會給阿拉格拉亞帶來新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誰或什麼將取代他?政客們現在正在討論這個問題。眾議院議長可能被推舉為臨時總統,官方反對派領導人SJB的Sajith Premadasa也正在被考慮。

一些來自運動內部的人,如律師協會,試圖在群眾之間推崇對一個「全國團結」政府的幻想,以彌合危機:改革憲法;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商討「救助」;並准備新的選舉。

但是,無論議會選擇誰,在議會中所有政黨都建立在與之緊密相連的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上,斯里蘭卡的危機只會加深。從aragalaya一開始,群眾就對所有政黨表現出穩健的懷疑態度。從一開始,就提出了「讓225人回家」的口號——即讓議會中所有225名議員回家,在大多數人看來,他們和執政集團一樣腐朽。

斯里蘭卡正在經歷的危機基本上是一場資本主義危機。它不僅沒有緩和,反而變得更深。在資本主義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發生兩年後,世界正再次走向深度衰退。再加上不斷飆升的通貨膨脹,加深了貧窮和所謂 “新興 “經濟體的債務負擔,新的出口崩潰只會進一步加劇外彙儲備的消耗。而這將不會只發生在一兩個國家,而是發生在全球各地。

正如《金融時報》的一位分析家所解釋的那樣:

「斯里蘭卡現在正在成為煤礦中的金絲雀,它可能成為使得大量發展中國家被大量債務所困擾、無力償還這些債務的全球危機……」

遠至阿根廷和薩爾瓦多、埃及和加納、巴基斯坦和寮國等國家都面臨著潛在的破產。

彭博社警告說,「新興市場將出現歷史性的一連串違約事件」,並列出了政府債券收益率超過10%的19個國家,這表明這些國家正深陷債務困境。

這些國家有9億人口,總共欠外國債券持有人2370億美元,或幾乎占新興市場以美元、歐元或日元計價的債務的五分之一。這是債務市場的一個炸藥桶,它將在世界經濟滑向衰退的時候爆炸。

世界各地不斷加深的危機將迫使人民群眾在一個又一個國家走上革命的道路。斯里蘭卡群眾在如何進行鬥爭方面樹立了一個榜樣。他們的榜樣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被一個又一個國家所復制。但是,雖然戈塔走了,但斯里蘭卡的統治階級仍然在鞍上。

一個「全國團結」的政府將為了他們的利益進行統治。它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攜手合作,試圖以犧牲工人和中產階級的利益來恢復經濟平衡。從這個政府中,斯里蘭卡資本主義的所有政黨和機構都將徹底喪失信譽。群眾將被迫再次把他們的aragalaya帶到街上。在他們的鬥爭過程中,通過他們的部分征服和挫折,更多更廣泛的階層將開始得出結論,他們的痛苦只能通過推翻資本主義本身來結束。

但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斯里蘭卡的工人群眾需要他們自己的政治聲音,他們自己的政黨,能夠解釋所需要的是一場社會主義革命。富人的財富必須被充公,以造福於勞動人民。占領了總統豪華宮殿的群眾已經看到了財富就在那裡。問題是,它掌握在錯誤的人手中。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2 thoughts on “斯里蘭卡:群眾的進擊和其為全世界預示的未來

  1. 中华民国司法部法学资料检索系统保存了《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这份判决很有可能加速资本主义的灭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