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群众抗议//图片来源:网路
中国, 时事分析

中国:河南村镇银行爆雷事件——群众运动揭露反动体制

自7月15日,在数月的群众抗争与政府镇压后,当局对五家无法取款的河南、安徽村镇银行的部分储户进行 了首批垫付。然而,这绝不意味着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也丝毫不能遮掩专制的资本主义中国在该事件中再次暴露的野蛮和反动。

爆雷与早期斗争

自今年4月起,多家河南或安徽村镇银行陆续关闭了储户线上取款和转帐的管道(即「爆雷」)。 而在3月,其中5家银行的发起行许昌农商银行的前副行长孙振甫就已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许昌市公安局通缉。据称,这次爆雷事件涉及了约40万储户的数百亿存款。

在一个月的无果等待后,数百名储户聚集在河南郑州的银保监会外,举著「还我积蓄」等字牌进行抗议,随后遭员警驱离。在疫情管控和政治高压下的中国,这种规模的抗议足以说明储户的不满情绪正在飞速增长。

不过,真正让河南银行事件收到全国性的广泛关注的是6月的赋红码丑闻。至少上千名涉事村镇银行储户的防疫健康码遭到毫无理由地转红。这激起了群众对官僚专断的愤怒与以防疫措施加强政治控制的担忧。

健康码还是良民证? 图片来源:网路
健康码还是良民证? 图片来源:网路

在潮水般的批评声中(甚至老保守派胡锡进都提出了几句不痛不痒的「批评」),当局在6月下旬不出意料地将这一丑闻归结于几位当地官员的擅自行为,对其做出了纪律处分,并声明「绝不允许因疫情防控之外的因素对健康码赋码变码」。然而,尽管当局信誓旦旦地保证「从严从重问责追责」,至今仍旧没有任何人接受法律处理。与此同时,平民单是伪造健康码就面临拘留甚至判刑的惩罚。 如此看来,「从严从重」显然对照的是官僚的内部标准。

七月抗议及其后果

在随后的一个月中,发生了较小规模的储户抗议(其中6月27日抗议遭员警鸣枪强行驱散)与河南省再赋红码事件,而归还储户存款的计划仍遥遥无期。当局的毫无诚意和肆意妄为彻底地激怒了储户,引发了7月10日的大规模抗议。

上千名储户在郑州的中国人民银行支行外打出了「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反对河南政府腐败、暴力」,「反对权力任性,反对河南省政府联合黑社会暴力殴打储户」等横幅,其中许多人喊出了「李克强,查河南!」的口号。

7.10群众抗议//图片来源:网路
7.10群众抗议//图片来源:网路

当局立即在抗议者周围布置了大量警力,并徒劳地要求其离开。随后,一伙大多数身着白色T恤衫的「不明人士」冲入抗议人员中进行拖拽,殴打,暴力驱散了抗议者。与此同时,一旁身着警服的「人民卫士」对这一暴行视若无睹。自然,抗议者算得上「人民」么! 许多抗议者被匪徒打伤。 有维权储户被打到眼睛或嘴巴流血,甚至还有残障人士被打晕。

被殴打的无辜抗议群众。//图片来源:网路
被殴打的无辜抗议群众。//图片来源:网路

此前痛斥过河南赋红码的主流媒体集体沉默了,而其中的例外《三联生活周刊》在其长篇报导中小心翼翼地以「(维权储户)与警方和不明人士发生冲突,部分储户受伤 提及到此事。不过,在社交媒体上对该野蛮行径的谴责活动仍旧迅速发展。有线民把「不明人士」的照片和公示的员警照片进行比较,进一步揭露了这个员警国家的虚伪和残暴。

不过,大概是受慑于抗议中储户展示出的决心,当局迅速做出了一系列的回应。7月10日,许昌市公安局通报:「以犯罪嫌疑人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河南新财富集团等公司,…… 实际控制禹州新民生等几家村镇银行,…… 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以虚构贷款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 删改数据、遮罩瞒报。 上述行为涉嫌多种严重犯罪。 」

7月11日,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宣布:「从7月15日开始首批垫付,垫付物件为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少于5万元的客户。 「自15日开始,尽管部分储户反应过系统卡顿,已有部分储户成功取回存款。 尽管遭到镇压,但运动并不是毫无成果的。

运动的发展逻辑

尽管涉事河南村镇银行的储户从运动开始就展现了斗志和勇敢,7月与5、6月的抗议在精神上仍有着明显的区别,而这正是运动辩证发展的结果。

自然,7月10日的抗议在人数上最多,而这也是运动烈度提升的证明。 不过这次抗议最大的突破在于运动口号的政治化。 5月和6月的「还我存款」等口号完全是 经济性质的,并未直接抨击当局。 然而,傲慢官僚老爷连如此温和的抗议都无法接受,不仅没有对抗议诉求进行有效回应,还屡次以员警手段予以镇压,而这反过来加强了储户的政治自觉性。 两次的赋红码事件更是让全国群众感受到,即使不是意识到了这个庞大的专制国家机器对他们的人身自由等基本权利的威胁。

储户在运动早期仅表达了经济诉求。//图片来源:网路
储户在运动早期仅表达了经济诉求。//图片来源:网路

随着矛盾的进一步激化,7月10日的抗议者已经不再局限于要求归还存款,而是普遍地提出了含政治性的口号,直接把矛头指向「腐败、暴力」和「权力任性」的河南政府,要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这是运动的一个质的飞跃。

当然,很难说这些政治诉求本身到底在抗议群众的动机中占了多大的分量,但是它们无疑说明了储户对当局的极度反感,更不用说不信任了,同时,抗议者用当局自己的口号来批评它的事实也是越来越多中国群众的政治成熟度上升和中共政权合法性开始受冲击这一大环境的反映。

当局在本次运动中不择手段的镇压既表现出专制政权对群众毫不掩饰的蔑视,又暴露了其不自信和对群众运动的恐惧。这种二重性在当局于7月10日暴力驱散抗议储户,又迅速开展初步垫付的事实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哪怕只是面对一场维权抗议,官僚也担心直接让步会削弱自身的绝对权威,从而鼓舞广大群众进行更多抗争,而这不正说明其无心也无力解决种种社会问题,只有依赖铁腕统治吗? 正如布莱希特在《政权的焦虑》一诗中所说,「恐惧不仅统治被统治者,也统治统治者。 」

如今,5万元以下的存款正在垫付中,而何时归还大额存款还不得而知。不过由于首批垫付的安抚和分化作用,短期内再发生大型抗议的可能性不高。不过,这一场维权运动中储户的斗争和当局的罪行将被铭刻在上亿中国群众心中,悄然改变着他们的意识。未来的风暴即将来临,而储户的抗争尝试也为近年来逐渐觉醒的中国群众的反压迫实践再添一笔,其中宝贵的教训将再次被未来的抗争者们发掘出来。

野蛮的社会体系

「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这一口号原意大概是强调储户对其存款的权利,不过,这也半无意识地道出了中国乃至世界资本主义社会中财产对「人权」的优先性。在这个把利润置于人之上的社会体系中,只有有了财产,纸面上的诸多权利(甚至包括生命权与健康权)才能得到保障。

许多爆雷村镇银行工人储户的悲剧反映了这无情的社会现实。一位前会计急火攻心导致左眼失明,但无力支付紧急治疗的费用,所幸得到亲戚接济。甚至有店员储户为给母亲治病「不敢治疗」自己的病,却在母亲病危时因续不上费而放弃治疗,就连墓地的费用都负担不起。当局数月的拖延(按公告来说「研究」)对这些储户来说无疑是犯罪。而这时,酷爱收集古董的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吕奕正在美国继续他的奢靡生活。

当局的不作为和暴力应得到最彻底的揭露和批判,但像许多自由派那样仅仅要求一个负责的(资产阶级)政府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答案。一个能保障劳动者收入的资本主义社会固然不那么糟,但其为利润生产,对苦难熟视无睹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即使银行正常运转,上述的悲剧也绝不罕见。

另外,虽然当局将此次地方银行爆雷归咎于商人和当地贪官污吏的犯罪行为,让该事件看起来纯属偶然,但我们必须要意识到, 正如资本主义社会消灭不了仇恨和暴力那样,它也消灭不了资产阶级与同样是特权者的官僚的同流合污(近期曝出的优步秘密勾结马克龙等欧美政要的丑闻也说明了这一点)。中国经济正面临着各式债务危机,例如近月爆发的房主停贷潮。这些危机暴露了经济不景气对银行周转的压力,而这同样也会威胁到储户的存款安全。因此,问题根源不在于某些「过分的」贪官污吏,而是资本主义(中共辩称的「特色社会主义」)本身。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建立在把人类利益置于经济收益之上的社会,而这就意味着经济的民主计划和资本主义的消灭。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以工人为核心的群众在马克思主义的纲领下团结起来,对中国的资产阶级及其专制政权展开坚决的斗争,争取民主权利和劳动者权益,并最终通过革命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新社会。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