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英國:強森下台——危機邁入新篇章

經過幾個月的危機和醜聞,面對他的陣營中越來越多的反叛,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終於辭職了。但這位保守黨領袖的離開並不能為統治階級解決任何問題。相反,爆炸性事件即將發生。(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7月7日。譯者:吳有笙)


工黨籍的英國前首相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曾經說過一句著名的話:在政治上,一周是很長的時間。然而,鑒於危機重重的英國目前的事態發展速度,現在似乎可以用小時來衡量政治發展。

馬克思提出了一個類似的但更深刻的意見,他說,在一些平靜的時期里,幾十年的時間仿佛只是幾天;還有一些風暴和壓力的時期,幾十年的經驗集中在短短幾天的時間里。

不久前還被認為是最穩定資本主義國家之一的英國,現在顯然正經歷著後者。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一個風起雲湧的猛爆性變化時代。

從蘇格蘭獨立和英國脫歐的公投,到科爾賓運動的崛起和保守黨內永無休止的混亂:英國的政治生態被一場又一場的地震所撼動

然而,強森的辭職非但沒有結束這種不穩定和動蕩,反而會將其加劇。英國資本主義的危機翻開了一個新的篇章。

保守黨的崩潰

近幾個月來,從帕特森事件到派對門事件,醜聞層出不窮,大壩終於在本周二開始爆裂。

兩位著名內閣成員的辭職——里希·蘇納克(Rishi Sunak)和薩吉德·賈維德(Sajid Jhavid),分別是前首相和衛生大臣——引發了強森內閣的雪崩式離職,從而導致保守黨內部的崩潰。

大臣們正以破紀錄的速度辭職。例如,在被任命為教育部長和財政部長僅兩天後,保守黨議員米歇爾·多內蘭(Michelle Donelan)和納迪姆·扎哈維(Nadhim Zahawi)就分別下台,並呼吁首相下台。

近幾個月來,從帕特森事件到派對門事件,醜聞層出不窮,大壩終於在本周二開始爆裂。//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近幾個月來,從帕特森事件到派對門事件,醜聞層出不窮,大壩終於在本周二開始爆裂。//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到昨天晚上,即使是像內政大臣頭號人物普里蒂·帕特爾(Priti Patel)這樣堅定的忠誠者也在向強森施加壓力,要求他辭職。保守黨大佬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甚至因為拒絕從命而被首相解雇。

日落西山

這次大規模反抗的名義上的催化劑是平奇事件(譯者注:指強森在知悉政客克里斯·平奇(Chris Pincher)曾有兩次性侵害記錄的前提下仍將其延攬進政府內閣。「平奇」英語與「鹹豬手」諧音),因為有消息稱強森對他的一名議會黨鞭的嚴重不當行為佯裝不知情。

然而,事實上,議員們顯然只是在尋找一個借口——一個理由——來發動他們的宮廷政變,此前該黨在蒂弗頓和韋克菲爾德的補選中遭遇了恥辱性的失敗,並且在上個月的信任投票中未能趕走他們腐臭的黨魁。

強森對現實永遠是無動於衷的,他似乎決心一直堅持下去。甚至在昨天晚上,即使他的內閣拋棄他,就像沉船上的老鼠一樣,鮑里斯還暗示他將戰鬥下去。

但今天早上,這位蒙羞的首相終於認敗。不過,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他打算繼續擔任「代理」首相直到秋天,同時讓保守黨內推舉出新的黨魁。

這位蒙羞的首相終於認敗。//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這表明他的承諾是多麼的廉價。由於擔心他們的跛腳鴨領導人在此期間可能造成的損害,他自己的議員們要求立即進行權力移交。

在任何情況下,由於保守黨議員抵制強森的內閣,拒絕擔任任何部長職位,以免他們被玷污和玷污,政府實際上處於癱瘓狀態。

嘈雜的合唱

接替鮑里斯的競爭現在開始了。一些競爭者,如總檢察長蘇埃拉·布拉弗曼(Suella Braverman),已經宣布角逐黨魁選舉。還有一長串其他高調的人物也將加入她的行列。

有勝算的候選人包括外交部長莉茲·特拉斯(Liz Truss)、新任命的財政大臣納迪姆·扎哈維(Nadhim Zahawi)和國防部長本·華萊士(Ben Wallace)。據傳,蘇納克和賈維德也在為爭奪最高職位做準備,潛在的黑馬候選人彭妮·莫爾達特(Penny Mordaunt)和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也是如此。

所有這些卑鄙小人、流氓和反動派都將試圖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一方面,他們雄辯自己是可靠、安全的,能夠提供一個與鮑里斯時代的混亂局面決裂的機會。但同時,他們也需要吸引保守黨內的狂熱分子——那些最終能夠決定誰將領導他們的政黨的人。

有勝算的候選人包括外交部長莉茲·特拉斯、新任命的財政大臣納迪姆·扎哈維和國防部長本·華萊士。//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有勝算的候選人包括外交部長莉茲·特拉斯、新任命的財政大臣納迪姆·扎哈維和國防部長本·華萊士。//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在這樣做的時候,這幫墮落的人將不遺余力地證明他們會有多強硬:反對工會;反對布魯塞爾;反對蘇格蘭;反對普京;反對「覺醒大軍」(譯者注:Woke Army,類似右翼華語圈內時常埋怨的「白左」),;反對難民和移民。

反過來,所謂的「溫和」聲音將被震耳欲聾的金戈鐵馬、自由主義和種族主義的合唱所淹沒。

同時,那些希望重啟、回歸「正常」的建制派很快就會意識到,保守黨有一個新的常態——在這個常態中,「明智」的人被關進了倫敦塔,而跳梁小醜,蒙古大夫和江湖術士們則自立為王。

內戰

與此同時,該黨本身也將被一場公開的內戰所吞噬。盡管強森即魯莽又自負,他至少在最初是一個團結的標志。但是,隨著他的離去,一起切都亂了套,敵對的派別將在他們的擁護者身後排成一排,互相撕咬。

一開始,鮑里斯把保守黨的所有不同派別都團結在他身後:新的北方「紅牆」(譯者注:工黨傳統鐵票倉)議員,以及來自傳統的南方據點和郡的議員;柴契爾派希望降低稅收和 “財政紀律”,而新一代則要求「提高水平」和國家對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支出。

現在,將這些異質的女士和先生們團結在一起的唯一事情是他們對前保守黨領袖的一致憎惡。

因此,保守黨將被自己的內部矛盾和離心力撕成碎片。而這是在滯脹、罷工和社會動蕩的海嘯讓他們走投無路之前。

危機中的政府

在這種情況下,統治階級可能開始認真考慮提前舉行大選的想法,希望帶來一個由凱爾·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的工黨和重新崛起的自由民主黨組成的資產階級聯盟,自由民主黨可能會在農村和郊區的席位上以犧牲保守黨為代價獲得勝利。

然而,這樣的政府從第一天起就是一個危機四伏的政府,隨著能源價格上限的進一步取消,今年秋天的通貨膨脹率預計將達到11%,而且英國經濟將進入新的衰退期。

統治階級可能會考慮將斯塔莫的工黨納入執政聯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統治階級可能會考慮將斯塔莫的工黨納入執政聯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因此,斯塔默首相一進入唐寧街第十號房,就會立即受到工人們的敲門聲,他們要求適當加薪,普通家庭要求采取緊急措施來解決日益惡化的生活成本災難。

同時,這位工黨領袖已經清楚地表明了他的立場:反對罷工;支持西方帝國主義;當涉及到揮舞旗幟和向大企業獻殷勤時,他還會包抄保守黨。

簡而言之,斯塔默政府將為統治階級服務。而在資本主義的範圍內,它將無法為工人階級面臨的問題提供任何真正的解決方案。相反,在最短暫的蜜月期之後——如果有的話——它將實施更多的緊縮和攻擊,這意味著在工業戰線和街道上將會有更多的爆炸性鬥爭。

馬克思主義的力量

因此,工人和青年必須組織和動員起來,從自己的階級立場出發,開展大選運動以踢走所有保守黨人:不僅要推翻這個腐朽的政府,還要推翻他們所代表的整個腐朽制度。

在這方面,工會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協調行動,把他們所有的戰鬥力量聯合起來,形成一場與社會主義鬥爭相聯系的激進的鬥爭。

我們已經進入了未知的水域。英國資本主義正駛入一場完美的風暴。只有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才能為我們提供穿越這個漩渦的指南針。

因此,今天加入我們,幫助我們完成最緊迫的任務。//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因此,今天加入我們,幫助我們完成最緊迫的任務。//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因此,今天加入我們,幫助我們完成最緊迫的任務:在英國和國際上建立馬克思主義力量,為即將發生的革命做準備。這將會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事業。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