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習近平執掌空前權力,但暗潮洶湧的時代持續逼近

中國共產黨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二十大」)進一步鞏固了以習近平為首的黨和國家政府對社會的控制。作為國家的最高領袖,習近平正式開啟了他的第三任期——實現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中僅次於毛澤東的霸權等次。中共的高層領導現在已全部由習近平的親信所執掌。這次大會所強調的主題正是在國家進入新時代時,中共領導社會的必要性。(按:本文原文於2022年10月31日發表。譯者:Affroins)


在中國,資本主義由一個自稱是「共產黨」的官僚機構所管理,中國共產黨的代表大會則歷來是中國最重要且能見度最高的政治傳統。

今年,在二十大召開之時,中國正面臨著幾十年來最嚴峻的經濟與社會危機。經濟增長的放緩、針對新冠病毒所進行的嚴峻的封控措施所造成的大量的社會憤怒、大規模斷電與如恆大等等層出不窮的債務危機,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迅速侵蝕中共政權的穩定性。

中共官僚內決定性的一部分預期著越來越多的不穩定要素,而習近平則成為在那些擁護黨與國家對社會的控制方面,在為將來的社會爆炸准備的官僚之領袖。總之,習近平,以及中共手中所掌控的權力的加強,正是反映了社會深處所日益增長的矛盾的增加。二十大只不過是這一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而已。

新的領導層及最大限度的權力集中

在這一次的黨大會上,習近平以更替黨的領導層、修改黨章,以及向全世界公布大會文件的形式,為黨國制定了總路線。這些決議通常早在幾個月前,就在黨的各個派系中通過秘密且幕後鬥爭的方式被決定了,而由此產生的領導層以及由此而制定出的政策,也反映了官僚各個勢力力量之間的平衡。

今年,習近平確保了自己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第三任期。//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今年,習近平確保了自己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第三任期。//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今年,習近平確保了自己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第三任期。可這一情況應該早已被毛澤東死後,鄧小平的領導班子給廢止,而鄧氏當時施行此措施也是為了確保中共維持集體領導的機制,防止另一位唯我獨尊的獨裁者再度出現。二十大終結了這一不成文的傳統,習近平現在成為了一名獨裁者,而這正是鄧小平與其支持者在此前的幾十年間所一直在阻止的事情。

事實上,鄧小平所建立的另一項「規則」也同樣被粉碎了:即在最高領導層中明確確立下一任的接班人。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常委)的新成員中,沒有一人是明顯的接班人。因此習近平的目標很可能是尋求更多任期上的連任,甚至可能他終身都會擔任國家主席的職務。

誠然,習近平的意圖早已人盡皆知。他已於2018年成功推行國家憲法廢紙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

但是,習近平目前所擁有的權力的集中則來自於中共官僚的一般需要,他們需要加強自身對權力的掌控,來面對中國與世界資本主義,以及從深灰底層開始發酵的且正在上升的矛盾。習近平說服了黨內的主流:只有加強對社會與經濟的集中,黨的獨裁、特權與利益才能得到保證。

習近平的連任已是各界都已預期到的結果。而全世界反而都在等待著常委的組成,即在未來的五年中,在習近平身旁所進行統治的,中國最有權力的七個人。從鄧小平的時代開始,常委就或多或少地代表了中共各個派系的力量,在一同治理國家的同時,每一個派系也都在對其他的派系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然而,誠如上文提及,常委中通常都會包含一個明確的繼任者——一般來說都是五十多歲。

從新的常委組成中可以看出,習近平已經完全摒棄了這一傳統。任何被視為是潛在的、可以制衡習近平的人都被免職了。這一機構現在已經完全由他最親密與忠誠的屬下所組成。

在新的常委中,一些權力巨大的人都被排除了,比如總理李克強、副總理韓正、政協主席汪洋,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這些人物雖然在過去五年內都已經是高度服從於習近平的,但仍有潛力扮演針對習近平個人派系的制衡因素。近來,李克強就或多或少地公開與習近平,在是否繼續目前嚴格封控政策的討論上產生了些衝突。

此外,李克強和汪洋都被看作是在最高層中,最公開的親市場派。他們被免職,表明了習近平完全意識到了世界資本主義即將迎來的動亂時期,並且它不可避免地一定會影響到中國的市場,而這就需要政府在未來起到更大的作用。

在先前的常委名單上,王滬寧和趙樂際仍被保留下來。前者密切地為習近平操刀宣傳工作,後者則為習近平繼續執行「反腐」運動,亦即為習近平產出黨內的對手。新的常委包含了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以及廣東省委書記李希。蔡奇和李強都是在2003年到2007年間習式主政浙江省時期的部下,歷年來也是習近平堅定的副手。而丁薛祥早在上一任期內就已經開始擔任辦公廳主任的職務,早已是完全為習近平服務的幕僚。

這樣一來,目前所被任命的常委,不僅是他的支持者,而是他的直系下屬。這一派人稱「之江新軍」的人,大都是習近平在浙江工作時的老部下,目前也主導政治局與中央委員會。其他主要的派系,比如共青團派或者是江澤民派的人,則在最高領導層中已完全失聲。隨著新常委的設立,習近平在向整個黨、國家以及更廣泛的世界宣告一件事,即他在引領中國未來方面的角色是絕對的。

也許是為了把這一點講清楚,習近平在大會上演出了對它主要敵對派系的公開羞辱。前國家主席以及當下聲望最高的團派領袖胡錦濤,在代表大會的座次安排上本來被安排坐在習近平的旁邊。但是,就在閉幕式的前幾分鐘,兩名工作人員就粗魯地把他拉了起來,然後帶出了會議廳。

這一事件是在媒體的面前發生的。胡錦濤離開的視頻很明確的顯示了,他對於這一行動的驚訝,並且他並不願意離開。而習近平只是用一種冷漠的眼神注視著他。在胡錦濤的席位騰空之後,會議才繼續進行了下去,習近平在一個空座位的旁邊開始宣布本次會議的決議。之後,據官方來源稱,胡錦濤之所以離去是因為他「身體不適」。這一信息表述地非常清楚,然而這樣同樣也表明了一點:在中國,沒有人能夠與習近平平起平坐,哪怕是前領導人。

除了黨和國家最高層的人事變動以外,黨的二十大的憲法修正案也展示了在官僚視角下的一些重要變化。

這也是習近平為了保護自己位置的又一舉措,他將「兩個確立」原則寫進了黨章。「兩個確立」中直接聲明,習近平必須繼續作為黨的領導核心,同時,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也必須成為下一時期中共的指導思想。毋庸置疑,習近平正是想要長年繼續統治著中國。然而,我們也有很多理由去懷疑,他接下來的權是否平穩。

注定失敗的「中國特色「改良主義

黨的綱領的另一處值得注意的修改是關於擴大對市場經濟的控制,同時抑制住目前所正面臨的不平等的增長。這一修正案指出

「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制度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支柱。」

這反映出了當局常年以來的擔憂,即中國和世界市場日益在繁榮與蕭條之間來回波動的周期現在威脅到了政權的穩定。習近平已經明確排除了回歸計劃經濟的可能。這真正表明了,官僚的意圖正是希望通過干預市場來「糾正」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

存在於中國內部的強大的波拿巴主義官僚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在將這個國家從計劃經濟轉變為資本主義經濟的同時,保留住了一個強大的國有部門。黨國促進了市場的發展,並且當過也繼續認為它還可以繼續對市場發號施令。但是資本主義經濟的動態發展現在已經超出了官僚或者是任何單獨的資本家可以控制的範圍,就算這個國家的資產階級時常會遭到關了的鞭策。

資本主義在中國過去二十年間的發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它達到了西方經濟需要超過一個世紀的時間才能到達的發展水平。而作為工業發展飛速進展的結果,毫不意外地,它出現了產能過剩的問題。在今天,中國的工業產能利用率維持在75%周圍。而相比較而言,美國的產能利用率則保持在79%的水平。

習近平排除了恢復計劃經濟的可能性,而是選擇干預市場;例如,遏制馬雲等資本家的活動。//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習近平排除了恢復計劃經濟的可能性,而是選擇干預市場;例如,遏制馬雲等資本家的活動。//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

這些都是生產過剩危機的典型標志,而這些症狀的表現,馬克思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解釋過了。充斥著過剩商品的市場會使生產性投資的利潤率降低,導致在非生產性的投機活動中的投資直線增加。所有的這些都表明了,中國目前危機的根源正是來自於資本主義的矛盾——就像是西方那樣——無論中共如何試圖去掩蓋這一事實,或是削弱這種矛盾。

社會不平等的發展——這在資本主義下是不可避免的——也在中國的群眾中產生了大量的不滿。習近平政權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甚至推薦黨的成員去閱讀法國改良主義者托馬斯·皮凱蒂的著作《21世紀資本論》,來學習在西方,不平等是如何導致政治上的不穩定的。中共當局與之對抗的嘗試,則大概會是通過國家的強力介入以某種方式實現財富的再分配。

然而,中共將要如何做到這一點還有待觀察。在分配方面,目前還沒有出台任何具體的政策,但是針對私人資本的更為強力的管制已經布置下去了。近來,大的私人資本家與公司,尤其是馬雲等富豪,都因為他們所得到的那種瘋狂的尋求暴利而被約束或罰款了,因為他們都被視為可能會造成經濟不穩定。黨和國家也在私人的合資企業中加派了干部,以影響他們內部的決策制定,十年前,自習近平掌權以來,隨著黨委進入管理層的企業數量的增加,這一人數的數量目前已超過了160萬

盡管私人資本家已經被國家制服,但是中國仍舊沒有實施過去在一部分最富裕的資本主義國家內所實施的那類改良主義措施。中國的稅收體制非常有利於富人,而把負擔都放在了工人的肩上。但是,任何去引進更為普遍的「累進」稅制的企圖都會使目前已然不穩定的經濟更開始動搖。譬如,在2021年,一項擴大房產稅的計劃由於恆大危機的來臨而中止了,因為人們擔心新稅種可能會加劇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恐慌。

然而盡管如此,由於官僚此時正被節節攀升的不平等與社會不滿的發酵所驚擾,國家的鐵拳可能還是會去嘗試某種程度上的「財富再分配」。然而,馬克思主義者都理解,這樣的措施是鏟除不了中國目前所面臨的矛盾的。事實上,這樣的一種企圖甚至還可能會加速經濟危機的來臨,而這正是官僚所極力避免的事情。在目前的這一階段,任何在這個國家的一部分中所做的重建社會平衡的嘗試都將會嚴重破壞經濟上的平衡。實際上,香港與上海的股票就在二十大結束的那一瞬間暴跌,因為市場認為中共政權可能在某個時刻實施一種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是有害的措施。

習近平政權夢想創造一個永遠發展下去,被國家所完美的管理著的資本主義經濟。在對二十大的致辭內,習近平反復強調了兩個「毫不動搖」,強調國家既可以保證公有制為主體,又可以保證私有制以完全穩定的方式全面發展。盡管國家政府在中國經濟中擁有強大的作用,但這依然只不過是一場幻夢。中國資本主義將會繼續陷入到同樣的混亂之中,而相對應的,西方則已被卷入其中,除非它被推翻或者是在工人民主的基礎上有一個社會主義的生產計劃。

軍國主義的幽靈

大會另一項值得關注的重點是台灣問題。許多人都相信,習近平是想要吞並台灣的,在如今的兩大帝國主義的競爭中,台灣正日益成為習近平與美國之間的衝突前線。

在黨的大會中,台灣問題在兩個關鍵的時刻被提了出來。在大會的開幕式的時候,習近平表示,中國將把「永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作為吞並台灣的選項。在同一篇報告中,習近平又強調說,軍隊現代化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必要步驟。之後,同一段話中,習近平又將「反對台獨」寫入了黨章。

佩洛西在8月對台灣的突然訪問是測試中國底線的另一挑釁。//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佩洛西在8月對台灣的突然訪問是測試中國底線的另一挑釁。//圖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

總的來說,對於中共政權,台灣問題有著許多重要的意義。從國內的角度上說,「統一」台灣是這一政權的關鍵承諾,而且這一承諾現在越來越依靠於民族主義的煽動。任何標志著中共有可能做不到統一台灣的信號,都會直接讓中共在群眾中的信譽受到打擊。

而從國際的角度來講,美國迅速武裝了台灣作為它對抗中國的前線,以遏制後者的野心。這就在原本的局勢中引入了新的緊張要素。今年,拜登不止一次地直接聲明,即美國會以武力保衛台灣。盡管拜登的話和其他的政府官員有衝突,但是美國似乎正在慢慢地放棄它「戰略模糊」的歷史立場。南希·佩洛西在8月對台灣的突然訪問是測試中國底線的另一挑釁。美國軍方近來也不時發出警告,推斷中國何時可能入侵台灣,最近,海軍最高指揮官馬特·吉爾戴(Matt Gilday)就警告道,中國最早會在2023年犯台。但這些話只不過是帝國主義的老策略罷了,它真正的目的是打著「保衛民主」的名號在美國國內煽動愛國主義,以獲取支持。

實際上,吉爾戴的話全然是危言聳聽,中國軍隊其實還並沒有真的做好在一年之內奪取台灣的准備。但很明確的是,習近平是有野心成為「收復」台灣的中國領導人。為了到達這一目的,以及面對為了保護中國帝國主義在全世界的利益這一正在增長的需求,習近平將會在未來的時期裡,加速強化中國軍隊的力量。

全方位的軍國主義以及由於帝國主義之間競爭,導致戰爭的可能性日益增大。可悲地去呼喚統治階級的「理性」的方法無論在哪一邊都不會有任何希望。資本主義作為一種體制,當各個強國之間瓜分世界市場的需求上升時,天生就會把各國推向暴力衝突。台灣只是中國尋求獨霸亞洲這一過程中的一個棋子罷了,而對於美國來說,台灣也只是一個用來抑制它如今正迅速發展的敵人的地方。

搖搖欲墜的經濟

習近平治理中國的第三任期絕不會像他在大會上所講的那樣井然有序。

恆大的危機源於不可持續的企業債務,但這只是中國整體債務問題的縮影。//圖片來源:Windmemories恆大的危機源於不可持續的企業債務,但這只是中國整體債務問題的縮影。//圖片來源:Windmemories

我們越來越可以清楚地知道,中國資本主義將會處在一場巨大的經濟危機的邊緣,而這一危機早在先前幾十年的發展中已經完全准備好了。新冠疫情所帶來的破壞只會增加這一壓力,而中國經濟則早已處於其中。在2020年之前,中國是否能夠保持5%以上的GDP增長的問題已經引起了當局極大的焦慮。然而在今天,這個國家已經接受了遠低於5%的增長率。國際基金貨幣組織將中國2023年的預測增長下調至了4.4%。中國自己的《財經》傳媒雜志也預測中國2022年與2023年的增長率分別為2.4%與4.6%,假設封控措施在10月之後放松了的話。

如果中國最終以與西方類似的增長率來結束的話,那麼對於中共而言,那將會產生巨量的問題。就像是美國智庫大西洋論壇(Atlantic Council)所指出的那樣

「當中國達到像美國與英國一樣的發達經濟體常年保持在2%左右的增長時,這樣的情況在中國就可能導致大規模的裁員、一場信貸的急劇緊縮,以及也許對此感到最麻煩的還是習近平,對於他的權力而言,這將會是一場劇烈打擊。」

增長減緩與債務是中國經濟所面臨的最主要的威脅。恆大所披露出的危機源於不可持續的公司債務,但這只是中國全部債務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到目前為止,總的國家債務占了中國GDP的230%,而全國杠杆率(債務/收入)則為273%。平均家庭杠杆率是衡量債務對普通人生活影響的重要指標,目前則為70%。

習近平希望通過國家來控制市場經濟的,是自身不斷增長的債務。中央政府的債務率據說是43%左右。然而,地區債務的差異就非常可怕了。負債嚴重的省份,如青海、黑龍江、寧夏以及內蒙古,截至2020年,它們支出與收入的差距超過了300%。進一步說,為了在嚴苛的封控之後在許多地區刺激中國經濟的增長,中央指示地方政府采用了非常激進的凱恩斯主義的策略去支持經濟,迫使許多省份進一步地陷入了更大債務之中,給為國家創造淨收入的少部分省份帶來了壓力。國有企業在中國經濟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現在,國有企業的債務與總資產的比率超過63.7%。中國各地的債務都在增長,而到目前為止,這一政權還沒有采取任何遏制它們的措施。

中國模式的資本主義已經走到了盡頭,並且它越來越依賴於房地產行業的增長。但是這一行業目前有75%的債務率,粗略的來看大概和2008年的美國房地產行業是同等比例。房地產建設一直是地方政府財政的基礎,它們財政收入中的40%都是來自於把土地出售給開發商。這反過來又非常重要,因為剩余部分的經濟增長則是地方政府通過向基礎設施投資提供貸款來負責推動的。

截至8月,房地產開發商都未能償還拖欠了創記錄的314億美元的離岸美元債券。這是由於國內的銷售額在過去的超過一年中暴跌了大約30%,導致了許多房地產公司的破產。由於開發商的收入大幅下降,因此他們削減了新項目的土地購買。作為結果,地方政府所依賴的土地購買額在今年下降了28%。當地政府收入的枯竭將會破壞他們7.8萬億美元債務的穩定(在2021年,這幾乎是中國GDP的一半!),這將會導致一場全面的經濟危機。

難以為繼的地方政府債務的堆積,以及由此而誕生的房地產投機行業的繁榮,是為了將中國與世界從2008年的蕭條中拯救出來而被累積的。

就像是我們可以看到的那樣,在資本主義之下,沒有一種辦法可以把這些問題一次性全部解決掉。低增長和債務只是生產過剩危機的標志。無論如何鞏固國家手中的權力都不可能克服。

脫鉤

在國際上,習近平的第三任期將會看到一個充滿競爭、保護主義以及衝突的世界。中國將首先與如今相當好戰的美國及其盟友對峙。

中國現在意識到了這一需求,即需要從經濟上保護它自身,通過與最終還是由西方所支配的國際供應鏈脫鉤的方式。

這一點在美國試圖通過2022年的10月出台的一項微芯片制裁的措施來打壓中國科技產業的時候,更清楚地顯露出來了。作為對這一措施的回應,中國投入了大量的投資以求實現「芯片獨立」。並且從更廣泛的方面來說,中國制定了一項計劃,希望在未來的三年內將所有外國制造的電腦部件全部替換為國內生產。電腦部件的中國供應商在中國市場中增加了他們針對外國供應商的市場份額。聯想(57%)以及方正科技(15%)成為了主要的供應商,而英特爾與戴爾的份額卻只有個位數。

中國與科技供應鏈脫鉤的意圖是從西方的經濟打擊中保護它自己所做出的一種更為普遍的脫鉤方面的嘗試的一部分。

習近平政權在外交上也有類似的脫鉤。與在習近平之前的政權所不同的是,在當時,中國采用的是一種包容的姿態與當時由美國所主導的外交機構溝通,但是,在習近平掌控下的外交部則是以嚴厲抨擊西方為特征(人稱「戰狼外交」),並且中國還努力宣傳取代國際機構,並且以這樣的方式,中國也能夠爭取到其他國家的支持。

在日益多極且不穩定的世界中,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與美國所領導的帝國主義集團相對的一極。當不同大國的統治階級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的時候,中國的工人階級也不可避免地將會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受到損害。

來自底層的鬥爭

習近平的領導集體面臨的是一個充滿著不確定的世界。中國工人階級在過去的時期中遭受了巨大的苦難,尤其是在最近的兩年中。我們如今已經可以從中看出一種相應的急劇上升的鬥爭欲望,尤其是在青年之中。

中國工人階級在嚴苛的封控中遭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國家將它維持「清零政策」的徒勞努力強加在了中國工人階級的身上。數百萬人每天的生活就是被不斷的核酸檢測所攪擾,那些不幸感染了病毒的人(或者他們的鄰居)則會被送到環境極差的方艙中去。數以萬計的人失了業或是被迫休無薪假,食物的價格在隔離區域則飛速上漲。許多被要求呆在家裡的人也無法正常獲取生活必需品。

盡管網絡監控無處不在,但河南儲戶的抗議活動等令人印像深刻的組織壯舉還是吸引了上人參與。//圖片來源:公平使用盡管網絡監控無處不在,但河南儲戶的抗議活動等令人印像深刻的組織壯舉還是吸引了上人參與。//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政府沒有絲毫考慮到群眾心情的這些草率措施,迅速引發了巨大的不滿。在絕大多數時候,這種不滿是通過互聯網上鋪天蓋地的怨惱表達出來的,以違抗嚴厲的審查制度。在別的情況下,一些組織令人印像深刻的壯舉,比如說大學校園中的反政府抗議運動或是河南存戶的抗議,即便在遍布的網絡監控下,都吸引了上千人參與。

最近,一名男子獨自去了繁忙的北京四通橋,並掛上了一則標語,要求以發動罷工罷課的方式來爭取中國人民的投票權並推翻習近平。這個人很快便被當局逮捕了,但是他的事跡卻通過視頻的方式在互聯網上廣泛傳播,並在全國範圍內贏得了廣泛的同情。據稱是這個人所寫的一份宣言被四處傳閱。雖然他看上去似乎對於中國可以繼續沿著自由主義的路線進行改革這種想法仍然抱有幻想,但是他的反抗激發了非常多的討論,並且有一些人得出了遠超於自由民主的要求,走向了社會主義的道路。

僅是這一年還發生了更多本文沒有篇幅回顧的事件。而有一件事是明確的:中國工人階級正在逐漸走向發動巨大的事件。在某種情況下,這將會不可避免地在歷史上留下他們自己的印記。隨著中國內部資本主義矛盾的加深,越來越多的人會被推到街上去表達他們的憤怒。普通工人與青年身上所背負的壓力早已無法忍受。群眾遲早會被迫走上階級鬥爭的道路。

黨的二十大表明,在習近平管理下的中國意識到了潛在的階級衝突在中國社會中的發展,並且不顧一切地想要阻止這樣的發展。然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犯罪集團,最終還是會發現,無論他們把多少權力集中在他們的手中,都抵擋不了踏上了階級鬥爭道路的中國工人階級。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One thought on “中國:習近平執掌空前權力,但暗潮洶湧的時代持續逼近

  1. 1. 黨國促進了市場的發展,並且當過也繼續認為它還可以繼續對市場發號施令。 當過
    2. 他已于2018年成功推行国家宪法废纸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 废纸

    文章写的非常棒,但好像有两个错别字,当然可能是我说错了,可能台湾同胞还用通假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