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理论

红色浪潮席卷英国大学,各校IMT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蓬勃发展!

今年秋天,全国各地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们一直在大学校园内外活动,呼吁热情的同学们报名参加各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IMT英国支部学生组织)。今年是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全国33所大学的几千名学生报名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几百人参加了马会举办的集会。(译者:高山)

是家务工作?还是家庭的奴役?

从一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妇女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将她们融入生产性工作,这将给她们经济独立性,使她们摆脱「家务琐事」。但是,这两个目标在资本主义下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彻底解放劳动妇女的斗争是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一部分,而两者都必须是男女工人齐心共同斗争的结果。

《论中国革命》(The Chinese Revolution)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Stalinist Land Programme Wins Peasants—Chiang’s Conscripts Roped to Prevent Escape),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内。)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法国:「黄背心」运动、列宁,以及全国总工会的「领导」

「黄背心」运动的动员,象征着法国阶级斗争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这场运动没有政党、没有工会、更没有事先存在的组织,数十万人民加入了反对燃油税调涨,一把扫除政府当局假惺惺的让步和威胁。这场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他们的决心和他们的义愤和苦难一样深沈。面对一个不断对工人、退休者和中产阶级提高财政压力,而让最有钱的人享受各种「减负」(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补贴和其他退税政策的政府,他们表达了愤怒。「黄背心」们清楚地明白,所谓「生态转型」不过是掠夺人民、服务一小撮有钱寄生虫利益的又一全新借口。

中国向何处去:重返计划经济或是巩固资本主义?

(译者按:本文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在中国共产党召开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于2017年11月30日发表的评论。文中讨论了关于中国经济性质从斯大林主义计划经济转变为朝向帝国主义发展的资本主义系统,并在这个基础上解释了习近平的强权。编译团队决定不更动发表时的原文,以便读者们比较我们当时的预测和后来的发展。)

《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序言

在世界各地工人阶级都在开始寻找脱离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之下,实力仍然渺小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该如何耕耘他们与广大群众之间的联系,如何在日后革命浪潮中得以说服群众采取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来改变社会?来自南非,立足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战斗趋势」组织(Militant Tendency)创立人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对此的精辟马克思主义分析和几十年建立英国最大规模托派组织的经验,是值得当今任何想要改变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有志之士参考的重要文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格兰特和当今IMT对于如何与群众组织互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我们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Why we are Marxists)

资本主义正在经历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这是一起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危机,并且在开始爆发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动荡中表现出来。尽管统治阶级不遗余力地试图埋葬马克思主义,却没有比今天更需要应用它的时刻了。在这篇文章中,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及《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的主编艾伦.伍兹(Alan Woods)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够扮演的角色。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的宣言——资本主义的危机:让老板们付钱!

资本主义的世界危机是一个没人能忽视的事实。经济学家昨天还在向我们保证另一个1929大萧条是不可能的,而现在他们却在谈论又一次大萧条的凶兆。IMF正在发出警告,世界范围内,严重而又长期的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增加。从美国开始的经济崩溃,现在正向现实的经济蔓延,威胁著许许多多的工作、家庭和生活。(按:原文发表于2008年11月4日—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