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国际, 时事分析, 经济

长赐号堵塞运河:世界贸易停摆的那一周

在本文付梓之际,先前卡在苏伊士运河岸的「长赐号」货柜轮终于获释。这艘船为日本正荣汽船公司所有,由台湾长荣海运公司经营。此次堵塞事件对国际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原油价格上涨,而货物运输成本及其最终价格也遭受巨大震荡。这起事件可能会产生较长期的影响,其连锁效应难以计算。


长赐号是海洋中的巨无霸。长400公尺,宽59公尺,载重量22万吨。它于3月23日搁浅,横卧在苏伊士运河上,使这条重要的物流动脉的交通受阻约一周。

彭博社数据显示,12%的国际贸易和30%的海上贸易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而这一切都因一艘船的搁浅而停摆了! 直到昨天,运河两端堵了300多艘船。它们承载着液化石油气、石油、水泥、食品、活畜、各种零部件、汽车和其他成品。

最近几天,其他不得不使用该航道的船只决定改道好望角,环游非洲,延长航线9000公里,行程至少延长一周。

严重的意外

3月23日星期二,长赐号正穿越著苏伊士运河最狭窄的水道,当时正值沙尘暴,风速超过40节。船体偏离,导致船体侧翻,前后搁浅。

最初试图解救这艘船的尝试没有成功,海上交通很快陷入混乱。许多船只被卡在航道本身,更多的船只停在运河口,无论是地中海还是苏伊士湾,都造成了巨大的排队现象。

起初风和沙尘暴多半被认为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但其他的猜想不久后就接踵而至。鉴于长赐号在运河岸边相撞的速度和力量,这种运动很可能是由船舶本身的发动机驱动的。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奥萨马·拉比(Osama Rabie)认为,风和沙尘暴并不是主要原因,这说明可能是技术故障或人为失误。当然,这可能是为了转移人们对他本人所管理的基础设施问题的注意。

有人提出,问题可能涉及船上电脑系统遭到网络攻击。这并不奇怪:航运公司和保险公司对这种威胁非常重视。这些海上巨无霸的规模和重要性可能使它们成为恐怖袭击的诱人目标,尽管目前还无法验证这一假设。

据估计,运河的堵塞造成的经济损失相当于每小时4亿美元。通常,每天通过运河的货物价值为96亿美元(向东51亿美元,向西45亿美元)。

约12%的国际贸易和30%的海上贸易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在过去一周内,所有的贸易都遭耽搁。//图片来源: Baycrest
约12%的国际贸易和30%的海上贸易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在过去一周内,所有的贸易都遭耽搁。//图片来源: Baycrest

根据专业杂志《劳埃德名单》(Lloyds’ List)的估计,运河中被封锁的货物价值相当于81.2亿欧元,而这个估价可能需要上调。

国际市场的脆弱

无论事故的原因是什么,它都表明:世界市场可以多么容易地被一起事故弄得鸡飞狗跳。在其最脆弱的弱点上发生的一次偶然事件可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缺乏供应的具体后果是直接的。由于一批石油无法抵达叙利亚,该国政府宣布燃料必须进入配给制。如丹麦马士基公司和法国Cma公司等大船商也将其部分船只改道南非。

运输动物的船只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这些船只只能给动物提供几天的食物和水分,而且很有可能出现疾病和卫生问题,对动物和船员都造成危险。此外,食品很可能在等待的过程中腐烂。

除此之外,长赐号只投保了31亿美元,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堵塞对基础设施和候船造成的经济损失。因此我们可以预期事后将会出现各种索赔法律斗争和你死我活的贸易冲突。

疏通运河两端造成的交通堵塞可能需要一周以上的时间,但对国际物流的反作用可能更为重大。

堵塞已经在几个港口内造成瓶颈。集装箱运输是一门复杂的科学,货物装卸作业的协调是一个涉及大量资源的多维度俄罗斯方块。

仅举一些例子:热那亚港已经进入预警状态。在的里雅斯特港,估计会有约5万个集装箱被延误。自8月以来,美国和中国的港口拥堵问题已经出现,凸显了设备的严重和结构性缺失。例如,今年二月,从亚洲前往欧洲的货柜轮中,有四分之三的是在计画抵达日后才到港的。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堵塞将使问题更加严重。

海运巨人症与资本主义的不可持续性

最近几天事件揭示了海上贸易的一种趋势,这种趋势似乎是无止境的:巨型化。在过去的几年里,商船的规模成倍增长,而港口基础设施也不得不因而重新调整。

这个过程与国际贸易集中在少数跨国公司手中,以及对劳动力的更大程度的剥削是同步进行的。事实上,很少有公司能够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下来。

在鹿特丹港口的停泊的长赐号。巨型船舶的涌现,为全球港口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基础设施问题。//图片来源:Kees Torn
在鹿特丹港口的停泊的长赐号。巨型船舶的涌现,为全球港口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基础设施问题。//图片来源:Kees Torn

几艘巨大的船只运送数千个集装箱,并委托每艘船的少数工人(往往不到十几个)控制,他们负责管理在海洋上漂浮的数十万吨货物。国际监管形成了一个无政府和混乱的迷宫,非法资本在其中进行洗钱。

一些被称为「Matryoshka」(所谓的俄罗斯娃娃)企业的公司在这个情况下应运而生,职业和环境安全的每一个最低标准都被打破。所有国际贸易都建立在腐败和剥削的基础上。

如果说3月23日发生的事故是后果最严重的事故,那么它肯定不是唯一的事故,无论是在苏伊士运河还是在全球的海域都是如此。苏伊士运河不断有船只通过,由于运河水深浅,船只无法安全行驶。显然,管理运河的人,不想失去高昂的收费收入,将运河的基础设施推到了极限。

但这个问题对全世界的港口都有重要影响,它们被迫不断地重新调整码头的大小和深度。

这已经到了港口当局自己越来越多地要求结束这种不正当的发展的地步,他们徒劳地希望那些从大规模贸易中获得丰厚利润的航运大亨们能够自我节制。

这起事件对世界局势的影响

同时,这一特殊事件重新点燃了国际主要大国之间的贸易战,并披露了有关海上贸易新需求的重要问题。

《纽约时报》(3月26日)一篇题为《在苏伊士运河,卡住的船是对过度全球化的警告》(In Suez Canal, Stuck Ship Is a Warning About Excessive Globalization)的文章,对资本主义大国的未来战略有不少启示:

「近几十年来,管理专家和咨询公司都在倡导所谓的即时制造,以限制成本和提高利润。与其浪费金钱在仓库里囤积额外的货物,公司可以依靠互联网和全球航运业的魔力,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召唤他们需要的东西。(……)然而,就像生活中的所有事情一样,好事做多了也会带来危险。」

马士基首席执行官Soren Skou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这种观点:

「我们正在走向一个『万一』(just-in-case)供应链,而不是即时(just-in-time)供应链。这次(苏伊士运河)事件将使人们更加审视他们的供应链。」 (《金融时报》,3月29日

他犬儒地补充道:「你的供应链还能有多即时?它有用的时候很好,但没用的时候,你就会失去销售。没有什么即时性的成本节约能抵得过失去销售的负面效果。」

选择短供应链、产品库存量不大的企业,受阻最严重。「即时生产」成为世界经济的规则,但已经显示出其结构性的局限性,因为一旦供应链上出现瓶颈,它就无法满足需求。

市场经济在无法充分应对新冠病毒所产生的大流行后已经充分显示出其局限性。 2020年,随着边境被关闭,供应链被打乱,那些选择即时制方法的公司——即通过挤压所有短期的「低效」来提升利润——突然陷入了混乱。对利润的短期驱动造就了一个极其脆弱、容易受到冲击的系统。

除非我们摆脱这种充满矛盾和不稳定的腐朽制度,否则这些事故将产生越来越大的破坏性影响。资本主义市场的无政府状态和国家分工使资源不能用于造福人类,尽可能地协调资源以避免事故的发生,并以必要的灵活性分配资源以应对突发事件。

但资本家从苏伊士运河事件和疫情中得到的教训,将是需要通过不断增长的保护主义手段和战略产业的重新外包来保护「自己」的供应链。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北美的集装箱运输成本增加了一倍多。从亚洲到欧洲的运费价格翻了四倍。在过去100年最大的危机中,争夺市场也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内市场。

苏伊士运河事件为美国和欧盟提供了一个机会,试图限制中国对其市场的出口。不认为他们会成功,但这必将开启全球贸易战的新篇章。

虽然这艘船现在已经重获自由,但堵塞的后果很可能挥之不去。随着世界贸易对这种事故的脆弱性显而易见,它可能会给酝酿中的贸易战火上浇油。//图片来源:美国农业部
虽然这艘船现在已经重获自由,但堵塞的后果很可能挥之不去。随着世界贸易对这种事故的脆弱性显而易见,它可能会给酝酿中的贸易战火上浇油。//图片来源:美国农业部

可以肯定的是,物价即将上涨,而账单将由「消费者」,即工人阶级及其家庭支付。此外,正如Soren Skou所言,「摆脱对单一供应商的依赖」将代表着对东南亚和非洲大陆其他地区的零部件供应商工人的阶级宣战。

此外还有关于寻找替代航线的问题。这也是世界舞台上其他冲突的预兆。

第一个方案是地中海国家所赞成的,涉及到进一步改造苏伊士运河,进行重要的工程,以扩大其最狭窄的一段,并使其更深。这个方案绝不简单,因为它将耗费巨大的成本,并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实施。此外,这将进一步破坏地中海本已不稳定的环境平衡,造成与印度洋的水交换,后果难以估量。

放弃或缩减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交通量将对埃及产生直接影响。过境费是埃及塞西(Al-Sisi)独裁政权的重要收入来源,2020年共计56.1亿美元。

埃及政权正在经历一场沉重的经济危机。埃及镑对美元贬值50%,2020年公共债务达到GDP的96%。现在有三分之一的埃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苏伊士运河被堵塞的消息被埃及媒体掩盖并非偶然。塞西坐在一个火药桶上,他只有通过最无情的镇压来控制。缩减运河的规模可能是引发爆炸的导火索。

另一个选择是重新探索好望角的航道。如果运河的规模不能适应新的商业需求,一些公司可能更愿意转向老路线,即沿着南非,环游非洲大陆的路线。这种选择会在航行时间、成本和风险方面给航行带来巨大问题。

绕海角的海上交通改道带来了一个以前被忽视的风险:海盗问题。非洲东海岸的海盗问题因渔民面临的贫困和毁灭而愈演愈烈,这是众所周知的。但现在,西海岸航线上的海盗活动越来越频繁。同样,生活在奈及利亚石油资源丰富的尼日三角洲地区的青年的贫困和大规模失业也导致海盗活动激增

最后一个由俄罗斯政府大力赞助的方案是开辟北极航线。这可能被证明是俄罗斯和中国极具竞争力的选择。目前,这条航线只能在6月至11月期间,由具专门装备的船只进行运营。但气温的上升和船舶尺寸的进一步增长,到2040年,这条航线可能会成为全年可行的航线,使中国和北欧主要港口之间的行程缩短100天左右。

这种对全球经济和世界关系产生巨大影响的「替代方案」,无异于赌注气候灾难的必然性,并助长了它。任何减少污染排放以遏制气温上升的承诺,对那些押注北极贸易航线的资本家来说,只会是一件坏事!

所有以资本主义为基础的「解决方案」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对人类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只有推翻这种病态残酷的体制,才能保证另辟蹊径;只有和谐民主地利用资源,克服国界和利益,才能提供我们需要的解决方案。

今天,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被证明是终结资本主义野蛮唯一办法。市场的无政府状态每天都在显示它的结构性局限,使我们更接近深渊。

资本主义将短期利润置于人类福利、环境甚至自身的长期生存能力之上。让我们结束这个不合理的体制吧。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