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香港:只有階級鬥爭才能將運動帶向勝利!

香港驚天動地的抗爭行動正進入第三個月。儘管來自北京和林鄭月娥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但這場運動卻也越戰越勇。基層群眾正試圖從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的方法,走向階級鬥爭的路線。香港群眾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嚴重社會矛盾,但各種各樣的不良分子也為運動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領導、階級鬥爭視角和社會主義綱領,由資產階級自由派和改良主義領導人所引入的觀點和領導方向,將絕對會束縛整個香港群眾工人階級利益和運動前進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於8月14日發表。)

香港:百萬群眾示威,反對引渡條例

今天,成千上萬的香港群眾發起了激進的遊行示威,抗議即將授權中國政府將任何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並羈押在內地的「引渡條例」。三天前的6月9日週日大遊行,可能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據組織者稱,高達100萬於人在香港潮濕的街道上游行。這意味著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參加了遊行!(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6月12日)

蘇丹:推翻巴希爾後,群眾必須反抗軍事政變

2019年4月11日,在蘇丹軍隊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總統奧馬爾.巴希爾(Omar al-Bashir)後,蘇丹人民仍然繼續在街頭上抗爭。他們拒絕服從由前副總統奧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為首的軍事過渡委員會所頒布的宵禁令。昨日,從群眾之間產生的一些口號清晰地表達了他們對這個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過渡政府的看法:「我們將不會接受另一個Koaz (編者按:當地人對極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貶稱)。奧夫,我們將粉碎你,我們這一代人將不再被愚弄!」更有甚者大喊著:「革命才剛剛開始」。

《回應大衛.詹姆斯》(Reply to David James)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殺前,他預言二戰的結果會是斯大林主義政黨全面崩盤,第四國際會變成領導革命的群眾性政黨。但在戰後,蘇聯進軍東歐之後建立了數個民族共和國並很快完成了財產公有制,中國共產黨也擊潰了蔣政權。斯大林主義出乎意料的勢力大增,導致了第四國際陣營內出現分歧。以米歇爾・巴布洛(Michel Pablo )為首的國際領導,先把南斯拉夫列為資本主義國家,後來鐵托和斯大林分裂後,又認為南斯拉夫變成了相對健康的工人國家。關於中國革命建立的國家的階級性質,第四國際的領導也有矛盾的分析。格蘭特領導的英國托派在第四國際陣營中有比較獨到的理論。在本文章,他提出的立場是中國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國家,並預測了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發展下的總趨向。本文摘自於《不間斷的傳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語原文刊登於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泰德.格蘭特專欄)

不要政變!不要戰爭!「放手委內瑞拉!」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駁斥並譴責美國帝國主義目前在委內瑞拉企圖發動的政變。我們正在目睹以川普為首的一群國家政府正企圖移除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Maduro)的政府。這是他們20年來以策劃軍事政變、準軍事部隊滲透、經濟制裁、外交壓力、煽動暴力騷亂和暗殺行動來反對玻利瓦爾革命的最新篇章。

IMT關於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帖文和中國工人抗爭的聲明

2018年12月11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的官方微博賬號發表了一篇題為「美國大學生馬克思主義社團支持工會組織和罷工」的微博貼文。其中,美國大使館提到了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美國支部旗下的馬克思主義學會(MSA)同志們在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市的政治工作。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