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问题

马克思主义和民族问题

以下是由艾伦 · 伍兹和泰德 · 格兰特就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处理民族问题的讨论所撰写的4部分文件。民族问题历来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占有中心地位。列宁的一些著作也特别详细地论述了这一重要问题。诚然,如果没有对民族问题的正确分析,布尔什维克就不可能在1917年成功掌权。本文回顾了关于这个问题的丰富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并将其应用于当今的情况。

新疆维吾尔族:民族压迫与帝国主义伪善

近来,美国和英国政府皆对中国当局对待维吾尔人的待遇展开了猛烈的批评。美国甚至制裁了负责新疆问题的中国官员,而中国对维族人的压迫现在经常出现在西方的新闻中。根据资产阶级媒体的报道,目前有成千上万名维吾尔人被关押在监狱集中营,而其他人则面临极端压迫的环境。但是,为什么西方帝国主义者到现在才虚伪地开始关注维吾尔人的困境?(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10月20日)

亚美尼亚和亚塞拜然冲突:无法止血的后苏联民族伤痕

在亚美尼亚和亚塞拜然之间爆发的暴力冲突是苏联解体和资本主义复辟的血腥遗产。这是一场两个反动阵营发动的野蛮战争。所有介入冲突的势力都声称自己是受害者,但唯一真正的受害者是双方的劳苦大众,他们正在为他们领导的犬儒政治游戏付出血腥的代价。正如以下由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俄罗斯支部发表的声明所解释的那样,只有国际主义和阶级斗争才能引导劳工反抗他们真正的敌人:他们自己国家的资本家统治阶级。

昂首阔步的加泰隆尼亚独立共和运动,需要革命领导!

恩格斯在1873年写道:「自古以来,巴塞隆纳经历过的街巷战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这一声誉。各个独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组织在加泰隆尼亚各地发起和平守夜,以抗议12名政治犯所面临的重刑判决。在巴塞隆纳和其他城镇内,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亚的防暴警察,不论老幼妇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弹和电击装置,攻击任何上街抗议的群众。

《回应大卫.詹姆斯》(Reply to David James)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他预言二战的结果会是斯大林主义政党全面崩盘,第四国际会变成领导革命的群众性政党。但在战后,苏联进军东欧之后建立了数个民族共和国并很快完成了财产公有制,中国共产党也击溃了蒋政权。斯大林主义出乎意料的势力大增,导致了第四国际阵营内出现分歧。以米歇尔・巴布洛(Michel Pablo )为首的国际领导,先把南斯拉夫列为资本主义国家,后来铁托和斯大林分裂后,又认为南斯拉夫变成了相对健康的工人国家。关于中国革命建立的国家的阶级性质,第四国际的领导也有矛盾的分析。格兰特领导的英国托派在第四国际阵营中有比较独到的理论。在本文章,他提出的立场是中国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国家,并预测了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发展下的总趋向。本文摘自于《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