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國際,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英國:在玩火自焚的保守黨

正在角逐保守黨黨魁和英國首相職位的利茲·特拉斯(Liz Truss)近來宣布她將出台一系列反工會法。工會領導人對此做出了反抗性的回應。在這個情勢下,無產階級需要進行激進的鬥爭與大膽的聯動。(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7月28日。譯者:熊堯章)


全國鐵路,海事和運輸工人聯合會(RMT) 與 技術標准與安全局聯合會(TSSA) 的組織下,數以萬計的鐵路工人今天再次罷工。英國此時正面臨著持續性的全國就業、工資、工作條件和養老糾紛

RMT領導人拒絕了鐵路公司老闆們提出的少得可憐的提案。這項提案不僅連現在官方通報的通貨膨脹率(9.4%)都趕不上;更糟的是,通貨膨脹率將在秋天進一步上升; 然而這項提案仍然堅持一系列危害乘客和工人的安全的舉措。

厚顏無恥的英國國家鐵路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海恩斯(Andrew Haines)毫不意外地將談判陷入僵局,以及由此產生的今天及接下來幾周的罷工甩鍋給RMT。

在他接受BBC采訪時,海恩斯斷言,工會「鐵了心要繼續他們的政治作秀活動,而不是妥協」。

然而,如果說有人利用這場爭端作為「政治作秀」的手段的話,那罪魁禍首就是保守黨。

小醜與騙子

正如我們所預期的,保守黨領導人的競選已經迅速淪為最後兩名候選人里希·蘇納克(Rishi Sunak)和特拉斯之間的一場混亂的爭辯賽。

希望接替鮑里斯·強森的那些人激烈地競爭著,看誰能提供最嚴厲的減稅政策;誰能對歐盟、中國和俄羅斯采取最強硬的立場 ;誰最能契合他們政治上的神主牌:柴契爾。

蘇納克顯然是統治階級的理想人選。保守黨——一個由小醜,騙子和江湖術士合奏而成的虛偽樂章中,他是一個所謂「溫和」、「明智」的聲音。

特拉斯在保守黨員中領先蘇納克62%至38%。//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特拉斯在保守黨員中領先蘇納克62%至38%。//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然而,事實上,為了勝選,這位前財務大臣必須求助於的並非倫敦市或大企業,他不得不把目光轉向組成了保守黨16萬黨員的狂熱反動分子們。

現在,在他們在完成一輪半的電視辯論後, 保守黨支持率方面蘇納克似乎遠遠落後於他的對手。根據YouGov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特拉斯在保守黨員中領先蘇納克62%至38%。

無可挽回的傷害

統治階級越發關注這一切的發展方向。繼迫使英國首相強森辭職後,英國現在面臨著由他更加精神錯亂、魯莽、自私自利的助手接替他擔任首相的前景。

同時,保守黨的高層人物擔心取代強森的競爭可能會削弱保守黨的力量。

同時,保守黨的高層人物擔心取代約翰遜的競爭可能會削弱保守黨的力量。//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同時,保守黨的高層人物擔心取代強森的競爭可能會削弱保守黨的力量。//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為了贏得保守黨黨員的支持,蘇納克和特拉斯脫揭開他們虛偽的面容,互相指責對方。似乎沒有什麼是被禁止的,因為這些競選者們已經不顧一切了。保守黨議員們擔心的不是這倆中哪個會當上下一任首相,而是保守黨可能會因此失去下一次選舉。

「我從沒見過如此讓人惱火的場面,」 外交部部長兼保守黨前主席阿曼達·米林(Amanda Milling)憤怒地喊道。

同樣,保守黨的喉舌《每日電訊報》的頭條警告稱,「內訌將破壞保守黨的聲譽」。該報的社論堅定地表示,這兩位大選競爭者「需要提防對黨內不可挽回的傷害。」

權力的篝火

隨著蘇納克緊隨其後,不知廉恥、投機取巧的特拉斯正用她那瘋狂的承諾和歇斯底裡的叫囂加倍地「努力」 。

特拉斯將苗頭指向工運。//圖片來源:Steve Eason特拉斯將苗頭指向工運。//圖片來源:Steve Eason

作為鬧劇的一部分,英國的外交大臣特拉斯現在將槍口對准了工會,並承諾在上任後30天內點燃工人權益的篝火。

特拉斯提出的許多反工會「改革」包括:依法保證包括運輸在內的重要行業的最低工作量,實際地禁止這些部門工人的罷工;提高罷工投票的現有投票門檻;投票通過發起某項運動時,限制其所能授權的範圍;並將任何罷工的最短通知期從兩周增加到四周。

這些都反映在了保守黨最近推出的「工賊法案」中。新的法案允許機構工作人員取代罷工工人。

「我們需要采取強硬而果斷的措施來限制工會癱瘓我們經濟的能力,」特拉斯稱。她希望能效仿柴契爾夫人,對抗礦工和其他有組織的工人。「我將竭盡我所能確保工會的激進行動不再損害辛苦工作的人們所依賴的重要服務,」這位未來的保守黨領導人繼續說道,並向狂熱的保守黨成員和冷酷無情的老闆宣誓忠誠。

階級鬥爭

這一挑釁性舉動已經得到了工會領導人的反抗性回應。

「利茲特拉斯這是在向工會運動和勞動人民宣戰,」 聯合工會(UNITE) 秘書長莎朗·格雷厄姆(Shanron Granham)發推說。 「讓我們明確一點,她的瘋狂提案是試圖禁止罷工行動,取締有效的工會。」

「這個宣言啥也不是,只不過是寫滿了牢騷的清單罷了,」 格雷厄姆繼續說道。「勞動人民的權利被一個野心勃勃的政客放在了砧板上,用於兜售極少數人的選票。」

「聯合工會不會屈服於威脅,」格雷厄姆堅定地說道 ,「任何將我們認定為違法的嘗試都將遭到激烈而持久的抵抗」。

同樣,在回答特拉斯的煽動性建議時,RMT秘書長米克·林奇(Mick Lynch)表示:

「這些提議是自1871年工會合法化以來對工會和民權的最大攻擊。」

「特拉斯的提議將使英國有效的工會主義定為非法,並剝奪勞動人民的關鍵民主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林奇最後警告說:

「如果這些提案成為法律,那麼,這裡,整個工運都將聯合起來,以施加最大的壓力,其規模將與1926年的總罷工、女性平權運動和憲章運動相媲美。「

這正是對特拉斯所掀起的階級鬥爭,無產階級所需要的。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特拉斯的動機可能是她自私的仕途主義操作。但在這種情況下, 毫無疑問,她那「慷慨激昂」的演講是在為老闆們的冷酷無情發聲。

P&O公司的「就業大屠殺」席卷整個經濟體的「解雇和重新雇用」浪潮:老闆們到處都在發起進攻,希望以犧牲工人的工資和條件為代價來確保和提高利潤。

面對這種勢態的猛烈進攻,工人們需要進行激烈的反擊,以捍衛工會自由和工人權利。正如格雷厄姆和林奇所暗示的那樣,這意味著組織起來,粉碎任何反工會的立法和防止工人采取行動的法規。

工人們需要進行激烈的反擊,以捍衛工會自由和工人權利。//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工人們需要進行激烈的反擊,以捍衛工會自由和工人權利。//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P&O Ferries和其他地方的老闆們用他們的行動已經表明,他們願意違法以保護自己的利益。 有組織的工人必須采取同樣大膽的舉措來保護他們自身的權益,我們必須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在這一方面,米克·林奇正確地以了英勇的1926年總罷工和憲章派為鬥爭榜樣。

憲章派中最強硬的一派是意志堅定的階級戰士,他們願意超越資產階級法律的界限,來爭取實現他們的訴求。 這是憲章主義真正的遺產,工會運動今天必須從憲章運動的歷史中學習。

危機四伏的政府

老闆們與保守黨向工人階級發下戰書,不過他們絕對不是強大的,而是軟弱的。

如果像預期那樣,特拉斯贏得了保守黨領導人的競選,她入主唐寧街的時候將面對夏季的罷工浪潮,工人們將會獲得信心並展示他們真正的實力。

接著,這些罷工很可能成為秋季更大行動的前奏,代表公務員,教師和衛生工作者的工會都希望在薪酬糾紛中投票給選舉成員。

同時,無論是特拉斯政府還是蘇納克政府都不會「強大而穩定」。 相反,從第一天起,它就將是一個充滿危機的政府——經濟停滯不前,通貨膨脹肆虐,保守黨內部的分裂隨著英國資本主義從一場危機蹣跚到下一場而逐漸擴大。

因此,即將到來的「不滿之冬」不會像1978-79年那樣是工人自身權益受損。因為,當時的罷工是為反對陷入困境的工黨政府,這為柴契爾夫人上台鋪平了道路。

相比之下,今天,工人們正在動員起來反對一個墮落的、腐朽的、軟弱的保守黨政府——如果施加足夠的壓力,這個政府就很容易被推翻,就像1974年希思政府被礦工大規模罷工的威脅而倒台一樣。

把他們全部掃地出門!

至關重要的是工會領導人必須抓住當下運動的機會。總體而言,工人們正在采取行動。與此同時,保守黨正處於崩潰之中。所以,現在,是時候把它們全部掃地出門了!

這意味著在工會之間組織協調行動來團結鬥爭。這應該包括為期一天的公共部門罷工,同時在每個城市和城鎮舉行示威游行,作為迫使大選和讓保守黨下台的群眾運動的一部分。

米克·林奇已經這樣提議過了,他提出了要搞政治總罷工的想法,以推翻保守黨,並阻止任何新的反工會立法。這些大膽的言論現在必須成為實際的、激進的行動。

同時,工人們不應該對一個斯塔默工黨政府的「替代方案」抱有任何的幻想。

凱爾·斯塔莫爵士」已經明確表明了他的立場:懲罰工黨議員與罷工工人站在糾察線上討好北約西方帝國主義;當涉及到揮舞國旗和安撫大企業時,他們可能巴不得比保守黨還保守。

相反,工人和青年必須動員起來推翻整個破產的體制,為充斥著苦難和動蕩的資本主義的解決方案——革命的社會主義,而鬥爭吧!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