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精選

裴洛西來去,在台灣的我們該如何是好?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擅自訪台,讓整個地區籠罩在戰爭迷霧中,給中國帝國主義乘勢借力使力文攻武嚇來轉移國內矛盾的機會。而在台灣,中華民國台灣統治階級的內宣和各界政客卻都在誤導群眾我們的真實處境。

此行的意義和兩大帝國之間的爾虞我詐

裴洛西亞洲訪問之行明顯是為了團結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之間的紐帶,深化關係並且一齊組成反對中國的共同陣線,做為美國在世界上爭奪貿易市場與影響力的最難纏對手,裴洛西的閃電來台很可能並不是沖著與台灣有著甚麼實質性的成果與國際關係近一步的接觸,而很大程度上這是政治性上對於中國的羞辱以及挑釁。美國作為世界霸權的地位到現在仍無庸置疑,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帝國主義已經不能再像過去一樣隨心所欲的強加自己的想法在任何國家上還有為自己謀取好處,中國的日漸強大還有當前內部的分歧象徵著美國對於世界政經的控制力正在削弱。美國軍火商與政客叱吒風雲的時代已經離去,而如果仍然對中國方面持軟弱的態度將很可能會在選舉時被共和黨大作文章,畢竟共和黨以及川普能作為反共反抗中國暴政的政治形象閃亮登場。

中國的官僚也知道此行意義在此,他們必須抓住這個可以將現在極度緊繃的國內矛盾向外轉移、美帝國主義當然也可以利用此機會轉移國內矛盾,不過比起美國此時的中國簡直是在雞蛋上跳舞,逐漸沸騰的民怨還有仍在肆虐的疫情迫使官僚必須找出淡化矛盾的方法,否則中國無產階級遲早將清算的矛頭指向無能腐敗且為資本市場服務的墮落中國共產黨。官僚抓住了內宣的救命稻草,放出各種狠話並且禁止台灣高達兩千種食品入口。前《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出言建議解放軍應該「伴飛」,甚至「擊落」裴洛西客機,雞血滿點。

但是中共必須兌現自己所說的威脅否則中國政府的威信將會大大降低。我們現在可以得知的是,在中國網路上許多的群眾正在為了中國官方此前強硬的態度到現在的落差之下此種前後不一的態度非常不滿。中國的紅線成了國際笑話,令中國的民族主義者氣得跺腳,兩個大國此時正被資本主義的鎖鏈綁在一台疾馳的戰車之上,如果轉彎稍有不甚將會導致災難般的影響。現在可以確定的是美國數十年來維持的對他有利的亞太秩序已經開始崩解。

一顆名叫台灣的政治棋子

我們必須闡明:裴洛西不會對台灣有任何幫助;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她除了助長民進黨煽動的台灣民族主義與維護資產階級的統治以外沒有任何作用。台灣的無產階級必須要清楚的了解:美帝國主義絕對不會為了台灣人的主權作出任何事,對於美國來說台灣的利用價值在與模糊政策以及阻擋中國勢力擴張的地緣政治棋子,因此他們縱容默許了國民黨在台灣數十年來的反動統治,而在70年代新的國際局勢變動之下,美帝轉往尋求中國的幫助以達到制衡蘇聯的目的,與中國建交並確立了「一中原則」並且刻意讓台灣維持長達數十年的這種奇怪狀態。也許這幾十年來美國的態度一直在變化但是永恆的事實是:美國帝國主義在乎的是資產階級政府本身的利益。裴洛西訪台能代表美國人突然來捍衛我們的主權與獨立?絕對不行,從阿富汗戰爭伊始到中東犯下的種種暴行以及歷史上屢屢支持獨裁專制政府的行為充分證明了「自由民主」是將美帝國主義的暴行合理化的幌子,保衛台灣實際上是要求台灣的無產階級屈服於世界上最殘暴的帝國主義淫威之下。

中共官僚的沙文主義宣傳

誠然,美國帝國主義是如此的令人作嘔,但是顯然他長年的對手:中國帝國主義只能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然也許有些支持統一的人認為我們應該要回歸富強的「祖國」懷抱之中。甚至有些人的觀點是只要能反美我們應當支持所有反對美帝國主義的政權。這些愚昧甚至幼稚的論點筆者將會一一戳破。

首先,中國富強背後是靠著犯下與其他先進資產階級國家一樣的帝國主義暴行而獲得的,從妄圖利用一帶一路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我們從斯里蘭卡當前混亂的情況可以看到中國藉機與斯里蘭卡簽訂了租借港口99年的協定,許多中國戰狼正在以此為榮,好似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把當初晚清受到20世界的帝國主義強國的委屈一掃而進,他們的邏輯很簡單,我以中國變成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為傲。但是「愛國戰狼」們也該捫心自問:請問能用到租借地的是你們?還是官僚與資本家?我再問問那些支持由中國帝國主義統一的人們: 從看到香港一國兩制維持五十年不變的承諾遭到背叛,以及殘暴的欺壓干涉一帶一路範圍內弱國的表現,你真的認為中國官僚會給你一個安全的自由烏托邦?

也許佔領初期官僚會發放一些特權與福利,不過就像香港一樣,中國官僚恨不得將台灣關進牢籠之中,因為他們是如此懼怕不確定因素。所以選擇在中美兩方站隊是非常致命的錯誤。而支持中俄反美這種「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想法是極度幼稚而且不切實際,在現代不論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都已經失去它的進步性了,那麼在此現狀支持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與他國進行爭霸將會一齊傷害到兩國的無產階級。台灣只有透過革命建設工人民主並與中國工人和其他亞洲工人階級推翻在地的所有資本政權,才有辦法逃脫現在作為地緣政治棋子的窘境。

撕破偽裝

但是台灣國內有任何政治勢力在誠實地解釋這個現實嗎?一個也沒有。這幾天來,台灣的媒體與資產階級政黨正在全力的塑造裴洛西偉光正的捍衛民主鬥士般的形象,如同所有被捧紅的公眾人物一樣,媒體正在大肆宣傳裴洛西的一切所作所為,從六四天安門事件上舉著橫幅標語支持運動;不過很明顯是被刻意塑造的形象,拍完照之後裴洛西便匆匆離開棄真正的進步工人與知識份子們不顧。再到裴洛西的穿搭、早餐吃甚麼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時不時點明:裴洛西是我們的朋友,而那些真正需要被報導的事情像是前段時間的美麗華、坤輿的抗爭現況都早已被淹沒,只想著所謂收視率的為了資產階級喉舌的媒體既不關心也沒有花上任何筆墨去報導無產階級的艱苦鬥爭。

但是不只是民進黨,就連自詡為「進步」、「關心勞工」的時代力量也一樣跟著民進黨的愛美曲調翩翩起舞。本質為自由派小資產階級的「台派」時代力量,對國際事務一無所知,只是緊緊跟隨者民進黨人的外交路線:跪求美國境內最反動的政客給台灣多一點注意。

這次裴洛西訪台,黨團總召邱顯智也只是歡天喜地地炫耀與裴洛西的合影,殊不知裴洛西是被美國勞工階級廣為購併的資本家打手,也沒提到美國要求台積電輸送晶片技術實際上可能會傷害台灣勞工未來的工作機會。時代力量並不是工人階級的政治代表,而是必須要被唾棄的無用側翼。

當我們破除了資產階級的話術,穿透了那些自由民主還有韌性之島之類毫無任何作用的空話,裴洛西來到台灣僅僅只有重申一見事情那便是維護台美關係法所定好的規矩,也就是維護這幾十年來美帝國主義希望台灣永遠維持的身份,作為阻擋中國擴張的炮灰看門人。

如果真的發動戰爭,那結果將會以犧牲台灣與中國無產階級的代價而結束,美國軍事工業複合體甚至能因此牟利,是啊,韌性之島是形容得如此的貼切;畢竟只有挨打的人才需要韌性!

我們必須知悉資產階級為何如果癡迷於塑造裴洛西的形象,一方面可以展現出資產階級執政黨正在得到國際的幫助「一切正在變好」公民們無需擔心,好日子還在後頭等著我們。另一方面則是可以利用民族主義情緒淡化階級矛盾,你生活的原因不好是因為中國對於台灣國際打壓封鎖的關係,卻對美帝國主義忽視甚至蔑視台灣的國際關係閉口不談。

網路上充斥著各種對於中國人民的仇視與偏見,卻又對生活上的不公不義充耳不聞。關於台獨以及民族主義問題我們已經寫了一篇很詳盡的文章了,在這裡筆者想要挑明,煽動對立與仇恨是歷史上資產階級非常愛用的伎倆,無產階級越早發現就越早能夠跳出此種仇恨的深淵之中。民族國家在資本主義發展初期的確是有進步的要素,但是在今天,民族主義只能造成隔離與分化,使無產階級將其他國家的無產階級對立起來,分成了「本國人」與「外人」,驅使著他們為了不必要的原因彼此仇視,為了一條虛無飄渺已經不在需要存在的國界線大打出手,而撿到便宜的永遠是所有國家的統治階級:資產階級,如果台灣資產階級那麼喜歡用四捨五入來說自己獲得外交勝利。

那們我在這裡借用一下,為台灣而戰四捨五入等於為台灣的老闆們而戰、守護自由民主等於守護資產階級價值觀。

放棄民族主義,建立階級觀點

很遺憾的是,如果真有戰火恐怕美國並不會給予任何幫助,在這裡我們必須悲慘的預測:台灣將無法抵擋中國共產黨的攻勢,也許美國人更願意維持一個失去金門與馬祖的「中華民國」。烏克蘭戰爭西方的態度正在使中國政府思考「何時」進攻台灣的問題。在中美夾殺之下,我們必須放棄任何民族主義的觀點,不管提出者目的是多麼的純粹與崇高,只要民族主義思想仍在就會分化工人階級的團結,民族主義沒有進步可言,民族主義本身就是反革命的妄圖維持現有的資產階級觀點,如同 列寧所說:

「任何鼓吹把這一民族的工人同那一民族的工人分離的論調,任何攻擊馬克思主義的『同化思想』的言論,任何在談論有關無產階級問題時把一個民族文化當作整體來同另一個似乎是整體的民族文化對立起來的行為,都是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思想的表現,都應該堅決反對。」

我們必須放棄主流媒體長年以來鼓吹的民族主義,轉往團結所有的進步工人階級尤其是與我們有共同利益推翻中國帝國主義的中國工人階級,與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聯繫起來進行國際主義世界社會主義革命,這也是我們火花以及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一直致力於的方向。又一次的周期性資本主義衰退正在發生,我們正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危機正在導致另一場危機發生,只有建立社會主義國家並且進行世界革命才能阻止資本主義帶給所有人的傷害。歷史的車輪仍然在滾滾前進,意圖阻礙進步的反動份子將會被無情的輾斃。經過幾十年來的專制與反動、這三十年來終於推行了資產階級民主改革,那麼在資產階級民主也成為了落後與反動的今天,是時候讓台灣進到下一個歷史進程了。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3 thoughts on “裴洛西來去,在台灣的我們該如何是好?

  1. 其實中國的經濟成長和美國的衰落是一個符合馬克思資本論理價值規律的過程,而不是一國整體剝削外部第三世界國家,因為美國的產業結構很多是虛擬的金融業和「非生產性勞動」,更多的是透過印鈔票轉移通貨膨脹壓力給全世界來掠奪資源是一種不勞而獲,而中國在搞產業升級的過程中提高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國內主要是以製造業生產性勞動為主是工廠理工人階級創造出的價值,而且美國的製造業當中有許多有超額利潤率比如石油產業那就讓價格低魚價值的壟斷性地租,還有品牌議價這是資本主義的壟斷訂價權本身是沒有價值的,經濟虛擬化是因為金融資本掏空了美國製造業這就是美國衰落的原因,但是這符合價值規律的長期演化,算是讓讓生產擴散到第三世界擺脫少數國家壟斷的帝國主義經濟的一個演化過程,當然中國的經濟繼續往上發展將來也會形成對世界的壟斷經濟,高所得國家整體和低所得國家行不平等交換,才維持帝國主義國家的社會福利和生活水平

    左獨VS左統 關於台灣社會主義我的看法

    我對左獨的看法是台灣的經濟規模太小不可能自給自足,以社會主義獨立後被中美和全球資本主義國家孤立而不可能有未來,生活水平會下降到比古巴還要低,能源和原物料無法自給,而全球世界革命下世界需要統一的社會主義政府類似蘇聯這樣的架構加盟共和國的存在統一有利於經濟發展,獨不獨立反而不重要了,應該把台灣放在帝國主義矛盾對抗下的棋子來看待,但是由於大多數人民本身的無知而被美帝利用而自己卻不知道,從經濟視角來看台灣不是一個受到壓迫的民族,反而是類似瑞士和荷蘭帝國主義一樣的壓迫別人的民族(帝國主義陣營體系的一個小國),因為台灣人均GDP以購買力平價計算高達6萬美元,國際貿易中充當壟斷資本主義和勞動力不平等交換的壟斷商品經濟的台積電給台灣內部的社會福利充當剩餘價值二次分配的來源,因而養活一大群中產和小資產階級反動派的存在佔全國人口50%,他們絕對不會支持真正的無產階級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馬克思主義者必須指出一個道路是實際上可執性行的方案,而不是空談理想

    一些網友同志回覆:同志請你不要繼續隨便貼標籤,把我們完全沒把持的觀點和主張強加在我們身上,然後延伸你對整個局勢的機械性分析還有對工人階級的鄙視。

    我的回覆:

    我沒有加強我都說是我個人看法了,而且是生活中的實際經驗和對現實世界的觀察,有哪一個台灣中產階級和小資願意被剝奪掉自己的小資本比如私有化房產改成公有制和私人股票被剝奪改國有資本?但是台灣人口組成當中的50%的比例卻是中產和小資(否定這點可以去查各國中位數國民財富的統計和第三世界相比),一旦他們被剝奪就會感到失望和憤怒後回歸法西斯主義和改良社會主義,所以我總是站在第三世界全球剩下的60億多數人口和國際社會主義的的觀點和立場,台灣之所以可以有如此之高的比例的小資和中產是因為有台積電這種壟斷資本主義企業它可以獲得超額利潤率向外掠奪資源透過國際貿易中的商品蘊含的勞動量的極大差異的不平等交換機制,這正就跟荷蘭和瑞士一樣是個帝國主義的經濟本質而不是被壓迫的第三世界民族,不能因為是小國家就否定經濟實質

    一名網友馬克思主義網友的回覆:讀了王凡西的毛澤東思想論稿之後,真是極端痛恨斯大林叛賣篡奪了蘇聯和20世紀整個社會主義革命,中共在斯毛的影響下也搞一國社會主義,揚斯貶托,可笑又諷刺的是時至今日,世界革命依然是走資的中國的最佳選項。因為美西方無可化解的敵意,第三世界抱團取暖的願望,一國實力不足以對抗美西方這些條件至今未變。

    我的回覆:

    不管是哪一條道路只要堅定的走下去不要半途而廢或中途改變原則都有可能成功往前推進一步,雖然史達林模式效率很低,蘇聯的史達林一國社會主義不是純粹的(因為有經互會的存在但規模太小,冷戰東方相比西方陣營的生產力和科技力量對比太過懸殊,冷戰最終美國勝出的機率更高)如果蘇聯撐過1990年代他是可能和中國一樣改革開放而保住國家不解體,那麼美國解體之後,勢必擠壓資本主義國家的生存空間,那麼國際貿易的平等分工和交換是國際社會主義的基礎,蘇聯的模式和中國的矛盾在於雙方都想要自給自足掌控自己的命運,所以蘇聯當初給中國的156項援助是屬於一個經濟分工,但是這種分工雖然還有一些不平等但是比起美國建立的全球資本主義體系比起來平等程度增加許多,這也是往前推進一步 所以中國的改革開放從擠壓西方帝國主義的利潤空間來看其實也是在往前推進一步,代價自己本身內部被引入的資本主義生產關係,將來一定會有新的大國崛起,讓生產力擴散到新的第三世界國家,就像美國打垮英國帝國主義換來了英國殖民模式的解體,以及二戰後的表面民族國家獨立和平等(實際上帝國主義經濟依附關係沒有解除許多國家還被外資控制和發達國家壟斷所有高科技生產力和金融)雖然想看這種方法達到無產階級社會主義全球化分工和建立統一的世界政府這個最終目標效率很低,要花上百年,比不上拖派直接推動全球全球世界革命來的直接有效,但是後者的成功率和風險遠遠大於前者的保守作法頂多只有50%,弄得不好蘇聯可能在1920年代被全球資本主義國家圍毆和推翻,更別提冷戰了,但是高風險的作法好處在於一旦成功就是節省了100年的時間

    這同一名網友的回覆:

    您長久不回我還以為已經棄號了,後來在王先生博客還見到一些賬號發言和您類似,是不是您的小號?

    馬庫我一直去看的,還參加了一些文字工作。

    關於利潤率這一點我覺得王先生的點在於除了歐美幾個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之外,廣大發展中國家還有大量未開發領域,而且基礎科學雖然放慢但也不是徹底停滯,應用科技速度則是並未減慢,理論上等到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開發完畢那時利潤率會下降到極值點附近,但是在可見的一二百年內可能還能維持一個體面的平均利潤率。

    我的回覆:
    是的其中有一些是我的小號,有一些不是,但是王孟源博士一看到我發的文章不管是什麼就連內文都不看就直接把我的文章給刪除了,但我開的小號通常他一開始都會很認真的回覆我,但只要一識別是我就直接又進入不看直接刪除模式,一開始我很不解其中的原因,猜想或許是他對我有誤解馬克思的理論或者沒看過資本論以為所有的馬克思主義都是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和教條馬克思主義,但其實我這3-4年來觀察和收到他的回覆文章越多就越來越瞭解,其實不是這個原因

    因為我曾經批判改因斯主義和批判改良社會主義,他無法接受,我批判房地產私有制主張國有住宅和公共住宅來取代人人口有房地產的小資社會主義他也無法接受,他畢竟是銀行退休經理算個中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一備子沒有當無產階級被剝削或壓迫過,無法理解這種不論有多少才能和知識或者頭腦在社會上永世不得翻生還要受近小資產階級壓迫和羞辱的感覺,所以才會那麼討厭我的文章,但是並不是所有中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都是反動的比如恩格斯、列寧都不是無產階級出身但是他們卻能超越自己的階級真正客觀認識到世界的本質
    就如凱因斯的名言
    “如果每個人都必須有一個階級屬性,我認為我會站在有教養的資產階級一邊。”——梅納德·凱恩斯。

    凱因斯雖然也曾經同情擴工人階級試圖解決大蕭條的困境,我並不認為凱因斯說的全部理論都是錯的,而是站在唯物辯證的觀點來看待,就如同馬克思認為大衛李嘉圖和亞當斯密是一位偉大的政治經濟學家,而是批判凱因斯站在他的改良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解決方案,現在全球面臨停滯性通貨膨脹的困境,不就證明凱因斯主義的長期失效嗎?凱因斯的方案在短期內能夠解決失業和大蕭條問題這點我是肯定的,但是他的理論本質是小資產階級改良社會主義是資產階級性質的改良主義,的他侷限性需要長達百年來證明是錯誤的道路,局部來看是可以緩解當下的實際問題的,金融資本和美國霸權體系本質的矛盾我在許多給王孟源博士的文章回覆的都用婉轉的方式表達過,但是只要一觸及一點點問題矛盾本質的核心他就會直接刪除我的文章1個字也不看,這就是他能識別我的文章的原因的機制

    例如我上幾個禮拜回覆他的文章

    關於這篇提出的新貨幣體系
    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71980706

    我的問題
    幫大家補充知識,二戰結束後凱因斯提出過班柯+國際清算同盟機制,後來美國財政部長懷特否決了不採用(遊戲規則是美國決定),而採用美元(當時是金本位)作為國際結算貨幣,但是這個決定會導致特李芬難題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國儲備美元那麼美元將流出國際市場造成美元升值,那麼美元會因為過度升值而出現貿易赤字,那麼為了平衡貿易赤字當美元升值到一個程度又不得不印鈔票,而印鈔票會導致金本位的數量和美元得數票不匹配(35美元換1盎司黃金),最終金本位時代的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森後來改用國債而不是黃金當作美元發行基礎,但是這個矛盾至今只有解決一半,也就是即使廢除金本位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還是不可避免的導制美國貿易赤字和長期的製造業掏空,對美國來說就是印綠紙片換別國的商品這樣不勞而獲,但是滿足金融業投機的需求

    如果發行亞元可能會碰到很多類似的矛盾機制,有需要仔細論證,如果各國還保持貨幣獨立和自己的央行(不採用歐元的統一央行)且亞元的發行基礎改成各國一藍子貨幣那誰來控制亞元的發行?誰來平衡國際貿易赤字和盈餘,還是說當年凱因斯提出的是用各國的貿易份額佔比例來決定額外的信用發行規模?然後對貿易盈餘或赤字課稅或補貼?

    要繞開SWIFT那樣被美國控制有沒有必要發行央行數字貨幣?

    還是看不太明白亞元的設計,這裡面一定有一些基本的原理被忽略,如果亞元比造凱因斯二戰後設計的Bancor和國際清算聯盟ICB的參股比例設計,是用國際貿易的份額來決定,並且為了維持貿易再平衡,對有大量貿易赤字的逆差國家允許貶值自己貨幣增加出口,對任意貶值自己貨幣有大額貿易順差的國家需要支付超額利息率,會這麼設計是否是因為凱因斯認為可以藉此避免一個國家赤字太多需求太多而供給太少導致經濟危機?

    可以查到一些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前凱因斯的斑柯設計理念
    Each item a member country exported would add bancors to its ICB account, and each item it imported would subtract bancors. Limits would be impose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a country could accumulate by selling more abroad than it bought, an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debt it could rack up by buying more than it sold. This was to stop countries building up excessive surpluses or deficits. Each countrys limits would be proportional to its share of world trade … Once initial limits had been breached, deficit countries would be allowed to depreciate, and surplus countries to appreciate their currencies. This would make deficit country goods cheaper, and surplus country goods more expensive, with the aim of stimulating a rebalancing of trade. Further bancor debit or credit position breaches would trigger mandatory action. For chronic debtors, this would include obligatory currency depreciation, rising interest payments to the ICB Reserve Fund, forced gold sales, and capital export restrictions. For chronic creditors, it would include currency appreciation and payment of a minimum of 5 percent interest on excess credits, rising to 10 percent on larger excess credits, to the ICBs Reserve Fund. Keynes never believed that creditors would actually pay what in effect were fines; rather, he believed they would take the necessary actions … to avoid them.

    參見前文凱因斯和班科體系,我的感想是
    懷特計畫和凱因斯的國際清算同盟,今天看起來懷特是美國工業衰落的主要推手(凱因斯計畫能長期保持美國外貿平衡),雖然佈雷頓森林體系和各國儲備美元和金本位對戰後最大債權人美國金融資本有利,但是將導致美元升值和美國大量貿易赤字,從而導致美國從二戰前的出口製造大國神壇跌落,因為美國將不能任意貶值自己的貨幣增加出口,那美國要平衡貿易(在20年後美國的順差必然轉為逆差)必然也跟著貶值長期赤字的情況金本位當然也保不住,最後只對美國金融資本有利,對長期掏空美國製造業來講是必然的
    大一統理論 於 2022/08/04 20:07回覆
    以上推理是基於馬克思主義的價值規律所做的長期分析
    大一統理論 於 2022/08/04 20:09回覆

    我的又一回覆一樣被王博士刪除:
    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付出或對社會貢獻比較多的人理應獲得比較多,
    但是社會主義的原則應該是「按勞分配」如果對社會的貢獻和付出是10倍那麼也應該獲得10倍的回報但是資本主義社會絕對不是「按勞分配」而是「按資分配」,古典經濟學家大衛‧李嘉圖都曾經明白的道理「等量資本獲得等量利潤」李嘉圖和亞當斯密一樣信奉勞動價值論,認為等量勞動生產等量價值,同時又相信等量資本獲得等量利潤,他感到二者之間存在矛盾,只是不敢指出問題在於生產方式導致不勞而獲,進一步把這種矛盾提煉出來才有剩餘價值理論

    (暫時先不談壟斷資本社會)因而如果資本可以自由移動尋找最高的回報和套利才有利潤率平均化的趨勢,例如有100億資本和有1億資本的資本家比較起來獲得的回報大100倍,但絕對不代表前者個人多付出100倍勞動,每1塊錢資本都獲得他們各自的利潤,但100倍資本的人就獲得100倍被動收入和這個人本身的對社會的貢獻卻是和他們的勞動量無關,只和資本量有關,馬克思因而反對這「按資分配」的社會,以前反對社會主義的新自由主義民粹派會以吃大鍋飯不勞而獲來批評社會主義,這絕對不是社會主義的本意,只有社會生產力發展到極大化的社會才能的社會主義狀態才是「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現在的資本社會「獲者不勞、勞者不獲」這才是最糟糕的,會降低社會經濟的運行效率,所以國家資本消除私人壟斷地租只保留能夠增加勞動生產率和長遠發展的私人資本只是最基本的一步,如果能往後看幾步就會知道這只是社會主義的前奏而已,因為社會的私有化的生產關係決定社會的分配方式,對私有化的資本抽稅在搞二次分配試圖繞開這個本質上矛盾的機制去建立一個修補的機制,有它的侷限性,這個矛盾在積累到某一點上之後還是會炸開,現在國家資本主義的管理制度裡已經有未來社會主義的雛型,是從這種國家資本主義的管理方式當中產生的萌芽脫胎換骨而來的,在解決實際社會問題的時候就會產生這種國家壟斷取代私人壟斷的國家計畫經濟和市場結合,隨著時間發展會看見有一個越來越多餘的組成部分—–資產階級,如果國家能夠隨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代替私人管裡資本,那麼私人資本存在的目標只剩下繼續推動那些國家龐大官僚機器鑽不到的縫隙裡的藍海市場繼續創新推動生產力,如果發展到一定程度私人資本連提高社會生產力也推不動,那就顯得多餘,社會要他有何用?為什麼需要社會機器裡一個多餘的部分耗用資源卻毫無貢獻?這不就是資本社會到社會主義社會的演化過程嗎?

  2. 補充
    1.修正打錯字 (是價格高於價值)石油產業是一總地租性的產業,生產價格=生產成本+平均利潤
    一個國家有沒有剝削外國要看它整體在國際貿易進出口當中輸出的商品勞動量和進口的商品勞動量價值偏離價格的程度,例如用1小時勞動的商品交換別人100個小時,以及國際資本進出的情況,比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三星被廉價收購股權就是美國金融資本在掠奪資源

    2.如果美國頁岩油氣石油一桶能夠賣90美元,但是生產成本只有50美元大有一個很大的超而利潤空間

    3.而金融業的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更是一種不勞而獲,印刷綠紙片(美元)就能夠和其他國家購買生棟生產的商品

    4.品牌議價能力 本身不產生價值是一種帝國主以壟斷經濟 比如蘋果手機 名牌LV包包

    5.科技業平台的壟斷本身有創造少量價值,但是價值低於價格是一種帝國主義經濟的不平等交換,例如用4億件內衣去換一點點半導體 ,由於4億件內衣的商品勞動量比較多,半導體大多使用資本有機構成高的自動化設備生產且高階製程價格有壟斷定價的超額利潤導致價值偏離價格

  3. 關於馬克斯在資本論第三章及其他地方所說的長期利潤率下降機制,他真正的矛盾處在於勞動生產率越是發展,平均利潤率就越低,而不是越高,因為資本獲得的利潤和剩餘價值本質上是一種工人階級的活勞動,勞動生產率越高科越進步,商品價值就越低和越廉價,我在製作影片合成繆誤的陷阱解釋過 還解釋過歷史成本利潤率和現期成本利潤率的差別,儘管有反趨勢抵銷這個趨勢,資本論三章所說的反趨勢其實也包括工人階級人數擴大和開發那些第三世界的農村自給自足非資本主義地區落後地區轉為資本主義商品經濟導致的全球化資本主義體系總勞動時間的增加和新的活勞動的注入,會增加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利潤,在上個世紀中葉有一個統計顯示農民和農村自給自足非資本主義經濟佔全球人口的50%現在連印度都已經工業化,資本的擴張空間已經不向過去那麼大了,全球人口維持78億如果都要開車和吃牛肉已經是地球生態系很難負擔的沒有大幅度增加的空間了,上個世紀初的綠色革命人造氮肥等等都是造成資本主義人口大幅度增加從20億變成現在78億和淺在擴張活勞動市場的規模增加剩餘價值總量的機制

    即使在最悲觀的預測下我認為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壽命很難超過100年,樂觀的預測這次全球通仗就會導致一個全球地緣政治和權力重組,希望可以在西方革命後誕生一波新生的社會主義國家,例如美國變成北美洲的新蘇聯,或者歐洲革命後產生一個社會主義歐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