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組織策略

今年的秋鬥達成了什麼?又該往何處去?

一年一度的秋鬥抗爭遊行,向來在刻苦的情況下,以為台灣勞工運動獨立於政治的姿態為台灣勞工階級發聲。其長年不懈的堅持,也為台灣勞工階級內最具戰鬥性的活動家們提供一個聚集、串連的集會。然而於今年11月22日舉辦的秋鬥,原本該屬於左翼,卻亂象叢生,摻進了右翼份子;原本該是「反毒豬、反雙標、反黨國」的訴求,卻也被國民黨和民眾黨推行的中天電視台的反關台的訴求模糊了這裡清晰的聲音。做為台灣左翼和勞動運動的共同參與者,我們《火花》認為這個運動路線應該有其檢討的需要。

首先談談最大的問題:讓國民黨、民眾黨加入秋鬥今年遊行行列,我們認為是完全錯誤的。這裡想要先請問——為何要讓這兩個右翼的資產階級政黨加入左翼運動的行列?基於的理由是什麼?是舉著多元的大旗傷害自身的元氣嗎?

我們要知道秋鬥的抗爭,是為了讓社會上處於弱勢沒有資源的勞工朋友得以以此一年一度的遊行示威展現自己反對惡劣勞動環境、爭取自己本身勞動權益的場合。那讓立場變色龍柯文哲主導的台灣民眾黨加入的意義是什麼?別忘了,社子島的迫遷問題還在持續進行,而回到民眾黨的本質而言,他們有任何的勞工基礎嗎?沒有的!除此,我們更要問的是:讓國民黨加入的目的是什麼?別說他們和民眾黨本質相同,我們要問的是他們除了反毒豬外,他們不也雙標嗎?不也是黨國嗎?國民黨手頭上打壓勞工、迫遷百姓的前科可是累累,這次的秋鬥,我們沒有看到國民黨悔改的任何跡象,反而在一個左翼的場合揮舞著國家機器的象徵——「國旗」。而當馬英九這樣的人上台被容許說話時,秋鬥自己聲音也被國民黨給搞亂了。顯然,今年這次活動已經無法讓一般民眾分清楚主幹道是什麼,甚至多個公民團體、工會都事前或當下進行了切割。

如此的情況下,各大媒體則見獵心喜地為秋鬥上標籤,不單單是資產階級媒體,國民黨的文宣也未充分尊重秋鬥傳統,只把「反對萊豬」宣傳為運動的主訴求,忽略長年以來秋鬥結合了各種基層議題的傳統,媒體要將國民黨與秋鬥做連結再容易不過,而這也會是不少新生代勞工和青年對秋鬥的第一印象。

在活動和組織上模糊了階級立場,勢必也就會模糊了其他的口號,這也就造成了今年秋鬥的第二個問題:秋鬥口號明確的是「反毒豬、反雙標、反黨國」,但在NCC不予中天換照後藍白兩黨的順水推舟,讓這個聲音加入了秋鬥的行列,顯然是讓聲音變得複雜,我們知道抗爭場合簡易的口號非常的重要,但任何簡易的口號背後是理論與事實建構而成的,如果只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空泛指導,那不免讓我們想起「魔鬼也會引用聖經」這句諺語,對於言論自由的保護,我們應該回到事實層面來談,中天在2014馬政府執政時期,就以「附條件換照」躲過關台的危機,可見,中天的問題不是蔡政府單獨所想、單獨所為,NCC獨立機關的本質或審查的委員獨立性如有受到挑戰,那才方可能為保護言論自由的一個戰鬥號角,再來,就法律事實層面而言,中天確實未履行獨立審查人的設置,並且多次違反相關的規定,就如此而言,行政機關對於行政處分有裁量在於權力分立而言也難謂不妥,綜合以上事實而言,對於言論自由的保護應該是基於理論、事實而出發,而不是輕易拾起國民黨的說詞,才不會成為魔鬼的手腳,造成運動的失焦。左翼思想應該是讓群眾理解整個國家體制的統治階級性質以及其被勞工階級推翻的必要,而不是變成在兩個資產階級政治勢力互鬥中選邊站的啦啦隊。

然而,秋鬥領導層此次容許國民黨與民眾黨的參與,是將之置於「在野黨」的定位同意其參與的。在秋鬥完後,主要組織者之一,世新大學黃德北教授在臉書上透過重貼卡維波對此路線的辯護來表達自己的思路:

「社會運動並不是孤立於更廣大的社會與國際政治,社會運動的興衰繫於更廣泛的政治動力。台灣曾經有蓬勃的社運,那是時也勢也。但是連在野政黨都萎縮的當權獨大壟斷政治之情勢下,當然是要減弱當權政治的正當性,才能有發展自身力量的空間。沒有空間如何發展自己的群眾?」

然而政黨的性質並不單單只有形式上的「執政、在野」,還有其歷史、社會性質、階級組成等等,意圖藉由讓國民黨這種劣跡斑斑的資產階級政黨跟工人階級的隊伍走在一起吸取政治能量,反而是將人民的力量釘在反動派的十字架上。歸根究底,跟這些完全與勞工階級利益相悖的政治團體合作,就是告訴一般勞工:這些統治階級人士和我們的階級利益並沒有衝突,而為了打敗當下的「主要敵人」,勞工階級必須要和「次要敵人」聯手,並且接受這些次要敵人所倡導,傷害勞工利益的主張。但是這種看似「務實」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思維的結果,就是做出敵我不分的結論,最終拱手把整個運動的主導權和旗幟讓給了資產階級人士,自己只有在一旁為他們的行為背書的份,而勞工階級也就失去了自己獨立的勢力和聲音。最終的贏家可能是綠,或是藍,或是白黨政客和他們背後的財團,但絕對不是勞工們。

世界近代史上由於階級合作而為勞工政黨和社會主義者們帶來災難的例子數也數不清,但是保持著改良主義或是斯大林主義觀點的活動者們卻總是無法學到問題出在哪裡。秋鬥幾天後,黃教授試圖用中共過去的例子來為自己的階級合作觀點辯護

「左派與右派在某些時刻進行政治合作,常在歷史上可以看到。如中共與國民黨就有過兩次合作,1924年至1927年的第一次國共合作,由於共產黨的力量弱小、且缺乏政治鬥爭經驗,竟然未建立自己的武裝力量,以致當蔣介石控制上海後,在英方帝國主義與江浙財團的支持下,開始背叛國民革命的理念,開始實施「清黨」,大規模的屠殺共產黨員、左翼知識分子與進步青年。…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為了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共發表共赴國難宣言,開始第二次國共合作。這次中共記取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的經驗,堅持採取在敵後發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為其抗戰的主要戰略。因此在抗戰期間不但未遭國民黨吃掉…反而在日本佔領的農村建立各種根據地,讓力量持續發展…

可見左派與右派如果真的合作,不一定都對左派不利。不過,上面所說的是政黨合作的例子,秋鬥離此還有很大的差異(!)。秋鬥知識一群社運團體組成的平台,根本還算不上是一個正式的組織,更非政黨;今年秋鬥與國民黨的關係也很難說是一種「合作」(?!),我一直把它定義為國民黨動員支持者參加秋鬥遊行。我還真的期盼有一天台灣左翼力量能夠強大到發展成一個有堅實群眾基礎的左翼政黨,有條件與國民黨、民進黨等右翼主流政黨進行某種政治合作(!!),一起推動社會的變革或對抗帝國主義的入侵。」

姑且不論中共在第一次國共合作中的挫敗不是源自於是否有自己的武裝力量,而是在於官僚化的第三國際指示年幼的中共將自己的政治主張和理念掩藏起來並完全臣服於國民黨的領導和政治主張,而沒有把國民黨基層部分開始激進化的工人群眾積極拉到共產主義陣營。就算黃德北在此敘述的史實是正確的,但是後面做出的結論卻牛頭不對馬嘴。如果兩次的國共合作成敗僅僅取決於組織大小和獨立性,那今天的秋鬥路線不正是犯下同樣的錯誤,無法抵抗讓在任何層面上都比秋鬥巨大的國民黨來騎劫了整個活動,而不是什麼「國民黨動員支持者參加秋鬥遊行」,好似秋鬥主辦仍然掌舵大局?如果左翼勢力在弱小的時候就可以任由資產階級團體擺佈自己的活動和口號,只是希望未來某個時候會存在一個「有堅實群眾基礎的左翼政黨」,但是在它存在之前就聲明這樣的政黨仍然弱小到需要合作(也就是臣服於)資產階級政黨而不是對抗他們,那如此的左翼政黨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一般群眾又有什麼理由去參與這樣的政黨?他們只要寄望於資產階級大黨的政客不就好了嗎?

國內外倡導階級合作路線的背後藉口都是為了「擴大左翼思想的受眾」。我們也必須承認,近年來秋鬥的聲量不停下滑,近年加入各種議題,但規模一直到去年都是縮小的,這似乎顯示著議題的能量難以聚集,或是口號和訴求可能無法被更廣泛的群眾理解。但是這些問題都是可以調整的,而且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全面為主流台灣資產階級攻擊勞工利益的情況下,左翼勢力如果把持著獨立性,還是有扭轉乾坤,吸引越來越看清民進黨真面目,但同時已經厭惡藍營的人來參與秋鬥,甚至成為台灣勞工群眾政治勢力的先導者。但是,這時候讓國民黨跟民眾黨動員自己的支持者進來,整個運動無疑會被稀釋。儘管今年秋鬥號稱規模最大,但對群眾教育完全沒有幫助,特別是對基層參與者而言莫名其妙,國民黨跟台民黨的群眾完全沒有理會秋鬥其他議題,其他議題的倡議者也覺得荒謬絕倫,所謂「規模最大」完全毫無意義。

最後我們想說的是,我們必須要保護勞工運動的純粹和階級獨立性質,工運可以結合性別、環境、土地,但就是不能結合資產階級,這無疑是同病毒寄宿般的可怕,言論多元的大旗是我們不容政府去干涉的,而非我們要去建造的,國民黨與民眾黨的資源比勞工多太多,根本不需要我們給它們留一個位子,勞工要走自己的路,別妄想有任何資本家的政黨會來協助我們,最後我們不能搖著我們勝利的「旗子」,只會成為別的「棋子」。在建構基層力量的運動中,要使人民作為主體得到凸顯,讓公眾自己的事務成為公眾視野的主菜,就應該少點假大空的場面,多點腳踏實地的倡議,革命者應該時刻掌握分寸,與任何反動勢力劃清界線,在不模糊自己原則、旗幟和主張的前提下與更廣闊的群眾清晰地推廣我們的理念。這是我們《火花》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所倡導的路線,在此提供給任何想要為勞工階級利益改變台灣未來的有志之士參考。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