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勞工運動,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2.5億印度工人發動大罷工!

11月26日,近2.5億名印度工人參加了一場全國性的大罷工。這次罷工是由十個中央工會發起的,是自總理莫迪上台六年來的第五次罷工。(譯者:k2e4z7x9)


印度大部分邦的罷工參與人數眾多,尤其是德裡地區及周邊的城鎮和城市。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和提魯普拉邦等邦已經完全陷入停滯,交通、銀行和所有公共服務都受到了罷工的影響。罷工者還在阿薩姆邦組織了一次bandh(全面關閉經濟)。

全國各地都舉行了集會、示威游行和大規模的群眾運動來為罷工做準備。工人們無視警察的路障與國家鎮壓作鬥爭,這導致了哈裡亞納邦和安得拉邦等邦的廣泛的活動人士被拘留。在奧裡薩邦,邦政府援引了ESMA(基本服務維護法案)來拘留工人和活動人士,但該邦的鎮壓並沒有阻止該地區的工人參加抗議和集會。在安得拉邦和比哈爾邦,罷工非常成功,在恰蒂斯加爾邦和賈坎德邦,在農民、政府雇員和公路運輸工人中也發生了類似的罷工。在泰米爾納德邦,雖然有十三個地區由於颶風尼瓦爾(Nivar)的影響而被迫關閉而限制了參加罷工的人數,但在該邦的其他地區,有數千名工人不顧警察的鎮壓參加了罷工。

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工人

參與罷工的工人來自各行各業,包括銀行、保險、電信、煤炭、林業、國防和衛生部門,以及大量的來自私營部門的工人。印度的煤炭行業因罷工而全面停產,80%的煤炭生產受到影響,大量的電力工人也參與了罷工。除此之外,社會與健康促進協會(ASHA)和安甘瓦迪(Anganwadi農村地區的托兒服務機構)等組織的政府工作人員也參與了罷工,旁遮普省約有2萬名安甘瓦迪(Anganwadi)工人冒著被逮捕的危險參加了罷工。印度各地的種植園工人、椰子纖維(coir)農場工人、建築工人、無組織工人、頭運貨物的工人(如快遞員)和商店工人都參加了罷工。據報道稱,此次罷工在全國615個地區的城市、城鎮、村莊和發電廠的1.25萬個工作場所舉行,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雇員也大規模參與,長期從事政府工作的工人在公共部門工會的組織下進行抗議。總的來說,這次罷工幾乎完全關閉了國企,即所謂的公共部門企業(PSU),甚至連養老金領取者工會也參與了罷工,合同工也參與了這次罷工。來自全國各地的近3500萬運輸工人參與了罷工,拉拉邦、孟加拉邦、蒂魯普拉的公路運輸工人不顧受紀律處分的威脅,與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批鐵路員工一起加入了罷工行列。塞勒姆鋼廠、維扎格鋼廠、馬德拉斯橡膠廠、蒂魯普爾的紡織廠、阿什洛克-萊蘭汽車廠和其他一些工廠的工人亦不顧管理層的威脅,踊躍參加罷工。

工會的要求和罷工的準備工作

這次罷工是由10個工會組成的聯合論壇發起的,目的是反對諸如修改勞動法、削減工作場所的勞動權利、將工作日從8小時增加到12小時,以及通過定期雇用合同使勞動力臨時化的各種損害工人的措施。此外,政府還想實行全國最低工資(而不是改變國家工業不同部門的最低工資),以及對包括鐵路、國防、銀行、保險、煉油和電力在內的部門實行廣泛的私有化。

總罷工的要求包括:每月向所有非所得稅的家庭提供7 500盧比的現金救助,以及向所有的貧困者提供每人每月10公斤免費口糧。工會還要求擴大MGNREGA(農村就業保障計劃),每年給農村地區提供200天的工作機會和提高工資水平,並將就業保障擴大到城市地區。

在大罷工之前已經出現了類似的抗議活動,涉及了近2千萬名在疫情中抗爭的工人。各大工會在各邦舉行了為期一個月的系列運動和集會以支持11月26日的大罷工,在工人之間充滿著戰鬥力,印度新冠疫情危機的日益嚴重並沒有阻礙到工人階級的大規模動員。學生和工人構成了這些抗議活動的主要部分,他們散發了反對莫迪政權的小冊子。印度IMT的支持者們在這些示威活動中制作並散發了小冊子,呼吁工人階級根據社會主義綱領奪取政權,並呼吁無限期罷工,這是工人階級唯一的出路。

莫迪政權一直試圖通過宗派、民族、種姓和宗教之間的緊張關系來轉移群眾的革命憤怒。//圖片來源:俄羅斯聯邦總統新聞處
莫迪政權一直試圖通過宗派、民族、種姓和宗教之間的緊張關系來轉移群眾的革命憤怒。//圖片來源:俄羅斯聯邦總統新聞處

在農村地區,印度各個共產黨的農民分支和農業勞工組織,如全印度基桑·桑格斯哈特(Kisan Sangharsh)協調委員會(AIKSCC)參加了11月26日的抗議活動。在簡塔爾馬塔爾(Jantar Matar)地區,這些學生和工會活動份子中的一些人被阻止參加抗議活動,他們後來被德裡警方拘留。

農民的抗議

農民在11月舉行罷工以反對政府支持企業的農場法案的同時,工人也舉行了罷工。德裡現在已經來自被四面八方的農民抗議活動包圍了,來自哈裡亞納邦、旁遮普邦、拉賈斯坦邦和北方邦的近千萬農民被阻止進入該邦,因此他們只好在德裡的周邊扎營,被迫冒著寒風、路障、水炮和警察及准軍事部隊的催淚瓦斯,但到迄今為止,游行活動克服了國家設置的所有障礙,他們還拒絕了政府提出的將抗議活動轉移到布拉裡(Burari)地區(即德裡市中部的一個地區)的提議,並稱那裡是一個開放的監獄,因此在進入城市的入口處進行抗議活動。到目前為止,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星期,莫迪政府與農民工會的談判已經失敗。農民工會並沒有在他們要求撤銷農業法的要求上讓步,他們反而呼吁在12月8日舉行bharat bandh(全國大罷工),工會的聯合平台也向農民工會號召的bandh(罷工)提供了支持。畏懼抗爭者的阿瑪林德-辛格(Amarinder Singh)等議會部長開始為「國家安全擔憂」,並要求莫迪政府盡快解決這一局面,農民和工人必須聯合起來反對這些削弱罷工的企圖。

我們正在目睹的運動規模是巨大的,這反映了莫迪擔任總統期間群眾生活水平受到的巨大衝擊。而由於今年新冠疫情的衝擊導致情況更是變得雪上加霜,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經濟分別收縮了24%和7.5%,失業率急劇上升,購買力下降,針對工人權利的攻擊越來越多。所有的經濟部門:教育、衛生、農業、林業、國防、保險、銀行、鐵路等都被開放以供私有化和企業掠奪,勞動法的修訂更是導致了企業加劇對工人階級的剝削來增加利潤,而這只會讓阿達尼(Adani)和安巴尼(Ambani)等大公司賺的盆滿缽滿。反工人階級的《國家教育政策》、《環境影響評估法》、《勞動法》和《農業法》以及《公民身份修正法》導致了前所未有的憤怒。

莫迪政權一直試圖通過宗教宗派、民族、種姓和宗教之間的緊張關系來轉移群眾的革命憤怒,並嘗試在這些路線上分裂工人階級。新冠疫情在國內和國際上加速了資本主義危機,但統治階級解決資本主義危機的唯一辦法卻是進一步攻擊工人階級。工人舉行了為期一天的大罷工,隨之而來的是農民的無限期罷工和他們的抗議活動,這使得莫迪的右翼政府陷入危機。在新冠疫情過後,為全印度工人注入了新的活力。11月26日之後,印度全國各地都出現了聲援農民和工人訴求的抗議活動,在這個時候,工會號召工人發出無限期罷工的呼吁將會是革命性的,這將進一步推動農民的鬥爭。我們應該在工人中堅決主張進行無限期的工人大罷工,以滿足農民和工人的要求。抗議活動應該要求反工農的莫迪政府辭職。在印度,只有工人階級在農民的支持下,在社會主義的基礎上奪取政權,才能解決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的剝削和莫迪政權造成的苦難。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