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时事分析

美国:川普败选,拜登麻烦大了

美国大选的开票基本已经结束,若不谈论后续的重新验票以及冗长的法律攻防,基本可以确定拜登成为美国总统,川普的政权载浮载沉群众的怒吼之中,几乎溺毙了。

在脱离美国脉络的台湾社会,有部分人视拜登的胜选为「左派胜利」或是「中国渗透」的结果,从而担心台湾或美国被出卖给中国。

一、美国将向中国靠拢?

这种臆测的基本前提建立在无视美国体系当中所有的制衡机制,也不加考虑美国统治阶级的利益,完全诉诸拜登本人的主观意识,这种描述把美国当作一个波拿巴独裁政权,结果再回头将之当作「自由世界」的领导,这正是反左反共的低能逻辑错误。

在所谓「中国渗透」的乌贼战中,作为「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美国必须考虑到本身的选举是统治阶级对基层的动员战,华尔街精英们要在两党的候选人中间选择自己的代理人,美国统治阶级与中国帝国主义的冲突不是换了一个总统就会消失的,因为这关乎势力范围、区域力量平衡以及中美资本家的钱包。

两个党共有一个意识形态,那就是美国帝国主义;台湾工商协进会理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代表台湾的资产阶级表示不论谁胜选,都会以美国利益为优先;他说对一件事也说错一件事,对的是美国政府不会因为这次选举激烈转向,错的是「美国利益」是空泛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美国资本家的利益」。

二、左派胜利了?

脱离了「左右」概念的台湾公民社会,有些人误将拜登以及一大批大资产阶级媒体视为「左派」,透过把左的标签跟中国共产党挂钩在民主党身上泼墨,这完全无视二十世纪的历史以及美国本身的基进左翼传统。

拜登以及民主党不仅被伯尼·桑德斯讥讽为「海岸精英的政党」,也与美国工人阶级、农民阶层逐渐脱节,因此民主党只是(在主张上)处于保守共和党的左边,不过是资产阶级的自由派,而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左派。

二十世纪中期,美国的学生与工人阶级在反越战与民权运动的背景下发动一波波的反抗行动,他们高举红旗、瞄准资本主义以及虚伪的资产阶级民主,而民主党与共和党一样镇压人民毫不手软。

今天,Black Lives Matter怒火的余韵以及美国社会危机(工人与精英的对垒、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对垒)日益高涨下,民主党与满身铜臭的拜登将会再次面对来自左翼的怒吼,「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美国支部在各地的群众运动中提出与民主党决裂的诉求。

民主党将面临来自左派的压力,他们很快就会把进步主义的贴纸从政策上撕掉。

三、应该注意的事

中华民国台湾的外交状态受制于帝国主义间冲突或恐怖平衡的局势,这是帝国主义下作为东亚要冲小国不可避免的,台湾人民与劳动者在谋求台湾独立时也无法回避这一课题。

客观上,为了美国统治者本身的利益,美国不会轻易放手在东亚的地盘,包括台湾,但是为了减轻直接冲突造成的负担与成本,美国政府绝不会允许台湾人民掌握自己的前途进行自决。

「美国保护台湾」的语法同样是含糊空泛的,事实上美国的帝国主义军队会保护的是台湾资本家跟统治者的利益,而去牺牲台湾人民自决的权利。

总而言之,这届美国大选不会引起美国外交政策的激烈变化,特别是东亚的区域挑衅绝不会因此降温,中华民国政权必定会巩固它与美国政府的关系,中国帝国主义也会继续威吓。

但是如果想要掌握自身前途,台湾人民就必须在僵局之外另谋出路,蒋介石年代就存在的僵局不会绑死台湾人民的活力,无论那个一直扛着民主招牌的政府怎么说。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