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美國:川普敗選,拜登麻煩大了

美國大選的開票基本已經結束,若不談論後續的重新驗票以及冗長的法律攻防,基本可以確定拜登成為美國總統,川普的政權載浮載沉群眾的怒吼之中,幾乎溺斃了。

在脫離美國脈絡的台灣社會,有部分人視拜登的勝選為「左派勝利」或是「中國滲透」的結果,從而擔心台灣或美國被出賣給中國。

一、美國將向中國靠攏?

這種臆測的基本前提建立在無視美國體系當中所有的制衡機制,也不加考慮美國統治階級的利益,完全訴諸拜登本人的主觀意識,這種描述把美國當作一個波拿巴獨裁政權,結果再回頭將之當作「自由世界」的領導,這正是反左反共的低能邏輯錯誤。

在所謂「中國滲透」的烏賊戰中,作為「資產階級民主」國家的美國必須考慮到本身的選舉是統治階級對基層的動員戰,華爾街精英們要在兩黨的候選人中間選擇自己的代理人,美國統治階級與中國帝國主義的衝突不是換了一個總統就會消失的,因為這關乎勢力範圍、區域力量平衡以及中美資本家的錢包。

兩個黨共有一個意識形態,那就是美國帝國主義;台灣工商協進會理事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代表台灣的資產階級表示不論誰勝選,都會以美國利益為優先;他說對一件事也說錯一件事,對的是美國政府不會因為這次選舉激烈轉向,錯的是「美國利益」是空泛的,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美國資本家的利益」。

二、左派勝利了?

脫離了「左右」概念的台灣公民社會,有些人誤將拜登以及一大批大資產階級媒體視為「左派」,透過把左的標籤跟中國共產黨掛鉤在民主黨身上潑墨,這完全無視二十世紀的歷史以及美國本身的基進左翼傳統。

拜登以及民主黨不僅被伯尼·桑德斯譏諷為「海岸精英的政黨」,也與美國工人階級、農民階層逐漸脫節,因此民主黨只是(在主張上)處於保守共和黨的左邊,不過是資產階級的自由派,而不是任何意義上的左派。

二十世紀中期,美國的學生與工人階級在反越戰與民權運動的背景下發動一波波的反抗行動,他們高舉紅旗、瞄準資本主義以及虛偽的資產階級民主,而民主黨與共和黨一樣鎮壓人民毫不手軟。

今天,Black Lives Matter怒火的餘韻以及美國社會危機(工人與精英的對壘、進步主義與保守主義的對壘)日益高漲下,民主黨與滿身銅臭的拜登將會再次面對來自左翼的怒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美國支部在各地的群眾運動中提出與民主黨決裂的訴求。

民主黨將面臨來自左派的壓力,他們很快就會把進步主義的貼紙從政策上撕掉。

三、應該注意的事

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狀態受制於帝國主義間衝突或恐怖平衡的局勢,這是帝國主義下作為東亞要衝小國不可避免的,台灣人民與勞動者在謀求台灣獨立時也無法迴避這一課題。

客觀上,為了美國統治者本身的利益,美國不會輕易放手在東亞的地盤,包括台灣,但是為了減輕直接衝突造成的負擔與成本,美國政府絕不會允許台灣人民掌握自己的前途進行自決。

「美國保護台灣」的語法同樣是含糊空泛的,事實上美國的帝國主義軍隊會保護的是台灣資本家跟統治者的利益,而去犧牲台灣人民自決的權利。

總而言之,這屆美國大選不會引起美國外交政策的激烈變化,特別是東亞的區域挑釁絕不會因此降溫,中華民國政權必定會鞏固它與美國政府的關係,中國帝國主義也會繼續威嚇。

但是如果想要掌握自身前途,台灣人民就必須在僵局之外另謀出路,蔣介石年代就存在的僵局不會綁死台灣人民的活力,無論那個一直扛著民主招牌的政府怎麼說。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