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時事分析

全球食物充裕,卻仍爆發飢荒!

在當前的世界上,有8億人無法得到足夠的食物,其中有4500萬人正處在飢餓的邊緣。這對於在過去一年的疫情中讓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財富增長了4萬億美元的社會體制來說,是一個顯著的弊端。(按:本文發原文發表於2021年11月11日。譯者:Hidegard Saitou)


根據IPC(綜合糧食安全階段分類)的數據,僅僅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阿富汗有2300萬人面臨正在面臨著緊急的糧食短缺。而在馬達加斯加這樣的小型島國,就有30萬人面臨著最嚴重的飢荒風險。而在葉門有160萬人面臨著緊急的糧食危機。除了上述情況外,世界各地的這張糧食短缺的名單還在越來越長。

幾個世紀以來,人類經常會因為缺乏糧食而挨餓。作物歉收會使數百萬人因為缺乏食物而陷入飢荒。而諸如干旱,洪水,寒潮之類的自熱然災害也會嚴重地影響糧食生產。而有限的地區貿易也無法讓人們用另一個地區的生產去彌補生產中的短缺。但當今已不再是這種情況。

我們當前的糧食產量足以喂養整個星球。全球谷物的最高產量為2.8億噸(平均每人每天1公斤),足以喂飽世界上所有人口兩次。我們也擁有史上最為先進的世界貿易網絡,每年可以在海上運輸110億噸貨物。

我們目前正在產生足夠的食物來養活整個星球,我們擁有在歷史上最為先進的世界貿易網絡。//圖片來源:公有領域我們目前正在產生足夠的食物來養活整個星球,我們擁有在歷史上最為先進的世界貿易網絡。//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那麼是什麼讓當今全世界10%的人口處於糧食短缺當中? 為什麼世界上仍有五分之一的孩子因為缺乏營養導致發育不良?

最近,世界糧食計劃署的執行主任,大衛•比斯利(David Beasley),與億萬富翁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陷入了一場爭執。比斯利要求這位世界首富捐贈60億美元以拯救4200萬人的生命。而馬斯克則提出了關於捐贈的質疑,要求比斯利提供「開源會計」(無論是什麼意思)來展示他捐出的款項是如何花費的。

有些人可能會要求馬斯克來做這件事的原因,是因為他在將巨量的公帑注入了自己的公司。不過指出這點大概會讓他惱羞成怒吧。

如果世界上的億萬富翁可以放棄他們去年收入的0.15%,約4億美元,我們就可以阻止今年所有餓死的人。據推測,如果他們放棄了3%,我們就可以保證全球8億人不至於挨餓。

但是,正如比斯利所發現的那樣,讓世界的資本家們要放棄他們的財富比登天還難。馬斯克也非常反對他或像他這樣的人應該繳納更多稅款這件事。

各個富有國家的政府也相當吝嗇。雖然人道援助的必要性正在急劇增加,但最富有的國家已經減少了他們的資金捐贈,對東非和敘利亞難民的糧食援助也在削減,口糧供應更是直接減少了一半。

事實上,資本主義體制本身無意溫飽數百萬深陷飢荒的人民。主要問題不是糧食的短缺,而是窮人買不起糧食。如果現代農業技術,包括機械化,在理性計劃的前提上被妥善地使用,是可以進一步增加我們的糧食供應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不會產生利潤。

盡管慈善機構,非政府組織和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一直在試圖緩解最嚴重的飢餓,但它們完全無法解決飢餓問題。他們正在依靠乞求富人捐出他們的財富,而這種方式收效甚微。資本主義體制才是對世界貧困人口造成這種痛苦的根源,而它能的提供的救濟方式微乎其微。

我們已經擁有滿足世界人口基本需求所必需的所有資源。通過結束食物浪費,投資更好的技術,我們能做的不僅僅是滿足這些基本需求,而是以可持續的方式確保所有人的生活水平。

但是這個願景只可能在滿足人類需求,組織全世界的資源以使世界工人,農民和貧困人口的利益得到保障,如此合理計劃的經濟體系下才能實現,而不是去依靠一小群億萬富翁的利潤。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