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國際, 時事分析

伊朗:石油和天然氣田工人罷工潮席卷全國

6月20日,阿薩盧耶(Assaluyeh)石油和天然氣田的臨時合約工人舉行了罷工。自那時起,伊朗全國各地越來越多的的油氣工人加入了罷工行列。目前全國總罷工次數已超過100次,而且這個數字還在繼續增長。工人們的訴求包括:工作20天後休息10天(10-20計劃),在整個業界內定制1200萬托曼(相當於美金2855元)的最低月薪,以及工會組織權利。這些要求在整個油氣部門和廣大工人階級中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在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的鼓舞下,鐵路建築工人、卡車司機和鋼鐵工人也開始了罷工。與此同時,養老金領取者、教師、醫務人員和農民的抗議活動仍在持續。(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06月29日,譯者:李七夜)


罷工爆發後,工人罷工組織委員會解釋說:「我們目前的罷工,是一次將持續一周的警告性罷工。在6月29日,我們將加入宣布抗議的官方同事[即當局領導的國家工會]的行列」。截至當天,胡齊斯坦(Khuzestan)省大部分煉油廠和油田已加入罷工,範圍已經擴大到臨時工外。到6月25日,罷工已擴大到44個工作場所。截至昨天,有60個工作場所罷工,其涉及來自德黑蘭、馬爾卡茲、胡齊斯坦、法爾斯、阿塞拜疆、拉扎維呼羅珊和其他地區的工人。

在伊拉姆(Ilam)石油廠,一名工人解釋了他為什麼參加了罷工:「我們無法忍受現在這樣的狀況,我們必須停薪多久?為什麼他們不像那些正式工一樣與我們簽訂合約?我們中的一些人有8年以上的工作經驗,卻仍然只有兼職合約」。全國性的罷工行動制造了一種很具鬥爭性的氛圍。例如,在馬赫沙爾(Mahshahr)。一名罷工工人呼吁:「這次罷工必須繼續下去,就像把伊朗王室推翻的那段時間一樣」。

在支持罷工的各種聲明中。阿瓦士(Ahvaz)鋼鐵工人稱這次全國性行動為「工人和失業者未來的燈塔」。他們還說:「[我們]要求我們的同志[鋼鐵工人]團結一致,加入罷工,為我們的未來做鬥爭。必須表明:我們即不要一個空洞的承諾,也不要一個不確定的未來,我們要的是更好的生活。我們鬥爭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改變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現狀」。

自6月20日以來。罷工浪潮席卷了伊朗的油田和煉油廠,涉及100多個工作場所。//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自6月20日以來。罷工浪潮席卷了伊朗的油田和煉油廠,涉及100多個工作場所。//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在罷工的壓力下。當局領導的工會被迫聲明將升級其計劃中的抗議活動,威脅議會進行談判。工會威脅說,如果他們的要求在6月30日之前得不到滿足,那麼現在就會加入全國性的罷工。這次罷工及其要求團結了伊朗工人階級,Haft Tappeh工會、Ahvaz鋼鐵工會、Marivan和Sarvabad建築工會、各種教師組織、退休人員組織等紛紛發表聲明聲援工人。

許多組織也在最近舉行了自己的罷工和抗議活動。在他們的支持聲明中,一群教師解釋了工人階級是如何因共同利益而團結起來的。「工人和所有勞苦大眾目前面臨著同樣的情況,這是日益加劇的剝削和私有化政策的結果。承包商在這些政策中賺取了最大的利潤,並把貧窮和痛苦強加給社會的大多數人。這些政策已經超出了工廠工人的範圍,在教育、醫療勞動力和服務部門也存在歧視和壓迫」。

爭取成立戰鬥性的罷工領導層

當局利用民眾的苦難,迫使大多數工人簽訂無保障合約。使一些人淪為臨時工,油氣部門尤其如此。它是伊朗經濟中最有利可圖的部分,其多年來一直被置於經濟自由貿易區內。經貿區內的資本家,不受任何勞動法規的約束。油氣工人稱:這些經貿區使奴隸制合法化了,應該要被廢除掉。

伊朗當局持續畏懼石油和天然氣工人,這也是有充分理由的。油氣工人一直是該國工人階級中最具鬥爭性的部分,因此一直處於嚴格的控制下,其工會活動也被壓制。但盡管如此,全國油氣工人在去年8月自發的舉行了罷工,涉及300多各工作場所和數千名工人。不幸的是,這次罷工被當局工會的官僚機構邊緣化起來,用以換取當局的空頭承諾。

從那時起,越來越多官方工會內的少數派認定他們的領導層已經信譽破產,並從去年12月起開始發起全國性的油氣罷工運動。然而到目前為止,該運動仍沒有一個全國性的領導,有的只是自發加入罷工的工人。在某些情況下,運動的自發性意味著它只是工作場所中的少數人在罷工。所以,資本家很容易單獨對他們拉清單,進行裁員和鎮壓。

為避免2020年秋季罷工情況的重演(當時國家官僚機構劫持,並分化了罷工)。罷工組織委員會解釋說:「唯一的出路是工人們通過委員會[罷工委員會]來做決定」。我們強調:「我們必須防止任何形式的分裂和陰謀,盡最大努力推進大家團結起來,一致進行鬥爭」。

這是絕對正確的。今天,伊朗工人階級的反抗活動正以無數條溪流形式迸發出來。要想成為一股能掃除該政權和該政權賴以生存的資本主義體制的力量,就必須聯合起來彙聚成一股咆哮洪流。伊朗所有工人們團結起來,站到到罷工的油氣工人周圍來吧!要做到這一點,石油工人必須把整個行業的工人,在一個共同的訴求綱領下團結起來。把這次罷工擴大為真正的全國性罷工。通過組建罷工委員會,去領導原當局領導下工會內外的工人,並將這些機構擴散到全國層面。就可以形成一個能繞過官僚機構,能制定共同方案和聯合行動的強大基層組織,。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