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馬克思主義理論

書評:《赤字迷思》——積非不能成是

被認為是成功地反駁了大企業政客追求的緊縮議案的現代貨幣理論(MMT),現在在左派內已經蔚為時尚。但是,一位MMT主要倡議者的新書所展現的局限性,驗證了為什麼我們需要馬克思主義理念。(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9月18日。譯者:Kostya)


近來,世界各地政府所實施的政策大概會現代貨幣理論的倡導者一定會感到雪恥。正如他們建議的那樣,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向全球經濟中注入貨幣,絕望地試圖支撐住經濟系統。

據估計,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已經支出或是承諾支出了8000億美金的國家補助。其中4200億美金來自公共貸款。然而有3700億美金來自擴增中央銀行的負債——這也是通過發行新鈔票來達成的。

這正是MMT的支持者贊成的:政府在經濟下滑時應該印刷鈔票並增加支出。這一「新觀點」的最顯赫支持者之一是經濟學教授和美國的伯尼·桑德斯的前顧問斯蒂芬妮·凱爾頓(Stephanie Kelton)。

「哥白尼式的轉變」

在她的新書《赤字迷思》中,凱爾頓敘述了MMT的基本理念,試圖在借此為「如何建立一個更好的經濟」這個問題提供觀點。

凱爾頓在她的著作《赤字迷思》中列舉了現代貨幣理論的主要論據。//圖片來源:Paul Thomas凱爾頓在她的著作《赤字迷思》中列舉了現代貨幣理論的主要論據。//圖片來源:Paul Thomas

作者告訴讀者,MMT「以不偏不倚的視角描述了我們的貨幣系統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凱爾頓說,通過這個視角,我們可以在看待經濟的方式上經歷一次「哥白尼式的轉變」。

不過事實上,正如我們在別處深入解釋的那樣,MMT中沒什麼新穎的或激進的成分,而凱爾頓書中的思想也是如此。

MMT既不是很現代,也不怎麼算得上一個理論。相反,它至多算得上對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改良和自由主義思想,政府刺激和需求側管理,換湯不換藥的重復。往差了說,它是一個危險的幻想,應該被工人運動和左翼拒斥。

資本主義和危機

我們應該開門見山地提出,凱爾頓(正如凱恩斯)不是社會主義者,而是自由主義者。《赤字迷思》全書都沒有提及過社會主義一次。相似地,作者也沒有指出過資本主義應該被替代或是推翻。

MMT和其信徒們(如凱爾頓)的主要觀點可以被總結如下:

  1. 對它們的貨幣擁有「主權」(也就是可以發行鈔票)的國家永遠都不需要擔心破產,因為他們隨時可以印刷更多鈔票來償還債務。
  2. 只要經濟中還有未使用的生產資源(「產能過剩」和失業),通貨膨脹就不危險。
  3. 有「(貨幣)主權」的政府不需要先課稅再支出,而應該發行鈔票,增加支出,再通過稅收來管理有效需求。

帶著這自以為的突破性的認知,凱爾頓和其他MMT支持者聲稱,我們可以「看破迷思並再次認識到我們一直都有這樣的能力。「

凱爾頓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沒有問過這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麼資本主義總是進入危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凱爾頓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沒有問過這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麼資本主義總是進入危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我們失去的只有自己設置的限制,」作者寫道,借用了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的戰鬥口號。但是不同於馬克思和《宣言》,凱爾頓和《赤字迷思》絲毫沒有描述資本主義實際上是怎樣或不怎樣運行的。

以通貨膨脹為例,MMT的支持者說只要還有未使用的生產力,它就不是問題:失業的工人可以就業;或者閑置的工廠和機器可以開動。

這或許是真的。確實,最近的證據說明了這是可行的。美國,英國,歐洲和日本以量化寬松和「貨幣融資」的形式發行了巨額的鈔票。而由於危機對物價的下壓,通貨膨脹的確仍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

但是凱爾頓和其他的MMT崇拜者沒有問過這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麼會有「產能過剩」和大規模失業呢?為什麼會有這些被浪費掉的生產能力呢?為什麼在物質豐富的經濟中有這麼極度的貧困?換句話說,為什麼資本主義總是進入危機?

想像力

實際上,凱爾頓恥辱地把這些毀滅性的經濟危機當作生活中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部分,由此揭露了MMT改良主義的破產信用。

「困難時期是不可避免的」,作者斷言,「世界上沒有一個資本主義經濟體找到了辦法去消除經濟週期。經濟體發展並創造就業,然後最終某些事件會把它們推入衰退。」

「我們可以且應該運用權衡性政策來馴服經濟週期,」凱爾頓繼續說。「比較平穩的週期比猛烈的好。但是沒有國家弄明白了怎麼清除所有危機。」(我們的重點)

真相大白了。據凱爾頓所言,我們必須忍受市場的無政府狀態。我們最多可以在看不見的手在社會中大肆破壞的時候試著「馴服」它。怎麼做呢?凱爾頓提出用「就業保障」:也就是在社會有益工作中的國家資助就業項目。

「我們讓我們的想像力受到了太多的局限,以至於妨礙了進步,」凱爾頓聲稱。「由於對政府部門在表格中記錄數字有著沒有根據的恐懼,我們在公共政策上太保守了。」

但是實際上,通過「就業保障」的例子,我們看到了這位MMT的領軍人物自己有著多麼微小的想像力。說到底,這一政策的角色,據凱爾頓和她的同好說,不過是消除失業和管理經濟中的需求罷了(再一次的,和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裡凱恩斯啟發的羅斯福新政沒什麼區別)。

為什麼不更進一步呢?為什麼不在各地永遠地清除失業?在理性和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下把經濟中的關鍵領域國有化,這就完全是可能的。但這樣的理念當然是不存在於凱爾頓的想像內。

辯論vs利潤

我們看到,就像在凱恩斯主義中那樣,MMT的目標不是廢除資本主義,而是修補它;不是推翻這個腐朽的制度,而是拯救它。

就像在凱恩斯主義中那樣,MMT的目標不是廢除資本主義,而是修補它。//圖片來源:公共領域就像在凱恩斯主義中那樣,MMT的目標不是廢除資本主義,而是修補它。//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確實,凱爾頓著作的書名就說明了這一點。她的目標是反對撙節緊縮,而不是為社會主義而鬥爭。她的目標受眾不是激進派,而是自由主義派的人。正如凱恩斯,她試圖說服精英,政策制定者和知識分子,而不是工人和青年。

「支出還是不支出是一個政治性決定,」作者宣稱,呼應了改良主義者「意識形態撙節」的口頭禪。「最終,辯論應該圍繞在我們的優先事項,我們的價值觀和我們真正能夠造福人民的生產力上,」 凱爾頓呼吁道。「MMT提供了讓我們能夠進行智力辯論的視角。」

「MMT並不假裝認為政府有發放貨幣的權力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作者澄清道。「相反,我們專注於我們真正的限制,因此我們才能夠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案。這才是正確的辯論——通過在真正的資源基礎上做出實際的決定。」(我們的重點)

但是資本主義可不是照著「政治性決定」和「智力辯論」來運行的。它是一個建立在為利潤而生產上的系統。並且,它服務於資產階級和他們對利潤及新市場永不滿足的追求的利益,最終控制了世界各地的大企業政客的行動。

這就是社會的經濟資源遭到罪惡地浪費的原因。資本家是為了利潤而生產。如果他們不能盈利,那麼工人,工廠和機器就將無事可做。

政府想印多少鈔票就可以印多少。但是要是因為資本主義的生產過剩危機而沒有可以盈利的市場,這些鈔票就只能堆積在富豪的手中,或者助長投機泡沫。

這正是當下的情況。而這也是量化寬松和中央銀行注入無法結束全球經濟低迷的原因。

幻想和迷思

由於她對赤字,政府支出和貨幣系統的紛亂的痴迷,凱爾頓從未停下來看看身邊的世界。這倒不出人意料,畢竟她日復一日地生活在學術界和華盛頓政治的像牙塔裡。

舉個例子,我們看看另一個問題:債務。凱爾頓和她其余的MMT同類說債務,就像赤字,也是一種迷思。我們被告知,有貨幣「主權」的國家永遠都不需要違約,因為它們隨時可以命令中央銀行發行更多鈔票。

確實,這本書的作者更進了一步,說如果這些國家願意,它們可以讓中央銀行動用存款准備金買斷政府債務,然後就可以在一晚上消除所有公共債務——也就是通過印刷鈔票來償還舊債。

「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國債消失,還有其他(比起緊縮)不那麼令人痛苦的辦法,」凱爾頓保證道。「這項任務只需要美國聯邦儲備局按下一個鍵盤就能達成。」

但是這引起了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真的這麼簡單,為什麼在貨幣上有「主權」的國家積累了這麼多債務呢?為什麼不用印鈔來消除國債,然後再也不為它擔心呢?如果有如此輕松的方法,為什麼政客要進行殘酷的支出削減,以至於撕裂了社會?

當然,凱爾頓在回答中老生常談地說「這是一個政治性決定」;撙節緊縮是「意識形態的」。這種說法也被英國工人運動的左翼領軍人物重復。

比如,前英國工黨議員克裡斯·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不久前皈依了MMT。他在對凱爾頓著作的書評中把「赤字迷思」描述為「議會中各方的議員」推出的「騙人的教條」和「錯誤的貨幣主義狂熱」。

雖然凱爾頓沒有在書中直接地回答這一明顯的債務問題,她被迫在別的地方仔細解釋,比方說,當她在被《金融時報》的采訪者追問時解釋道

「現在,政府通過出售債券來更好的藏匿、保護對他們來說比黃金更寶貴的東西:它們真正的財政能力的秘密。要是這個秘密被廣泛地了解,就會導致對用「公開貨幣融資」來支付公共商品的呼吁。

「通過出售債券,」她繼續說,「他們保持了自身在財政上受限的假像。」(我們的重點)

啊,我們終於明白了!破碎不堪的現狀原來只是一個「假像」!我們要做的就是吞下凱爾頓的紅色藥丸,跟著她進入兔子洞,然後突然一切就清楚了!

馬克思主義vs MMT

工人和青年絕不能受凱爾頓和其他MMT江湖術士的蠱惑。相反,我們應該扎根於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思想。//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工人和青年絕不能受凱爾頓和其他MMT江湖術士的蠱惑。相反,我們應該扎根於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思想。//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就像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夢游仙境》中的故事一樣,這種胡言亂語只適合被當作睡前故事講給孩子聽。畢竟,要是我們得出的結論僅僅是「問題都在我們的腦袋裡」,那麼這一新潮的經濟「視角」還有甚麼用處呢?

資本主義的危機不是被想像出來的,而是一個令世界上數十億人痛苦的事實。它不是「意識形態的」或「無知的」政客的產品,而是建立在私有制和為利潤生產的資本主義系統的規律所產生的邏輯結果。

債務不是一個「幻像」,而是客觀社會經濟關系的金融表現:在這一關系中,資本家債權人,金融壟斷資本和帝國主義者在一邊,受剝削的工人,貧困的家庭和被統治的民族在另一邊。這一關系不能被期望或印鈔終結,只能夠被推翻。

資本主義危機的解決方案不是MMT提供的改良主義空想,而是組織建設群眾運動為根本性地改變我們的物質條件,用一個建立在公有制,工人管理和社會主義計劃上的系統代替人吃人、狗咬狗的資本主義而鬥爭。

因此,這樣的唯心主義胡說八道比錯誤更糟——它是有害的。是的,凱爾頓和她的MMT派系或許在一些對支持緊縮議案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和政客的批評上是對的。但是積非不能成是。

工人和青年絕不能受凱爾頓和其他MMT江湖術士的蠱惑。相反,我們應該扎根於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思想——唯有這些思想能夠為人類提供一條進步的道路。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One thought on “書評:《赤字迷思》——積非不能成是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9Wzn3RW28E
    有網友認為股市可以永遠漲下去,其實這是合成繆誤我之前有做過一個影片解釋馬克斯認為資本主義的長期平均利潤率下降趨勢是怎麼回事,不要相信資本長期報酬率有5~7%的神話,因為如果資本長期平均報酬率有5% 經濟長期平均成長率只有2%,那麼資本報酬率R>長期大於經濟成長率G會有什麼後果,會造成「社會總資本/國民總收入」比值之升高,因為(社會總資本/國民總收入)*資本平均報酬率=利潤佔總收入之比重,類似於房價所得比升高之繆誤,R>G 之間如果有5%的落差,並且假設工資佔總收入的比值不變α-1,14年就會升高股市的P/E值一倍,房價所得比升高1倍,但是事實是沒有這麼快,資本主義有三大機制會導致週期性的經濟危機(相對生產過剩、利潤率下降、兩大部類比例失調)
    用簡單的話來說
    資本所得與總所得的比值α,等於資本報酬率r乘上資本與總所得的比值β:
    α=rx β
    資本與總所得的比值β,長期而言,接近儲蓄率s與經濟成長率g的比值:
    β=s/g
    長期而言,資本報酬率r,大於經濟成長率g:
    r>g

    這些無法以三言兩語就解釋清楚必須閱讀資本論

    推薦大家閱讀這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著作 是利潤率下降TSSI學派的論點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andrew-klima-2012/index.ht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