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裴洛西来去,在台湾的我们该如何是好?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裴洛西擅自访台,让整个地区笼罩在战争迷雾中,给中国帝国主义乘势借力使力文攻武吓来转移国内矛盾的机会。而在台湾,中华民国台湾统治阶级的内宣和各界政客却都在误导群众我们的真实处境。

此行的意义和两大帝国之间的尔虞我诈

裴洛西亚洲访问之行明显是为了团结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之间的纽带,深化关系并且一齐组成反对中国的共同阵线,做为美国在世界上争夺贸易市场与影响力的最难缠对手,裴洛西的闪电来台很可能并不是冲著与台湾有着甚么实质性的成果与国际关系近一步的接触,而很大程度上这是政治性上对于中国的羞辱以及挑衅。美国作为世界霸权的地位到现在仍无庸置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帝国主义已经不能再像过去一样随心所欲的强加自己的想法在任何国家上还有为自己谋取好处,中国的日渐强大还有当前内部的分歧象征著美国对于世界政经的控制力正在削弱。美国军火商与政客叱吒风云的时代已经离去,而如果仍然对中国方面持软弱的态度将很可能会在选举时被共和党大作文章,毕竟共和党以及川普能作为反共反抗中国暴政的政治形象闪亮登场。

中国的官僚也知道此行意义在此,他们必须抓住这个可以将现在极度紧绷的国内矛盾向外转移、美帝国主义当然也可以利用此机会转移国内矛盾,不过比起美国此时的中国简直是在鸡蛋上跳舞,逐渐沸腾的民怨还有仍在肆虐的疫情迫使官僚必须找出淡化矛盾的方法,否则中国无产阶级迟早将清算的矛头指向无能腐败且为资本市场服务的堕落中国共产党。官僚抓住了内宣的救命稻草,放出各种狠话并且禁止台湾高达两千种食品入口。前《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出言建议解放军应该「伴飞」,甚至「击落」裴洛西客机,鸡血满点。

但是中共必须兑现自己所说的威胁否则中国政府的威信将会大大降低。我们现在可以得知的是,在中国网路上许多的群众正在为了中国官方此前强硬的态度到现在的落差之下此种前后不一的态度非常不满。中国的红线成了国际笑话,令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气得跺脚,两个大国此时正被资本主义的锁链绑在一台疾驰的战车之上,如果转弯稍有不甚将会导致灾难般的影响。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美国数十年来维持的对他有利的亚太秩序已经开始崩解。

一颗名叫台湾的政治棋子

我们必须阐明:裴洛西不会对台湾有任何帮助;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她除了助长民进党煽动的台湾民族主义与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台湾的无产阶级必须要清楚的了解:美帝国主义绝对不会为了台湾人的主权作出任何事,对于美国来说台湾的利用价值在与模糊政策以及阻挡中国势力扩张的地缘政治棋子,因此他们纵容默许了国民党在台湾数十年来的反动统治,而在70年代新的国际局势变动之下,美帝转往寻求中国的帮助以达到制衡苏联的目的,与中国建交并确立了「一中原则」并且刻意让台湾维持长达数十年的这种奇怪状态。也许这几十年来美国的态度一直在变化但是永恒的事实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乎的是资产阶级政府本身的利益。裴洛西访台能代表美国人突然来捍卫我们的主权与独立?绝对不行,从阿富汗战争伊始到中东犯下的种种暴行以及历史上屡屡支持独裁专制政府的行为充分证明了「自由民主」是将美帝国主义的暴行合理化的幌子,保卫台湾实际上是要求台湾的无产阶级屈服于世界上最残暴的帝国主义淫威之下。

中共官僚的沙文主义宣传

诚然,美国帝国主义是如此的令人作呕,但是显然他长年的对手:中国帝国主义只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也许有些支持统一的人认为我们应该要回归富强的「祖国」怀抱之中。甚至有些人的观点是只要能反美我们应当支持所有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政权。这些愚昧甚至幼稚的论点笔者将会一一戳破。

首先,中国富强背后是靠着犯下与其他先进资产阶级国家一样的帝国主义暴行而获得的,从妄图利用一带一路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我们从斯里兰卡当前混乱的情况可以看到中国借机与斯里兰卡签订了租借港口99年的协定,许多中国战狼正在以此为荣,好似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把当初晚清受到20世界的帝国主义强国的委屈一扫而进,他们的逻辑很简单,我以中国变成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为傲。但是「爱国战狼」们也该扪心自问:请问能用到租借地的是你们?还是官僚与资本家?我再问问那些支持由中国帝国主义统一的人们: 从看到香港一国两制维持五十年不变的承诺遭到背叛,以及残暴的欺压干涉一带一路范围内弱国的表现,你真的认为中国官僚会给你一个安全的自由乌托邦?

也许占领初期官僚会发放一些特权与福利,不过就像香港一样,中国官僚恨不得将台湾关进牢笼之中,因为他们是如此惧怕不确定因素。所以选择在中美两方站队是非常致命的错误。而支持中俄反美这种「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想法是极度幼稚而且不切实际,在现代不论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已经失去它的进步性了,那么在此现状支持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与他国进行争霸将会一齐伤害到两国的无产阶级。台湾只有透过革命建设工人民主并与中国工人和其他亚洲工人阶级推翻在地的所有资本政权,才有办法逃脱现在作为地缘政治棋子的窘境。

撕破伪装

但是台湾国内有任何政治势力在诚实地解释这个现实吗?一个也没有。这几天来,台湾的媒体与资产阶级政党正在全力的塑造裴洛西伟光正的捍卫民主斗士般的形象,如同所有被捧红的公众人物一样,媒体正在大肆宣传裴洛西的一切所作所为,从六四天安门事件上举著横幅标语支持运动;不过很明显是被刻意塑造的形象,拍完照之后裴洛西便匆匆离开弃真正的进步工人与知识份子们不顾。再到裴洛西的穿搭、早餐吃甚么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时不时点明:裴洛西是我们的朋友,而那些真正需要被报导的事情像是前段时间的美丽华、坤舆的抗争现况都早已被淹没,只想着所谓收视率的为了资产阶级喉舌的媒体既不关心也没有花上任何笔墨去报导无产阶级的艰苦斗争。

但是不只是民进党,就连自诩为「进步」、「关心劳工」的时代力量也一样跟着民进党的爱美曲调翩翩起舞。本质为自由派小资产阶级的「台派」时代力量,对国际事务一无所知,只是紧紧跟随者民进党人的外交路线:跪求美国境内最反动的政客给台湾多一点注意。

这次裴洛西访台,党团总召邱显智也只是欢天喜地地炫耀与裴洛西的合影,殊不知裴洛西是被美国劳工阶级广为购并的资本家打手,也没提到美国要求台积电输送晶片技术实际上可能会伤害台湾劳工未来的工作机会。时代力量并不是工人阶级的政治代表,而是必须要被唾弃的无用侧翼。

当我们破除了资产阶级的话术,穿透了那些自由民主还有韧性之岛之类毫无任何作用的空话,裴洛西来到台湾仅仅只有重申一见事情那便是维护台美关系法所定好的规矩,也就是维护这几十年来美帝国主义希望台湾永远维持的身份,作为阻挡中国扩张的炮灰看门人。

如果真的发动战争,那结果将会以牺牲台湾与中国无产阶级的代价而结束,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甚至能因此牟利,是啊,韧性之岛是形容得如此的贴切;毕竟只有挨打的人才需要韧性!

我们必须知悉资产阶级为何如果痴迷于塑造裴洛西的形象,一方面可以展现出资产阶级执政党正在得到国际的帮助「一切正在变好」公民们无需担心,好日子还在后头等着我们。另一方面则是可以利用民族主义情绪淡化阶级矛盾,你生活的原因不好是因为中国对于台湾国际打压封锁的关系,却对美帝国主义忽视甚至蔑视台湾的国际关系闭口不谈。

网路上充斥着各种对于中国人民的仇视与偏见,却又对生活上的不公不义充耳不闻。关于台独以及民族主义问题我们已经写了一篇很详尽的文章了,在这里笔者想要挑明,煽动对立与仇恨是历史上资产阶级非常爱用的伎俩,无产阶级越早发现就越早能够跳出此种仇恨的深渊之中。民族国家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的确是有进步的要素,但是在今天,民族主义只能造成隔离与分化,使无产阶级将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对立起来,分成了「本国人」与「外人」,驱使着他们为了不必要的原因彼此仇视,为了一条虚无飘渺已经不在需要存在的国界线大打出手,而捡到便宜的永远是所有国家的统治阶级:资产阶级,如果台湾资产阶级那么喜欢用四舍五入来说自己获得外交胜利。

那们我在这里借用一下,为台湾而战四舍五入等于为台湾的老板们而战、守护自由民主等于守护资产阶级价值观。

放弃民族主义,建立阶级观点

很遗憾的是,如果真有战火恐怕美国并不会给予任何帮助,在这里我们必须悲惨的预测:台湾将无法抵挡中国共产党的攻势,也许美国人更愿意维持一个失去金门与马祖的「中华民国」。乌克兰战争西方的态度正在使中国政府思考「何时」进攻台湾的问题。在中美夹杀之下,我们必须放弃任何民族主义的观点,不管提出者目的是多么的纯粹与崇高,只要民族主义思想仍在就会分化工人阶级的团结,民族主义没有进步可言,民族主义本身就是反革命的妄图维持现有的资产阶级观点,如同 列宁所说:

「任何鼓吹把这一民族的工人同那一民族的工人分离的论调,任何攻击马克思主义的『同化思想』的言论,任何在谈论有关无产阶级问题时把一个民族文化当作整体来同另一个似乎是整体的民族文化对立起来的行为,都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思想的表现,都应该坚决反对。」

我们必须放弃主流媒体长年以来鼓吹的民族主义,转往团结所有的进步工人阶级尤其是与我们有共同利益推翻中国帝国主义的中国工人阶级,与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系起来进行国际主义世界社会主义革命,这也是我们火花以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一直致力于的方向。又一次的周期性资本主义衰退正在发生,我们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危机正在导致另一场危机发生,只有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并且进行世界革命才能阻止资本主义带给所有人的伤害。历史的车轮仍然在滚滚前进,意图阻碍进步的反动份子将会被无情的辗毙。经过几十年来的专制与反动、这三十年来终于推行了资产阶级民主改革,那么在资产阶级民主也成为了落后与反动的今天,是时候让台湾进到下一个历史进程了。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5 thoughts on “裴洛西来去,在台湾的我们该如何是好?

  1. 其实中国的经济成长和美国的衰落是一个符合马克思资本论理价值规律的过程,而不是一国整体剥削外部第三世界国家,因为美国的产业结构很多是虚拟的金融业和「非生产性劳动」,更多的是透过印钞票转移通货膨胀压力给全世界来掠夺资源是一种不劳而获,而中国在搞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提高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国内主要是以制造业生产性劳动为主是工厂理工人阶级创造出的价值,而且美国的制造业当中有许多有超额利润率比如石油产业那就让价格低鱼价值的垄断性地租,还有品牌议价这是资本主义的垄断订价权本身是没有价值的,经济虚拟化是因为金融资本掏空了美国制造业这就是美国衰落的原因,但是这符合价值规律的长期演化,算是让让生产扩散到第三世界摆脱少数国家垄断的帝国主义经济的一个演化过程,当然中国的经济继续往上发展将来也会形成对世界的垄断经济,高所得国家整体和低所得国家行不平等交换,才维持帝国主义国家的社会福利和生活水平

    左独VS左统 关于台湾社会主义我的看法

    我对左独的看法是台湾的经济规模太小不可能自给自足,以社会主义独立后被中美和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孤立而不可能有未来,生活水平会下降到比古巴还要低,能源和原物料无法自给,而全球世界革命下世界需要统一的社会主义政府类似苏联这样的架构加盟共和国的存在统一有利于经济发展,独不独立反而不重要了,应该把台湾放在帝国主义矛盾对抗下的棋子来看待,但是由于大多数人民本身的无知而被美帝利用而自己却不知道,从经济视角来看台湾不是一个受到压迫的民族,反而是类似瑞士和荷兰帝国主义一样的压迫别人的民族(帝国主义阵营体系的一个小国),因为台湾人均GDP以购买力平价计算高达6万美元,国际贸易中充当垄断资本主义和劳动力不平等交换的垄断商品经济的台积电给台湾内部的社会福利充当剩余价值二次分配的来源,因而养活一大群中产和小资产阶级反动派的存在占全国人口50%,他们绝对不会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指出一个道路是实际上可执性行的方案,而不是空谈理想

    一些网友同志回复:同志请你不要继续随便贴标签,把我们完全没把持的观点和主张强加在我们身上,然后延伸你对整个局势的机械性分析还有对工人阶级的鄙视。

    我的回复:

    我没有加强我都说是我个人看法了,而且是生活中的实际经验和对现实世界的观察,有哪一个台湾中产阶级和小资愿意被剥夺掉自己的小资本比如私有化房产改成公有制和私人股票被剥夺改国有资本?但是台湾人口组成当中的50%的比例却是中产和小资(否定这点可以去查各国中位数国民财富的统计和第三世界相比),一旦他们被剥夺就会感到失望和愤怒后回归法西斯主义和改良社会主义,所以我总是站在第三世界全球剩下的60亿多数人口和国际社会主义的的观点和立场,台湾之所以可以有如此之高的比例的小资和中产是因为有台积电这种垄断资本主义企业它可以获得超额利润率向外掠夺资源透过国际贸易中的商品蕴含的劳动量的极大差异的不平等交换机制,这正就跟荷兰和瑞士一样是个帝国主义的经济本质而不是被压迫的第三世界民族,不能因为是小国家就否定经济实质

    一名网友马克思主义网友的回复:读了王凡西的毛泽东思想论稿之后,真是极端痛恨斯大林叛卖篡夺了苏联和20世纪整个社会主义革命,中共在斯毛的影响下也搞一国社会主义,扬斯贬托,可笑又讽刺的是时至今日,世界革命依然是走资的中国的最佳选项。因为美西方无可化解的敌意,第三世界抱团取暖的愿望,一国实力不足以对抗美西方这些条件至今未变。

    我的回复:

    不管是哪一条道路只要坚定的走下去不要半途而废或中途改变原则都有可能成功往前推进一步,虽然史达林模式效率很低,苏联的史达林一国社会主义不是纯粹的(因为有经互会的存在但规模太小,冷战东方相比西方阵营的生产力和科技力量对比太过悬殊,冷战最终美国胜出的机率更高)如果苏联撑过1990年代他是可能和中国一样改革开放而保住国家不解体,那么美国解体之后,势必挤压资本主义国家的生存空间,那么国际贸易的平等分工和交换是国际社会主义的基础,苏联的模式和中国的矛盾在于双方都想要自给自足掌控自己的命运,所以苏联当初给中国的156项援助是属于一个经济分工,但是这种分工虽然还有一些不平等但是比起美国建立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比起来平等程度增加许多,这也是往前推进一步 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挤压西方帝国主义的利润空间来看其实也是在往前推进一步,代价自己本身内部被引入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将来一定会有新的大国崛起,让生产力扩散到新的第三世界国家,就像美国打垮英国帝国主义换来了英国殖民模式的解体,以及二战后的表面民族国家独立和平等(实际上帝国主义经济依附关系没有解除许多国家还被外资控制和发达国家垄断所有高科技生产力和金融)虽然想看这种方法达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全球化分工和建立统一的世界政府这个最终目标效率很低,要花上百年,比不上拖派直接推动全球全球世界革命来的直接有效,但是后者的成功率和风险远远大于前者的保守作法顶多只有50%,弄得不好苏联可能在1920年代被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围殴和推翻,更别提冷战了,但是高风险的作法好处在于一旦成功就是节省了100年的时间

    这同一名网友的回复:

    您长久不回我还以为已经弃号了,后来在王先生博客还见到一些账号发言和您类似,是不是您的小号?

    马库我一直去看的,还参加了一些文字工作。

    关于利润率这一点我觉得王先生的点在于除了欧美几个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之外,广大发展中国家还有大量未开发领域,而且基础科学虽然放慢但也不是彻底停滞,应用科技速度则是并未减慢,理论上等到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开发完毕那时利润率会下降到极值点附近,但是在可见的一二百年内可能还能维持一个体面的平均利润率。

    我的回复:
    是的其中有一些是我的小号,有一些不是,但是王孟源博士一看到我发的文章不管是什么就连内文都不看就直接把我的文章给删除了,但我开的小号通常他一开始都会很认真的回复我,但只要一识别是我就直接又进入不看直接删除模式,一开始我很不解其中的原因,猜想或许是他对我有误解马克思的理论或者没看过资本论以为所有的马克思主义都是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和教条马克思主义,但其实我这3-4年来观察和收到他的回复文章越多就越来越了解,其实不是这个原因

    因为我曾经批判改因斯主义和批判改良社会主义,他无法接受,我批判房地产私有制主张国有住宅和公共住宅来取代人人口有房地产的小资社会主义他也无法接受,他毕竟是银行退休经理算个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一备子没有当无产阶级被剥削或压迫过,无法理解这种不论有多少才能和知识或者头脑在社会上永世不得翻生还要受近小资产阶级压迫和羞辱的感觉,所以才会那么讨厌我的文章,但是并不是所有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都是反动的比如恩格斯、列宁都不是无产阶级出身但是他们却能超越自己的阶级真正客观认识到世界的本质
    就如凯因斯的名言
    “如果每个人都必须有一个阶级属性,我认为我会站在有教养的资产阶级一边。”——梅纳德·凯恩斯。

    凯因斯虽然也曾经同情扩工人阶级试图解决大萧条的困境,我并不认为凯因斯说的全部理论都是错的,而是站在唯物辩证的观点来看待,就如同马克思认为大卫李嘉图和亚当斯密是一位伟大的政治经济学家,而是批判凯因斯站在他的改良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解决方案,现在全球面临停滞性通货膨胀的困境,不就证明凯因斯主义的长期失效吗?凯因斯的方案在短期内能够解决失业和大萧条问题这点我是肯定的,但是他的理论本质是小资产阶级改良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改良主义,的他侷限性需要长达百年来证明是错误的道路,局部来看是可以缓解当下的实际问题的,金融资本和美国霸权体系本质的矛盾我在许多给王孟源博士的文章回复的都用婉转的方式表达过,但是只要一触及一点点问题矛盾本质的核心他就会直接删除我的文章1个字也不看,这就是他能识别我的文章的原因的机制

    例如我上几个礼拜回复他的文章

    关于这篇提出的新货币体系
    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71980706

    我的问题
    帮大家补充知识,二战结束后凯因斯提出过班柯+国际清算同盟机制,后来美国财政部长怀特否决了不采用(游戏规则是美国决定),而采用美元(当时是金本位)作为国际结算货币,但是这个决定会导致特李芬难题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国储备美元那么美元将流出国际市场造成美元升值,那么美元会因为过度升值而出现贸易赤字,那么为了平衡贸易赤字当美元升值到一个程度又不得不印钞票,而印钞票会导致金本位的数量和美元得数票不匹配(35美元换1盎司黄金),最终金本位时代的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尼克森后来改用国债而不是黄金当作美元发行基础,但是这个矛盾至今只有解决一半,也就是即使废除金本位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还是不可避免的导制美国贸易赤字和长期的制造业掏空,对美国来说就是印绿纸片换别国的商品这样不劳而获,但是满足金融业投机的需求

    如果发行亚元可能会碰到很多类似的矛盾机制,有需要仔细论证,如果各国还保持货币独立和自己的央行(不采用欧元的统一央行)且亚元的发行基础改成各国一蓝子货币那谁来控制亚元的发行?谁来平衡国际贸易赤字和盈余,还是说当年凯因斯提出的是用各国的贸易份额占比例来决定额外的信用发行规模?然后对贸易盈余或赤字课税或补贴?

    要绕开SWIFT那样被美国控制有没有必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还是看不太明白亚元的设计,这里面一定有一些基本的原理被忽略,如果亚元比造凯因斯二战后设计的Bancor和国际清算联盟ICB的参股比例设计,是用国际贸易的份额来决定,并且为了维持贸易再平衡,对有大量贸易赤字的逆差国家允许贬值自己货币增加出口,对任意贬值自己货币有大额贸易顺差的国家需要支付超额利息率,会这么设计是否是因为凯因斯认为可以借此避免一个国家赤字太多需求太多而供给太少导致经济危机?

    可以查到一些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前凯因斯的斑柯设计理念
    Each item a member country exported would add bancors to its ICB account, and each item it imported would subtract bancors. Limits would be impose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a country could accumulate by selling more abroad than it bought, an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debt it could rack up by buying more than it sold. This was to stop countries building up excessive surpluses or deficits. Each countrys limits would be proportional to its share of world trade … Once initial limits had been breached, deficit countries would be allowed to depreciate, and surplus countries to appreciate their currencies. This would make deficit country goods cheaper, and surplus country goods more expensive, with the aim of stimulating a rebalancing of trade. Further bancor debit or credit position breaches would trigger mandatory action. For chronic debtors, this would include obligatory currency depreciation, rising interest payments to the ICB Reserve Fund, forced gold sales, and capital export restrictions. For chronic creditors, it would include currency appreciation and payment of a minimum of 5 percent interest on excess credits, rising to 10 percent on larger excess credits, to the ICBs Reserve Fund. Keynes never believed that creditors would actually pay what in effect were fines; rather, he believed they would take the necessary actions … to avoid them.

    参见前文凯因斯和班科体系,我的感想是
    怀特计画和凯因斯的国际清算同盟,今天看起来怀特是美国工业衰落的主要推手(凯因斯计画能长期保持美国外贸平衡),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各国储备美元和金本位对战后最大债权人美国金融资本有利,但是将导致美元升值和美国大量贸易赤字,从而导致美国从二战前的出口制造大国神坛跌落,因为美国将不能任意贬值自己的货币增加出口,那美国要平衡贸易(在20年后美国的顺差必然转为逆差)必然也跟着贬值长期赤字的情况金本位当然也保不住,最后只对美国金融资本有利,对长期掏空美国制造业来讲是必然的
    大一统理论 于 2022/08/04 20:07回复
    以上推理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规律所做的长期分析
    大一统理论 于 2022/08/04 20:09回复

    我的又一回复一样被王博士删除:
    社会资源分配不均本身并不是一个问题,付出或对社会贡献比较多的人理应获得比较多,
    但是社会主义的原则应该是「按劳分配」如果对社会的贡献和付出是10倍那么也应该获得10倍的回报但是资本主义社会绝对不是「按劳分配」而是「按资分配」,古典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都曾经明白的道理「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李嘉图和亚当斯密一样信奉劳动价值论,认为等量劳动生产等量价值,同时又相信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他感到二者之间存在矛盾,只是不敢指出问题在于生产方式导致不劳而获,进一步把这种矛盾提炼出来才有剩余价值理论

    (暂时先不谈垄断资本社会)因而如果资本可以自由移动寻找最高的回报和套利才有利润率平均化的趋势,例如有100亿资本和有1亿资本的资本家比较起来获得的回报大100倍,但绝对不代表前者个人多付出100倍劳动,每1块钱资本都获得他们各自的利润,但100倍资本的人就获得100倍被动收入和这个人本身的对社会的贡献却是和他们的劳动量无关,只和资本量有关,马克思因而反对这「按资分配」的社会,以前反对社会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民粹派会以吃大锅饭不劳而获来批评社会主义,这绝对不是社会主义的本意,只有社会生产力发展到极大化的社会才能的社会主义状态才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现在的资本社会「获者不劳、劳者不获」这才是最糟糕的,会降低社会经济的运行效率,所以国家资本消除私人垄断地租只保留能够增加劳动生产率和长远发展的私人资本只是最基本的一步,如果能往后看几步就会知道这只是社会主义的前奏而已,因为社会的私有化的生产关系决定社会的分配方式,对私有化的资本抽税在搞二次分配试图绕开这个本质上矛盾的机制去建立一个修补的机制,有它的侷限性,这个矛盾在积累到某一点上之后还是会炸开,现在国家资本主义的管理制度里已经有未来社会主义的雏型,是从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的管理方式当中产生的萌芽脱胎换骨而来的,在解决实际社会问题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国家垄断取代私人垄断的国家计画经济和市场结合,随着时间发展会看见有一个越来越多余的组成部分—–资产阶级,如果国家能够随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代替私人管里资本,那么私人资本存在的目标只剩下继续推动那些国家庞大官僚机器钻不到的缝隙里的蓝海市场继续创新推动生产力,如果发展到一定程度私人资本连提高社会生产力也推不动,那就显得多余,社会要他有何用?为什么需要社会机器里一个多余的部分耗用资源却毫无贡献?这不就是资本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演化过程吗?

  2. 补充
    1.修正打错字 (是价格高于价值)石油产业是一总地租性的产业,生产价格=生产成本+平均利润
    一个国家有没有剥削外国要看它整体在国际贸易进出口当中输出的商品劳动量和进口的商品劳动量价值偏离价格的程度,例如用1小时劳动的商品交换别人100个小时,以及国际资本进出的情况,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韩国三星被廉价收购股权就是美国金融资本在掠夺资源

    2.如果美国页岩油气石油一桶能够卖90美元,但是生产成本只有50美元大有一个很大的超而利润空间

    3.而金融业的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更是一种不劳而获,印刷绿纸片(美元)就能够和其他国家购买生栋生产的商品

    4.品牌议价能力 本身不产生价值是一种帝国主以垄断经济 比如苹果手机 名牌LV包包

    5.科技业平台的垄断本身有创造少量价值,但是价值低于价格是一种帝国主义经济的不平等交换,例如用4亿件内衣去换一点点半导体 ,由于4亿件内衣的商品劳动量比较多,半导体大多使用资本有机构成高的自动化设备生产且高阶制程价格有垄断定价的超额利润导致价值偏离价格

  3. 补充
    1.修正打错字 (是价格高于价值)石油产业是一总地租性的产业,生产价格=生产成本+平均利润
    一个国家有没有剥削外国要看它整体在国际贸易进出口当中输出的商品劳动量和进口的商品劳动量价值偏离价格的程度,例如用1小时劳动的商品交换别人100个小时,以及国际资本进出的情况,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韩国三星被廉价收购股权就是美国金融资本在掠夺资源

    2.如果美国页岩油气石油一桶能够卖90美元,但是生产成本只有50美元大有一个很大的超而利润空间

    3.而金融业的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更是一种不劳而获,印刷绿纸片(美元)就能够和其他国家购买生栋生产的商品

    4.品牌议价能力 本身不产生价值是一种帝国主以垄断经济 比如苹果手机 名牌LV包包

    5.科技业平台的垄断本身有创造少量价值,但是价值低于价格是一种帝国主义经济的不平等交换,例如用4亿件内衣去换一点点半导体 ,由于4亿件内衣的商品劳动量比较多,半导体大多使用资本有机构成高的自动化设备生产且高阶制程价格有垄断定价的超额利润导致价值偏离价格

  4. 关于马克斯在资本论第三章及其他地方所说的长期利润率下降机制,他真正的矛盾处在于劳动生产率越是发展,平均利润率就越低,而不是越高,因为资本获得的利润和剩余价值本质上是一种工人阶级的活劳动,劳动生产率越高科越进步,商品价值就越低和越廉价,我在制作影片合成缪误的陷阱解释过 还解释过历史成本利润率和现期成本利润率的差别,尽管有反趋势抵销这个趋势,资本论三章所说的反趋势其实也包括工人阶级人数扩大和开发那些第三世界的农村自给自足非资本主义地区落后地区转为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导致的全球化资本主义体系总劳动时间的增加和新的活劳动的注入,会增加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的利润,在上个世纪中叶有一个统计显示农民和农村自给自足非资本主义经济占全球人口的50%现在连印度都已经工业化,资本的扩张空间已经不向过去那么大了,全球人口维持78亿如果都要开车和吃牛肉已经是地球生态系很难负担的没有大幅度增加的空间了,上个世纪初的绿色革命人造氮肥等等都是造成资本主义人口大幅度增加从20亿变成现在78亿和浅在扩张活劳动市场的规模增加剩余价值总量的机制

    即使在最悲观的预测下我认为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寿命很难超过100年,乐观的预测这次全球通仗就会导致一个全球地缘政治和权力重组,希望可以在西方革命后诞生一波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例如美国变成北美洲的新苏联,或者欧洲革命后产生一个社会主义欧盟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