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致参与521游行的年轻人:要上街谢谢民进党,还是抗争整个体制,才能救台湾?

自5月17日立法院内因《立法院职权行使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爆发名扬国际的肢体格斗后,关于蓝白合体推动的「总统国情报告」、「藐视国会罪」、「人事同意权」、「扩大调查权、听证权」以及攸关国民党党团总召「花莲王」傅崐萁私利的几项扩增基建至花莲的草案,被讨论地沸沸扬扬。在年初民主选举中失去立院多数的民进党大喊蓝白仗多数之势强行通关,藐视了鲜少一般人看得懂的立院立法程序。绿营侧翼组织如「经济民主连合」更大喊「立法院不是苏维埃」、指控蓝白要将国会「人大化」。

几日后的5月21日,据称上万人在民进党的号召下前往立法院外,拿着「反扩权」、「我藐视国会」等等标语反对蓝白行动。名流、网红们走入现场对民众信心喊话。太阳花的符号处处可见。但是一个完全违背了十年前那场历史性运动精神的口号却也到处被呐喊:「谢谢民进党」。

很明显的是,参与这场集会内的群众大部分是被亲绿团体动员来的人,对民进党过去八年执政没有根本性的批判(大概是没有被其影响过、伤害过的社会阶层)。

然而,我们革命共产主义者也注意到参与群众内的少数则包括了真正为整个体制感到忧心,且因为对任何政党都丧失信心而决定挺身参与的年轻学子。如果你是后者,这篇文章是写给你的。对于那些四处对不同意见者(包括他们看不懂的意见)扣「中共同路人」帽子的色违战狼小粉绿们,我们只能一笑置之。

521是318吗?

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对这次集会的讨论中,不少声音将这次行动比拟为十年前太阳花群众抗争的再版。脸书专页「青年占领政治」甚至扬言:「十年前,我们是台湾的太阳花。十年后,我们愿意成为照亮整个台湾的太阳」。

火花的成员内包括太阳花爆发时的热情支持者,至今不后悔。我们也是因为对那场具启发性运动成果的反思后,走向了马克思主义来寻找救台湾的道路。因此,我们完全认为我们有资格检验,也必须检验,声称周二集会是太阳花再版的说词。

首先,太阳花爆发的当时,国民党是府院一把抓的全面执政。民进党那时一蹶不振,完全没有认真地问责马英九政府,更遑论「抵抗」中国帝国主义。马英九在如此优势下,令国民党籍议长张庆忠以30秒之神速宣布对中资大开国门,并让众多服务业劳工权益堪虞的服贸协定「审查结束」。

正是在国民党大权在握,民进党趴软无能的情况下,台湾群众一时意识到他们必须抛弃民进党,亲自站出来对抗马英九,从而造就了太阳花的全国性、群众性规模,并受到工人组织的支持

况且,当时群众提出的讨论远远超过服贸,更进一步带出了关于台湾资本主义治下的收入不均、青年失业、居住正义、生活成本高昂等问题。对于这整个运动的详细回顾,请参阅我们于太阳花7周年所发表的文章

简而言之,太阳花是一场群众自发挑战整个中华民国台湾资本主义体制的运动。

那周二的游行呢?上千人的规模当然不容小觑,但是脉络和内涵完全不同。

民进党已经全面执政了八年,就算现在输掉了国会多数,但是他们还有四年行政权。他们不是什么无能为力的弱者。他们是因为自己过去八年对内执行跟国民党一样的资产阶级政策,攻击工人阶级权益,放任资本主义矛盾恶化才被人民用选票教训的。

换句话说:今天的国会乱象,民进党不仅不是受压迫者,而是帮凶。

再者,今天蓝白想要为一己之私而通过的国会改革,除了实质不过是强盗之间的权力分赃(因为小老百姓们有谁会要担心真正被指问责政府官员的「藐视国会罪」处分呢?),更不过是制度化民进党过去八年作为立院多数时的所作所为。

以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劳基法改恶为例,2016年的民进党不就也就是透过黑箱作业,扭曲议事程序闯关,甚至安排立委「镇守主席台」来攻击工人阶级?今天蓝白玩了同样的把戏,他们就开始高喊「民主已死」了。

场外的参与群众当然没有被给予任何指出这些双重标准的空间。不同于营造了热烈讨论,对所有资产阶级政党提出猛烈批判的太阳花,周二这场运动的氛围不仅限缩对民进党的批判,甚至要求崇拜、歌颂。其他议题都没能得到发挥,能发挥的就是把当下议案无限上纲成某种台湾版本的香港国安法之类煽情到完全脱离现实的言论。

总而言之,周二那场拥护统治者们的集会不仅跟挑战统治者们的太阳花是南辕北辙的。作为想要拯救台湾劳苦大众于这些乱象的你,需要认清这一点。

国会乱象为何发生?该怎么终结?

厌恶这些国会乱象,也驳斥蓝白党嚣张夺权企图的年轻学生们,当然也不是为了成为民进党的小跟班而站出来的。

你们挺身而出是为了驳斥这整个只会捣乱的国会,不发挥自己应有的职能,反而做出狗屁倒灶的勾当,在一出出闹剧背后剥夺了你们的未来。

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这一点,也赞许你们为了自己和台湾前途站出来的勇气。

但我们则会补充道:要为台湾的劳苦大众和年轻人争取到真正更好的未来,摆脱历年来的窘境,我们需要的是正确认识问题所在,而我们革命共产主义者则透过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洞悉了根本问题和解决之道。

首先,看似「失能」的国会,其实是它的正常运作模式。立法院其实每年都正常通过大量法案。第九届立法院(2016-2020)每年就通过上百条大小法案,却只有那么几条被拿来当作立委为之乱斗,媒体大肆报导的起因。

由于各个阵营台前虽然水火不容,台后却有巨大的共识和合作,尤其是在推动符合整个资产阶级利益的法条上。「失能」乱斗只不过是营造某种对立假像,让群众以为自己真的有选择罢了。

尽管这些以「民意代表」自居的立委固然是用一人一票每四年选出来的,但选上后个人的所作所为则被金主和党团层层控制,而非选民。

台湾没有工人阶级政党,蓝绿白都服从于某个政商财团势力的意志。他们之间真正的主要分歧固然是应该让台湾臣服于美国帝国主义还是中国帝国主义,但其余对于工人阶级的态度都是大同小异,甚至口径一致的。

因此,台湾的立法院,就如同全世界资本主义国家的议事机构一般,是马克思所言「每三年或六年(透过选举)决定一次由统治阶级中什么人在议会里当人民的假代表」。

也因此,这些政党从来不会质疑中华民国台湾的基础性问题,只会把任何失能归咎于彼此,因为他们都在为同一个体制,同一个统治阶级服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革命共产主义者始终鼓吹工人阶级和年轻人必须摒弃所有资产阶级政党,筹组代表自己阶级利益的工人政党,来对抗这个只给予资产阶级真正民主的体制。

当工人阶级争取到政权,当家作主,才有可能缔造一个真正连贯的民主自由制度:社会主义。国会内政客们合演的唬烂戏码也会随之走入历史。

要怎么守护台湾劳苦大众的利益?

参与过周二集会的年轻人们大概会听到将这次行动形容为「台湾民主保卫战」的言论。言下之意就是蓝白两党正在透过国会扩权来出卖台湾给中国帝国主义,让后者并吞台湾并消灭一般人享有的基本资产阶级民主权益。

的确,中国国民党的核心目标就是让台湾逐渐贴近中国帝国主义的势力范围。

但是就因为如此,我们就该不断支持民进党吗?革命共产主义者认为:支持民进党不仅无法遏止国民党,反而会让台湾劳苦大众离真正的民主自由更加遥远。

自民进党于2000年首次执政以来,他们就已经不断澄清自己是支持维护中华民国的资产阶级政党。在中华民国宪政下,台湾未来的真正定夺者是美国和中国,国内事务也只有财团权贵才有关系和财力影响,其余的我们只能沦为血汗社畜,任人宰割,毫无实际话语权。

这本身就是不可接受的状态,但现在资本主义作为全球体制正在进入更深一层的危机,从而导致了战争阴影的回归、全球经济慌乱等巨大问题。台湾不可能独善其身,「现状」只会是每况愈下的深渊。

以上这些正是蓝绿白政党共同维持的窘境。

要打破这个窘境,就需要革命性的社会变革,让台湾的工人阶级,也就是社会大多数人真正主宰社会,破除蓝绿白对我们的束缚,并协同中国,东亚和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共同推翻我们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统治者们。这才是解救台湾免于进一步沈沦的方法。

我们希望愿意阅读这些文字的你可以思考我们的见解,并进一步参考我们的《台湾该怎么办?》阅读指南,我们《火花》网站上的马克思主义入门书单和所有文章,和我们所隶属的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的国际官网Marxist.com。认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跟我们一起打造可以改变历史的革命团队!

我们《火花——台湾革命共产主义》将于2024年6月10日协同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全球各地的同志们共同建立「革命共产国际」,欢迎全世界的有志之士在线上免费参加。请由这个连结报名!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