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高雄大火:責任在於誰?

10月14號高雄鹽埕區「城中城」社區大火持續6小時造成46人死亡,至少41人輕重傷。

高雄市長陳其邁在當晚立即開記者會道歉,而府方初步推估是有人蓄意縱火,警察也在案發當天開始調查原因以及找出兇手。警方也非常快速的行動,過了沒有多久,新聞頭條就出現了斗大的標題:「大火關鍵女嫌疑人現身!事涉46條人命,警出動特勤戒護」。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也表示立即揪出事故原因給家屬一個交代。

現在大家一致認為這次事件是年約50歲的黃姓婦人因為與男友發生爭吵,郭男負氣騎機車離去後,黃婦和友人繼續飲酒,並燒檀香驅蚊。黃婦要離開現場時,將檀香餘燼隨意亂扔而完全沒有細心處理,引發火災,火勢從茶具行一路往上竄燒,造成城中城大樓住戶在睡夢中逃生不及,釀嚴重死傷。現在,這位阿姨也成了新聞的眾矢之的。

但是,這整個案件有個非常致命的問題:為甚麼只是一個小小的蚊香餘燼竟然造成高雄史上最嚴重的火災事件?最主要的原因城中城這些建築本身的問題,髒亂混亂的地方在高雄的角落都有這些破舊未被翻新的房屋的身影,城中城只是其中一個比較不那麼「幸運」的地方了,沒有任何先進的防火設備以及逃生路口都被垃圾廢棄物擋住的城中城,不發生重大的安全事件純粹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也許有人會問:這些城中城中的居民為甚麼不去環境更好的地方?答案是:他們沒有任何選擇,在城中城居住的居民都是社會上的弱勢住戶。

昔日的高雄市政府位在鹽埕,認為性產業蓬勃影響門面,於是啟動都更,讓府北路成為高雄最早都更的地帶。為符合當時高雄人口的快速增加,新建大樓多設計為小套房,現在城中城周邊屋齡約40多年的大樓,都是類似格局,當年也成為性產業工作者經營個人工作室的另起爐灶之地。那時的鹽埕區可說是高雄最風光的地區,戲院就有16家,但與現在「電影院」的概念不同,裡面除了放電影,還演布袋戲、歌仔戲。城中城就是兼具百貨、戲院、冰宮、餐廳等娛樂場所的住商混合大樓。但是時間久了這些集合式住宅也慢慢的被時代的洪流沖刷成為了一個個髒亂廢棄的住宅,這些弱勢群體被政府漠視。冷處理直到今天,資產階級政府才假惺惺的要去救助他們。

總統府今天表示,總統蔡英文、副總統賴清德皆以個人身分,分別捐出一個月所得,作為撫慰及協助受傷者及罹難者家屬之用。民進黨中央、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稍早也宣布捐新台幣100萬元,協助傷者與罹難者家屬災後所需、經濟支持。可笑的是,新台幣100萬元可能也買不起一格停車位,這些錢還要好幾十個人一起分配,官僚從來不在意這些弱勢群體被社會邊緣化的人群的死活,他們給出的「幫助」從來都是杯水車薪。

如果他們真的在乎,為甚麼不從一開始積極地去整建這些老舊房屋?因為這些老舊房屋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利益可得,在資本主義體制之下,一切的事情從來也只看有沒有利潤,而不去考慮「真善美」。常言道:「今天公祭,明天忘記」,資產階級政府從來不會真的的幫人民謀求福祉,以前不會,未來也更不可能。

如果台灣今天有一個由工人階級民主執政的社會主義體制,大地產所擁有的住房將會被國有化。房產和土地將不再是財團,富豪和地主們的斂財工具。每個人都可以被供給安全且合宜的住房,而房屋的管理和修繕可以交給住民形成的委員會自行處理,無須等待房東決定,工人政府也有辦法提供必要的資源來維持。

當然,城中城大火的悲劇跟深層了顯示出一個事實: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工人階級,窮苦民眾和弱勢族群的生命都可以隨時被藐視,拋棄的。統治者們只有在出大事的時候才出來作秀,儘管這些住民已經長年沈浸在危險的居住環境內。

資產階級和他們的政客們再次顯現了自己失去了統治社會的資格。因此,無產階級的未來只能靠自己爭取!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