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勞工運動,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韓國:激進的全國罷工凸顯工人對資本建制的憤怒

10月20日,南韓的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民主勞總,KCTU)的8萬多名成員響應領導層的號召,在全國14個地區走上街頭。更有5萬名工人於當日下午2點停止工作,離開崗位。(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0月20日。譯者:李小寶家的狗)


參加罷工的工人來自民主勞總旗下的所有行業工會。金屬工人、建築工人、非正規學校工人,以及服務和醫療工作者和其他人在他們的工作場所和街道上並肩作戰。

韓國工運的激進化

民主勞總召集了這次全國性的罷工,以顯示韓國工人對整個資本主義建制和所有政黨的深深憤怒。雖然南韓政府對的疫情處理在國際上受到贊揚,但韓國工人們仍被迫繼續在慘不忍睹的環境下勞動。

有組織的工人中積累的憤怒導致了民主勞總自下而上的激進化。2020年12月,民主勞總基層以選票否決了試圖與政府和資本家合作的前任主席,並以承諾通過組織總罷工來為工人爭取權益的梁京洙取而代之。值得注意的是,梁京洙是民主勞總首位身為臨時工的主席,而臨時工在韓國勞動人口中占41%左右。各界普便認為梁式代表著更年輕、更激進世代的韓國工人。

自從擔任領導以來,梁京洙對政府采取了更加激進的態度,組織了工人的抗議和集會,不顧政府以控制疫情為名,對公眾集會所實施的朝令夕改的和極度反民主的限制。當局隨後以直接鎮壓作為回應。今年9月2日,政府突襲了民主勞總的總部,並以違反《集會和示威法》和《傳染病控制和預防法》以及破壞交通的罪名逮捕了梁主席

其他的工會領導層隨後呼吁今天舉行總罷工以示回應。簡而言之,大罷工反映了資本主義階級和工人階級之間越來越直接的對抗。

動員

民主勞總通過其在全國的14個總部為罷工進行動員。會員被指示從下午2點開始離開他們的工作崗位。而在首都首爾附近,如仁川或京畿道附近工作的會員,則需在首都會師,以顯示出巨大的力量。最後,全國各地將近有8萬名工人參加了抗議集會。

在較小的城市,參與者數以千計。在1980年光州起義的發源地光州,3000人聚集在市政廳前。在重要交通樞紐天安市,2000名工人走上街頭。在全國第三大城市大邱,有5000人參加了集會,而在第二大城市釜山,估計有10000人參加了罷工。

來自全國各地的約8萬名工人參加了集會。//圖片來源: pptec, Twitter
來自全國各地的約8萬名工人參加了集會。//圖片來源: pptec, Twitter

然而,這次總罷工的重心顯然在首爾。超過27,000名工人來到了西大門地鐵站前的繁忙的市中心十字路口。為了避免讓警察占得先機布置防線,工會只在集會時間前幾個小時才宣布實際的集會地點。數以萬計的工人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動員起來,證明了參與工人的熱情和自律。

雖然總罷工給韓國社會帶來了可感的衝擊波,但我們必須認識到:民主勞總實際上有潛力進行更大規模的動員。民主勞總擁有超過一百萬名會員,是韓國最大的工會。盡管涉及8萬人的全國性罷工遠遠大於近年來東亞地區的任何其他勞工鬥爭,但它仍然只代表了民主勞總所能動員的真正潛力的一小部分。

當局的嚴厲鎮壓和可憎話語

面對這些聚集了數千人的罷工集會,韓國警方爭先恐後地「執行防疫」,對工人的民主權利進行打擊。

在首爾,估計有16,000名警察被派去阻止民主勞總的集會。由於不知道集會將在哪裡舉行,警方只能憑猜測行事。大約500輛警用巴士被部署在從首爾廣場前的廣場酒店到光華門廣場的南北方向,以及從法定洞到救世軍中心的東西方向,安裝了十字形的汽車牆。警方還在光化門周圍建造了一道汽車牆,並在那裡部署了170個單位,盡管最後那裡離集會的實際地點相當遠。

在釜山,警方在主要地點部署了五個營的警力。一位警官表示:「在釜山,現在實施的社交距離第三階段禁止50人以上的集會,」並補充說,「我們將執行防疫措施,並嚴厲應對非法活動。」

現在,在大統領文在寅和韓國共同民主黨的「進步派」施政下,政府試圖將這次罷工描繪成一種非理性的行為,而不是工人捍衛自身利益的合理行動。荒謬的是,行政安全部長全海澈甚至試圖將工會描繪成阻止疫情結束的障礙:

「民主勞總的全國性罷工計劃可能會威脅到(全國)最近在艱難困苦之後一直在改善的疫情狀況,同時破壞在這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恢復正常的期望。」

而我們必須要問:誰應該對創造迫使工人疫情期間發動大規模抗議的環境負責?韓國工人有什麼「正常」可以期待恢復?為什麼會有人想回到多年來韓國的長工時、低工資和可怕的私有化住房和醫療環境中去?

但是,空話並不是韓國政府對工人全部對策。首爾地方警察廳已經立案調查集會的組織者和主要參與者。南韓政府對激進的工人進行無情鎮壓的歷史悠久。民主勞總必須准備好反擊。

階級獨立

這次全國性的動員是由工會召集的,是韓國工人階級對韓國資本主義造成的殘酷現實的憤怒的和自身階級力量的展示。這次總罷工主要的口號是:「粉碎不平等!」(불평등타파)和 「不平等,滾蛋!」(불평등OUT)。民主勞總領導層還提出了15項要求,總體上旨在實現以下三個目標。

  • 廢除「非正常工作」(即福利很少或完全缺乏的兼職、臨時或合同工作),並將勞動保護擴大到所有工人。
  • 在危機時期,給予工人權力決策經濟結構調整。
  • 將關鍵行業國有化,將教育和住房等基本服務社會化。

馬克思主義者完全支持這些改革訴求,這些改革是韓國工人迫切需要的。另一方面,整個統治階級已經表明,他們對執行這些措施沒有興趣。無論是執政的自由派共同民主黨、還是在野的保守派的國民力量或其他任何一個小黨,全部都牢牢扎根於韓國資產階級的利益之中,試圖維持現有的體制。除非他們的權力面臨政治挑戰,否則他們都不能被依賴,甚至不能被施壓,以執行有利於工人的政策。

因此,雖然民主勞總通過這次總罷工邁出了正確的第一步,作為階級力量和憤怒的展示,但他們需要通過他們在工會運動中的根基積極建立一個政黨。這個政黨不應該只是試圖改良韓國現有的資本主義體制,而應該以推翻它為目標,用一個工人政府來取代它,以便貫徹社會主義政綱。韓國工人和青年如果擺脫這個每天都在把他們的生活變成一場無休止的《魷魚游戲》的社會體制,那這就是唯一的辦法。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3 thoughts on “韓國:激進的全國罷工凸顯工人對資本建制的憤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