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高雄大火:责任在于谁?

10月14号高雄盐埕区「城中城」社区大火持续6小时造成46人死亡,至少41人轻重伤。

高雄市长陈其迈在当晚立即开记者会道歉,而府方初步推估是有人蓄意纵火,警察也在案发当天开始调查原因以及找出凶手。警方也非常快速的行动,过了没有多久,新闻头条就出现了斗大的标题:「大火关键女嫌疑人现身!事涉46条人命,警出动特勤戒护」。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也表示立即揪出事故原因给家属一个交代。

现在大家一致认为这次事件是年约50岁的黄姓妇人因为与男友发生争吵,郭男负气骑机车离去后,黄妇和友人继续饮酒,并烧檀香驱蚊。黄妇要离开现场时,将檀香余烬随意乱扔而完全没有细心处理,引发火灾,火势从茶具行一路往上窜烧,造成城中城大楼住户在睡梦中逃生不及,酿严重死伤。现在,这位阿姨也成了新闻的众矢之的。

但是,这整个案件有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为甚么只是一个小小的蚊香余烬竟然造成高雄史上最严重的火灾事件?最主要的原因城中城这些建筑本身的问题,脏乱混乱的地方在高雄的角落都有这些破旧未被翻新的房屋的身影,城中城只是其中一个比较不那么「幸运」的地方了,没有任何先进的防火设备以及逃生路口都被垃圾废弃物挡住的城中城,不发生重大的安全事件纯粹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也许有人会问:这些城中城中的居民为甚么不去环境更好的地方?答案是:他们没有任何选择,在城中城居住的居民都是社会上的弱势住户。

昔日的高雄市政府位在盐埕,认为性产业蓬勃影响门面,于是启动都更,让府北路成为高雄最早都更的地带。为符合当时高雄人口的快速增加,新建大楼多设计为小套房,现在城中城周边屋龄约40多年的大楼,都是类似格局,当年也成为性产业工作者经营个人工作室的另起炉灶之地。那时的盐埕区可说是高雄最风光的地区,戏院就有16家,但与现在「电影院」的概念不同,里面除了放电影,还演布袋戏、歌仔戏。城中城就是兼具百货、戏院、冰宫、餐厅等娱乐场所的住商混合大楼。但是时间久了这些集合式住宅也慢慢的被时代的洪流冲刷成为了一个个脏乱废弃的住宅,这些弱势群体被政府漠视。冷处理直到今天,资产阶级政府才假惺惺的要去救助他们。

总统府今天表示,总统蔡英文、副总统赖清德皆以个人身分,分别捐出一个月所得,作为抚慰及协助受伤者及罹难者家属之用。民进党中央、民进党立法院党团稍早也宣布捐新台币100万元,协助伤者与罹难者家属灾后所需、经济支持。可笑的是,新台币100万元可能也买不起一格停车位,这些钱还要好几十个人一起分配,官僚从来不在意这些弱势群体被社会边缘化的人群的死活,他们给出的「帮助」从来都是杯水车薪。

如果他们真的在乎,为甚么不从一开始积极地去整建这些老旧房屋?因为这些老旧房屋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可得,在资本主义体制之下,一切的事情从来也只看有没有利润,而不去考虑「真善美」。常言道:「今天公祭,明天忘记」,资产阶级政府从来不会真的的帮人民谋求福祉,以前不会,未来也更不可能。

如果台湾今天有一个由工人阶级民主执政的社会主义体制,大地产所拥有的住房将会被国有化。房产和土地将不再是财团,富豪和地主们的敛财工具。每个人都可以被供给安全且合宜的住房,而房屋的管理和修缮可以交给住民形成的委员会自行处理,无须等待房东决定,工人政府也有办法提供必要的资源来维持。

当然,城中城大火的悲剧跟深层了显示出一个事实:在资本主义体制下,工人阶级,穷苦民众和弱势族群的生命都可以随时被藐视,抛弃的。统治者们只有在出大事的时候才出来作秀,尽管这些住民已经长年沈浸在危险的居住环境内。

资产阶级和他们的政客们再次显现了自己失去了统治社会的资格。因此,无产阶级的未来只能靠自己争取!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