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帝國主義的虛偽和對烏克蘭的入侵

於是,它開始了。俄羅斯軍隊對烏克蘭發動了大規模攻擊。凌晨時分,在一場簡短的電視講話中,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宣布在黎明時分采取「特別軍事行動」。在廣播後的幾分鐘內,即烏克蘭時間早上5點左右,烏克蘭主要城市附近傳來了爆炸聲,包括首都基輔。


在過去幾周裡,普丁在烏克蘭邊境附近集結了約19萬軍隊,而歐洲各國領導人則穿梭於基輔和莫斯科之間,尋求外交解決方案。但是,沒有人會為了跳一支外交小步舞而調動如此大量的軍隊、坦克和槍支。
在眼前的戰爭迷霧中,我們只掌握了一些零碎的信息,不可能對軍事形勢做出準確的評估。但俄羅斯的攻擊範圍看來是巨大的。

據烏克蘭內政部報告,該國正受到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的攻擊,俄羅斯似乎將基輔、哈爾科夫、馬里烏波爾和第聶伯羅等主要城市附近的基礎設施作為目標。

影片顯示,隨著馬里烏波爾附近的炮擊開始,大炮火箭彈的爆炸聲照亮了夜空。烏克蘭內政部的一名高級顧問表示,俄軍似乎很快就會向距離邊境約20英里的哈爾科夫移動。聽見城外爆炸聲的基輔市民湧入防空洞避難。

普丁宣布行動後的第一批爆炸聲是在克拉馬托爾斯克附近聽到的,克拉馬托爾斯克是烏克蘭軍隊在當地東南部俄羅斯控制區附近的作戰中心總部。據報道,在軍事總部和軍事倉庫也發生了爆炸。

還有報道稱,對重要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進行了兩棲攻擊,地面部隊從白羅斯、克里米亞和俄羅斯調入。俄羅斯軍方聲稱它的目標不是人口中心。俄羅斯國防部在一份由官方通訊社轉載的聲明中說:「高精度武器正在使烏克蘭軍隊的軍事基礎設施、防空設施、軍用機場和航空設施失效。」

普丁的講話

進攻的舞台是在周三晚上設置的,此前,烏克蘭東部兩個由俄羅斯控制的領土的領導人向莫斯科發出正式請求,要求提供軍事援助,「幫助擊退烏克蘭武裝部隊的侵略,以避免頓巴斯地區的平民傷亡和人道主義災難」。

對普丁今天上午的講話的研究告訴我們一些關於他的目標和意圖。每場戰爭都必須有一些借口,在這種情況下,普丁提到。「在我們的歷史領土上正在被制造的一個反俄羅斯的敵對勢力」。

普京的講話實際上是在宣戰,但他刻意回避提及此事。//圖片來源:kremlin.ru普丁的講話實際上是在宣戰,但他刻意回避提及此事。//圖片來源:kremlin.ru

這種說法不斷被西方國家當作單純的宣傳而加以駁斥。他們嗤之以鼻的問道:「可憐的小烏克蘭怎麼會對俄羅斯構成威脅?」。當然,這是個他們自己應該回答的問題。就其本身而言,顯然烏克蘭並不代表什麼威脅。但作為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軍事集團的一部分,安插在俄羅斯的門口,它則會牽制俄國的利益。

因此,目前爭端的核心是烏克蘭未來加入北約的問題。俄方的一個核心要求是烏克蘭永不加入北約的保證,而華盛頓則一再拒絕了這項要求。但這種拒絕是極其荒唐的,因為西方承認烏克蘭目前還沒有達到加入北約的最低要求。現在,我們還不太清楚美國如果接受這一要求本身是否會阻止俄軍繼續入侵。但是,不斷地斷然拒絕它使得入侵不可避免。

任何戰爭的第二要素是獲得出其不意的因素,並將責任推給對方。在這種情況下,俄方利用了頓巴斯地區的炮擊事件作為出兵借口。但這已經不間斷地持續了一些年。

然而,眼前的借口實際上是次要的考慮,因為一旦戰爭成為必要,任何借口都可以找到。就出其不意的因素而言,在拜登和強森先生的積極協助下,已經非常有效地實現了這一點。他們的行為就像一個經常喊「狼來了」的小男孩,當狼最終出現在門口時,沒有人相信他的呼叫。

普丁的講話實際上是在宣戰,但他刻意回避提及此事。這個我所知道的最接近埃及獅身人面像的人,喜歡讓大家猜測。他說:「我們已經決定進行一次特別的軍事行動,」他甚至沒有暗示這將是多麼特別。

那麼這次「特別軍事行動」的目的是什麼呢?他聲稱,這是為了實現烏克蘭的「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他說:「我們不打算占領烏克蘭,」但與此同時,他對可能被誘惑介入的其他國家發出警告:
「我們想對任何考慮從外部進行干涉的人士說:如果你們執意插手,你們將面臨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後果。所有相關的決定都已經做出。我希望你們聽到了我的話。」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相當明確的信息。

烏克蘭能抵抗嗎?

基輔政府的直接反應是充滿鬥志的:。

烏克蘭外交部長德米特羅·庫萊巴(Dmytro Kuleba)表示,「普丁剛剛對烏克蘭發動了全面入侵。和平的烏克蘭城市正在遭受打擊。這是一場侵略戰爭。烏克蘭將進行自衛,並將取得勝利。世界能夠而且必須阻止普丁。現在是采取行動的時候了」。

在試圖與普丁對話未果後,總統沃洛季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利用影片講話向俄羅斯人民求助。「俄羅斯人想要戰爭嗎?我非常想回答這個問題。但答案取決於你們,」他說道。

他更發誓要保衛國家:「如果有人企圖奪走我們的土地、我們的自由、我們的生命、我們孩子的生命,我們將保衛自己。通過攻擊,你會看到我們的臉,不是我們的背影,而是我們的臉」。

他宣布,現在在整個烏克蘭實行戒嚴令。

「不要驚慌。我們很堅強。我們為任何事情做好准備。我們會打敗所有人,因為我們是烏克蘭。」這位烏克蘭領導人說道。在俄羅斯發動攻擊之前,他曾為避免戰爭做了最後的努力,警告說俄羅斯可能會發動「歐洲的一場重大戰爭」,並敦促俄羅斯公民予以反對。

多麼勇敢的話語啊!但這也是多麼空洞的誇誇其談。烏克蘭軍隊處於混亂狀態,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弄得毫無希望。在任何情況下,它都沒有能力抵抗俄羅斯軍隊的力量。當西方宣布它不打算派兵保衛烏克蘭的那一刻起,事情就提前解決了。

關於首都沒有恐慌的說法被電視圖片所呈現的現實所駁倒,這些圖片顯示汽車排著長隊逃離基輔。

從一開始,基輔政府就是一幅無助的畫面。通過頑固地堅持其加入北約的權利——這顯然是對莫斯科的挑釁——它把自己扔到西方的懷抱中,作為其生存的唯一希望。這是一個非常愚蠢的錯誤。

盡管帝國主義在公開場合表現得很張揚,但他們對烏克蘭人民的福祉沒有絲毫興趣。他們只是被視為大國政治冷酷無情游戲中的棋子。

俄羅斯軍方聲稱,在俄羅斯開始入侵的一連串導彈中,烏克蘭的所有航空基地都被炸毀。人們看到哈爾科夫和東部其他城市外的主要機場附近升起了濃煙,最西邊的伊萬諾-弗蘭科夫斯克更靠近與波蘭的邊界。

在周四的攻擊之前,發生了一次針對烏克蘭各行政單位和銀行的大規模、連續的網絡攻擊,這是一種混合戰爭的形式,目的是播撒混亂。還有報道指出,俄羅斯部隊已經進入烏克蘭,聲稱烏克蘭的邊境部隊「沒有對俄羅斯部隊進行任何抵抗」。

在最近的臉書帖文內,駐基輔的評論員德米特裡·科瓦列維奇(Dmitri Kovalevich)描繪了一幅烏克蘭軍隊陷入混亂的畫面:

「烏克蘭網絡上未經證實的消息表明,最近西方對烏克蘭的武器供應約有70%直接在武器庫上被摧毀。我們的軍隊正在感嘆,這些倉庫是由原來是俄羅斯特工的軍官管理的,他們直接把倉庫炸了。」

「更新:所有土耳其Bayractar無人機也在機場上被摧毀。」

「頓涅茨克叛軍占領了馬里烏波爾市。當地的烏克蘭軍隊幾乎完全沒有抵抗——俄軍輕易地走近了城市內。」

「擊中烏克蘭在敖德薩的軍事基地的導彈是由水下潛艇發射的。」

「據報道,烏克蘭的邊境控制檢查站在蘇米地區[烏克蘭東北部]被占領。俄羅斯海軍陸戰隊在敖德薩地區登陸。基輔防空基地被彈道導彈擊中——一小時內烏克蘭幾乎失去了所有的防空系統。」

「在頓巴斯的整個前線,火箭發射器大規模開火。一支俄羅斯軍事縱隊在哈爾科夫地區越過了邊界。」

「來自烏克蘭各地區的人們報告了巨大的爆炸聲,這些爆炸同時發生在敖德薩、基輔、克拉馬托爾斯克、馬里烏波爾、哈爾科夫和第聶伯羅市。這看起來像是大型的、定時的爆炸物,在全國範圍內一次性引爆。 」

「美國的情報無人機離開了烏克蘭的領空。」

「最新消息:烏克蘭的武器庫發生爆炸。」

「烏克蘭上空的空域被完全關閉。一些飛往基輔的噴射機被命令掉頭。」

很明顯,這些報告是基於戰鬥激烈期間混亂和不完整的信息,必須以某種謹慎的態度對待。但如果只有一半是真實的,那就表明俄羅斯人在入侵開始前就確保了烏克蘭防御的軍事能力被摧毀,或者至少是嚴重受損。

它還描繪了一幅至少部分烏克蘭軍隊士氣低落和缺乏動力的畫面,這與西方宣傳所兜售的畫面相悖。俄羅斯現在有充分的動機盡快采取行動,以奪取首都。

軍事分析家們表示,他們預計普丁會派出部隊,以便占領或包圍基輔。美國參議員馬爾科·魯比奧(Marco Rubio)是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的成員,他聲稱,「俄羅斯的空降部隊正試圖控制基輔的機場,以……飛入部隊,占領該城市」。

周四晚間,俄羅斯國家媒體有報道稱,空降部隊已經占領了基輔附近的博裡斯皮爾機場。無論這些報道是真還是假,烏克蘭首都落入俄羅斯手中只是時間問題。屆時,就所有意圖和目的而言,戰爭將結束。

「震驚和恐懼」

西方領導人急於譴責這次入侵,如果我們相信他們的話,這次入侵將導致接近世界末日的事情,數百萬人(原文如此)被殺,一場血腥的全歐洲戰爭威脅到我們所知的人類文明的存在。

美國總統喬·拜登發表了一份書面聲明表示:

「今晚,當烏克蘭人民遭受俄羅斯軍隊無端和無理的攻擊時,全世界的人都在為他們祈禱。」

「普丁總統選擇了一場有預謀的戰爭,將帶來災難性的生命損失和人類痛苦。俄羅斯必須單獨對這次襲擊將帶來的死亡和破壞負責,美國及其盟友和伙伴將以團結和果斷的方式作出回應。世界將追究俄羅斯的責任」。

「我對烏克蘭發生的可怕事件感到震驚,我已與澤倫斯基總統交談,討論下一步行動。普丁總統選擇了一條流血和破壞的道路,對烏克蘭發動了這次無端的攻擊。 」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寫道:「我們將追究克裡姆林宮的責任,」該委員會在襲擊發生前幾小時宣布了對莫斯科的新制裁。

所有這些美好的、挑釁性的話語都與拜登和他的同好們從未有絲毫向基輔提供軍事支持的意圖形成對比。他們對當前危機的唯一貢獻是一連串永無休止的好戰言論,並伴隨著據稱俄羅斯進攻後將出現的「嚴重」(但未指明的)後果的可怕威脅。這些言論加上頑固不化的態度,甚至不考慮俄羅斯的要求,使入侵變得不可避免。

拜登和他的同好們從未有絲毫向基輔提供軍事支持的意圖。他們對當前危機的唯一貢獻是一連串永無休止的好戰言論。//圖片來源:拜登和他的同好們從未有絲毫向基輔提供軍事支持的意圖。他們對當前危機的唯一貢獻是一連串永無休止的好戰言論。//圖片來源:

簡而言之,所有這些女士和先生們都非常願意戰鬥到最後一滴血——具體而言,就是烏克蘭人的血。

更加卑鄙的是倫敦傳出的狂熱咆哮聲。如果煽動性的演講可以贏得戰爭,那麼在下議院發表的愚蠢言論會讓俄國軍隊以最快的速度逃回軍營。

英國首相鮑裡斯·強森(Boris Johnson)咆哮道:「英國和我們的盟友將作出果斷的反應,」這不過是為了感動他自己的保守黨內攻擊他對克裡姆林宮中的人作出的怯懦反應的後座議員。

不幸的是,歷史記錄告訴我們,戰爭從來都不是靠言語贏得的。普丁一定對這個充當議會的馬戲團感到很好笑。也就是說,如果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的話,我們非常懷疑。

而對於工黨黨魁基爾·斯塔默(Keir Starmer)爵士,我們又該怎麼說呢?這位右翼布萊爾主義者最真誠的願望是使工黨看起來盡可能地與保守黨相似。他的夢想是看到工黨揮舞著英國和美國國旗,而不是紅旗。

因此,看到他熱情地與強森競爭,以證明誰是俄羅斯最凶猛的敵人和北約最熱心的支持者,這並不奇怪。

五十步不該笑百步

所有這些話都散發著虛偽的味道。當美國人和他們的「盟友」(讀作:走狗)們對伊拉克發動一場罪惡和血腥的戰爭時,譴責的聲音在哪裡?他們關於不存在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謊言宣傳又是什麼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當時是由捏造的文件來「證明」的,並作為對一個主權國家公然侵略行為的冷酷掩護。

這一令人厭惡的行為——以及同樣罪惡的入侵阿富汗和帝國主義對敘利亞的強奸——導致了至少100萬人的死亡。但為什麼要讓事實毀掉一個美好的故事呢?

西方領導人穿著量身定做的西裝,面帶微笑,在電視上展示給全世界看,他們被認為是理性和人文主義的代言人。但是從表面上看,你會發現除了污穢之外什麼都沒有。世界上沒有任何勢力像美帝國主義及其在西方的傀儡那樣反動,那樣沾滿鮮血。

不聯合的聯合國

像往常一樣,當戰爭爆發時,我們的耳朵突然被一種奇怪的聲音襲擊了。它非常像受驚的羊群的咩咩聲,但實際上它是理智的聲音,是人類真正的聲音,或者說我們被引導去相信。

我指的是和平主義者的喋喋不休:那些愉快的、善意的靈魂告訴我們,和平是好的,戰爭是壞的。但是,戰爭從來沒有因為對體面和常識的感性呼籲而停止過。相反,常識告訴我們,古往今來,所有嚴重的問題都是通過武力解決的。

和平主義者最顯著的特征之一是他們似乎有無盡的自欺欺人的能力。他們熱衷於緊緊抓住領導人的每一次講話,熱切地宣稱他或她對和平的重視。或者政府或機構通過的這個或那個空洞的決議,重復著同樣平庸的情緒。天真地相信這些東西的功效,使和平主義者成為戰爭販子的有用誘餌,因為他們使人們陷入一種虛假的安全感。

這種演講和決議只是作為一個方便的煙幕,掩蓋了其背後真正的侵略意圖。而最大的騙局是名稱錯誤的滑稽的「聯合國」。這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立的機構,據說是為了防止未來發生新的戰爭。

而每當有戰爭的危險時,和平主義者和左翼改良派就會呼籲聯合國進行干預。這是一種愚蠢的幻覺,是對人民的欺騙。

這裡不是重復該機構的遺憾歷史的地方。我只想指出:聯合國從來沒有阻止過任何戰爭,而且事實上已經卷入了不止一場戰爭,朝鮮的情況就是如此。

1945年至1989年期間,國際上發生了300多場戰爭。自二戰以來,直到今天,僅美國就發動了30次重大軍事行動。聯合國對這些事件都沒有任何影響。

而今天也不例外。就在普丁的講話被播出的時候,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在舉行緊急會議,由擔任輪值主席國的俄羅斯自己主持。

它是由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開始的,他直接發出了呼籲:「普丁總統——停止你的軍隊對烏克蘭的攻擊。給和平一個機會。已經有太多的人死去了」。

但這些話剛出口,就有了第一批爆炸的報道。和平主義和聯合國的墳墓上的最後墓志銘可以留給《聖經》。「在沒有和平的時候,喊著和平,和平」。(《耶利米書》,6: 14)

列寧曾經說過,資本主義永無止盡的恐怖。它是一個將戰爭和反動的民族沙文主義融入其基礎的體系,作為國際市場和勢力範圍競爭的一部分。有多少工人和窮人被押上戰場,以「民族」的名義犧牲?而「民族」只是資本主義階級利益的另一種說法。

只要資本主義仍然存在,戰爭就會成為社會上一個永久的存在,世界各國不會「聯合」成一個聯合國,就像有民族爭端的地方無法「統一起來一樣」。唯一可能的聯合是國際階級階級的聯合。

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的任務是揭穿工人和窮人的利益可以與統治階級的利益相協調的幻想。打擊戰爭的唯一途徑是反對導致戰爭的體制。

接下來會如何?

雖然現在說戰爭已經結束還為時過早,但沒有人可以懷疑,俄國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其所有宣稱的目標。要確定烏克蘭人民的確切情緒並不容易。無論如何,東部地區會有所不同,那裡有很多講俄語的人;而西部地區則一直更傾向於民族主義。

但普遍的情緒將是絕望、悲觀,尤其是對戰爭的厭倦以及對和平和某種穩定的強烈渴望。這可能為普丁在基輔建立一個親俄政府提供了基礎。

在我看來,像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Prorshenko)這樣的人可能很適合作為澤倫斯基的替代品。的確,他最近發表了一些非常尖銳的講話,譴責普丁。但這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且在幕後,將進行談判,其結果可能會讓所有人吃驚。但這只是我的猜測…

雖然現在說戰爭已經結束還為時過早,但沒有人可以懷疑,俄國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其所有宣稱的目標。//圖片來源:Igor Rudenko, Wikimedia Commons雖然現在說戰爭已經結束還為時過早,但沒有人可以懷疑,俄國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其所有宣稱的目標。//圖片來源:Igor Rudenko, Wikimedia Commons

很明顯,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將被排除在議程之外。在宣稱的去納粹化的旗幟下,普丁將對烏克蘭右翼和極端民族主義組織進行清洗。這似乎已經開始了。

記者科瓦列維奇指出:

「來自基輔的一些消息稱,不明身份的蒙面人闖入已知的納粹分子和右翼部門武裝分子的公寓。這些人要求平民不要擔心,因為他們只衝著納粹而來」。

同樣,我們必須以一定的謹慎態度看待這份報告。但不言而喻的是,俄羅斯占領軍將希望擺脫實際或潛在的敵人,這肯定包括法西斯和極端民族主義武裝民兵。

當普丁說他不打算占領烏克蘭時,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他的話。更準確地說,他不會長期占領它。因為長期占領將是非常困難和昂貴的。

他終究會撤退,因為他已經表明了自己的觀點。那就是向烏克蘭人和世界其他國家表明,俄羅斯不是好惹的,北約向東部的擴張必須停止,烏克蘭和格魯吉亞決不能加入北約,北約決不能在俄羅斯邊界附近集結大量部隊或在附近舉行挑釁性演習。

他不斷重復說他對談判持開放態度,情況也是如此。但他現在將從一個比以前強大得多的立場進行談判。他將堅持要求從東歐撤走中程核武器,並有效恢復中程核力量條約。要記得,該條約被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先生單方面拋棄了。

在撤軍之前,為了把事情說清楚,他很可能再把幾塊烏克蘭領土收入囊中,即把新承認的人民共和國擴大到包括整個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

順便說一句,這將是一個純粹的防御性舉動,目的是在俄羅斯的南部邊境建立一個緩衝區。這將凸顯烏克蘭的無能,並將其從未來可能對俄羅斯安全造成威脅的名單中完全刪除——這正是普丁在格魯吉亞問題上的做法。

順便說一下,在重讀我當時寫的文章時,我認為它非常符合目前的情況,所以我在這裡引用它:

「是的,我們承認格魯吉亞人民的自決權,但不是無條件的。我們不捍衛他們壓迫其他小國的權利,如奧塞梯人和阿布哈茲人。我們是否捍衛阿布哈茲人和奧塞梯人的自決權?是的,我們會。但是,完全依賴莫斯科的補貼,並允許自己在後者的外交陰謀中被用作顛覆和壓迫格魯吉亞人的小變化,這算哪門子的自決權?這對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的事業有什麼促進作用?絕不是!這種『自決』是一種欺騙和謊言。它只是一個方便的煙幕,用來掩蓋一個更大的勢力,即俄羅斯的野心和貪婪,它想奪回它在高加索地區的舊屬地。將這些民族吸收到俄羅斯,將給他們帶來與車臣人享有的差不多的『自決權』——也就是說,根本沒有,就像在北奧塞梯、達吉斯坦或俄羅斯的任何其他地區沒有真正的自決權一樣。

「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無論是在高加索、巴爾干還是在中東,都無法找到民族問題的持久解決辦法。任何在資本主義基礎上『解決』民族問題的企圖都只能導致新的戰爭、恐怖主義、種族清洗和新的難民潮,陷入暴力和壓迫的惡性循環中。所有難民的返回權問題永遠不可能在資本主義基礎上得到解決。這將不可避免地意味著對稀缺資源、工作、房屋、醫療援助、教育和其他服務的競爭加劇。如果沒有足夠的工作和房屋供所有人使用,這將不可避免地助長民族或宗教緊張關系的火勢。局部改革不會解決問題。根治性的解決方案是必要的。人們不可能用阿司匹林來治療癌症!」

如果我們把格魯吉亞這個詞換成烏克蘭,把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講俄語的人換成奧塞梯人和阿布哈茲人,這就像一只手套一樣合適。真的沒有什麼可補充的了。

美國很可能在周一宣布對俄羅斯實施新的制裁,使用華盛頓迄今為止一直保留的工具來懲罰俄羅斯銀行及其更大的金融系統。

西方實施的制裁對改變俄羅斯的地位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普丁已經采取措施,大幅減少俄羅斯對西方的依賴。誠然,作為對入侵的直接反應,俄羅斯盧布跌至201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俄羅斯股市的交易也被停止。但這些影響只會是暫時的。另一方面,如果制裁導致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被切斷,這將產生災難性的影響,然後我們將預期食品和燃料價格將進一步上漲。

我們應該采取什麼態度?

在目前的情況下,媒體不可避免地加大了宣傳力度。這樣做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促進烏克蘭人民的利益和福祉。相反,他們的利益在帝國主義的祭壇上被冷酷地犧牲了。

我們必須保持堅定的階級立場,不要讓自己被帝國主義的謊言宣傳機器拖累。

我們支持普丁和他所支持的俄羅斯寡頭的利益嗎?不,普丁不是工人階級的朋友,無論是在俄羅斯、烏克蘭還是其他地方。對烏克蘭的入侵只是他自己犬儒和反動意圖的延續。

但這不是我們此時應該問自己的問題。問題是:我們能否以任何形式出現在美英帝國主義的同一陣營中?我們能不能直接或間接地與北約這個反動的帝國主義團伙聯系起來?或者與強森和戰爭販子莉茲·特拉斯(Liz Truss),或者那個布萊爾派叛徒斯塔默聯手?

對付普丁是俄羅斯工人階級的任務。我們的鬥爭是反對帝國主義、北約和我們自己的反動保守黨政府以及那些可悲的所謂工黨領導人,他們是其犯罪伙伴。正如列寧一直堅持的那樣:主要的敵人就在國內。現在是我們提醒自己注意這一事實的時候了。

完筆於2022年2月24日,倫敦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