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恆大危機和中國特色資本主義

中國統治者們正在發現,在資本主義體制之下,經濟的增長過後必定迎來下滑。負債超過3000億美元的房地產開發商恆大即將面對倒閉,危機幅度讓人想起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中國政府目前正面臨著與十多年前的美國所經歷的同樣的困境,而其只能眼睜睜地注視著資本主義危機的深淵。(按:本文原文於2021年11月1日發表。譯者:Affroins)


恆大是什麼?

中國過去十年的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住房建設的熱潮所推動的。房地產業現在約占中國GDP 的 30%。多年來,恆大一直是其中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其依靠著借入無可延續的大量融資來建造住房。他們甚至還從自己的員工那裡借錢來保持建設。

而另一家房地產開發商,福建福晟則采用了所謂的「3691」模式:3個月開工,6個月開盤(還在建),9個月建成,並返還一年帶利息的資金。這種驚人的速度是由房地產泡沫的狂熱性質以及它為了競爭而不得不承擔的巨額債務所決定的。而不出所料,福建福晟已經違約了。

假設房價會繼續上漲,那整個行業都在不斷地借入巨額資金。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表示,中國房地產業內的總債務現為 2.8 萬億美元,占整個中國 GDP 的 18%。一旦泡沫破裂,房地產價格停滯或下跌,房地產開發商的債務負擔將會把中國經濟帶進深淵。

這正是恆大目前所發生的事情。它是國際上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同時,負債總額約占中國 GDP總額的3%

因此,它的崩潰先是威脅到了世界中的第二大經濟體,緊接著將會蔓延到整個世界經濟。

那它究竟為什麼會崩潰呢?一看到這種永無止境的債務旋轉木馬的不可持續性,中國政府就限制了公司相對於其規模的借貸金額,以防止更嚴重的崩潰。然而,這似乎引發了可能已經失控的「硬著陸」。

而與其密切相關的公司也正在倒閉。規模較小的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Fantasia Holdings)剛剛拖欠了債務。當代置業(Modern Land)在本周也要求將 2.5 億的美元債券的還款期延長三個月。新力(Sinic)和上述的福建福晟也出現了違約。

危機

按價值計算的房屋銷售在 9 月份下降了 17%,在 8 月份下降了 19.7%。在某些情況下,開發商甚至迫切希望以 30% 的折扣來用現金的方式去出售房產。

由於房地產占中國 GDP 的 30% 之高,並且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而中國又是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所以其價格的快速下跌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恆大不僅是一家房地產公司——它還擁有汽車業務和許多其他的投資。而其他中國公司也將在恆大進行大量的投資。它的危機將直接導致其他部分的危機。

房地產占中國 GDP 的 30% 之高,並且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圖片來源:Windmemories, Wikimedia Commons房地產占中國 GDP 的 30% 之高,並且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圖片來源:Windmemories, Wikimedia Commons

但為什麼房地產泡沫會成為經濟的主要驅動力呢?為什麼中國又似乎是重復了美國導致次貸危機的行為?

在2008 年,中國實際上陷入過短暫的衰退。數以百萬計的工人被解雇。但在隨後的幾周內,由於規模巨大(約 5,860 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措施,經濟再次增長,這讓人們普遍認為,這不僅使中國,也讓世界經濟也脫離了徹底的蕭條。但因為當時的中國是資本主義經濟體,所以這種刺激實際上是通過債務的急劇膨脹而不是生產計劃來實現的。

如果說2008年的中國的民營企業在抑制投資、裁員,那是有充分理由的,其就是由於,金融危機期間世界市場所能夠吸收的汽車、服裝和手機的數量是有限的。這個問題並沒有因為中央政府下放巨款而消失不見。危機四伏的全球市場的「需求有限」依然存在。

因此,如果國家在絕望中用廉價信貸注入這些公司,那他們也不會用它來建造更大的工廠,去生產更多他們賣不出去的產品,而是會選擇花費在投機行為之上。

各種公司,包括表面上是國有的公司,開始將多餘的資本借出,用它來進行投機,而不是投資於生產。而國有鋼鐵公司創建了金融分支,即向房地產開發商提供貸款的影子銀行。這些金融分支變得比其核心業務是更加有利可圖的了。

正如馬克思所解釋的那樣,信貸允許資本擴張超出其自然極限,並暫時克服它的危機——但代價是,當這些債務必須償還的時候,其則會引發更大的危機。

發行的債務越多,它的效果就越差。現在需要大約 4 美元的債務才能使中國經濟產生額外的 1 美元的增長,而在刺激計劃之前,大約需要 1.4 美元。這是因為額外的債務主要被用於償還現有的、不可持續的債務,而不是用於創造新的生產力。

換句話說,有大量的壞賬即將違約。2008 年之前,中國的債務總額約為 GDP 的 160%。到 2016 年,這一比例高達 260%。

中國政府通過債務為刺激計劃提供資金,因為在市場經濟中,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刺激增長。他們無法啟動生產計劃,因為經濟的杠杆掌握在私人手中,而其動機是盈利而不是滿足社會需求。

泡沫破裂

恆大不背負越來越多的債務就無法生存的事實表明,它從根本上就是不健全的。

在這方面,恆大就像中國資本主義潛在危機的一個縮影,只有借越來越多的錢才能保持增長。在全國 15 家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中,只有一家完全遵守政府頒布的新 「三條紅線「來阻止過度借貸。這個問題是普遍而深刻的。

政府采取這些措施是為了在信貸泡沫變得過大之前就破滅掉它。而問題是,這個泡沫可能已經太大了,以至於其破滅已經不是政府所能控制的了。

沒有證據表明有救助恆大的計劃。且目前還不清楚它是否可以獲救。因為這樣做會導致他們所謂的「道德風險」——失控的債務會更加脫離掌控,因為公司會被鼓勵舉債以達成更快地增長,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政府最終會救助他們。

恆大的拯救行動也異常復雜。僅恆大就有 160 萬套未完工的房屋——如果加上其他陷入困境的開發商,這個數字甚至更高。這些計劃外的已經被買斷的房子將如何完工?正如《經濟學人》所解釋的那樣,「如果項目要繼續運行,地方政府可能需要接管其運營,這需要在數百個城市進行復雜的談判。而這一切能否實現還遠未明朗。」(23.10.21)

此外,拯救一家被認為是中國億萬富翁過度貪婪而導致這種結果的典範的公司,將嚴重破壞習近平將自己描繪成削減富人規模並制止不負責任的經濟行為的企圖。

如果國家試圖再次通過用更容易地借入越來越多的資金來解決危機,用中央銀行的廉價資金來充斥市場的話,那麼它將來只會重演導致如今危機的周期。就像歐元區危機期間的歐盟一樣,中國只能推三宕四,什麼也解決不了。歐洲的經驗顯示了什麼?像希腊這樣的國家負債累累,因此下一次金融危機無疑會再次出現所有相同的問題,例如歐盟解體的危險。西方中央銀行注入經濟的虛擬資本不僅推遲了清算的日子(並使其更糟糕),而且還造成了以「僵屍企業」 (應該破產但通過承擔越來越多的政府支持的債務來維持生計的公司)為代表的停滯經濟。如果他們走這條路,那這就是中國的未來。

另一方面,不救助恆大而任其違約,將導致房地產市場的崩盤,從而導致中國的金融危機,進而引發全面衰退。而這反過來又會將許多其他國家也推入蕭條。

恆大危機揭示的是資本主義體制的局限性。中國資本主義的繁榮已經窮途末路,其只能依靠虛擬資本的巨大泡沫來加以維持。

中共政權的一些「左翼」支持者聲稱,中國政權只是在執行一項長達數十年的計劃,即利用資本主義為社會主義奠定經濟基礎。如果這是真的,而且該政權是真正的共產主義政權,那麼他們肯定會將這場危機視為該計劃的高潮。在這種情況下,對於權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的、且一直在樹立左翼形像的習近平來說,這場危機將是將恆大等多家公司國有化,並且開始向計劃經濟轉型的絕佳機會。但這當然是不會發生的。

事實上,我們可以在最近的另一場危機中看到與此相反的轉變。由於煤炭價格的大幅上漲,中國部分地區出現了停電。由於政府對可以向消費者收取的能源費用設置了上限,許多的能源生產商在用如此昂貴的煤炭生產和銷售能源時變得無利可圖。所以他們索性干脆關掉了發電機,而其導致了數百萬普通中國人的突然停電。那麼,政府是以國有化的方式來應對這些暴利的公司了嗎?與此恰恰相反——他們正在考慮取消能源價格的上限,這樣即使煤炭價格飆升,生產商也可以繼續生產和銷售能源並從中獲利(《經濟學人》,23.10.21)。而為維持這些利潤付出代價的則是中國工人階級。

中國危機=世界危機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使整個世界經濟都陷入了深刻的危機。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是中國人開始了自己的房地產泡沫,阻止了這場危機演變成蕭條,而這現在正在導致一場類似於次貸危機的危機。2008 年金融危機後,大量信貸流入中國經濟,創造了中國對原材料和資本商品的需求,從而提振了德國和澳大利亞等許多經濟體。

今天發生在中國的危機,極有可能可能會像 2008 年始於西方的危機一樣,以類似的方式影響著世界經濟。然而,世界其他經濟體從未真正從 2008-2009 年的金融危機中的不穩定中恢復過來,再加上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破壞性影響,這種危機將加劇這種危機。再者,與上次危機不同的是,這一次國際上將不會再有中國這樣的國家來消化這場危機了。

今天發生在中國的危機,極有可能可能會像 2008 年始於西方的危機一樣,以類似的方式影響著世界經濟。//圖片來源:公共領域今天發生在中國的危機,極有可能可能會像 2008 年始於西方的危機一樣,以類似的方式影響著世界經濟。//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中國的企業債務占全球企業債務的 31%。而中國的企業債務占 GDP 的比率也同樣位居世界前列。因此,中國的信貸緊縮規模將足以撼動世界市場並蔓延至整個世界經濟。

事實上,房地產行業以外的一些負債累累的中國公司已經出現 「現金緊縮」的情況了,他們在這個不確定的時期發現他們無法借到其現在所急需的資金來渡過難關。恆大本身就欠了離岸債券持有人數十億的美元,而他們將第一個遭受違約。

有人說,由於最近發生的「脫鉤」,中國的危機不會嚴重影響整個世界經濟。雖然保護主義的抬頭是一個非常真實的現像(對資本主義來說不是一個健康的現像),但中美和歐盟之間新出現的貿易戰遠不足以使中國經濟與西方經濟「脫鉤」 。 中國經濟的規模和中心性太大了,以至於不能允許這樣的分離發生,更不用說是在一夜之間了。

盡管由於保護主義興起以及擔心在習近平政權下他們的投資可能不安全,歐洲和美國企業將減少對中國的投資,但這也僅限於此了。今夏,歐洲商會的一項年度調查報告稱,由於中國在大流行中的迅速恢復,歐洲企業實際上正在增加對中國的投資並准備將供應鏈轉移到那裡去。近 60% 的歐洲公司計劃在 2021 年擴大其在中國的業務,高於去年的 51%。而其給出的最常見的原因是中國的利潤率較高。

最近發生的事件,尤其是恆大可能的違約,可能意味著這些增加的投資將不會發生。但就在幾個月前,大多數歐洲企業還計劃著增加對中國的投資這一事實表明,在資本主義帝國主義階段,「脫鉤」是有限度的。

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為 13.6%——是所有國家中最大的,這一事實證明了這一點。它占 2013 年至 2018 年全球所有增長的 28%,是美國的兩倍。毫無疑問,拖延已久的中國資本主義危機將把世界經濟推向危機。

不平等

幾十年的資本主義繁榮徹底改變了中國社會。極端不平等是它的明顯特征,它影響著該政權的每一個念頭。今年1月,習近平宣布,「

我們決不能允許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決不能在富的人和窮的人之間出現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正是這樣的言論使習近平被視為是某種存心廢除資本主義的「新毛主義者」。但正如他的整份演說內容所揭示的那樣,他並不反對資本主義的不平等,只是反對資本主義的「過度不平等」,而這種「過度不平等」已經威脅到資本主義的生存能力了。

雖然中國現在擁有幾乎與美國一樣多的億萬富翁(698 對 724),並且議會比美國富裕得多(中國前 20 名的商人兼立法者的身價達到驚人的 5340 億美元),但另一方面,「超過 28% 的中國的 2.86 億的農民工沒有自己的廁所。根據 2016 年的一項研究,在中國農村的部分地區,16-27% 的學生患有貧血症,由於缺乏維生素和鐵元素。」(《經濟學人》2.10.21)

中國的不平等增長如此之快,它從世界上最平等的國家之一,到現在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其基尼系數(衡量經濟不平等的指標)略高於美國和英國。中國大城市的生活支出現在是世界上最難以負擔的地方之一。

階級意識的加速並不是因為不平等本身的存在,而是因為不平等的迅速加劇。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國的階級憤怒如此之高——他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精英們的極端財富是不自然和不公正的,是違背了國家的共產主義價值觀的,是通過公然腐敗獲得的。

中國青年之間也存在著深刻的異化。他們感覺自己就像在跑步機上跑步,無法取得任何進展,而蓬勃發展的資本主義經濟卻創造了巨大的針對成功的壓力。這種「跑步機」效應與房地產泡沫有關——讓人們繼續工作的經濟增長也將住房成本推高到了讓年輕人完全負擔不起的水平。

許多年輕人認為中國經濟的增長不是偉大的愛國成功,而是其他人的成功——腐敗的富人的。他們有階級意識,但當局不允許他們去表達這一點,盡管他們偶爾會找到某種占時的發泄口。

波拿巴主義

對這種不滿的政權意識是習近平轉向「左翼」的原因。他正試圖在抗議和罷工爆發之前采取行動,先發制人地將自己確立為「站在人民一邊對抗富人」的人。例如,該政權剛剛勒令恆大老闆用自己的財產來償還公司的部分債務。

但對於富人的每一次攻擊,都伴隨著一種保證,即這政府不會走得太遠。例如,「9 月 6 日,副總理劉鶴試圖安撫私人商人,稱他們的努力對國家經濟至關重要。」 (《經濟學人》 2.10.21)

在提出「共同富裕」的口號後不久,黨就花時間向資產階級保證,共同富裕不會通過「殺富濟貧」來實現

當局對中國社會不滿情緒的意識是習近平“向左轉”的原因。//圖片來源: kremlin.ru, Wikimedia commons當局對中國社會不滿情緒的意識是習近平「向左轉」的原因。//圖片來源: kremlin.ru, Wikimedia commons

資本主義被引入中國正是為了維護國家官僚機構的權力和特權。他們不一定打算以完全成熟的資本主義結束,但也不打算為社會主義而戰。他們將資本主義投資、以利潤為動機和獲取先進技術視為增加財富和權力的手段。

他們認為他們可以管理這個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確實做到了,因為它使中國這個國家變得非常強大。

但這個看似萬能的政權卻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資本主義的矛盾要更為強大。正如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所描述的那樣,通過將資本主義變現,這個政權就像「一個巫師那樣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喚出來的魔鬼了」。

中共執著於穩定。十年來,他們目睹了西方國家因資本主義危機而愈發的不穩定,而他們也注意到了這一點。2015 年,托克維爾(de Tocquville)的《舊政權與革命》成為了高級黨員的必讀讀物

去年,習近平特別引用托馬斯·皮凱蒂(Thomas Piketty)的《21世紀資本論》來警告,黨必須遏制不平等,以保持社會穩定。

看到 2008 年經濟危機對西方造成的不穩定的影響,中國國家的官僚機構正試圖走在遏制前沿並「負責任地執法」,以確保其體系的穩定。但如果你接受資本主義,你就必須接受資本主義的規律。與所有資本主義政權一樣,它只能通過長期增加矛盾的手段——發行債務——來維持穩定。換句話說,通過在未來制造更多的不穩定性。

他們正走在不能永遠保持平衡的鋼絲上。資本主義危機正在追趕中國。這場危機將改變它和世界。在過去的 30 年裡,由於中國進入市場,世界資本主義得以苟延殘喘。而其現在餘地已經被耗盡了。中國的未來不會像過去那樣。中國經濟的危機是我們進入前所未有的動蕩和階級鬥爭時代的另一個標志。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