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精選

長榮罷工,讓大家看見工人的力量

在台灣,超過100名長榮航勤員工在元旦「依法休假不加班」,發起了一場罷工。根據民航局截至一月一日的統計,總計79班次航班受影響,包含入境航班35班次、出境航班44班次,其中延誤超過15分鐘航班有49班次,出境客機平均延誤124分鐘,入境客機平均延誤119分鐘。我們可以注意到,很多資產階級媒體蓄意地將這件事推到長榮航勤的工人上,指責他們「貪心」。也有很多所謂的資產階級學者大聲叫嚷著,獲利的不同,不應該成為工人們「合理休假」的理由。雖然因為疫後的旅遊業還沒有完全地復甦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導致事件本身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但這整件事的起因,以及後續可能發生的結果,都能帶給身為馬克思主義者的我們許多啓示。它指明了兩件事情:資本主義的高度剝削,以及工人階級行動的强大力量。

不合理的年終獎金發放制度

長榮海運今年在前三季,憑藉著貨運運輸,便已經大賺超過3000 億的臺幣。這是因為跟航空運輸不同,海運主要載運的是民生相關必需品,從個人電腦、健身器材、到衣服等等。隨著疫後製造業的復甦,以及部分地區宅經濟的爆發,貨運業的需求從而提升,也導致運力吃緊以及運費的提升。

與此同時,長榮航空並沒有由此同等受益,其前三季的合併營收僅為約986億臺幣。疫情本身導致了載客數的下滑,從而影響了公司的收益。然而,出國班次並沒有因為疫情政策而有大幅度的下滑,客機主要都被用來作來載貨。而長榮航勤的員工除了持續接待旅客之外,還要幫忙把貨物載運上飛機,機坪裝卸,甚至也要幫忙消毒清艙。然而,儘管勞動强度不減反增,長榮集團的高層卻對長榮航勤的工人大加剝削、奪走他們的勞作果實,爲了捍衛自己虧損的財務狀況,僅發放一個月的年終獎金。與此同時,長榮海運的員工則收到了平均45個月的年終獎金。

在資本家的眼裡,如果工人的勞動力,沒有能為他們盈利,那麽工人們已經付出的勞動就失去了價值,不配領取他們與相應勞動所相匹配的薪水。這也是某些資產階級的經濟學家所叫嚷的。不過,我們必須理解到,這只是資方們的藉口——工人付出了如此多的勞動,他們得輪流加班,以應對人力不足而付出了十足心血,他們就完全應當、且必須收到相應的報酬,而不是任由資方的心情隨意決定工人們的所得。

長榮海運的員工能領到平均45個的年終獎金。與此同時,長榮航勤的員工只能收到1個月的年終獎金,顯現了巨大的差異。// 圖片來源:Evergreen Marine Corp

1萬元的「激勵獎金」

很多人可能會好奇,為何工人們得輪流加班來應對不足的人力?公司不是應該要補上不足的勞動力保持運作嗎?然而,我們必須理解到,資本主義企業不是為了要保證勞動者的生活健康幸福,而是為了讓企業家、資本家賺錢而存在的。在能保持甚至提升利潤的情況下,當然公司不會吝於請人招工。但當情況相反、利潤不斷走低時候,那麼這些資本家們就會三思而行,然後往往爲了保障企業的利潤而對工人痛下毒手。

但是或許讀者還會有另一個問題:那麽為什麼長榮會面臨人手不足的情況?我們這裡就不得不討論在這之前發生的1萬元激勵獎金」事件了。在上一個年度,即便長榮航勤的員工盡力地完成了公司指派的任務——尤其那時候的疫情更為嚴重,除了基本的機艙清消之外還需要消毒所有的行李,需要的心力絕對不會比現在更少——然而員工們最後只收到了一萬元的「激勵獎金」,而這就是管理階層覺得他們的勞動所值得的。

當然,我們也預期有人會說這是額外的獎金,跟一般的薪水不能相提並論。然而,我們必須要在這裡提出我們的質疑:激勵獎金真的是「額外的獎金」嗎?激勵獎金本來就應占據應付的固定薪水中的一部分,但是資本家為了少付固定薪水,而將其中一部分拿來做獎金的方式發放,用獎金當作胡蘿蔔吸引工人賣力,這樣子就能夠合理的將其跟公司的營收掛在一起,從而達到他們的目的。

先前已經不合理的、剝削性的獎金分配也導致了¼員工的出走,大大地打擊了公司的人力,也導致了留下來的工人必須扛下所有剩下的工作。資本家本可以透過提高薪水的方式來持續招募人力,不過當這樣會導致公司營收減少時,那麼公司寧可不要增加員工數量。畢竟工人的勞動强度是不在資本家的首要考量中的,他們自己的利潤才是頭號考量。這個現象可以從部分員工接受媒體訪問時的談話證實:長勤與機勤的員工調薪幾乎是本部員工的一半,而且因為沒有足夠的人手,公司將洗衣部的員工調去支援保養部。然而,即使這些都是高層早已知道的事,可是他們完全撒手不管,導致大量員工必須長期加班。

依法休假不加班

在這樣的背景下,大部分的員工們選擇了在1月1號當天「依法休假不加班」。這其中很多人是臨時向公司請假的,這樣子的突襲行動也讓長榮航空沒有辦法即時調上人力,也導致了約50 班的延誤。當然,因為現在還不是旅遊旺季,所以並沒有造成資方太大的損失。隨著元旦假期的結束,部分員工選擇了回歸工作。為了應對這種情況,長榮資方選擇了從高雄調派人力支援,甚至連董事長,總經理等等高層都親自下來搬行李,雖然他們在這方面完全是毫無經驗,也鬧出了許多的笑話,資方依舊不願意與員工協商。這是因為,資方吃定了員工總有一天得回到崗位上來——與其提高這些人的保障、以後要付出更高的薪水、保證更多福利,不如提供更高的誘因給派遣員工,因為他們隨時可割可捨,不用提撥退休金等等。在撰寫的當下,我們尚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結束,但是,我們可以從這次的經驗看到不同方面的反應,以及我們可以學到的經驗。

長榮航勤董事長陳有玉正在搬運行李。// 圖片來源:聯合報

工會的聲援

這次的長勤航勤的罷工抗議也獲得了許多其他工會的支持。首先,長榮航空企業工會表達了地勤人員的同情,認為資方應該體諒他們平常為公司的付出,而非合理化血汗的勞動條件。與此同時,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也出來呼籲受影響的班機駕駛可以多多理解地勤人員的薪酸,適時地給予地勤人員支持,也希望長榮集團可以正視這次的事件,並檢討內部的獎金發放機制。其中的工會的長榮分部更直接點出了內部長期以來的弊病——即便工會要求企業應該考量疫情時期大家共體時艱,把盈餘用在改善勞動條件,然而最後出來的調薪以及獎金公布事項仍讓大多數的機組員工失望。顯而易見,資方並不把將員工的福祉擺在第一位,對資本家來說,利潤永遠是企業的第一要務。

雖然長榮跟華航的競爭非常激烈,然而到了這非常關鍵的時刻,資本家們總能暫時放下紛爭,有志一同地面對工人們的抗爭。除了派遣員工之外,長榮集團嘗試想要從其他企業裡面調派人力,也將如意算盤打到了他們在台灣的最大競爭對手華航那裡去。與此同時,長榮航空透過桃機公司,想要向桃園航勤借調人力支援,藉此抵銷罷工所帶來的影響,並獲得桃園航勤的同意。

然而,桃園航勤工會立刻發表聲明,反對桃園航勤此一舉措,並要求工會成員以及管理層不得協助長榮集團蓄意破壞罷工一事。這也使我們理解到,當面臨階級抗爭的時候,工人們必須團結在一起,不能受到資本家的蠱惑。否則,雖然可能工人們會有一時的收穫,但是接下來會透過別種方式讓工人們的權益受到損害。與此同時,桃勤工會與管理層也有勞資糾紛還沒有解決。

資產階級的打手

我們不能指望一個由資產階級控制的政府,可以幫工人爭取到合法的權益,這個可以從以前政府官員以及立法委員對於華航以及長榮機師以及空服員罷工的態度就能一清二楚。政府很樂意在資本家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跳出來幫忙干預以及摧毀工人運動,很多人常常聲稱政府不代表勞資雙方,而是一個「公正的」裁決者,但我們也知道,政府既然是由資產階級政客把持,那麽想當然地,在關鍵的時刻,政府總是會背叛工人階級。這也可以從交通部還有桃園市長張善政的評論裡面顯現出來。張善政宣稱他有持續關注這波罷工潮,並鼓勵「勞資對話」。這是非常明顯的甩鍋行為——因爲資方明顯完全連對話都不願意,更遑論解決事情。

事實上,任何一位資產階級的政客都會說出一樣的話,理由也非常的簡單——身為資產階級的傳聲筒,他們非常清楚資本家的能耐,而政府的干預不是在他們能自己解決問題的時候,而是在運動太過巨大,威懾到資產階級統治的時候。「勞資對話」本身就是個假議題,因爲這個名詞的前提是勞資雙方(即工人與資本家)的勢力是相等的,但是在臺灣,「勞資對話」其實是「資方說話」。在之前罷工的抗議上,我們可以看到資方是如何無視法律,威脅勞工不得繼續罷工,那麽在這種基礎下勞資對話根本就不會存在。與此同時,交通部也已經針對可能的後續行動放話,做好隨時準備摧毀工運的準備。

總結與前瞻

本文封筆之際,隨著相關桃勤工會成員與長榮董事長達成共識,達成了部分經濟訴求:包括夜間津貼,要從50元調升到75元,調薪4%制定薪資結構,增加操作和技術津貼,以及員工職等10年常態晉升,非正職員工公司也應該提出轉正的時程表。這次的罷工潮展現出了一些的退潮現象,但是情勢尚不明朗。無論如何,我們都有必要持續關注這一波的行動並提供支持。然而,為了使今後的其他罷工能夠成功,我們有必要就當下的情勢以及過往的經驗進行分析。

首先,長榮航勤本身是沒有工會的。這次的罷工是長勤的員工自發性的行動,而不是組織起來的。一方面,這顯示了越來越多臺灣的勞工已經受夠了所謂勞資和諧的空話,而起來爭取屬於他們的權利。一方面,我們也要指出,自發性的活動雖然亮麗,但並不能夠持久。罷工並非休假不去上班,而是希望能夠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但在缺乏工會的情況下,這將會變成一項艱鉅任務——勞工們要如何團結提出自己的訴求,並在面對資方各個擊破的壓力下不退卻?

諺語「團結力量大」是非常有啓示性的。當只有一個人提出訴求時,那個人會被視做為問題處理掉。然而,當一群人組織起來時,資方就不能再忽視勞工們的力量了。工人階級必須團結成一個爲己的階級行動才能贏得勝利。桃勤與長勤工人必須要先學會團結空服員、機師以及其他相關在同一工作場所的勞作的其他工人。長久以來工人運動一直有「各掃門前雪」的傾向,當然受限於資源,要求空服員工會爭取地勤的權益可能是不太務實的,但是這不意謂著空服員不用去爭取地勤的支持。而這只有通過工會的合作才能達成團結,也只有如此才能避免資方各個擊破。

其次,一份及時的,在工人之間可以閱讀的通訊報在罷工時是非常重要的。主流媒體,作為資本家的傳聲筒,會想方設法打壓工會運動,而這也在之前的運動中一次次地獲得證明。像這次的行動中,主流媒體惡意地將罷工的焦點放在長榮海運的45個月年終上,企圖將整件事情描繪成長勤的員工貪婪無度,而非專注在血汗的勞動條件。一個月的年終只是壓垮勞工的最後一根稻草。透過通訊報,工會才能統一勞工的意見以及訴求並駁斥主流媒體的抹黑。

最後,工人們必須理解到,工會的力量只能讓資本家暫時地妥協,而不能真正的改善這個腐敗的體制。而諸如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類屬於資本家的政黨不會成為工人的政黨——大多數時候他們更樂意為他們的資本家主人摧毀一切反抗的力量。工人只有將自己的政治能量組織起來,組織一個代表自己階級利益、反對資本霸權的工人政黨,才有辦法真正地與資本家相抗衡,並最終打倒資本家、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工人國家。這些目標需要長期達成,而我們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必須瞭解資本主義、將自己組織起來,才能學習歷史的和當代的經驗,幫助工人組織自己、提出相應訴求,最大限度爭取工人的權益。

隨著烏俄戰爭,高速的通漲以及持續下滑的生活水準,越來越多的勞工已經認清資本主義的本質並組織起來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即便在臺灣,一個聽到「共產主義」就聞之色變的國家,也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工人運動。資本家們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打壓工人運動的行爲會越來越激進。也因此,工人們不分國家族群,必須團結起來才能同資本家抗爭。然而,這僅僅只是第一步,除此之外群眾必須放棄對改良主義的幻想——在資本主義底下改良主義僅僅是一個止痛藥。工運活動會迫使資本家作出暫時的讓步,但這還遠遠不夠。同資本主義的抗爭只有在勞苦大衆推翻資本主義政府,並將生產資料充公時才算是屬於勞工自己的一大勝利,而非資本家的大發慈悲給予的蠅頭小利。

這次的抗爭只是一個開始,而真正的同資本主義的戰鬥正要拉開序章。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同臺灣勞工們一同奮鬥,並提供馬克思的觀點以及分析,幫助組織工人階級為一個戰鬥的階級,走向一場真正的解放。火花正是爲了達到這些目的而創立的革命組織,因此誠摯邀請所有真誠希望改變的有志之士加入我們這份革命事業!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