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時事分析, 精選

炎上博客來:捍衛工人的權益

通常,在年末的時候新聞更多是會專注在跨年晚會,或是總統可能會在元旦文告說了幾次中華民國之類的政治新聞。然而,隨著貧富差距的擴大,資本家加強的剝削,生活條件的惡化,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自身的勞動權益,像這次在網路上討論熱烈的博客來阿嬤事件。這次的事件,不僅可以使我們更能體悟到資本主義的真貌,也使我們更能理解到無產階級群眾的力量,為我們馬克思主義者的工作以及任務指出方向。

炎上博客來

單口喜劇的粉絲可能會知道在今年年初有「炎上王世堅」的表演——一群人,包括但不限於資產階級政客,演藝人員,會針對王世堅,一個從屬於民進黨(但顯然也因爲在某些立場上與民進黨不同,也在黨內被「炎上」,有些黨員甚至要求開除他)的資產階級議員,還有彼此的新聞互相開損。

不過在這之前的2022年十二月底,有一場「炎上博客來」的活動也值得我們關注,因爲這件事在網路獲得的討論度絕對不會遜於「炎上王世堅」,所帶來的啟發,對勞動階級,也絕對大於「炎上王世堅」事件起因在於,有一位清潔工阿嬤因爲公司要節省成本的關係,而遭到資遣。當然,在資本主義底下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馬克思在幾百年前已經教導過了,這種事情發生不是因爲資本家以開除人爲樂,而是因爲在資本主義下,對利益的追求總是第一要務。對資本家來說,沒有什麼能夠比賺取更多的利潤更加另人快樂的了。如果聘請更多的員工能夠使資本家擴大他們的利益,他們絕對非常樂意。反之亦然,如果削減員工的數量能有效壓低成本,使得資本家能夠在惡劣的市場下繼續發大財的話,他們也樂意把資遣單丟給無產者,即便他們可能會因此流落階頭等。這位阿嬤不幸地只是其中一位。 

然而,當清潔工阿嬤收到資遣通知單時,赫然發現,自己並沒有辦法享有勞基法上應有的權益,包括救濟金等。當然,我們不應該被勞基法這個字眼給迷惑住——勞基法並不是一個爲了無產階級工人的權益而設的。

正如列寧所説,資產階級國家的存在是爲了「調和階級的矛盾」,不讓秩序完全失控,影響到他們的資本家主人——當然,身爲馬克思主義者的我們都知道,其實就是「鎮壓無產階級」,不讓他們的存在威脅到資產階級對群眾的統治。勞基法的存在,是國家爲了安撫被資本家柔躪的無產階級,代表資本家施予他們小恩小惠,確保他們不會團結起來對抗資本家。 當然,這也並不意謂著資本家可以隨意毀棄他們對無產階級的保證,即便這種保證也無助於改善無產階級的悲慘處境。這次的事件,也使我們更能理解到,資本家可以隨時撕毀他們的承諾,出爾反爾。

協助阿嬤爭取權益的陳又新律師// 圖像:自由時報

在同情的員工的幫忙下,阿嬤找上了律師,隨後,這整件鬧劇被全部揭開。原來,博客來當初與阿嬤簽訂的契約是「承攬」契約,而非「僱傭」契約,意即阿嬤並不屬於公司的員工,當然也就無權享有勞基法上針對失業員工的優惠。很多人看到這裡,可能會以爲阿嬤的工作像承包商性質。然而,更進一步的爆料揭發了資本家的謊言——阿嬤的工作性質並不是自由的,而是由上頭指派任務並且在他們的監督下完成的。就其他員工所說,大部分的時候工作都是繁重的,沒有太多的休息時間,但是她選擇了隱忍,爲了養活家人。但是,這就是博客來對待她的方式。如果律師沒有將這件事情公諸於眾,博客來很有可能就完全躲掉了它們本應負起的責任。

勞動局,勞動布?

這個時候,很多人可能會認爲勞動部可以在這件事上發揮作用,並將希望放在他們身上。當然,這種期望大多數時候是徒勞無功的,因爲勞動部並不是爲了無產階級成立的。身爲資產階級國家一個轄下的機構,勞動部的目的就是促進勞資「和諧」。當然,「和諧」是讓勞工消音以達成和諧。有時候,它們可能會意思意思介入一下,避免大家對國家玩全失去信心並組織起來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 最重要的,還是要確保資產者的統治。

而這次的事件可以使我們完全的了解到這點。在事件延燒了一陣之後,臺北市勞動局才跳出來隨便發了一個簡短的聲明。大家可能以為,勞動局會有嚴厲的譴責,或是宣布大規模的稽查工作環境,確保大家都是在「合意」的情況下接受資本家的剝削。然而,與此相反,勞動局僅僅說明了針對這件事可能會有的罰責,然後就回去睡覺了。並沒有任何大規模的行動,顯然把這種事當成一次性的事件,而非在資本主義底下常常發生的事。事實上,這種司空見慣的事情大部分時候媒體鮮有報道。

如果說,爲什麼這次事件能夠鬧到上新聞並引起輿論關注,主要還是因爲博客來本身在臺灣書籍販賣的市佔率極高,加上其身爲統一集團,一個在壓榨無產階級工人上也不遺餘力的企業,的一部分。當然,因爲這事情實在太過於超乎想像——公司竟然會利用阿嬤不識字這件事,誘騙阿嬤簽下一份對自己極度不利的合約,所以一分享在網路上馬上獲得大家的關注。

當然,最後的結局是好的。迫於可能的抵制所帶來的損失壓力(畢竟,資本主義底下,利益還是最重要的)最後博客來願意同阿嬤和解並賠償損失,並撤換掉了總經理,雖然,奇妙地,負責合約的人資部主管完全沒有遭到任何處分。這很有可能只是它們的權宜之計,也有可能只是它們對總經理「辦事不力」的懲處。不過,在這件事中,勞動局幾乎是完全消失的- 它們沒有任何作為,除了一個聲明。與其說它們是勞動局,它們更像「勞動布」。

總結與前瞻

不可否認,這次事件並沒有像長榮航勤罷工一樣,影響到了部份人,討論也很快的就變稀疏了。最後,這整件事也隨著阿嬤與博客來的和解暫時告了一個段落。然而,這並不表示我們身爲馬克思主義者完全沒有辦法從事件中學習。 

首先,我們必須理解到,在資產階級的統治下,承諾或是保障是沒有任何效力的。只要阻礙了資本家的統治,他們能夠隨時撕毀他們的條約。我們能在很多的新聞可以看到,資本家是如何「誠懇」的與無產階級談判,然後又「誠懇」的背叛他們自己的誓言。這位阿嬤,不過就是其中的一個犧牲者。博客來的資本家承諾要保障屬於阿嬤的權益,誘騙不識字的阿嬤簽下了對自己不利的合約,然後,在需要的時候的「撕毀」他們的保證,爲自己省下了可能要付出的成本。如果沒有那位律師的話,可能這整件事情就被資本家們掩蓋過去了。身爲馬克思主義者的我們,有必要揭發此一事實,並戳破改良主義者對於資本家的幻想——在需要的時候,它們能夠毫不猶豫的朝無產階級群眾刺向一刀,即便平常感情多麽的好,稱兄道弟。同樣地,我們也同樣不能將希望放在資產階級政客上。身爲資本家養的寵物,它們只會聽主人的命令,在適當的時候裝裝中立,欺騙無產階級群眾,讓他們以爲國家是個中立的仲裁者,然後在危機的時候跳出來捍衛主人的利益。他們也隨時能夠撕毀對「國民」的保證,爲了他們的資本家主人。

再來,這件事情使我們理解到了群眾的力量。透過網路,群眾展現了他們對於博客來的不滿,發起了對博客來的抵制。本來,博客來想要強渡關山,堅持他們的合約是在雙方「合意」的情況下簽署的,因此他們不負有責任,然而群眾的力量顯然超乎了他們的預期- 很多網友都自發抵制博客來,拒絕在他們的平台上購買書籍,也持續地在網路上討論可能更進一步的動作,也迫使他們在最後作出了讓步,撤換了總經理,並與阿嬤和解。這讓我們理解到,雖然我們平常做爲個體的時候是沒有什麼力量的,然而當群眾團結起來同資本家鬥爭的時候就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力量,迫使他們讓步。

這也讓我們了解到了組織工會的必要性。可能很多人都會認爲這是我們的老調重彈,然而各類事件的發展并沒有跳出原有的問題:工會的缺席。工會是工人聯合起來,爭取自身權益的一個強大的武器。這次阿嬤非常幸運地遇到了同情她處境的員工,幫她捍衛權益的律師,把這件形同笑話的事情分享到了網路上,讓大家看清了博客來以及資本家的真面目,最後幸運的爭取到她應得的待遇。然而,這是不足的,因爲大部份的時候,許多工人並不可能這麼幸運。很多人面臨到相同的問題時候只能默默的隱忍,然而其實不必這樣的。工人們要做的,絕對不是對資本家讓步,而是要使資本家讓步,而工會可以使工人們團結起來,團結自己的訴求並爲了大家的權益奮鬥。

最後,身爲革命馬克思主義者,我們也有義務向群眾解釋到工會的不足性。誠然,工會能夠團結大家的力量,並迫使資方做出妥協,從而爭取到本屬於工人的利益。然而,這種妥協大部分的時間是暫時的。像我們所說的,資本家不屑於遵守契約,即便他們將這件事包裝成一種大家都應該稱讚的美德。當然,只有無產階級才有必要遵守與資本家的協定。資本家不必且不會把這當作他們的義務,工人的利益隨時有可能被巧取豪奪。

因此,捍衛工人利益的真正的有效方法,就是推翻資本主義。唯有推翻資本主義,將生產資料國有化,讓佔社會大多數的工人階級控制自己的生活、生產,使國家真正為大多數人的利益所服務,我們才能真正地確保工人的權益不會被資本家巧取豪奪。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就是爲此而存在的。我們願意同臺灣受到資本家壓迫的無產階級工人同資本家鬥爭,並提供馬克思的觀點以及分析,幫助組織工人階級為一個戰鬥的階級,走向一場真正的解放。火花正是爲了達到這些目的而創立的革命組織,因此誠摯邀請所有真誠希望改變的有志之士加入我們這份革命事業!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