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官狀病毒」四處蔓延下的西安

2022年1月1日是公曆新年的第一天,可西安人民卻並沒有因此而快樂起來,這可能是他們渡過的最難忘的一個元旦節了。 饑餓、寒冷和憤怒縈繞著西安民眾,不滿蓄勢待發。 而隨著西安疫情的快速發展(目前仍在高峰期),更嚴格的管控措施正在被相繼推出。

實際上,這一次的新冠疫情比以往發生在中國各地的零星疫情都要嚴重,不僅因為本次新冠疫情為武漢疫情以來確診人數最多一次,同時還因為本次疫情夾雜著出血熱。 而中共官員在這次疫情中的各種行為,更是進一步加重了這次疫情的發展,這使得西安民眾在這次疫情中吃盡了苦頭。

正如我們先前的一篇文章指出的:

「歷史證明,資本主義,不論其政府形態、政策強硬與否,是無法解決世界性的疫情的——世界性的疫情,只能通過工人自治、國際協作來解決。」

疫情的快速發展

西安一開始的局勢並不嚴重,但隨著「官狀病毒」的迅速蔓延,各種從後知後覺到驚慌失措的荒誕行為開始陸續出現。 直到12月19日,西安每日新增確診病例高達25例。 中共官員們才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緩慢地行動起來。 而此時病毒已在這座人口近1300萬的古老城市肆無忌憚的流躥了15天(從4日算起)。

這個獨斷的政府在西安發出的第一個指令即為經典的全市核酸檢測。 隨後又發佈了全市上班人員需持48小時內核酸證明陰性結果通行的通知。 如果說,前面發生的事件只是反應不夠及時,那麼現在則是混亂與荒誕走上舞台的時候。「官狀病毒」正式開始顯現出它的威力。

西安市政府終於開始行動起來了...... 嗎?
西安市政府終於開始行動起來了…嗎?

由於全員核酸令的發佈,西安市民們不得不在雪雨交加的天氣里做核酸。 問題來了:核酸報告久久不出,出來后又很有可能已經過期(結果有效期限僅48小時)。 這樣,西安市民們就只能再做一次核酸。 結果,西安群眾們不是正在做核酸,就是在做核酸的路上。 部分市民也在做核酸的過程中因現場管理的無序與失控而感染新冠。

西安群眾不是正在做核酸,就是在做核酸的路上
西安群眾不是正在做核酸,就是在做核酸的路上

12月20日上午,含有所有民眾檢測結果資料的西安一碼通系統因暫態訪問量過大而發生崩潰。 很多人因此被困某處無法出行。 部分地方甚至出現了要求本人發誓已做核酸才批准通行的情況。 更荒誕的是,一度有傳言傳出一碼通的系統修復人員也困在了這個健康碼系統裡面。因為他們無法掃碼就無法通行,就更別提去修復系統。

西安市民的內心是辛酸的,他們用樂觀的心態應對疫情。
西安市民的內心是辛酸的,他們用樂觀的心態應對疫情。

12月21日上午,整個西安一碼通系統恢復正常。 23日,西安市政府發佈封城令並開始封城。 畢竟在許多中共官員看來,有了封城措施就基本能解決掉疫情,能萬事大吉了。然而荒誕並沒有因此結束。這次封城決定沒有任何預兆與提前告知,很多西安群眾因懼怕生活物資不夠而慌忙跑去超市搶購。 在這個過程中,病毒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快速散播,很多人因此被感染

突然的封城準備與措手不及的群眾
突然的封城準備與措手不及的群眾

12月26日,西安市政府開始對西安全市進行病毒消殺,消殺陣勢十分龐大。結果,道路因在雨雪天氣下噴洒消毒水而結冰、濕滑,多輛消殺車輛在行駛途中的相撞。到目前為止,全面核酸、封城以及消殺措施這三板斧措施皆已結束,看起來,接下來只需像其他城市一樣靜靜等待疫情的消失即可。但問題就是,四處蔓延的「官狀病毒」並沒有就此而停止下來,荒誕還在繼續上演。

最為可笑的是,十二月初,中共還十分熱衷於宣傳所謂的「中國特色民主」。然而這次西安疫情反而成了中共獨斷統治的又一反映。如果群眾真的有任何政治的決策、監督權,西安市政府也不嚴厲打壓、阻止西安人民自發組織起來的自救組織。 西安疫情又怎麼能夠演變到今日的地步?

抗疫所需要的不僅僅是官僚一拍腦袋的決策以及群眾被動的配合,正如我們先前解釋的

「抗疫的工作靠群眾被動的配合是不夠的——抗疫的工作更需要社會大多數人主動的參與。  被動的配合抗疫…… 只要依然是少數人的以官而治、逐利而治,那就無法根除行政的低效、浪費和緊缺,以及群眾的困惑與冷漠——畢竟冷漠的被治必然導致被治的冷漠。 主動的抗疫參與則是大多數人對自己生命、健康的負責,自然便會去主動瞭解現狀、參與決策,冷漠的被治也會被積極的自治所替代。 只有群眾中普遍的積極自治——由於工人是群眾的大多數,所以必然得是工人的自治——才能在本國內部有效地組織起抗疫的隊伍。」

疫情財、特供菜

12月27日,因每日新增病例連續2天破百,西安市政府徹底禁止群眾外出採購物資。這一措施使得市面上的物資、物流配送更加艱難,買菜難現象由個別、部分擴散到整體。12月28日,買菜難這一話題登錄微博熱搜。 在當天召開的所謂疫情發佈會上,有市民追問所謂的安排了買菜安排在了哪裡,回答他的只有中共官員默默念稿子的聲音。

西安群眾即買不到菜,也得不到任何官方解釋
西安群眾即買不到菜,也得不到任何官方解釋

西安群眾因西安市政府一系列無能措施而積累的憤怒越來越多。中共官僚也感受到了西安群眾積累的憤怒,宣傳機器開始全力開動進行維穩,不斷有新聞報導志願者四處送菜和各區居民收到免費菜。買不到菜這一現象在官方新聞里已近消失。

事實是,儘管送菜行動確實加大了援助力度——很多人在微博上證明自己收到、買到了菜——但是更多的人則依舊還在呼喊買菜難。 在中國官僚獨裁的體制下,這一物資緊缺的情況是完全不出意料的,我們先前所認識到的:

「中國縱然能夠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來臨時充當社區工作者,但是抗疫所需要的民眾直接參與和自治,絕非是平均每個社區增添寥寥數個幾個任務繁重(社區工作者平均有六項繁雜的工作)軍隊、員警、公務員或是黨員臨時充當社區工作者能比擬的——換言之,民比國大! 從國家機器無論下放多少人,行政資源浪費、關鍵物資緊缺的時間依然會在監督看不見的地方、反應不及時的時候出現。」

西安群眾也在送菜新聞中發現整個措施內也有嫌隙。他們發現所謂的免費菜被優先送給了機關家屬院(公務員、官員所在社區)和富人社區。這就像2020年武漢出現疫情時中共官僚們所做的那樣,最好的物資都被中共官僚與資本家的企業牢牢佔據,群眾們只能乖乖等死並被強大的維穩機器捂嘴。

確實有便宜、免費的菜。不過會優先用來作秀,之後是直供給、特供人民公僕,最後才是「人民」
確實有便宜、免費的菜。不過會優先用來作秀,之後是直供給、特供人民公僕,最後才是「人民」

新聞上的西安各區都有菜,現實中的西安各區群眾家裡都沒有菜。群眾們沒有坐以待斃,他們相互扶持、分享食品,以期能渡過這一困難時期。

既然當局無法保證食品運輸的正常運作,那麼趁疫情來打劫群眾、發疫情財場面的出現也就不足為奇了: 部分小區物業看到賣菜十分有利可圖,便與食品企業相互勾結高價賣菜,他們借以疫情防控的名義壟斷賣菜大發疫情財。 一捆小小的蔬菜是平常價格的好幾倍,而且受疫情所迫,許多群眾必須、也只能購買他們手中的菜。

看病難如…上青天

在西安市中共官員的眼裡,「成功防疫」並保住官帽才是第一位的,至於西安 群眾們的醫療需求則是不重要的和可以被忽視的。 西安群眾幾乎無法在疫情期間找到能接收和救治他們的醫院,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等死。一位女士的父親就因此死亡。

這位女士的父親在1月2日突發心臟病,急忙送去醫院救治卻都被以疫情防控和風險過高等理由拒絕救治。 直到病情危重起來,醫院才最終接受醫治請求。但此時這位女士父親的身體情況已十分危急,需立即手術。最終,這位女士的父親因醫院救治過晚而不幸去世。

這位女士受到了來自中共的壓力,目前已經在小紅書上刪除了相關視頻及文章。
這位女士受到了來自中共的壓力,目前已經在小紅書上刪除了相關視頻及文章。

還有一名孕婦(孫女士)也遭遇了類似問題。這名孕婦在1月1日晚上7點突發肚子疼,她的老公(楊先生)急忙將其送往西安高新醫院救治(極少數能看病的、政府劃定的定點醫院)。 可在孫女士到達醫院后,醫院領導以孫女士核酸過期兩小時為由將其攔住大門外拒絕救治。

入院未果,孫女士只得坐在板凳上等待新核酸結果出來(此時氣溫零下,孫女士正發生流血癥狀)以期得到救治。2個小時后,孫女士情況危急。 醫院這才急忙對孫女士進行救治。 很可惜,孫女士8個月大的孩子沒有保住。

孫女士還未出世的孩子就這樣死亡
孫女士還未出世的孩子就這樣死亡

這位兩位女士的遭遇不是孤例,很多西安群眾都遇到了類似的看病難問題。尿毒症患者無法進行腎透析、慢性病和急性病患者藥物耗盡無法買葯…… 總之,1月1日,西安市政府才發佈疫情期間就醫通知,1月3日才發佈疫情期間就醫指南。

直到1月4日孫女士流產事件發酵后,西安市政府才如夢初醒般的出面解讀和回答疫情期間的群眾就醫問題,並強調「任何醫院不得以疫情防控為由影響患者就診」。可在這期間,不知道有多少西安群眾的生命健康因此受到嚴重影響。

「隔離與清零」

1月4日,疫情依舊不能得到有效控制。這個獨斷的政府害怕他們再拿不出抗疫成績出來,自己的官帽就會不保。於是他們大手一揮,定下了1月4日必須實現社會全面清零的目標。 大批西安群眾就這樣被強制轉移到了外地隔離。

在這裡,「官狀病毒」適時地發揮了它的威力。這次的實行的隔離是倉促的、無太多準備的。在只有幾度的嚴寒天氣下,許多群眾的隔離地是即沒有暖氣、也沒有熱水。 他們擁擠在一起,並隨時有被傳染的可能。

而1月5日,西安市政府宣佈西安市已經實現社會面基本實現清零。 這看起來是個好消息,但它實際上是一個在玩弄著文字遊戲的笑話。 畢竟只要把有疑似風險的西安群眾移出西安市,就算實現所謂的清零目標了。

「為人民服務」——但一般民眾不算「人民」

從根本上來說,這次西安市群眾受苦如此之深的主要原因就是「官狀病毒」的四處蔓延。它導致了這一系列事故的發生。中共極權體制的這種高壓防疫措施,並不能真正的解決新冠疫情。

這一極權體制的本質還是為了政權的穩定、官員的官職和經濟的發展,而不是真正的為了一般民眾的健康著想。為人民服務和做人民公僕就是一張限定性質的口頭支票——一般民眾根本不算人民、只當資本家的 僕人。

正如在這次西安疫情中發生的那樣。困難時刻的關鍵物資總是優先供給中共官員與其宿主資本家,而群眾被拋在一邊,任由奸商趁火打劫。 同時,為了防疫而作出的任何犧牲都是正當的。 只要不是得了新冠而死或是感染新冠,因防疫措施而導致死亡的案例根本得不到足夠的監督,反而會被轉交給維穩部門處理。

中國當局長期向勞苦大眾宣傳,企圖教化勞苦大眾要「敢於犧牲」,可問題在於,憑什麼群眾要為了一個低效、腐敗、無能,榨取億萬群眾民脂民膏的資本主義政府一再犧牲? 就憑當大多數群眾水深火難的時候,官僚和資本家卻享受著「慶豐盛世」、做著美美的「中國夢」的這一現實嗎? 然而這些社會寄生蟲做著的美夢是建立在工人階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噩夢之上的。

從2020年至今,新冠病毒已經毒害人類兩年之久,然而各國資產階級政府卻以各式各樣的理由搪塞勞苦大眾來掩蓋他們在處理新冠疫情中的各式問題、錯誤——但其實背後的原因很簡單,正是因為整個社會為了服務於資產階級的利益,疫情才會變得如此揮之不去。 對於中國,我們絕不能把億萬人的命運交給這個獨斷的資本政府來唱這一出又一出的「官狀病毒」荒誕劇——只有工人階級掌權,施行民主的計劃經濟,讓群眾可以直接、清楚地參與疫情處理的決策,才能真正的擺脫剝削、擺脫疫情。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