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歧视

面包与玫瑰:「国际劳动妇女节」的社会主义根源

国际劳动妇女节至今已经成立了一百多于年。尽管近年来,而后替代它的国际妇女节(International Women’s Day)已成为关注妇女权利和成就的重要节日,但妇女节的社会主义起源却鲜为人知。(按:本文是《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于2014年3月13日发表的短文,简单介绍了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如何历来都站在女性解放运动的最前沿。)

布尔什维克的同性恋除罪化:是有意为之?还是大意疏忽?

俄国十月革命剧烈地改变了俄国同志人士和妇女的生活状况。1922年,苏俄颁布了第一部刑法。1918年,所有旧沙皇时代的法律遭到摒弃,经过几年的辩论后,终于产生了一部新宪法,同性恋和「鸡奸」(sodomy,这是它当时的名称)得到除罪。这对同志人士来说是巨大的进步,因为在沙皇时代,同志人士曾面临着逮捕、监禁或劳改的可能。(译者:阿椎)

从解放到刑罪化:1934年后斯大林对同性恋的迫害

1934年3月,斯大林在全苏联范围内,再次将同性恋刑罪化。此后任何牵涉到同性性行为的人,都将被判处三至五年徒刑。然而,在俄国革命的初期,同性恋已被合法化,虽然1934年后共产党的官方文献中,对此鲜有提及。今天的斯大林主义者,那些崇拜其政权的人,需要对此作出解释。(译者:阿椎)

是家务工作?还是家庭的奴役?

从一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妇女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将她们融入生产性工作,这将给她们经济独立性,使她们摆脱「家务琐事」。但是,这两个目标在资本主义下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彻底解放劳动妇女的斗争是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一部分,而两者都必须是男女工人齐心共同斗争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十月革命与LGBTQ+的斗争

曾经有一个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别者是可以从军的,一位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长,而歧视性的法律条文被移除,在证件上修改个人(社会)性别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行政事务。这个惊奇的地方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些比随便哪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的民主与人权进步的法律被树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样的法律没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马克思主义者们对这个景象并不陌生,这个国家即是苏联,而这些法律则是在俄国革命气势上升时期(1917年到1926年之间)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实施的。毫无疑问,这些法律也在后来斯大林主义反革命浪潮中,与其他所有布尔什维克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进步一同被废止、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