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歧视, 女性解放, 理论教材, 著作与文献, 马克思主义理论

是家务工作?还是家庭的奴役?

我们目睹了妇女解放斗争的愈发激烈,近年来为性别平等而动员奋斗的人数越来越多。每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会有数十万人,大多数是妇女,游走街头反抗不平等待遇。


妇女和生产性工作

从一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妇女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将她们融入生产性工作,这将给她们经济独立性,使她们摆脱「家务琐事」。但是,这两个目标在资本主义下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彻底解放劳动妇女的斗争是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一部分,而两者都必须是男女工人齐心共同斗争的结果。

工人阶级妇女只有通过从家庭奴隶解放才能赢得社会和政治权利 /图:Marlon Max

妇女实现经济独立的目的,另外还包括为了结束她受配偶以传统道德对其施加的精神迫害。其他的作用还包括让女性进一步融入社会生活,通过在生产性工作中,展示工作技巧和智力技能以提高其精神地位,有更多机会接触文化和获取对周围世界的知识,以及摆脱影响女性比男性更深的宗教成见的枷锁。因此,工人阶级妇女只有通过从家庭奴隶解放,才感到必须争取与阶级同胞同等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归结所有这些原因,数百万妇女加入劳动市场,这是从客观意义上全面强化了工人阶级。

给「家庭主妇」工资?

基于以上,马克思主义者理所当然反对为「家庭主妇」付工资这一要求;因为这不但不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要素,反而有助于巩固和证实这些妇女被家务奴役的地位,并使她们被排斥到社会生活的边缘。我们的诉求必须是所有人不分男女都有体面的工作,工资足够让他们独立生活。无论如何,我们要求所有失业人员都有失业补贴,但这补贴永远不应与是否完成家务挂钩。

在这话题上,我们看到了阶级的差异。虽然富人家庭可以通过雇佣工人阶级妇女来完成任务而从「家务琐事」中解脱出来,工人阶级家庭却无法做到这一点;或者如果他们可以部分地或暂时地解决,仍必须从有限的家庭收入抽出钱来支付,以牺牲生活条件为代价。

富人家庭可以通过雇佣别人而从「家务琐事」中解脱出来:工人阶级家庭无法做到这点/ 图:信息部门

富裕的中产阶级女性,尽管她确实像所有女性一样遭受歧视及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盛行的大男子主义,但从她的经济和社会独立的角度来看,似乎实现了其所有目标。这些女士与「同阶级」男士之间,唯有纠纷的领域是在公司、政治和国家机器中获得同等条件和特权,在福利和社会认可名额上更平等的分赃——通过压迫整个工人阶级。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妇女虽然与100年前相比取得了相当的进步,但仍然是工人阶级中特别受压迫的阶层,并且更加深沉地感受着该制度的不公正。因此,特别是今天,妇女解放的要求和工人阶级妇女的普遍诉求是互相吻合的。

家务社会化

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会为家庭事务的社会化努力。社会作为集体,必须将工人阶级家庭从窒息和异化的任务中解放出来,比如为了照顾和抚养子女家属而必须做的养家糊口、找体面的住房、打扫房屋等等数不完的烦恼,因为这种困境让父母无法充分享受生活和社会工作的果实。

就像资本主义社会,已经建立了有一点效率的(公共或私人的)集体设施来处理交通、教育、健康、电气和能源、照明、垃圾收集等,社会也同样必须创造物质条件来吸收家务工作。因此,应在每个工作场所和社区建立充分和设备齐全的托儿所和幼儿园,由公司和公共管理部门支付,同样也应有市儿童和青少年休闲和文化中心。还应在每条街道设立公共洗衣房,并在每个工作场所、社区、学校和大学设立公共食堂,在那提供健康均衡的膳食。而且都是成本价。这绝不能是由私营领域负责,那只会通过剥削工人阶级家庭为代价谋取利润,给我们劣质的服务。这必须是市议会、自治公社和中央国家机构的责任。

我们赞成在每个工作场所、社区、学校和大学设立公共食堂,以成本价格提供健康均衡的膳食/图:MaxPixel

当然,现在的政府和大商家都不想听这些话。他们反对把利润和公共资金用于这些「小事」,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代表了无法产生利润的浪费。出于这个原因,政治右翼人士和大企业家是最有动机迫使女性继续奴役于家务,无论是工人还是家庭主妇。

还有政治和社会的原因加强了统治阶级维持劳动妇女忙于家务劳动的动机。他们需要让家庭单位承受系统的压力(喂养、清洁、抚养孩子、照顾老人等),以此设置强大的路障,来阻止工人阶级家庭的斗争、组织、政治参与和文化培养。

我们的纲领

根据上述的一切,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的方案与女权主义运动中提倡的要求——为在家进行「家务照护工作」的妇女提供津贴报酬——不同。我们确信为了实现妇女解放,必须主张以下诉求:

—家庭主妇更广泛纳地融入家门外的生产性工作。不要「家庭主妇」工资,其意味着家庭奴隶制的继续存在。

—为所有失业者提供相当于最低工资的失业补贴,这些补贴绝不与执行家务挂钩。

—每个有50名或更多工人的工作场所及社区,会为0至6岁婴儿和儿童建立免费公共托儿所。

—托儿所的数量应与居民数量相符。这应由专家评估和运营。

我们将在每个社区建立托儿所,由专家评估和运营/图:Pixnio

—每个社区的儿童和青少年可享用市政文化和休闲中心,由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和教育心理学家监督。

—每个50位工人以上的工作场所均有餐厅。

—在学校和大学以及每个社区,为工人子女提供公共食堂,以成本价提供优质的膳食和菜单。

—每条街道有优质公共洗衣房,以成本价。

—为家庭中的受抚养亲属提供免费国营照护服务,由熟练的专业人员负责照顾老人、慢性病患者、身障人士和13岁以下儿童。

—在家中进行公共清洁,由经过培训的有薪专业人员执行,为需照顾儿童或身障人士的单亲家庭提供每周免费服务。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将妇女融入家门外的生产性工作是解放的一个基本要素。只有满足这些要求,我们才能防止妇女永久困于家务劳苦,并结束男人对她们的压迫。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