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香港:百萬群眾示威,反對引渡條例

今天,成千上萬的香港群眾發起了激進的遊行示威,抗議即將授權中國政府將任何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並羈押在內地的「引渡條例」。三天前的6月9日週日大遊行,可能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據組織者稱,高達100萬於人在香港潮濕的街道上游行。這意味著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參加了遊行!(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6月12日)

逼近中國的風暴

「當中國醒來時,她將震撼整個世界。」拿破崙這一著名的預言已被歷史所證實。特別是在過去20年裡,中國已經成為一個最重要的經濟大國,客觀上威脅著美國的獨霸世界的地位。但現在, 自1990年代以來,中國首次不再是對世界經濟衰退的緩衝,反而成為了其爆發點。現在的問題不僅是「中國會如何陷入即將到來的世界經濟衰退?」更重要的問題是:「經歷危機後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子?」

蘇丹:推翻巴希爾後,群眾必須反抗軍事政變

2019年4月11日,在蘇丹軍隊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總統奧馬爾.巴希爾(Omar al-Bashir)後,蘇丹人民仍然繼續在街頭上抗爭。他們拒絕服從由前副總統奧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為首的軍事過渡委員會所頒布的宵禁令。昨日,從群眾之間產生的一些口號清晰地表達了他們對這個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過渡政府的看法:「我們將不會接受另一個Koaz (編者按:當地人對極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貶稱)。奧夫,我們將粉碎你,我們這一代人將不再被愚弄!」更有甚者大喊著:「革命才剛剛開始」。

不要政變!不要戰爭!「放手委內瑞拉!」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駁斥並譴責美國帝國主義目前在委內瑞拉企圖發動的政變。我們正在目睹以川普為首的一群國家政府正企圖移除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Maduro)的政府。這是他們20年來以策劃軍事政變、準軍事部隊滲透、經濟制裁、外交壓力、煽動暴力騷亂和暗殺行動來反對玻利瓦爾革命的最新篇章。

馬克思主義者為何反對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並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

法國:「黃背心」運動、列寧,以及全國總工會的「領導」

「黃背心」運動的動員,象徵著法國階級鬥爭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重要階段。這場運動沒有政黨、沒有工會、更沒有事先存在的組織,數十萬人民加入了反對燃油稅調漲,一把掃除政府當局假惺惺的讓步和威脅。這場運動得到了廣大人民的支持。他們的決心和他們的義憤和苦難一樣深沈。面對一個不斷對工人、退休者和中產階級提高財政壓力,而讓最有錢的人享受各種「減負」(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補貼和其他退稅政策的政府,他們表達了憤怒。「黃背心」們清楚地明白,所謂「生態轉型」不過是掠奪人民、服務一小撮有錢寄生蟲利益的又一全新藉口。

中國向何處去:重返計劃經濟或是鞏固資本主義?

(譯者按:本文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在中國共產黨召開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於2017年11月30日發表的評論。文中討論了關於中國經濟性質從斯大林主義計劃經濟轉變為朝向帝國主義發展的資本主義系統,並在這個基礎上解釋了習近平的強權。編譯團隊決定不更動發表時的原文,以便讀者們比較我們當時的預測和後來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