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國際, 時事分析, 關於我們

英國工黨:「屬於這些思想的時代,是勢不可擋的」——社會主義者進來!斯塔默出去!

英國工黨的統治機構於今天投票決定,要永久禁止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其他左翼團體活動於工黨內;這將導致數千名工黨成員被從黨內開除。但我們不會被這種攻擊所嚇倒。加入我們的社會主義鬥爭吧。(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7月20日,譯者:洪磊)


大勢已定。今天晚上,工黨右翼主導的全國執行委員會(National Executive Committee)將投票決定,禁止四個左翼組織的成員入黨,其中便包括了《社會主義呼喚報》。

這一可恥而懦弱的決定是對整個左派直接的政治攻擊。現任工黨黨魁斯塔默(Keir Starmer)和右翼已經對左派下了戰書。整個左翼必須動員起來,以激進且大膽的方式作出回應。

聲援

在今天的工黨執政機構會議之前,支持和聲援的聲明蜂擁而至——既有來自高調人物的(包括左派的前任黨魁傑裡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也有來自基層活動家的。

「同志們,工黨試圖禁止《社會主義呼喚報》和其他團體,以將其成員開除出黨,這絕對是一種恥辱,」面包師工會主席伊恩·霍德森(Ian Hodson)在支持聲明中說道。

「在驅逐優秀的社會主義者的同時,斯塔默正張開雙臂迎接前保守黨人入黨,並將其黨派向右翼轉移。我們絕不能讓他們在這場清洗中得逞。我的工會完全反對禁令和禁制行為,反對回到麥卡錫式的思想控制。」——團結一致的,伊恩·霍德森,面包師、食品及聯盟工人工會(BFAWU)主席

主要的左翼組織,如「聯合工會」(Unite the Union)和「動量」(Momentum)也站了出來,反對這種右翼的逆襲。

人們清楚地認識到,全國執行委員會今天的決定是一次更廣泛的攻擊的開始,旨在將左派從黨內清除出去,並打破工會對工黨的影響。

「像這種最新的驅逐黨內團體的政治大男人主義行為,既不能推動黨在選民中的地位,也不能安撫要求驅逐他們的右翼媒體,」聯合工會的聲明這樣論斷,「歷史告訴我們,這將只是一個開始。」

類似地,「動量」的官方聲明警告說,一個「獨立的小集團」正試圖把「動量」和更廣泛的左派驅逐出黨。

工黨議員的社會主義運動小組也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了同樣的觀點,他們在攻擊工黨內馬克思主義者的問題上,引用了托尼·本恩(Tony Benn)的說法:

「如果工黨可以被欺負,或者被說服去譴責其中的馬克思主義者,那麼媒體——嘗到了血的滋味後——接下來就會要求它驅逐所有的社會主義者…以形成保守黨的無害替代品。

「因此,有人認為,英國資本主義將永遠高枕無憂,而社會主義則將被擠出國家議程。」

清黨

來自工黨總部內部的報告加強了對更大範圍清洗的擔憂。這些報告表明,官僚機構已有超過3000封驅逐信準備發出。

即使按照最慷慨的估計,這也遠遠超出了今天被正式禁止的四個團體的支持者的基礎。

這表明了右翼的真正意圖:這些禁令就像楔子的鋒利邊緣一樣,目的是將整個左翼都撬出去;他們是在把禁令作為工具,將社會主義和「科爾賓主義」的所有痕跡從黨內抹除。

左派國家委員會成員都反對禁止社會主義呼吁組織和其他目標團體的做法。在今天的會議之前,他們也發表了一份聲明,譴責右翼分子「以官僚方式壓制持反對意見的人」,壓制黨內的「政治組織的基本權利」。

然而,由於斯塔默和他的支持者占了多數,驅逐提案獲得了通過,同時還通過了建立一個新的國家選舉委員會小組的提議,在未來的類似案件中充當法官、陪審團和劊子手——再次為進一步的驅逐浪潮做好了準備。

抗議

當全國執行委員會成員在網上辯論時,數以百計的基層成員和活動家在南區的工黨總部外集會,譴責「#工黨清洗(#LabourPurge)」的最新事件。

來自新被禁組織和勞工運動的發言人向聚集的人群發表講話,強調了這次攻擊背後的政治動機。

左翼工黨議員約翰·麥克唐納(John McDonnell)發來了支持信息,並由人在台上宣讀了出來:

「我完全反對利用禁令和禁制舉措來迫使社會主義者離開工黨。

「工黨是作為一個民主社會主義政黨而成立的,由來自廣泛政治信仰和分析的社會主義個人和團體組成。

「從費邊社社員到合作社主義者,再到馬克思主義者,貝文(Bevan)、阿特利(Attlee)、拉斯基(Laski)和本恩的政黨接受了所有這些傳統,並因此變得更加強大。

「支持《社會主義呼喚報》所倡導的思想的黨員,忠誠地自願為工黨候選人當選而努力工作,並在許多運動和工會鬥爭中走在了最前面。

「禁止或取締與《社會主義呼喚報》的思想有關的成員,是與工黨一直以來的主張背道而馳的行為。

「如果任何黨員違反了黨的規則,可以用已有的程序來處理這個問題。

「沒有必要訴諸於禁令和禁制。

「人們肯定會想到的問題是,如果現在受針對的是那些與《社會主義呼喚報》的政策和思想有關的人,那麼下一個被禁止的人將會是誰呢?」

左翼導演肯·洛奇(Ken Loach)也為抗議活動發出了聲援信息:

「工黨內對民主的破壞是可恥的。

「地方黨派被關閉,他們的官員被替換或停職,會議被取消,所有這些都是在蔑視規則。

「優秀的人被強迫離開,有些人在壓力下病倒。數以萬計最有原則的活動家正在離開。

「而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大眾媒體沒有發出任何消息的情況下。為什麼?因為斯塔默是他們的人。他們知道他幾乎不會改變什麼。他提出了一些小的辨論觀點,但在大的原則上——結束私有化、保障工作中的權利、保護環境、基於人權和國際法的外交政策——他是沉默的。

「他想要一個更小的黨,沒有麻煩的活動家。這種對政黨民主的攻擊是由安撫建制派權力的決心所驅動的。

「這是對布萊爾時代的機會主義和企業權力的支持的一種回歸。

「但是,軟弱無力、不引人注目的斯塔默並不是布萊爾。

「工黨是鬥爭的一個領域,與基層運動和工會站在一起。右翼則在陰影中運作著。繼續講述正在發生的真相吧,這是我們最強大的武器!」

虛偽

《社會主義呼喚報》網站(Socialist.net)的編輯亞當·布斯(Adam Booth)也在抗議活動中發言,討論了《社會主義呼喚報》被禁背後的真正原因。

亞當說:「我們唯一被認為有罪的『罪行』,就是我們是社會主義者。」

亞當接著強調了工黨右翼令人厭惡的虛偽,他們指責黨內的馬克思主義者不認同工黨的「目標和價值觀」。

「這話從右翼嘴裡說出來很有意思:說這話的人正是破壞了工黨在2017年大選選情的布萊爾派和官僚們,是五年來無情地壓制著兩次民主當選的領導人的人,也是廢除了工黨的社會主義條款第四條,並代之以歌頌『活躍市場經濟』的人。」

「右翼指責我們是『有組織的』,是『滲透者』,是『黨中之黨』,」亞當繼續說道。

「但是,諸如『進步』(Progress)和『工黨第一』(Labour First)這樣的派別不也是有組織的嗎?而且,他們不是由大企業的外部利益集團來提供充足資金的嗎?

「他們難道不是代表建制派的滲透者嗎?他們難道不是『黨中之黨』——我們黨內保守派滲透者的黨嗎?」

馬克思主義

「斯塔默和右翼的目的很明確,」亞當說,「他們想把整個左派從工黨中清除出去,把社會主義從我們的黨中清除出去,使工黨成為資本主義可靠的傀儡。」

「這就是為什麼左派現在必須表明立場了——我們要團結起來,反對這些攻擊。」

「然而,我們不會被他們的侵略和鎮壓所嚇倒,」亞當總結道,「這些攻擊只會讓我們更加堅定。」

「他們可以嘗試封禁、阻止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但正如偉大的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所說:『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一個時機已到的思想』。而代表未來的,正是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思想。」

我們必須回到這個視角上來。正如哲學家斯賓諾莎所說的那樣:我們的任務不是哭,也不是笑,而是理解。

資本主義正處於有史以來最深刻的危機之中。與布萊爾時代不同的是,現在議程上的不是改革,而是攻擊和樽節緊縮。斯塔默和右翼除了搖旗吶喊和對大企業進行呼吁之外,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提供。

在英國乃至國際上,尖銳的階級鬥爭正蓄勢待發。巨大的壓力正在社會中形成,特別是在工人階級當中。這些壓力將以某種方式爆發出來,反映在街頭、工黨和工會上。

在這個過程中,工人階級的群眾組織將被不斷改造,而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也將變得更加緊密相關。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並不因為今天工黨全國執行委員會的決定而士氣低落或感到沮喪。相反,我們更加堅定地著手去做當下的任務:建立起馬克思主義的趨勢——《社會主義呼喚報》,即工黨和青年的馬克思主義聲音。

所有被工黨開除的人,或者因厭惡斯塔默的領導而離開工黨的人,我們敦促你們與我們一起完成這項任務。

一位工黨終身黨員的來信

親愛的同志們:

我寫這封信,是為了回應今天在黨的全國委員會上提出的「自動排除」(auto-exclude)某些成員的提議。「自動排除」這個短語來自奧威爾所著的《1984》,而不是我在1974年17歲時加入,並始終引以為傲的工黨的傳統。

在47年從未間斷的黨員生涯中,我從未投票給任何其他黨派,從未主張投票給任何其他黨派,也始終反對和那些目標與工黨不一致的其他黨派進行交易——我們工黨的目標,是沿著社會主義路線改造社會。

我年輕時曾擔任過四年的工黨青年社會主義者組織(Labour Party Young Socialists)的全國主席。這是一個擁有500多個分支機構的充滿活力的運動組織,直到它被湯姆·沃特森(Tom Watson)的官僚主義舉措成功摧毀。

和許多人一樣,我對伊拉克戰爭和將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學引入黨內而感到厭惡,因此在布萊爾時代並不太活躍。也和許多人一樣,隨著科爾賓當選為黨魁,我心中社會主義的火焰被重新點燃了起來。

自從搬到布裡斯托爾後,我在2019年大選中於布裡斯托爾西部和金斯伍德地區拉票,然後和我的伴侶簡一起,作為無償志願者,在郊區的特魯羅和法爾茅斯選區工作了四周。

在第一次COVID封鎖期間,作為選區競選協調員,我發起並制作了11期全體成員通訊報,以在最初那幾個月的艱難時期保持成員之間的溝通。

如果我因為支持 《社會主義呼喚報》——一份從未開展運動反對工黨的社會主義報刊——而被「自動排除」,我請黨內各方面的同志們捫心自問:這真的是我們黨的宗旨嗎?「聯合工會」和其他工會都認為不是。

讓我們說出事實真相吧:以虛假的組織理由開除黨籍(我和《社會主義呼喚報》從未反對工黨,也從未主張支持其他政黨反對工黨),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清洗。

這種清洗是因為,在傑裡米·科爾賓差點贏得2017年大選的驚嚇之後,統治階級和他們在黨內領導層的信徒們決定,必須確保黨對於資本主義來說是「安全」的——在這個腐敗的保守黨政府的統治結束之後,工黨要能夠充當其候補。

但是,組織措施永遠無法戰勝時機已到的政治思想。

我自豪地作為一個終身社會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站在這裡。馬克思主義一直是本黨傳統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次對《社會主義呼喚報》的攻擊並不是因為它是一個小小的『教派』。如果真是這樣,就沒有必要對它進行清洗了。不,恰恰相反,這是因為隨著資本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反復不斷地遭遇危機,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即承認資本主義作為一種制度,無法給勞動人民提供任何未來——在勞工運動的所有領域都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支持。

個人可能會被「自動排除」——但時機已到的思想永遠不會被從勞工運動中切除。

凱文·拉瑪吉(Kevin Ramage),工黨黨員,1974年至今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