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国际, 时事分析, 关于我们

英国工党:「属于这些思想的时代,是势不可挡的」——社会主义者进来!斯塔默出去!

英国工党的统治机构于今天投票决定,要永久禁止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其他左翼团体活动于工党内;这将导致数千名工党成员被从党内开除。但我们不会被这种攻击所吓倒。加入我们的社会主义斗争吧。(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20日,译者:洪磊)


大势已定。今天晚上,工党右翼主导的全国执行委员会(National Executive Committee)将投票决定,禁止四个左翼组织的成员入党,其中便包括了《社会主义呼唤报》。

这一可耻而懦弱的决定是对整个左派直接的政治攻击。现任工党党魁斯塔默(Keir Starmer)和右翼已经对左派下了战书。整个左翼必须动员起来,以激进且大胆的方式作出回应。

声援

在今天的工党执政机构会议之前,支持和声援的声明蜂拥而至——既有来自高调人物的(包括左派的前任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也有来自基层活动家的。

「同志们,工党试图禁止《社会主义呼唤报》和其他团体,以将其成员开除出党,这绝对是一种耻辱,」面包师工会主席伊恩·霍德森(Ian Hodson)在支持声明中说道。

「在驱逐优秀的社会主义者的同时,斯塔默正张开双臂迎接前保守党人入党,并将其党派向右翼转移。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在这场清洗中得逞。我的工会完全反对禁令和禁制行为,反对回到麦卡锡式的思想控制。」——团结一致的,伊恩·霍德森,面包师、食品及联盟工人工会(BFAWU)主席

主要的左翼组织,如「联合工会」(Unite the Union)和「动量」(Momentum)也站了出来,反对这种右翼的逆袭。

人们清楚地认识到,全国执行委员会今天的决定是一次更广泛的攻击的开始,旨在将左派从党内清除出去,并打破工会对工党的影响。

「像这种最新的驱逐党内团体的政治大男人主义行为,既不能推动党在选民中的地位,也不能安抚要求驱逐他们的右翼媒体,」联合工会的声明这样论断,「历史告诉我们,这将只是一个开始。」

类似地,「动量」的官方声明警告说,一个「独立的小集团」正试图把「动量」和更广泛的左派驱逐出党。

工党议员的社会主义运动小组也在一份声明中强调了同样的观点,他们在攻击工党内马克思主义者的问题上,引用了托尼·本恩(Tony Benn)的说法:

「如果工党可以被欺负,或者被说服去谴责其中的马克思主义者,那么媒体——尝到了血的滋味后——接下来就会要求它驱逐所有的社会主义者…以形成保守党的无害替代品。

「因此,有人认为,英国资本主义将永远高枕无忧,而社会主义则将被挤出国家议程。」

清党

来自工党总部内部的报告加强了对更大范围清洗的担忧。这些报告表明,官僚机构已有超过3000封驱逐信准备发出。

即使按照最慷慨的估计,这也远远超出了今天被正式禁止的四个团体的支持者的基础。

这表明了右翼的真正意图:这些禁令就像楔子的锋利边缘一样,目的是将整个左翼都撬出去;他们是在把禁令作为工具,将社会主义和「科尔宾主义」的所有痕迹从党内抹除。

左派国家委员会成员都反对禁止社会主义呼吁组织和其他目标团体的做法。在今天的会议之前,他们也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右翼分子「以官僚方式压制持反对意见的人」,压制党内的「政治组织的基本权利」。

然而,由于斯塔默和他的支持者占了多数,驱逐提案获得了通过,同时还通过了建立一个新的国家选举委员会小组的提议,在未来的类似案件中充当法官、陪审团和刽子手——再次为进一步的驱逐浪潮做好了准备。

抗议

当全国执行委员会成员在网上辩论时,数以百计的基层成员和活动家在南区的工党总部外集会,谴责「#工党清洗(#LabourPurge)」的最新事件。

来自新被禁组织和劳工运动的发言人向聚集的人群发表讲话,强调了这次攻击背后的政治动机。

左翼工党议员约翰·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发来了支持信息,并由人在台上宣读了出来:

「我完全反对利用禁令和禁制举措来迫使社会主义者离开工党。

「工党是作为一个民主社会主义政党而成立的,由来自广泛政治信仰和分析的社会主义个人和团体组成。

「从费边社社员到合作社主义者,再到马克思主义者,贝文(Bevan)、阿特利(Attlee)、拉斯基(Laski)和本恩的政党接受了所有这些传统,并因此变得更加强大。

「支持《社会主义呼唤报》所倡导的思想的党员,忠诚地自愿为工党候选人当选而努力工作,并在许多运动和工会斗争中走在了最前面。

「禁止或取缔与《社会主义呼唤报》的思想有关的成员,是与工党一直以来的主张背道而驰的行为。

「如果任何党员违反了党的规则,可以用已有的程序来处理这个问题。

「没有必要诉诸于禁令和禁制。

「人们肯定会想到的问题是,如果现在受针对的是那些与《社会主义呼唤报》的政策和思想有关的人,那么下一个被禁止的人将会是谁呢?」

左翼导演肯·洛奇(Ken Loach)也为抗议活动发出了声援信息:

「工党内对民主的破坏是可耻的。

「地方党派被关闭,他们的官员被替换或停职,会议被取消,所有这些都是在蔑视规则。

「优秀的人被强迫离开,有些人在压力下病倒。数以万计最有原则的活动家正在离开。

「而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大众媒体没有发出任何消息的情况下。为什么?因为斯塔默是他们的人。他们知道他几乎不会改变什么。他提出了一些小的辨论观点,但在大的原则上——结束私有化、保障工作中的权利、保护环境、基于人权和国际法的外交政策——他是沉默的。

「他想要一个更小的党,没有麻烦的活动家。这种对政党民主的攻击是由安抚建制派权力的决心所驱动的。

「这是对布莱尔时代的机会主义和企业权力的支持的一种回归。

「但是,软弱无力、不引人注目的斯塔默并不是布莱尔。

「工党是斗争的一个领域,与基层运动和工会站在一起。右翼则在阴影中运作著。继续讲述正在发生的真相吧,这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

虚伪

《社会主义呼唤报》网站(Socialist.net)的编辑亚当·布斯(Adam Booth)也在抗议活动中发言,讨论了《社会主义呼唤报》被禁背后的真正原因。

亚当说:「我们唯一被认为有罪的『罪行』,就是我们是社会主义者。」

亚当接着强调了工党右翼令人厌恶的虚伪,他们指责党内的马克思主义者不认同工党的「目标和价值观」。

「这话从右翼嘴里说出来很有意思:说这话的人正是破坏了工党在2017年大选选情的布莱尔派和官僚们,是五年来无情地压制着两次民主当选的领导人的人,也是废除了工党的社会主义条款第四条,并代之以歌颂『活跃市场经济』的人。」

「右翼指责我们是『有组织的』,是『渗透者』,是『党中之党』,」亚当继续说道。

「但是,诸如『进步』(Progress)和『工党第一』(Labour First)这样的派别不也是有组织的吗?而且,他们不是由大企业的外部利益集团来提供充足资金的吗?

「他们难道不是代表建制派的渗透者吗?他们难道不是『党中之党』——我们党内保守派渗透者的党吗?」

马克思主义

「斯塔默和右翼的目的很明确,」亚当说,「他们想把整个左派从工党中清除出去,把社会主义从我们的党中清除出去,使工党成为资本主义可靠的傀儡。」

「这就是为什么左派现在必须表明立场了——我们要团结起来,反对这些攻击。」

「然而,我们不会被他们的侵略和镇压所吓倒,」亚当总结道,「这些攻击只会让我们更加坚定。」

「他们可以尝试封禁、阻止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但正如伟大的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所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一个时机已到的思想』。而代表未来的,正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

我们必须回到这个视角上来。正如哲学家斯宾诺莎所说的那样:我们的任务不是哭,也不是笑,而是理解。

资本主义正处于有史以来最深刻的危机之中。与布莱尔时代不同的是,现在议程上的不是改革,而是攻击和樽节紧缩。斯塔默和右翼除了摇旗呐喊和对大企业进行呼吁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提供。

在英国乃至国际上,尖锐的阶级斗争正蓄势待发。巨大的压力正在社会中形成,特别是在工人阶级当中。这些压力将以某种方式爆发出来,反映在街头、工党和工会上。

在这个过程中,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将被不断改造,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也将变得更加紧密相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并不因为今天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的决定而士气低落或感到沮丧。相反,我们更加坚定地着手去做当下的任务:建立起马克思主义的趋势——《社会主义呼唤报》,即工党和青年的马克思主义声音。

所有被工党开除的人,或者因厌恶斯塔默的领导而离开工党的人,我们敦促你们与我们一起完成这项任务。

一位工党终身党员的来信

亲爱的同志们:

我写这封信,是为了回应今天在党的全国委员会上提出的「自动排除」(auto-exclude)某些成员的提议。「自动排除」这个短语来自奥威尔所著的《1984》,而不是我在1974年17岁时加入,并始终引以为傲的工党的传统。

在47年从未间断的党员生涯中,我从未投票给任何其他党派,从未主张投票给任何其他党派,也始终反对和那些目标与工党不一致的其他党派进行交易——我们工党的目标,是沿着社会主义路线改造社会。

我年轻时曾担任过四年的工党青年社会主义者组织(Labour Party Young Socialists)的全国主席。这是一个拥有500多个分支机构的充满活力的运动组织,直到它被汤姆·沃特森(Tom Watson)的官僚主义举措成功摧毁。

和许多人一样,我对伊拉克战争和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学引入党内而感到厌恶,因此在布莱尔时代并不太活跃。也和许多人一样,随着科尔宾当选为党魁,我心中社会主义的火焰被重新点燃了起来。

自从搬到布里斯托尔后,我在2019年大选中于布里斯托尔西部和金斯伍德地区拉票,然后和我的伴侣简一起,作为无偿志愿者,在郊区的特鲁罗和法尔茅斯选区工作了四周。

在第一次COVID封锁期间,作为选区竞选协调员,我发起并制作了11期全体成员通讯报,以在最初那几个月的艰难时期保持成员之间的沟通。

如果我因为支持 《社会主义呼唤报》——一份从未开展运动反对工党的社会主义报刊——而被「自动排除」,我请党内各方面的同志们扪心自问:这真的是我们党的宗旨吗?「联合工会」和其他工会都认为不是。

让我们说出事实真相吧:以虚假的组织理由开除党籍(我和《社会主义呼唤报》从未反对工党,也从未主张支持其他政党反对工党),实际上是一种政治清洗。

这种清洗是因为,在杰里米·科尔宾差点赢得2017年大选的惊吓之后,统治阶级和他们在党内领导层的信徒们决定,必须确保党对于资本主义来说是「安全」的——在这个腐败的保守党政府的统治结束之后,工党要能够充当其候补。

但是,组织措施永远无法战胜时机已到的政治思想。

我自豪地作为一个终身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站在这里。马克思主义一直是本党传统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次对《社会主义呼唤报》的攻击并不是因为它是一个小小的『教派』。如果真是这样,就没有必要对它进行清洗了。不,恰恰相反,这是因为随着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反复不断地遭遇危机,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即承认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制度,无法给劳动人民提供任何未来——在劳工运动的所有领域都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个人可能会被「自动排除」——但时机已到的思想永远不会被从劳工运动中切除。

凯文·拉玛吉(Kevin Ramage),工党党员,1974年至今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