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躺平主義在中國:一場「沉默的」不合作運動

四月中旬開始,百度貼吧用戶「好心的旅行家」在「中國人口吧」的發言《躺平即為正義》引起熱議。 「躺平」、「躺平主義」同「內捲」一般,頓時成為了千萬中國青年之間的流行用語。

同時,這一躺平主義的浪潮也被中共當局視為眼中釘,豆瓣的數個「躺平」小組成立後很快被解散,百度貼吧「躺平吧」、「平躺吧」、「躺吧」、「身尚吧」、「身尚平吧」,甚至「臥龍吧」等貼吧也陸續限制發言權限。

共青團中央微博發文反對躺平主義,評論區卻能看出群眾的激烈反應。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共青團中央微博發文反對躺平主義,評論區卻能看出群眾的激烈反應。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然而在「躺平」迷因盛傳到掩蓋不住的程度時,五月起各大官媒皆開始大肆批判躺平相關話題。這些批判所表現的不是國家機器的強勢,而是當權者們心有餘而力不足。新華網甚至胡言亂語道:

「(中國)勞動力資源充沛,具有超大規模市場優勢……經濟發展前景廣闊,因此「只要足夠勤奮依然能自我實現、自我成就」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不論是從出生率、生育率(2020年已降至1.3,《第七次人口普查》)、結婚率(2020年已降至813.1萬對,民政部)的下降,以及當代青年直接在網上表達的不滿中都可以看出,資本主義與高壓統治下對年輕人生命和活力的壓榨現象無處藏身。

中國出生率連年下降,背後是資本主義對年輕人的壓榨。 //圖片:BBC
中國出生率連年下降,背後是資本主義對年輕人的壓榨。 //圖片:BBC

本質上,這一對資本主義壓迫的抵抗是一場「沉默的」不合作運動。在資本主義的蓬勃發展下,年輕人從小就被教育「進了大學就能當上人上人」,然在腦力勞動行業普遍實行的「996工作制」,以及在體力勞動行業更勝一籌的勞動強度,卻在身體力行地用資本主義來對青年進行再教育:你們生來就是僱傭勞動的奴隸!在他們心中,「好心的旅行家」的一句話想必定有共鳴:「人不應該如此勞累」。對於這一點,年輕人已經用腳投了票,選擇了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沉默抵抗。

從內捲到躺平

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從網絡流行語的發展中看出「內捲」與「躺平」的某種對應關係。因此要了解躺平的來源,必須先了解內捲。

內捲一詞來自於內捲化(Involution)一詞。內捲化這一術語對中國社會學界的最深遠的影響,來自於美國人類學家克利福德·格爾茨的《農業的內捲化:印度尼西亞生態變遷的過程》,書中描述了一種「農業的內捲化」,社會在這一過程中「長期停留在一種簡單重複、沒有進步的輪迴狀態」。

這一科學術語在2017年左右成為了中國網絡流行語,引申出了各種意義(「不斷抽打自己的陀螺式的死循環」、「一種不允許失敗和退出的競爭」等),但在工人階級的語境下,多指一種工賊行為:「在一個集團內部通過壓榨自己,極度競爭,以獲取微小的優勢」。過往的辛勤奮鬥能多賺來的些許工資是建立在資本市場在特定行業的繁榮這一基礎上的,而一旦資本的投資增長減少或是撤出,多出來的工資便逐漸減少、甚至消失不見,被迫加班也變成了華為老闆任正非口中的「自願服務」

2018年數據(2020年為46.9小時),按一周五天工作算,中國人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為9.2個小時,比經合組織(OECD)中工作時間最長的墨西哥人(每天工作近9個小時)還要辛苦;而收入增長卻逐年下降。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2018年數據(2020年為46.9小時),按一周五天工作算,中國人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為9.2個小時,比經合組織(OECD)中工作時間最長的墨西哥人(每天工作近9個小時)還要辛苦;而收入增長卻逐年下降。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這一切的矛盾在疫情爆發後加速深化,階級鬥爭的意識也在這種物質環境下不可避免地逐漸覺醒了,而這些提高工人階級整體勞動強度的工賊愈來愈受到強烈的抨擊,整個資本主義的製度也飽受挑戰。

從內捲出發,我們能看出躺平一詞以及其他互聯網迷因的由來:年輕人不再願意為資本家做牛做馬,由此轉向非暴力不合作的反抗情緒(雖然這一階段較為消極,但是相對於心甘情願的奴才心態已經大有改善了);這一情緒在躺平一詞流行以前早有別的表達方式(「佛系」等詞)。這一反抗情緒在全體工人中找到了共鳴,所以才出現了「打工人」這一帶有無產階級團結意識的互聯網迷因。

打工人等網絡迷因能表明,工人的階級意識正在不斷上升。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打工人等網絡迷因能表明,工人的階級意識正在不斷上升。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戰鬥的工人階級,前進吧!

當然,對於躺平、佛系描述資本主義下工人怠工的詞語的流行背後自然代表著在工人階級中橫行的惰性心理,有一種合理的擔憂出現了:工人和年輕人們是否會永遠停留在這一階段,懶於、疲於抗爭?

要說明的是,首先,馬克思很早以前就解釋道,資本家從工人那剝削的剩餘價值實際上就是工人們的無償勞動產生的財富。因此工人階級意識到「他們假裝發工資,我們假裝工作」,對資本主義怠工,並不無道理。但聊這些道理並沒有說到重點。這些對資本主義生產的惰性的表現,一方面是看破了僱傭勞動剝削的本質,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中國的極權社會體制下,一個自稱「共產黨」的暴力國家機器無孔不入地幫助資本家們鎮壓工人,並剝奪他們的民主權利,任何組織抗爭的嘗試都會遭到嚴厲地打壓。可想而知,在這種情況下,第一反應自然是逃避或是消極抵抗。但是當矛盾越演越烈之時,工人階級將會意識到抗爭的必要性,他們也將越來越具戰鬥性。

不久前,中國仍充滿著稱呼馬雲國民老爹的人,但最近從認識到內捲,再到躺平與打工人,工人階級已經經歷許多。向前進的路上,工人階級的意識成長必然遇到許多困難,但正是因為資本主義本身在為它自己創造掘墓人的這一趨勢,所以工人階級必將愈來愈激進化,愈來愈戰鬥性。戰鬥的工人階級,前進!

(注:感謝k2e4z7x9的資料彙整!)

One thought on “躺平主義在中國:一場「沉默的」不合作運動

  1. 資本主義在浪費年輕人的寶貴生命和時間,不管從前他推動歷史如何前進,資本主義如今是個大量的社會資源沒有得到合理配置,只為追求利潤的系統,人口老化、產能利用率低下、相對過剩人口、房地產為了剝削而剝削、大量大學生、碩士生爭搶送外賣或清潔工這類的工作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